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大時代揭幕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大時代揭幕

話說神農自證道以後,將共主之位傳于了軒轅,而他的兒子榆罔便繼承了他在姜姓部落的地位,成為了新的部族首領。這榆罔從小聰明好學,後來習文練武,成長為一位能征善戰的大將軍。曾有東夷部落之人不服神農管教進犯神農氏東部邊境,十七歲的姜榆罔奉命駐守舊都伊川,並且在那里籌建軍隊,與東夷人作戰,多次擊敗敵人,受到了神農的誇獎和族人的崇拜。

榆罔聽說神農將效仿伏羲氏將天下共主之位傳于軒轅,之後非常不服氣,對旁人說道:“父親為人皇,日後人皇之位也當由我繼承,他公孫軒轅有何德何能可當天下共主。”于是回到族中日夜訓練兵士,終于在這日起兵作亂,欲憑借著手中的精兵良將奪取天下權柄,更是盜用神農的名義,自號“炎帝”,大軍趁著黃帝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一路快要打到阪泉之地。

公孫軒轅自從登上人皇之位後,懷著一腔雄心壯志要將人族帶領好,可事實卻並沒有他想象地那麼簡單,此時的人族人數何其多!人口遍布地仙界四大洲,每日都有許多的事務要他來處理,漸漸地就有了力不從心的感覺。

軒轅即位時,正是中國北方各大氏族集團爭霸時期,此時,除執政的軒轅氏之外,還有與東夷人聯合起來的魁隗氏政權、占據太行山以東黃河以北的史皇倉頡氏政權、神農後裔的姜氏政權,還有起于桑干河流域的九黎蚩尤氏政權。五大集團都想爭當洪荒霸主,相互侵略攻伐,氏族社會從此進入了野蠻的戰爭時代。

軒轅整日為此煩惱不已,一夜軒轅忽夢:一場罕見的大風,把大地上的塵垢刮得蕩然無存,只剩下一片清白的世界;又夢有人執千鈞之弩,軀羊萬群。軒轅驚醒過來,細細地想著適才夢中的情景,半響興奮地自語道:“卻是原來如此,風為號令,執政者也。垢去土,後在邊。天下豈有姓風名後者哉?夫千鈞之弩,異力者也;軀羊數萬群,能牧民為善者也。天下豈有姓力名牧者哉?此定是天憐我之煩惱,故降下夢景告之!”

翌日,軒轅召開大會,向群臣說道:“昨夜吾有所夢,乃是上天欲賜吾輔佐大臣,一名風後,一名力牧,爾等可去細心尋來,此乃我人族大事,諸公不得怠慢!”群臣聞言皆道:“定不負共主所望!”

軒轅日日寢食難安,焦急地等待著手下人的消息,這日終于等到了消息,言在海隅之地,有一名為風後者自耕于田,乃是風氏部族伏羲聖皇的後裔。

軒轅大喜,忙令人准備好車駕,前往尋找風後。三日之後,軒轅一行人終于來到了海隅之地,行過一片田地之時,忽聞到從田地里傳來一陣歌聲:

上天圓圓,下地方方。

生逢斯世,得遇明王。

軒轅大奇,命人駕車過去一看,只見田地里正有一耕夫在耕作,那耕夫遠遠便瞧見了他們,只是對他們毫不理睬,擦了把汗後,又低頭繼續耕作。

軒轅細觀那人。見其人堂堂儀表。面貌正氣。乃是有大智慧之人。暗思:雖是耕夫。但是其人偉岸。不可小覷!

于是令隨從去問那耕夫乃是何方人氏。未幾。隨從回來答道:“那人言:‘君臣別途。各安其事。何勞問焉’”

軒轅聞言喜道:“此乃賢者。非耕夫也!”遂下了禦輦。向那耕夫走去。耕夫遠遠望見軒轅走來。忙棄了手中地鋤頭。跪倒于地口稱萬歲。軒轅將他扶起來。問道:“賢士何隱于此。不出代天行道?請問賢士高姓大名?”

耕夫答道:“臣姓風名後。才疏學淺。不堪世用。惟躬耕而已。”

軒轅聞言大喜。暗道:皇天不負有心人!乃道:“吾觀賢士乃是有大才之人。如今我人族正需賢士如此之人匡扶社稷。還請出山助我!”

風後聞言低頭沉思了片刻。隨後道:“既是如此。敢不從命!”

軒轅大喜,拉著風後上了禦輦,同乘而回。經過一片大澤之時,只見一樵夫在山林中左顧右盼,軒轅觀察了許久,見那樵夫威風凜凜,志氣昂昂,鋪面而來的威武氣息令人肅然。軒轅命人停下禦輦,下車走到樵夫面前,問道:“賢士,何人在此閑游,不出輔國安民?”

