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七章 三清分家  
   
正文 第十七章 三清分家

話說昆侖山,三清各自成道之後,因三人對道的領悟不同,各自走上自己的道。老子清淨無為,又身為大師兄,所以也不和元始通天爭論,只是每次論道的時候三人對自己的道各抒己見。元始講究順天順勢,而且最好面皮,所以收徒看出生。通天認為破而後立,如鴻均講道一般有教無類,只要有向道之心就可以得道。二人每次論道都鬧得不歡而散。

三清聖人至尊,洪荒眾人哪個不知,每天上門來求師的不計其數。眾人紛紛趕赴昆侖山三清聖人道場拜師,老子清淨無為,只是參悟天機不出,元始天尊講究出身,也沒有收到幾個像樣的弟子,倒是通天教主,做法與原始大為不同,凡是來拜師的,有緣收之為徒,無緣卻也計入名下。頓時,洪荒又掀起一陣狂瀾,各種靈物得道抑或妖族散修,齊齊去拜入了門下。通天見得自己徒兒眾多,萬人來朝,卻也高興莫名。日日講道,教授徒兒,有些後世萬仙來朝的景象。

通天所收弟子眾多,好多都是妖怪所化,人性不足,弄得昆侖山亂糟糟的,引來了原始不滿。

這日元始天尊終于是找上通天道:“師弟,你卻是好生不明道理。收徒也罷了,怎的胡亂一氣,收下萬人弟子,最不該地卻是人妖摻雜,想那妖族多為飛禽走獸。天道有序,收徒講究資質與機緣,怎似你這般。”

通天聽了心中大為不滿,對元始說道:“大道三千,條條可以證道,天圓地方,凡有九竅者皆可成仙,我招收何人為徒,與你何干,你卻來此編排與我。”

元始一聽心中更氣:“你之弟子盡是披毛掛角、濕生卵化之輩,在外俱言為我三清之徒。我等于昆侖山中修行,外人不知,豈為我昆侖俱是披毛掛角的畜牲,如何不損我之顏面。況且你看這昆侖山中,雞飛狗跳,滿山牲畜,俱是你之弟子,天天吵鬧不已,哪有修行人之德行。”

“元始,你罵我之弟子俱是披毛掛角的畜牲,豈不是罵我也是畜生,你我皆是盤古元神所化,拜得一師,我是畜生,那你是什麼?”通天教主怒道。

“你牽強附會!我所說全是正理,你此般言語,卻是欺我。”

老子見二人爭吵急忙調解:“我等三教分立,各人對天道領悟不同,教義也自不同,些許小事不值如此,二們師弟切莫動怒。“只是這許多人,倒是不好安排,昆侖山怕是無了清甯!”

“哼,大師兄,既然你如此言語,那我便帶門下另尋安身,也不占你這區區昆侖山。”說罷,通天揮袖徑自離去。多寶道人剛要上前相勸,想到元始天尊與通天教主性格相悖,三清分家是早晚的事,就絕了這個念頭。通天離去,元始想攔,又不好攔,畢竟這還在氣頭上呢,況且他也拉不下來這臉來。

“如此,我也離了此地,再尋一處,去開一道場,修我無為大道。”老子見兩人爭吵連連,毫無半分三清一體的情分,頓時有些心灰意懶。

“師兄切切不可。如此一來。像是師弟我無容人之量。”元始聽老子所言。心中也後悔了。知道二人誤會了。元始不可能去拉通天回來。只得相留老子。老子雖然無為。但決定一下。卻十分拗執。任元始怎麼說也不改變主意。收拾了東西。一聲長歎。便徑自去了。

老子離開後來到首陽山。建立了八景宮。揮手點化了兩塊煉丹剩下地廢料。取名金角、銀角。然後開始煉丹。再也不問世事。這一日有人在山前長跪不起。不知何故。老子遂化成一樵夫。上前問訊。原來這人乃是後天之人族。名為玄都。曾見**力之人騰云駕霧。便對仙家道法上了心。一心想要拜一名師跟隨其修行。只是卻不知哪里有得道之人。便見山就跪。一跪三月、三月之後不見有道之士。便再尋一處。這一日卻是來到了首陽山。便跪于山前數月。老子見此人雖為後天所生。但具有大毅力。又有大智慧。正符合自己地無為之道。故將這玄都收錄山門。做了弟子。稱玄都**師。日日講說道法。

原始在老子和通天離開之後。在昆侖山附近設下了幾道關卡。通過考驗地便會被收錄到門下。就這樣元始一共收徒十五人。就是後來地十二金仙。云中子。南極仙翁。以及燃燈道人。這個燃燈道人本為紫霄宮門下。但是看三清勢大。也就想拜在三清門下。但是由于身份比較尷尬。于是原始就收他為記名弟子。拜為闡教副教主。管理昆侖山闡教眾多外圍弟子。十二金仙現在也都有玄仙修為。分別是:

