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88 深淵奇獸之怒  
   
688 深淵奇獸之怒

688 深淵奇獸之怒



葉秦的話音一落……"竇珊……身旁左古眾無嬰修士們臉色都是一變,幾乎都忍不住的微微往後退了幾分.

"還有二份靈膏!"

"只有活著的修士,才有機會得到!"

葉秦的話無疑擊中了他們心中最強烈的欲望.

這世上還有什麼,能比突破化神境界,對他們這些元嬰修士更具有吸引力?!

他們這一方多達二十余名元嬰中後期修士,對比葉秦和皇甫冰兒,在人數上的確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但是他們這一群元嬰修士心中或多或少帶著一些私念.

活著的人未必有份,但是死了修士絕對沒有份.活的越久越有希望得到僅剩的兩份靈膏,而沖殺在前面,跟葉秦這個頂尖二十輪修士厮殺,無疑是很難活的長久,最後只會便宜其他人.

尤其是在那名胖修士慘死之後,他們硬是在葉秦和皇甫冰兒面前裹足不前,不敢再輕易搶攻上去.讓別人去送死,那才最好不過,省的太多人爭靈膏.

"一群廢物!"

青丘璃心中不由暗罵了一句,她明明占據了壓倒性的優勢,卻在這個關鍵的時候軟弱無力,無法拿下葉秦.

當然了,她自己是不會沖殺在前面的.

她有了靈膏可以突破化神期境界,只要拿回聖物灰蛋,從此便能安全的隱遁在南魔大陸,潛心研究灰蛋的奧秘.她自然不願意冒險跟葉秦生死搏殺,她個人的實力對葉秦並沒有多少勝算.

"葉公子,你的噬血古妖藤的確威力可怕.這洞巢是絕地,我有二十多名手下在此堵住了唯一的出口,你們被困在此處想要逃脫是絕不可能.把灰蛋交出來,我放你們二人離開!"

青丘璃不再對這些修士強攻上去抱有什麼指望,冷聲道.

葉秦遲疑了一下,他不確定自己交出灰蛋之後,青丘璃會不會立刻殺人滅口.他當初扣下灰蛋,就是為了捏住青丘璃的把柄,防止青丘璃在此行的途中弄花樣.

"給她吧,此物拿在我捫手里也沒什麼用.我們已經拿到靈膏,必須盡快離開此地,否則會有太多的變故!"

皇甫冰兒輕聲道.

葉秦沉吟了一下,終于從儲物袋內拿出一枚友蛋.

青丘璃左右的眾元嬰修士此時都好奇的看著,是什麼東西讓"竇珊"和葉秦這兩大頂尖元嬰修士鬧僵,甚至不惜當場翻臉.

"什麼東西啊?!"

眾修士心中嘀咕著.

但是他們很快失望了,葉秦拿出來的居然真的是一個不起眼的灰蛋,也不知是幾階妖鷹,妖蛇的蛋卵,沒有任訶異常之處.此會蛋若是仍在路邊,恐怕他們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快扔給我!"

青丘璃臉上一喜,伸出手,急忙道.

葉秦拿著灰蛋,正要將它扔過去.

"殺——!"

"噗嗤!"

"有人已經進了洞巢,靈膏很可能被取走了!給我殺,一個也別放過,殺完再搜身,一定要找到靈膏!"

這時,洞巢外圍,頓時響起幾聲慘叫聲,兩名竇珊的手下修士當場身亡.

洞外面沖來了一群十多名元嬰中後期修士,瘋狂吼叫著,也不管是誰,操控法器瘋狂厮殺了起來.猛烈的攻勢,頓時殺了竇珊一方的修士們一個措手不及.

"又來一伙爭奪靈膏的了,殺了他們保住靈膏!"

竇珊手下的修士們不會坐以待斃,立刻和攻來的一伙修士厮殺在一起.

洞巢口和通道,頓時法器光芒四射,大亂了起來.

"青丘前輩,可真不走運啊!現在你的手下恐怕幫不了你,你一人如何拿回灰蛋?"

葉秦見狀一怔,不由一笑手中的灰蛋並未扔出去.

"你∼!可惡!"

青丘璃臉氣的青白,陰晴不定的獨自面對著葉秦,皇甫冰兒二人.她現在已經沒有任訶優勢可,強行出手,恐怕只有敗亡的份.

"轟隆隆~∼!"

突然之間,洞巢傳來一陣極其猛烈的震動.

不知道什麼時候,半睡半醒中的深淵奇獸,被一股靈寶出世的神秘氣息給驚醒了.

這股氣息之強大,讓它龐大的身軀感到顫栗,古波不驚的心神甚至感到了恐懼.

它在魔域深淵縱橫了上萬年,見過無數的強大魔獸領主,從未有魔獸領主強犬到讓它產生恐懼.它也吞噬過地海內數之不盡的靈物,從未有一件天地靈物,能夠讓宅感到恐懼.

然而恐懼之下,它還有一絲狂喜.魔獸最喜歡的便是出世的天材地寶.就算不將此寶吞噬,如果能將此靈寶占據,天長日久的熏陶之下,不定能夠突破魔獸大領主的十五階實力,成為更強犬的存在,得到數十萬年的漫長壽元.

