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95 一群修士的沉默  
   
695 一群修士的沉默

695 一群修士的沉默



"我只是不想耗費力與,可不是怕了你.既然你想斗,你我便斗上一場."

朝天真人的火氣上來了,手一招,祭出他的大神通法器.

"坤土玄牝珠!去!"

朝天真人一聲厲喝,一顆滴溜溜的玄黃色法珠飛在半空中,隨後朝葉秦陡然激射過去.

這是一件聚集了天地先天土靈氣精華的十四階法珠,被煉制成一件土系大神通法器.別看這枚玄牝珠只有拳頭大,但是它重逾百萬钜,比一座巨山還更沉重.

方圓數里之內,黃隙隙一片,一切都陷入凝滯之中.

此珠轟出去,足以摧毀一座萬丈山峰.

葉秦似乎並未察覺這枚法珠的威力,操控八柄飛劍護衛在周身外圍,在原地未動,並沒有太大反應.

朝天真人見狀不由大喜,他的玄牝珠一旦擊中葉秦的飛劍,足以瞬間將葉秦的神通飛劍擊的粉碎.法器品階的巨大差距是無法彌補的,此戰他必勝無疑.

葉秦這時突然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了朝天真人一眼,似乎憐憫,夾雜著一份同.

"他是什麼意思,憐憫我?待我將你打倒,看看誰同誰!"

朝天真人瞧見葉秦的神色,眼角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的邪火上湧,手中法訣全力打出,玄牝珠義無反顧的轟向葉秦.

葉秦根本沒有用八柄飛劍去抵擋玄牝珠,撤去飛劍,然後伸出手朝前一揮.玄牝珠陡然從天地間消失.完全徹底的消失,似乎玄牝珠從來未出現過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玄牝珠呢?"

朝天真人的神識完全和玄牝珠失去了聯系,全力一擊落在空出,大駭震驚住,不知所措.他的這件大神通法器,威力無窮,從未被別的修士收取過.

葉秦微微淡笑,八柄飛劍這時才齊出,瞬間將茫然失措的朝天真人給壓制在當場.

這枚玄牝珠已經出現在他的紫府浮島上.

以前他幾乎從來不用這樣的手段,用紫府直接收取敵方的法器,以免暴露紫府的存在.但是現在南魔大陸化生寺修士已經知道他有一件極強的靈寶,他也沒必要再過多遮掩.

在紫府紫雷的轟擊之下,那枚玄牝珠爆碎裂成大團濃厚的土靈氣.

這樣的大神通法器被朝天真人淬煉過數十數百年之久,難以被重新修煉,葉秦拿來用也不順手,干脆轉換成土靈氣.

一旁的皇甫冰兒看的明白,知道是葉秦的紫府起了作用.

青丘璃則是震驚住,不解其中的奧秘.

"青,你去把他身上的儲物袋也收了!我用我的靈寶作為勝負的賭注,那你也必須拿出你身上全部的財貨作為勝負代價口你敗了.

葉秦平淡的道.

青丘璃之前一直打著shi女的名義跟著他來到南魔大陸,現在他身為化神中期修士,這個shi女名義總算能派上了用場口青丘璃現在修為元嬰期,足足矮他一個輩分的地位.

"以前還叫我青丘前輩,現在變成了青了."

青丘璃心中埋怨,白目瞪了葉泰一眼,但還是心翼翼上前,收取朝天真人的儲物袋.

搜一名化神修士的身,還是很危險的.

葉秦可不舍得讓冰兒去冒險.

"我的玄牝珠灬!"

朝天真人臉上一片死灰,喪失了大神通法器之後,並未反抗,任由青丘璃將他隨身攜帶的幾個大型儲物袋,幾件配飾法寶都取下,葉秦的八柄飛劍架在他的脖子上,他沒有反抗的本錢.

"這場斗法不限生死,我殺了你,眾修士也無話可!"不過我不殺你.你立下血咒,不對任何人透露你我此戰前後的任何細節,你所見到的一切,包括你戰敗後的損失.發完誓,我便放你出去."

葉秦冷冷道.

"我朝天真人以血咒起誓,絕不將此戰前後任何細節外泄.有違此誓,天誅地滅!"

朝天真人已經認命,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身前虛空畫了一個血咒.很快,那道血咒漸漸隱入他的體內,消失不見.若違背誓,血咒的發作會讓他生不如死.

青丘璃將幾個大型儲物袋和配飾都交給葉秦"不錯,身家挺豐厚.去吧!"

葉秦神識探了一下儲物袋,滿意的點點頭,收了八柄飛劍.

朝天真人從一條叢林通道,身上靈光閃動,飛速離開噬血叢林.

葉秦直接將幾個大型儲物袋里物品,大量魔獸元晶,原材料,法器法寶,全部轉移到紫府內,由紫雷轟擊裂解為靈氣.

紫府內的五行靈氣云層,原本已經幾乎枯竭.

現在得到大量的補充,五座浮島上又形成數十丈大片的云層,在紫雷的作用下,形成密集的元氣雨.