樵夫忙跪伏拜道:“臣駕鈍之材,不足用世,故避于此。”

軒轅問道:“不知賢士高姓大名?”

樵夫答道:“臣乃力牧是也!”

軒轅大喜道:“爾可願隨我還朝,輔弼江山社稷?”

力牧爽快地答道:“願為驅使!”

軒轅哈哈大笑道:“今日天佑于我,竟讓吾尋到兩位賢士,可見天佑我人族!”言罷拉著力牧上了禦輦,對著左右的兩人道:“卿等乃是吾之左膀右臂爾,吾得卿實乃幸甚哉!”

風後躬身道:“共主之言讓臣等汗顏!臣等何德何能,竟得共主如斯贊譽?”

軒轅搖頭道:“卿等毋須如此自謙!吾知爾等並非池中之物,有大才,吾受人族共主之位,奈何有心無力,日後有卿等相助,吾當可無憂矣!”

兩人聞言同時起身躬身道:“臣等定當盡己所能,輔助共主治理好人族!”

軒轅哈哈大笑,笑聲響徹云霄,驚散了天空的飛鳥!

回到陳都中的第二日,軒轅召開人族大會,當眾任命風後為上相,力牧為上將。從此軒轅文有風後輔佐,武有力牧幫他訓練軍隊,後又有大鴻、常先之人輔弼治理天下,如此軒轅將人族治理得井井有條,而軒轅仁慈愛民,是以百姓人人稱道,又因軒轅生而有土德之身,故此尊之為黃帝,以示擁護愛戴之意!

人族在黃帝的治理之下日漸壯大,黃帝也因此而興奮不已,暗思終于不辜負那些對他期望甚高之人。這日,黃帝剛剛處理完一些要務,卻見有一個衛兵急匆匆地跑到他面前,跪伏在地氣喘喘地說道:“啟稟共主,姜氏部族族長榆罔起兵作亂,如今大兵已經將要打到阪泉了!”

黃帝當即令力牧集結士兵一路向阪泉之野奔去,大軍急行軍了三日三夜,終于在拂曉時分來到了阪泉之野,築起了營帳,剛剛安定了下來,就有探馬來報,言炎帝的部隊也正好在這時來到,已在十里外安營紮寨。

翌日,旌旗招展,擂鼓齊鳴,雙方將士各持兵刃,肅立于阪泉之野,一股肅殺之氣彌漫著整個戰場,百里之內無有禽獸。

黃帝對仗下眾人說道:“如今敵我雙方皆在此地交彙,兩軍交戰勇者勝,榆罔無道,妄起刀兵,禍及百姓,我等以有道伐無道乃是民意所向,定能戰勝榆罔!”

言罷眾人將黃帝簇擁在中軍中,黃帝右手高舉過頭,鼓聲暫歇,霎時甯靜了下來。炎帝那邊見黃帝這邊息了鼓聲,也發出了命令,息了鼓聲,雙方一時沉默了下來,似在醞釀著更為強大的風暴!

黃帝運轉法力,高聲喝道:“榆罔,爾為何作反!”

只見那邊傳來一聲粗獷的聲音,道:“哼!公孫軒轅,你有何德何能,竟能當得起人族共主之位?想我榆罔日夜隨父皇操勞國事,勞苦功高,可到頭來卻讓你這黃毛小兒竊據了共主之位,今日我要將本因屬于我的一切拿回來!”

黃帝冷哼一聲,厲聲道:“榆罔,罔爾身為神農聖皇之子,今日竟然為了一己私欲而妄起刀兵,置我人族大業于不顧,爾有何面目面對如今身在火云宮中看著我等的神農聖皇!”

炎帝一噎,旋即冷哼一聲,道:“廢話少說!到了如今的地步,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還有什麼要說的?眾將聽令,殺!”霎時殺聲震天,兵戈齊發,炎帝那邊士兵氣勢洶洶地壓將過來。

黃帝朝一旁的力牧點點頭,力牧朝黃帝行了一禮,隨後一搖手中的令旗,座下一將領著一隊士兵朝對面沖殺過去,兩軍瞬間交纏在一起,霎時鮮血飛濺,慘叫聲此起彼伏,不管是黃帝一方還是炎帝一方的,一個個士兵紛紛倒下,一個個生命就此消逝,在這片疆場上,他們不知道為何而戰,因為他們不懂得太多的道理。只是因為身居高位者的一個命令,他們便要付出自己的生命,這就是戰爭麼?黃帝看著那一個個永遠站不起來的身影,心中如是想到。

兩軍交戰了三個時辰,局勢終于明朗了起來,炎帝一方正漸漸占據著上風。榆罔嘴角溢出一絲微笑,心中暗道:此戰之後,我便是號令天下的共主了!

