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76 第十九輪,開戰!  
   
676 第十九輪,開戰!

676 第十九輪,開戰!



次日正午,一位十一輪的元嬰修士上台挑戰葉秦.

葉秦以金水木三柄神通飛劍壓制住對手,將對手擊敗,整個過程順風順水,幾乎沒有多少懸念.

這一次的斗法,依舊沒能測出葉秦的實力底線.

在接下來的幾日里,葉秦所在的擂台,圍觀的修士雖眾,卻極少有修士上去挑戰.

那些實力稍弱的元嬰修士,上去也只是白白成就了葉秦名聲,自然不願意出手.只有實力較高,而且有強烈信心的元嬰修士,才會考慮上擂台.

至于那些打過十六七輪的元嬰修士,也不會過早的上擂台.魔斗台的十輪以上輪番大戰,一來講究的是同階同檔次同實力挑戰,二來那些高輪元嬰修士也想看看葉秦更多的實力底線.

"第十二輪,葉秦勝!"

……

"第十六輪,葉秦勝!"

葉秦祭出五柄神通級的飛劍,完勝一名十六輪元嬰修士,引來魔斗台下的一片嘩然.

"天吶,他居然使用五柄不同系的飛劍,分明是五靈雜根修士.這樣糟糕的雜靈根,他是怎麼修煉到元嬰九層的?如果我是五靈根,干脆一頭撞死算了.不定下輩子還有機會得到好靈根來修仙."

"這是罕見的全靈根修士,而且還是高階位修士.老子壓他能勝十八輪!"

魔斗台的修士們震驚了,議論紛紛.

葉秦守完十六輪之後,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自己獲得的七階元晶數量,大約有六萬五千多粒.這些元晶,暫時足夠他用一段時間了.至于以後,他再想想其它辦法掙靈石.

他來這魔斗台,就是想弄一點元晶用一用,並沒有在這里出風頭的意思.守到十六輪,元晶足夠了,在魔靈城的名氣也略有一些,不會讓魔靈城的修士看低.

"我就守到十六輪吧,幫我算一下元晶,我下去了."

葉秦看看也沒有元嬰修士上來挑戰,便朝主持擂台的魔靈城守衛,道.

"什麼,閣下只打算守十六輪?……閣下的實力應該還沒有施展出多少來,為什麼不繼續多打幾輪?若是打勝了,得到的元晶可是翻倍啊!閣下的名氣,也會隨之暴漲.只要守到十九輪,魔靈城的領主們都會主動盛邀請你加入他們的勢力.這樣的待遇,可是其他元嬰修士夢寐以求的啊!"

那主持擂台的魔靈城守衛一愣,大吃一驚,急忙勸道.他簡直難以置信,葉秦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放棄大好的揚名立威的機會,選擇離開擂台.為了魔靈城的稅賦,他也必須將葉秦留下來繼續挑戰.

"不必了,幫我清點一下,扣除二十分之一的稅後還剩下多少粒元晶?"

葉秦搖了搖頭.

他還沒有投靠某位領主勢力的打算.

魔靈城守衛無奈,摸了摸手中裝著大量元晶的袋子,磨磨蹭蹭的清點著數目,十分舍不得葉秦就這樣離開擂台.

可是台下的眾多修士不肯答應了.

"不能下!我們剛剛下了重注一千粒七階元晶,壓了你連勝十七輪啊,還差一輪.你現在跑了,我們豈不是要白白輸大筆元晶?!"台下一伙金丹修士大叫,都快哭了.

"老子壓了三百粒十階元晶堵你勝十八輪,你要是現在敢中途下來,老子帶眾兄弟追殺你!老子干爹是化神老祖,老子兄弟無數,南魔大陸沒你的立足之地!"

一個大胖子元嬰後期修士,氣急敗壞的怒吼.

他周圍一大群修士都在大叫.

對十號擂台下了賭注的觀戰修士,不在少數.