九仙山桃園洞廣成子

太華山云霄洞赤精子

二仙山麻姑洞黃龍真人

夾龍山飛云洞懼留孫

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

崆峒山元陽洞靈寶**師

五龍山云霄洞文殊廣法天尊

九宮山白鶴洞普賢真人

普陀山珞珈洞慈航道人

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

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

青峰山紫陽洞清虛道德真君

通天則是到了東海之上,看見一座大島嶼靈氣充沛,地域廣闊,取名金鼇島,揮手建立了碧游宮,在上面繼續講他的上清仙法。相比于老子和原始收的幾個徒弟,通天教主這里可就顯得氣派的多了。除了多寶道人,又陸續收了入室弟子有那麼十幾位,其中金靈聖母、無當聖母、龜靈聖母、金箍仙、毗蘆仙、烏云仙、長耳定光仙、金牙仙、虯首仙、靈牙仙、趙公明、云霄、碧霄、瓊簫、羅宣等,記名弟子一大堆。每日在大殿之上講解大道,聲勢一時無兩。

妖族天庭,自上次巫妖大戰已經過去整整五百年,妖族盡心舔抵著受傷的傷口,意圖盡心恢複實力,待五百年之後一舉蕩平巫族。太陽宮,帝俊取了妖族幾萬年來收集的材料,召集三十六位妖族大聖,煉制周天大陣所需的法器,分方位立定,中央立定一竿大旗,上面繡了日月星辰,也按周天之數。一道粗亮的星光照射下來,全部被中間的那杆主旗吸收,再由兩邊旗面上地各點星芒射了出來,分成三百六十五道,仿佛天女穿梭,分別射到旁邊的幡上。除帝俊外十八人坐定,面前俱有一杆長幡。雙手連掐法訣,星光璀璨,在面前的幡杆上聚集,平鋪開來,隱隱形成幡面,隨著星光越聚越多,幡面漸漸透明可見。

此時,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濃稠的近乎實質的星光直直照射下來,以中央的日月星辰旗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折射,龐大的力量在其中流轉,即便以幾人修為,仍感覺到極大的壓力。眾人一陣驚歎,也不多言,各自選了一面長幡,帝俊傳了他們煉制的法訣竅門,各自盤膝座下,運功煉制身前的幡面。

此間星力甚為精純,眾人以此煉器,亦可借此鍛煉肉身,滋養元神,遠超任何天地元力,五行靈氣。待煉制完三百六十五面長幡,眾人實力怕是也要上一個台階。龐大無匹的極為純正的星辰精華照耀折射,三百六十面星幡的最後一面終于煉完。

帝俊微微運神,頂上沖出五道清氣,皆稱一畝慶云,慶云上三朵青蓮緩緩轉動,一塊石板,一塊綠毛龜甲漂浮其上,正是那河圖洛書。帝俊用手一指,那河圖洛書貫通一氣,化為一片五彩光幕,穿插在三百五十六面星幡上方,交織成網,托住照射下來的星光。那許多星幡在光幕下方獵獵招展,幡面上的各種奇形異獸光芒大作,透過光幕而上。那龐大精純的星光在光幕之上如流水般滑動。遇到星幡上的光芒便自停頓。漸漸凝聚成形,化作各種異獸。

不過半日,那星光形成的異獸各自成形,有那尾虎巨猿,金烏玉兔,走馬仙狐,不一而足。正合周天之數,下應幡幢上的形狀。此刻這些異獸以星辰之力凝聚,在那五彩光幕上方奔走咆哮,威嚴宏大。此刻,妖族天庭守護大陣終于是成形,只待再重新選出三百六十五位妖族強者,熟練大陣,便可一舉蕩平巫族。

太陰星上,四處寒冰徹骨,無有生機,只有一株月桂樹孤零零的長在那。那太陰宮位于太陰星正中,自從天後常曦失蹤之後,帝俊與東皇太一就將這太陰宮賜給了妖師鯤鵬,以示恩寵。此刻要是鯤鵬正與一女子坐在殿前,看著眼前獨自玩耍的一只金翅大鵬。那女子也是自北海誕生的先天神抵,也是一只大鵬,名為北冥仙子。這北冥仙子正是妖師鯤鵬的雙修伴侶,而眼前的小金翅大鵬,正是他們的兒子,日後的混天大聖鵬魔王。妖師鯤鵬慈愛的看著眼前的女子和兒子,卻掩飾不住眼中的憂慮。

上篇:正文 第十六章 巫妖初戰     下篇:正文 第十八章 化身輪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