正當榆罔暗自得意,沾沾自喜之時,只聞黃帝那邊一聲鍾響,忽然從炎帝後軍傳來一陣騷亂,榆罔大驚,這時探馬來報言後軍受到襲擊。榆罔正欲安排一軍前去平息騷動,卻見前方戰場上那一直被炎帝軍壓著打的黃帝軍突然一反前態,頓時凶猛了起來,一個個如猛虎出閘,趁著炎帝軍愣神的片刻殺傷了許多士兵,形勢霎時逆轉!

榆罔大怒不已,他對著黃帝喝道:“公孫軒轅,爾敢使詐!”

黃帝哼了一聲,對他置之不理,仍然鎮定自若地指揮著戰斗。榆罔頓了頓足,咬牙切齒道:“罷罷罷!公孫軒轅,我榆罔與你勢不兩立!”隨即在部下的掩護下逃出了戰場,領著所剩無幾的殘兵敗將向著姜氏部族的方向而去。

一夜狂奔了百里,終于金烏東升,榆罔望著初生的朝陽,感受著陽光照在身上的溫暖,心中卻是一陣冰冷,昨日一戰已是十成去了九成,看著身後寥寥無幾的將士,他只覺得滿腔雄心壯志俱化為烏有,一時間心灰意冷至極。

“殺”一陣響徹天地的殺聲傳來,榆罔等人大驚,抬頭一看,只見在四周已然布滿了有熊族的士兵,一張張閃爍著寒光的弓箭此時正對准榆罔眾人,只待一聲令下,便是萬箭齊發。

榆罔此時已是窮途末路,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英雄氣概,當下歸降。

軒轅一族在此戰之後氣勢大盛,隱隱已經有了一統人族的氣象,令其它部族慌亂不已,紛紛備戰。只不過此次乃是人族內戰,且沒有修士的參與,故此也不太受人關注,只是此戰對于人族的影響,卻是極其深遠的。

當時有燧人氏的後代倉頡認為自己乃是聖皇燧人氏的後代且獨霸一方,沒必要遵從別人為帝,于是拒絕朝拜黃帝,並且率族人東征,軒轅為增加力牧的威望便讓力牧率軒轅部落的勇士征討倉頡,力牧接到軒轅的命令之後帥羆、貅、貙、虎為前驅,雕、鶡、鷹、鳶為旗幟,不過數月時間便擊敗倉頡,倉頡見軒轅的軒轅部落強大,而且軒轅長的器宇軒昂儀表不凡,便率部落投降融入了軒轅部落。人族眾部落聞聽更是敬畏軒轅。

巫族自與妖族大戰之時由于抽調了幾乎所有部落的大巫,以致幾乎被滅族,只剩下寥寥數人,留守祖巫殿的大巫刑天和相柳關閉了祖巫殿在殿內閉關,守護巫族的聖地。而其他大巫、小巫、巫人更是躲入各處大山之中不再出世,而妖族更是淒慘,妖神修為的大妖更是所剩無幾,大多避居北俱蘆洲,巫妖二族似乎已然退出了洪荒的舞台。

卻說那巫族有一大巫名喚蚩尤,也曾隨祖巫攻打天庭,在眾祖巫自爆欲殺死太一時被波及到而身隕,按說巫族沒有元神身隕後自當消失在天地之間。可這蚩尤卻是巫族眾大巫之中的一個怪胎,其年少之時曾誤食一支仙草,慢慢的卻是產生了元神,眾祖巫大異之,命蚩尤將那仙草的樣子畫下來,命眾巫人在洪荒中尋找,耗時億萬年卻是一顆也未找到,眾祖巫只好不了了之。那蚩尤在身隕之後一點真靈飄飄蕩蕩來到九幽黃泉陰陽二氣輪回盤前,投身其中轉世投胎,蚩尤在輪回中渾渾噩噩轉世數十世。在這一世投身到九黎部落時身上的巫族血脈才開始慢慢覺醒,族人見蚩尤能征善戰便在老族長過世後推舉蚩尤為部落首領。

終于蚩尤身上的巫族血脈完全覺醒了,蚩尤的一身神通也慢慢恢複了,蚩尤的巫族血脈覺醒後思及遠古之時巫族的榮光,不願看到巫族就此落寞,便開始在洪荒各處邀請巫族剩余的族人相助,那些小巫、巫人看到蚩尤的大巫血脈全部彙聚在了蚩尤的麾下,但是眾大巫中除卻與蚩尤關系最好的風伯、雨師願意相助蚩尤,其他人均不願出山相助蚩尤。就連九鳳也在蚩尤血脈覺醒之後回轉祖巫殿,蚩尤無奈,只得帶領麾下眾將士自行備戰。

此時東海金鼇島碧游宮之中,閉關悟道的多寶道人忽然睜開雙眼,精光一閃,心道:“大時代終于是要來臨了!”

上篇:正文 第三十四章 軒轅即位     下篇:正文 第三十六章 蚩尤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