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87 靈膏和翻臉  
   
687 靈膏和翻臉

687 靈膏和翻臉



隨著一股強烈氣流,葉秦和皇甫冰兒化為兩道流光,和青丘璃進入大裂縫,王容等數十名元嬰修士隨從也在狂亂的氣流中凌亂的跟了上去.

不過,他們一群修士在見到遠方其他修士隊伍也沖了過來的時候,幾乎不約而同的在身後入口,布下了一些觸發類的大威力符箓和禁制術.

這些手段很難對實力頂尖的修士隊伍起到多少殺傷的作用,但能阻礙一下趕過來的一批修士隊伍也是好的.

只要前面一批的修士隊伍緩上一緩,便會和後面跟來的隊伍遇上,厮殺的不可開交,將會為他們得到靈膏,爭取到不少的時間.

發現了深淵奇獸之後,他們這些元嬰修士隊伍之間已經不再是互不干涉,而是進入了你死我活的爭斗.

深淵奇獸的靈膏,成為化神期修士的必備之物.這種天材地寶稀世罕有,一頭深淵奇獸大領主也僅僅誕生數份而已,根本不夠如此多的元嬰修士分配.

葉秦聽到了到身後陸續傳來的轟鳴聲和靈力波動,但是沒有回頭多看.

他已經進入了這頭深淵奇獸體內,眾元嬰修士隊伍之間的打斗,並未驚醒這頭龐大無比的十五階魔獸大領主.

葉秦掃了一眼四周的況,頗有些意外.

這巨獸腹中的形,完全超出了他之前的想象.

他目蒿所處的位置,像一條巨大空曠的山洞隧道,山洞的四壁,滿是厚厚的堅石,中間還混雜著許多閃閃的磷光,見不到半點血肉.

要不是山洞中彌漫著溫潤但是腥臭的潮氣,而且隱隱傳來極有節奏的震動聲,很難讓人聯想到目前正處于魔域深淵一頭身軀數百里巨獸的體內.

"這頭深淵奇獸,居然很多地方都石化了?!"

皇甫冰兒一陣觀望後,也不由驚歎道"不知道靈膏在什麼地方,如何去尋找?"

"四處找找!"

葉秦和皇甫冰兒在洞壁疾飛,忽然發現前方的青丘璃停了下來.

他神識一探,發現前方的山洞出現了數十條岔道不知分別通往何處.

"靈膏的氣息非常濃郁,只要能找到氣息,便能發現它!"

青丘璃只凝神稍一停頓,了一句,然後往左邊的一條岔道飛去.

她的神識非常靈敏.

在青丘璃的帶路之下,葉秦,皇甫冰兒,王容等一伙數十名元嬰修士,一路過了數十條岔道,才來到一處山洞里面一股異香樸鼻而出.

而此時他們的身後早已不見其他修士隊伍了.多半是跟丟了或者還在外面火拼.

青丘璃最先抵達,一個閃身,進入到山洞內.

葉秦幾乎同時跟了進去.

皇甫冰兒緊跟在他身後.

一入洞窟內,葉秦見到這個如巢的洞內,上方十多根石乳柱垂了下來.一滴一滴的淡白色晶瑩液體,滴落在下方的凹槽中,一年一年漸漸凝結成乳白色的膏液.

這數份乳膏,散發出一層淡淡的炫目光澤靈氣之濃郁,如同聚集了天地間最璀璨的靈力精華.

"靈膏!"

葉秦幾乎在看到的一瞬間,便再也移不開目光心頭閃過這個字眼.

盡管,他從未見過所謂的靈膏.不過,他去過妖界,見過朱果,見過不少化神級別以上的靈物.但是從來沒有一種靈物,像眼前這靈膏一樣具有強烈的誘惑力,讓他這元嬰九層巔峰修士堅定無比的心,也忍不住生出強烈的立刻要得到它的.

這洞巢內的凹槽是連著的,一個凹槽內的靈膏滿了會流到另一個凹槽內,一共有五個凹槽的靈膏是滿的.

青丘璃最先進來,直接收了一份.

"夫君,得手了,可以走了!"

皇甫冰兒出手速度同樣極快,一個閃身,已經將她和葉秦所需的兩份靈膏取到手.

"嗯!"

葉秦點了點頭.

"竇珊,葉秦,給在下留一份!"

這時候,王容和數十名元嬰修士速度稍慢一線,才急匆匆沖入洞巢內.

王容已經快急眼了,他生怕"竇珊"和葉秦把所有的靈膏都取走,沒他的份.這樣得到靈膏的大好機會,如果從手邊溜走,他恐怕死都不心甘.

他甚至做好了准備,如果竇珊敢把所有靈膏都拿走,他立刻翻臉.

"還有!"

王容一看還有幾份靈膏,比他預想中的況要好很多,不由大喜,急忙朝凹槽沖了過去,准備收取靈膏.

青丘璃卻突然嘴角冷笑,突然手一揚,一道光射出.

噗嗤!

王容對"竇珊"並無防備,被打了一個透心涼,整個胸腔和心髒,被一柄火系神通級飛劍給擊碎.王容離那靈膏只有十余丈遠,但是這短短的距離,卻如天塹一般無過去.

"為何要殺我?!"

王容勉強回頭,俊白的臉龐上,完全是難以置信.他和竇珊是一伙,一路上也沒有沖突,得罪,這洞巢內的靈膏也足夠多,給他一份又何妨!?