葉秦看著台下瘋狂叫囂幾乎要鬧起來的修士,不由怔了一下,隨後臉色沉了下來.他的心中生起怒火,這伙修士不但拿他的輪數來賭,居然還敢公然威脅他.

追殺他?

就算鬼主帶著一整艘骷髏戰船上百名元嬰鬼修來追殺他,他也沒皺過眉頭,還會怕這點威脅!!

"清點好了嗎?把元晶給我!"

葉秦看也不看擂台下眾憤怒的修士,冷冷朝那名魔靈城守衛道.

他的語氣這樣強硬,是不會再比斗下去.

這一下,台下的眾多修士們終于急了.十號擂台已經引起了魔斗台修士極大的注意.少也有數百位元嬰修士,在這個擂台押了注,而且他們大多數都是壓葉秦能守十六七輪,甚至更多.

葉秦突然要下擂台,他們中間大多數都要血本無歸.

就連衣女子,紫金衫修士,白衫修士那一伙人,對此也感到十分突兀.那衣女子,可是希望葉秦能打上十九輪,好看看是否要招攬葉秦,為她效力.

"張顯,上去,逼他繼續打下去.另外,找幾位十八輪的修士過來,跟他斗.魔斗台十輪番戰,必須打到他戰敗為止,逼出他的全部實力!他以為魔靈城的魔斗台十輪戰是兒戲,想下就能下!"

衣女子語氣冷傲冰寒道.

"是,少主!"

附近不遠,她的一名手下壯漢立刻聽令,閃身出現在十號擂台上,朝正准備收錢下擂台的葉秦喝道"在下張顯,十六輪元嬰後期修士,現在挑戰閣下!按照規矩,閣下尚未離開擂台,必須接受在下的挑戰!"

那壯漢著,丟出一袋元晶,已經喚出了一面土系盾形神通法器和一柄金系長刀神通法器.最強的土系盾防禦法器,最強的金系攻擊法器,讓他面對其它修士的時候,有著極大優勢.

那主持擂台的魔靈城守衛,立刻收下壯漢的那一袋元晶,然後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看向葉秦"按照規矩,對手已經上擂台付了元晶,而你還沒有清算完元晶離開擂台,你必須接受對方的挑戰!……要麼,你直接認敗,一粒元晶也不能帶走."

葉秦惱了,什麼爛規矩,居然連下擂台都不行.

他足下輕輕一點,閃身飛到千丈高空.

"斬!"

五柄飛劍化為五道光芒,交織在一起,朝擂台轟去.

轟!

千丈方圓的青石擂台,整個毀于一旦.

葉秦之前的比斗都很客氣,基本上點到為止.對手自知不敵,也會識趣的主動退下擂台.身為元嬰修士若是動真格的,千丈方圓的擂台根本承受不住.

塵霧散去,擂台中央的張顯半跪在地上,臉色慘青,木劍的毒霧已經侵入他的體內,身體在微微顫抖,勉強操控著法盾和長刀,他的土系盾形法器已經碎裂成數十塊,金系長刀也已經出現數道裂痕.雖然同是神通級的法器,他的法器的品質,還是比葉秦的差了許多.

最終,張顯還是沒能支撐住,哇的噴出一大口湧上喉頭的精血來,轟然倒在了擂台上.

大五行劍陣的全力一擊,讓張顯受了重創,體內經脈幾乎被狂暴的法力破壞,斷裂.就算一年半載傷養好了,恐怕也難以完全恢複到巔峰狀態.

幾名修士匆匆上了擂台,將張顯抬下去.

"第~,第十七輪,葉秦勝!"

那名元嬰初期的魔靈城守衛早已經嚇得跑出了擂台之外,目光中露出敬畏,簡直像是看到了一頭無比凶悍的魔獸一樣.

魔斗台的眾修士們也不由的嚇了一跳.