它睜開近干丈長寬的雙目,射出一道橫貫數干里的璀璨耀目的金色光芒,試圖尋找著那股神秘氣息的來源.

這兩道數千里光芒,撕破了地底深淵的沉寂和黑暗,帶著恐怖威懾力的目光所過之處,無數低階魔獸,魔獸領主恐慌奔逃.

深淵奇獸這頭魔獸大領主的威嚴,不是普通魔獸所能抵擋,甚至連普通的魔獸領主都畏懼的落荒而逃.

同樣是十五階魔獸大領主,一頭成年後的深淵奇獸的龐大身軀,讓它在深淵內幾乎遇不到像樣的敵手.

深淵奇獸是這條魔域深淵的最強大領主,上億里長的深淵大裂縫,都是它掠食的領地范圍.巨口鯨吞之下,縱然是魔獸領主也只能成為它果腹之物.

"嗷∼~~∼∼!"

深淵奇獸張開巨口發出憤怒的狂吼,它數百近千里長的巨大身軀,緩緩的拔地飛起來,碰觸到深淵內懸壁的岩石,滾滾飛石,周圍萬里震動.

那突然出世,突然消失的天材地寶在哪里?!

一定就在附近!

深淵奇獸體內,眾正在拼命厮殺爭奪靈膏的元嬰修士們,被這突如其來狂烈地震給驚懵了.

"怎麼回事?"

"不好,是深淵奇獸"它在動它被驚醒了,天吶,這頭魔獸大領主醒過來了!怎麼辦?逃不逃?"

"管它呢,我們在它體內,它難道能進來殺了我們不成.給我殺,將靈膏搶到手再!!!"

"噗嗤,啊∼!"

這靈膏洞巢周圍內外,少也聚集了一二百名元嬰修士,不下七八支修士隊伍,圍堵著香膏洞窟,場面混亂不堪,無法分辨敵我,慘叫之聲此起彼伏.

好在也無需分辨敵我,只管殺便是,最後活下來的少數幾名修士,才能得再靈膏.

葉秦和皇甫冰兒已經在大亂之中,強行沖出了洞巢的出口,沿著通道一直往外突圍.

青丘璃曾經試圖阻擋,但是葉秦的八里劍陣和皇甫冰兒破空閃聯手合擊,幾乎是瞬息之間便讓她受傷敗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秦和皇甫冰兒沖出洞巢而去.

要不是葉秦,皇甫冰兒急著突圍出去,要不是她見機不妙逃的快,恐怕她這條命就交代在這里了.

洞窟在劇烈震動.

"噗嗤!!"

前方又一名元嬰修士,帶著強烈的不甘心的倒下.

葉秦禦劍沖在前面,他微微血的眼中盡是冷漠,甚至空洞.操控著噬血古妖藤,駕馭著八里劍陣大開殺戒.在他的面前,沒有人捌氐擋那怕是一個呼吸的工夫.

噬血古妖藤的可怕之處,只要吞噬血肉之軀,便會瘋狂的成長壯大.這個地方厮殺慘烈,到處都是血肉,它幾乎一粘上陣亡元嬰修士的身軀,便會成長到可怕的程度.只要有血肉為補充,它幾乎是殺不死的.

皇甫冰兒緊隨其後,警惕的注意著周圍每處動靜.

伴隨著一陣陣轟隆隆的聲音,魔域深淵數千里懸崖大范圍的坍塌,周圍十多萬里都能感覺到這股無邊無際的震撼.

深淵奇獸這頭魔獸大領主找不到那股神秘的氣息,一邊憤怒的狂吼著,一邊漸漸飛騰起來,朝深淵上方的天空而去.它一定要找到那股消失的靈寶氣息.

深淵奇獸的狂怒,已經震驚魔域深淵,無數低階深淵魔獸陷入極度恐慌,奔逃出深淵之外,魔獸之多,少也有數百萬,上千萬之眾.

原本在深淵內四處獵殺魔獸,尋找深淵奇獸蹤跡的數十萬計元嬰修士,此時也同樣被震撼住,他們原本還以為是地震,火山之類,可是很快發覺不對勁,居然是一頭魔獸大領主在發狂,不由禦劍狂逃.

"魔獸大領主發狂了,快走!"

數十萬道元嬰修士的光芒,倉惶從深淵內飛出,跟著無數魔獸一同逃命,也顧不得獵殺了.

"這是怎麼回事?"

遠方一座高聳的巨山之巔,數十名化神期修士正在旁觀此次魔域深淵狩獵的,被眼前這幅極度混亂的場景給震驚住.

緊接著,一頭長達近千里的巨鯨型魔獸大領主,從深淵內沖了出來.從它睜開的眼中,可以看出它是一頭魔獸大領主.它的表皮已經石化,所以看起來像一塊干里長的巨石.

"它是……深淵奇獸?"

"深淵奇獸怎麼出來了?!它是海獸,從來不會輕易離開地底深淵的海域領地!"

"是誰把它給驚動刺激了!元嬰修士的弱實力,怎麼可能能把它給驚動?!"

他們這些化神修士,也是第一次看到深淵奇獸的全貌.最讓化神修士們感到心涼的是,它目中放出兩道萬丈金光.金光所過之處,不論魔獸,還是元嬰修士,都在嘶嘶中灰飛煙滅.




上篇:687 靈膏和翻臉     下篇:689 死亡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