不僅是他,就連眾元嬰修士也都露出驚疑之色,不明白為何"竇珊"毫無征兆的突然下殺手.

"殺掉王容的人,一個不留!"

青丘璃朝她手下的元嬰修士厲喝,著,她禦劍朝最近的一名王容手下殺過去.

這一伙三十多名元嬰修士,有多達二十多人是她"竇珊"的隨從,另外十多人是王容的手下.竇珊一方的實力,絕對是壓倒性的.

"殺!"

"干掉王容的手下!"

"為少主報仇!"

眾元嬰修士們頓時怒吼.

"竇珊"都已經干掉了王容,他們這些手下還等什麼!

不管是什麼原因,先殺了再.

洞巢口,頃刻間陷入混戰.

竇珊的隨從元嬰修士TJ,紛紛朝身邊近在咫尺的敵人出手.

王容的手下駭然,有的奮起反擊,有的驚惶欲逃.

這場火拼,開始的快,結柬的更快.

不過是一眨眼夫,王容手下的十多名元嬰修士幾乎完全覆滅……個也沒能逃脫.而"竇珊"一方的元嬰修士,或多或少帶了傷,死了二三人.

這場突襲……"竇珊"以二倍人數優勢,幾乎是一面倒的屠殺.

青丘璃和她手下的眾元嬰修士,各操控器,堵在洞巢出口處.

此時,還在洞窟內的,只有葉秦和皇甫冰兒二人.這個洞巢只有一個出口,就是青丘璃所占之處,而且出口不大,完全被青丘璃和她的手下給堵死了.

竇珊的手下眾元嬰修士們躍躍欲試,目光凶狠的盯著葉秦和皇甫冰兒二人,只等"竇珊"一聲令下,便要蜂擁而上.

"你的目標不是王容,是我?"

葉秦深深望向青丘璃的目光,已經徹底冰寒.

在青丘璃突然下手擊殺王容的時候,他便感覺不對.

只是王容一伙敗亡的太快,他才剛以八罡劍陣護住自己和皇甫冰兒,沒能找到機會突圍出去.

"葉公子,為了找到這個困住你們的機會,我可是等待了很久.你或許可以和我斗個平手,但是我有近二十多名元嬰修士相助,你絕非敵手.現在,把我的灰蛋交出來吧!!"

青丘璃輕笑道.

自從那枚聖物落入葉秦的手中,她就非常不高興,但是她奈何不了葉秦,只能暗記在心尋找時機.現在,葉泰被困在這洞巢,這場較量終于水落石出,她要贏了.

至于灰蛋,她並不擔心會被手下的元嬰修士們看出什麼來.南魔大陸的這些低階元嬰修士,根本不會知道灰蛋是何物.等她取回灰蛋,用靈膏突破化神境界之後,將這些修士都滅口便是.

"我之前已經答應了,事成之後,便會還你.這樣吧,一離開深淵,我便將灰蛋交給你."

葉秦冷靜道.

"一旦離開這洞巢,你若反悔,南魔大陸如此遼闊,我要到哪里去找你要回我的東西?!"

青丘璃搖頭.

"可是,如果我把灰蛋交給你,我怎麼知道你現在會不會放我們走?!"

葉秦反問道.

"少主,咱們跟他何必廢話,干脆殺了他,找出你所要的灰蛋!"

青丘璃身旁一名胖元嬰後期修士凶狠嚷道.

這洞巢內的凹槽還還留下區區二份靈膏,但是卻有二十多名元嬰修士在此.竇珊手中已經有了一份,其余的幾分多半是由在場的其他元嬰後期修士瓜分.

胖修士早就盯上了葉秦,皇甫冰兒取走的二份靈膏,如果能殺了葉秦二人,多了二份,他得到靈膏的可能性,無疑大增.一旦得到靈膏,化神指日可待!

至于灰蛋是什麼東西,聞所未聞,眾修士們目光都火辣辣的盯著靈膏,誰也不會去在意那東西.

青丘璃此時,卻沉默了.

"兄弟們,殺!"

那胖修士以為青丘璃是默然了他的意見,立刻興奮大吼一聲,領頭朝葉秦和皇甫冰兒攻過去.在搶到靈膏的狂念之下,他居然連葉秦是二十輪修士都忘了.

"不知死活!"

葉秦冷哼,甩手射出一道血光.

"啊∼∼,救我!"

沖在最前面的胖修士,被一道血光擊中,噬血藤蔓瘋長,將其纏繞,刺入血肉骨髓瘋狂吸食,胖修士驚恐厲叫,幾乎是一個瞬間,胖修士被吸成為一副枯骨,連元神都被吞食.

這株吸飽了元嬰後期血肉的噬血藤蔓,散色出旺盛的血光,搖曳著一條條粗大枝蔓,帶著一種令人窒息的猙獰.

"這是什麼鬼東西,居然吸食血肉?"

"這並非南魔大陸之物,從未見過!"

眾元嬰修士正要搶攻過去,卻看到胖修士死的這樣淒慘,倒吸一口冷氣,臉色露出恐懼駭然之色,紛紛止住圍攻.

"洞巢內還有多余的二份靈膏,只有活著的修士,才有機會得到.如果有誰覺得自己命太長,找我的麻煩,便只管上!我未必能把你們全干掉,但是拉十個八個墊背,還是可以很輕松做到的."

葉秦環顧著眾修士,冷嘲道.




上篇:686 深淵奇獸     下篇:688 深淵奇獸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