魔斗台不乏有戰死的先例,在上面斗法是有性命危險的,重傷其實不算什麼.但是,第十七輪修士,一下攻擊就被打的這樣慘,卻是極為罕見.

站在遠處觀戰的衣女子,卻暗罵了一聲廢物,真沒用.

"還有誰?!"

葉秦冷道.

他已經知道這里的元嬰修士們不會輕易讓他下擂台,既然這樣,那就把他們打服,打到他們沒人再上台為止.

或許是為了拖延,讓葉秦留在擂台上.沒過多久,又一位元嬰後期修士上台了,開始第十八輪的挑戰!但是幾乎場上的所有修士,都不看好這位修士,能夠阻擋葉秦的輪次繼續上沖.

就連那位修士自己,都沮喪著臉,好像要奔喪一樣.

……

魔靈城的元嬰修士,魔斗台輪番戰十九輪,二十輪以上的高手,除了有要事在身,能來的幾乎都出現在城外,觀看這場擂台大戰.其中十九輪修士高手,不下百人.二十輪高手也來了七八人之多.

那些二十輪的修士高手,每一個都赫赫有名,在魔靈城是極有聲望和地位的元嬰後期修士.他們出現在魔斗台附近,立刻引起轟動.

可是他們大部分人,卻都是沉默,不表示,是否會上台挑戰.

問題很簡單,一直打到現在,葉秦雖然拿出了五柄神通法器,卻似乎還保留著更多的手段,根本看不出他實力的極限在哪里.

"他元嬰九層,五系飛劍的實力,至少可以強行打十九輪!……至于之後,就難了.難道他還有其它手段?"

某位修士道.

眾修士對此都是贊同.

果然,第十八輪並沒有多少懸念.只用了不多久,那位挑戰者只承受了葉秦的二次攻擊,承受的壓力太大,在被葉秦狠狠收拾之前,便匆匆認敗出了擂台,免得被往死里打.

接下來,便是十九輪!

這一輪非常關鍵,只要勝了,便是魔靈城公認的頂尖元嬰修士,會得到幾乎所有化神期領主的看重和拉攏.

此外,很有機會挑戰二十輪.

整個魔靈城也只有十位守過二十輪的修士,地位之高,難以想象.這些二十輪修士,都是元嬰境界最巔峰的修士.

"曹師弟,我記得你似乎是守過十九輪,要不要上去試一試?……若是覺得沒有勝算,便罷了,無需強求.你若受了傷,我也不好向曹老祖交代."

衣女子朝紫金衫修士,淡淡道.

"竇師姐這是哪里話,曹兄一向膽略過人,有什麼他不敢做的.他要是沒膽上去,讓弟我上,大不了輸了挨一頓罷了.曹兄,你看竇師姐都點名讓你上場,總不會真的需要老弟代勞吧?"

白衫男子哈哈笑,裝模作樣,卻連抬腳的意思都沒有.

紫金衫男子臉上扭曲了一下,有些尷尬和惱火的看了一眼那白衫男子,恨恨道"不必,我去顛連掂量他有什麼本事!"

"曹良柏,十九輪元嬰九層修士."

紫金衫男子飛身上了天空,沉聲道.

十號擂台早就毀了,只能在半空打,先落地者為敗.

葉秦打量了紫金衫男子一眼.

他打十八輪用的是五柄飛劍.但是打十九輪,已經是魔靈城頂級的斗法,只怕五柄不夠用.

葉秦手一召,除了五行劍陣之外,身旁多出一柄風系飛劍法器.

魔斗場上,又是一片驚詫和嘩然.

"你不是五靈根嗎,怎麼會又多了一柄風系?!"

紫金衫男子眼角微微抽搐,臉色一變,語氣強硬道"閣下究竟有多少神通法器,一並全力施展出來!"

"全力施展?……你還不夠格."

葉秦冷笑.




上篇:675 輪番超級戰     下篇:677 一場完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