葉泰的元神浸沐在元氣雨中,瘋狂的吸收著充沛無比的元氣.

"化神期六層!"

短短一會兒工夫,葉泰的化神修為,再度暴漲上升,有沖化神後期第七層.

他的紫府空間內需要大量的靈物補充,越多越好,但是葉秦一時半會也不知去哪里才能得到這樣龐大的物資.而化神修士身上的財貨極為雄厚.這才是他提出以灰蛋靈寶為代價,進行單對單挑戰的原因.

噬血叢林外面,數百名化神修士們正在等著結果,不少修士正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低聲議論著如何才能最終奪到那件神秘的靈寶.此刻見到朝天真人灰頭土臉的出來,眾修士一看便知道朝天真人敗在了葉秦的手中.

"朝天真人,你怎麼這麼快就敗了?你瞧見那子手中是件什麼寶物沒有?"

一名黑衣大漢嘲笑道.

朝天真人的地位相當低下,人緣也不好,沒有幾位化神修士當他是一回事.

"你想知道是什麼靈寶,不會自己進去瞧啊?!"

朝天真人聞一下惱了.

他沒看到葉秦的靈寶,渾身上下反而被葉秦給劫掠收刮一空.

他的好幾個大型儲物袋,一件大神通級法器,數量不菲的神通級法器,堆積如山的魔獸元晶,魔獸原材料,礦石全都落到了葉秦的手上.

那是他上百年的積蓄,損失慘重,氣的都要吐血了,這黑衣大漢居然還嘲笑他.

但是這些事礙于血咒,朝天真人不能.

就算沒有血咒他也不會.

憑什麼他這麼侄黴!

要倒黴,大家一起倒黴所有人都被葉秦給收刮一空,才能消他心頭之恨.

朝天真人恨恨的瞪了那嘲笑他的黃衣大一眼,鄙夷道"你雷火真人又有多大能耐?有本事你去把那靈寶取來!我看你也好不外哪里去."

"也好,讓我進去瞧瞧,那葉真人有幾成本事,能將你真麼快擊敗."

那黑衣大漢沒有遲疑,嘲諷了一句,便朝噬血叢林內沖去.

眾化神修士繼續等待.

朝天真人冷笑一下,找了一處地方席地而坐就在這里等著看好戲.

很快,只過了半個時辰.

黑衣大漢沉著一張臉,從噬血叢林里出來了.

"雷火真人,是什麼況!"

"你敗了怎麼敗的?"

"敗的難以啟齒?"

立刻有幾名化神修士上前詢問.

大漢此時卻像啞了似的,一不語,找了一處地方沉默的坐下,一問搖頭三不知,半聲也不吭.他那張臉幾乎沉的要滴出水來,滿腹的憋屈心思無處可.

"他這是怎麼了?"

眾化神修士們紛紛詫異.

看雷火真人此時的神,早已經沒有了趾高氣揚的高傲,他前往噬血叢林里面挑戰葉秦應該是遭遇了跟朝天真人一樣的挫折.很短的時間內就敗了但是並未受傷,也沒有耗費多少元氣法力.敗的很奇怪.

"他當然是敗.,…至于怎麼敗的,哼哼,你們進去打一場自然就知道了.雷火真人,現在你還笑得出來嗎?之前居然還笑我!看來你的本事也不過如此而已!"

朝天真人冷笑.

"你!你之前為什麼不諷,黑衣大漢大怒狠狠的向朝天真人瞪了一眼.

但是他馬上想到了什麼,又將後面的話吞了回去.他被逼立下血咒毒誓,不得向外泄露此戰的任何況.朝天真人應該也一樣,無法跟其它人明況.

大漢現在也明白過來,朝天真人之前為什麼會惱羞成怒成那副摸樣.換做是任何一人,敗的莫名其妙,並且被打劫損失數十年,上百年大筆的財力,遭受到這樣的打擊,恐怕也難受的要死.

化神修士們都是南魔大陸稱霸一方的頂級修士人物,是不信邪.

朝天真人和雷火真人實力較低,敗了也沒什麼.自然有戰力更為強大的化神修士,進入噬血叢林內,繼續向葉秦進行挑戰,奪取靈寶.

短短的幾個時辰工夫,便有十多名化神修士先後進入了叢林內.

進去的時候,他們幾乎都是一臉的強橫,要麼是自忖有絕對的把握,自己敗不了.

但是他們出來的時候,卻各個都是灰頭喪氣,再也沒有豪壯語,反而沉默不.

這些戰敗的化神修士之間偶爾對視了一眼,居然出奇的感到親切,有一種"同病相憐n的感覺.不錯,同病相憐.戰敗本身便很丟臉.身為一名化神修士,身上的法器,儲物袋內大筆財貨被別人給洗劫一空,這更是一種恥辱.好在,他們大伙都一樣丟臉,傷財,誰也沒資格嘲笑誰.

眾戰敗的化神修士們也不提醒那些尚未進去的修士,只是幸災樂禍的看著進去的化神修士,等著一會兒多出一個同樣倒黴的家伙.




上篇:694 一個人的斗法!     下篇:696 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