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娘娘很受傷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娘娘很受傷

卻說女媧娘娘回到媧皇宮之中,來至靜室,在那云床之上坐定下來,頂上現出萬畝功德慶云,云氣翻滾間,異相橫生,盡現造化之精髓。只見七彩霞光之中一幅寶圖飄蕩其上,正是其法器山河社稷圖,而後隱隱有紅繡球閃爍其上,周圍鮮花飄飛,香氣襲襲。

就在此時,只聽“波”地一聲,飛出一道玄氣,作赤色,化作一位宮裝少女,面目與女媧娘娘有七分相象。此時少女面露慈悲之色,修行億萬載,女媧娘娘的善尸化身終于是靈通如意,不再似從前一般木訥。女媧娘娘此刻道行大進,只覺對于天道的理解越來越深。正當女媧娘娘沉浸在大道之中時,忽然旁邊少女面露痛苦之色,體內玄黃功德之氣噴湧而出,不斷消失在虛空之中。只見女媧娘娘的善尸化身漸漸的皮膚老化,面目之上道道皺紋現出,頭發也是漸漸的由油亮的黑色變為花白,最後竟是變成蒼蒼白發

女媧娘娘心中猛然一驚,一顆心漸漸沉了下去:“天人五衰”。

來不及思量,她當即將善尸化身收回體內,將紅繡球祭在頭頂,對著洪荒眾生喝道:“今日我女媧許下大弘願,願助天下生靈永老無別離,萬古常完聚,願天下有情之人都能成了眷屬。”聲音頃刻間便傳遍了整個洪荒,一時間洪荒生靈都感念女媧娘娘大德,紛紛跪拜,這時女媧娘娘感覺到自己身上功德終于不再流逝。

做完這些,女媧娘娘跌坐于地,“哇”的一聲,將先前強行壓下的淤血噴了出來。隨即閉目推演天機,良久之後怒道:“原始,你教的好徒弟。”

女媧娘娘將善尸化身放出,只見此前的少女在經過天人五衰之後,早已變成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婆婆,再也沒有恢複的可能。心中大怒,自此時起,因著原始天尊的原因,女媧娘娘漸漸的開始與道門離心。

卻說那顓頊與九鳳在眾人刻意照顧之下,喝了不少的瓊漿玉液,饒是二人如今法力通玄,也是有點昏昏沉沉。眾人見二人確實是喝得不少,只見那太乙真人對眾人打了一個眼色,眾人心領神會,這才放二人前去洞房。而太乙真人則帶著一干修士,將那九鳳帶來的侍女仆從殺了個一干二淨。做完此事之後,眾人便潛伏在新房周圍,只待那顓頊行事,便沖出來一舉將那大巫九鳳誅殺。

此時洞房之中燭光搖影,一片火紅之色,顓頊起身為九鳳揭去頭上的蓋頭,只見她面目嬌媚,由于剛喝了不少酒的緣故,粉面微紅,一雙美目之中盡是迷離之色。頭戴鳳冠,身著火紅的嫁衣,哪有平日之間的凶煞之氣,分明就是個嬌滴滴的美人,讓那人皇顓頊直看得目瞪口呆,一時之間宛如身在夢中,竟是差點忘了自己的任務。

那九鳳掀去蓋頭,見得那顓頊,面目英挺,豐神俊朗,心下也是極為滿意,開口說道,“如今你我二人喜結連理,正可消除兩部族之間的隔閡,自此天下無憂,可謂眾生之幸,日後我自當助你開創一個太平盛世。”

那顓頊聽的九鳳言語,才忽然想起自己的任務來,只是此時見九鳳嬌媚可人,言語之間溫良賢淑,全無平日之間的的凶煞霸氣,內心之中微微的掙紮起來。想顓頊自小受軒轅黃帝影響,做事光明正大,對于此計本就不太願意接受。只是這念頭一閃而過,想到平日師傅太乙真人的教導,那巫族都是凶惡之輩,還是舍去兒女私情,將這個禍患一舉除去方是正理。

當下強定心神,與那九鳳虛與委蛇,假裝歡好。二人一個虛情假意,一個則是真心實意,想那大巫九鳳雖是巫族,但同樣是一個少女。面對自己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時刻,當下也就放下了戒心。

那顓頊卻是心神不亂。趁兩人歡好之際。以有心算無心。抽出先前藏在鋪蓋之下地畫影劍。向著那大巫九鳳心口處刺去。那大巫九鳳此時雖是沉浸在歡愉之中。但畢竟久經戰陣。被那畫影劍上地殺氣所激。瞬間清醒過來。欲運轉神通將那顓頊擊殺。卻感到全身法力晦澀遲滯。心知是中了劇毒。只能憑借本能往旁邊一躲。躲開了心髒地帶。被那畫影劍穿胸而過。

九鳳發出一聲淒厲慘叫,強自運起周身法力。將那顓頊擊飛出去,連帶畫影劍拔出。一捧鮮血凌空噴灑。從那三寸地傷口之內激射。好似血箭。

“顓頊小兒。你枉為人皇。竟行如此無恥之事。背信棄義。丟了你先祖地臉面!”九鳳狂暴憤怒。周身力量好似海波滾濤。激蕩回旋。周圍地宮殿閣樓。紛紛塌陷粉碎。化作齏粉。

就在那大巫九鳳將要上前將那人皇顓頊擊殺當場地時候。突然發覺周圍人影重重。其中有幾股氣息。便是自己全盛之時也不敢同時面對。何況如今自己身中劇毒。又身受重傷。

當下勉力催動巫法。以那無窮力量化出無數白骨結成一個個巨大地白骨魔神。高有丈六。全身上下白骨嶙峋。猙獰可怖。手如鋼鉤。紅睛白發。嘎嘎亂笑。如潮水一般迎向圍攻地眾人。

那九鳳見眾人為魔神所阻。當下不敢遲疑。化出原身。乃是一只九頭巨鳥。身軀龐大。眾人只見一片巨大地陰影當頭照下。還未反應過來。那物已經振翅而起。沖天而去。眾人想要追趕。卻哪還來得及。

顓頊此時才反應過來,氣得連連頓足,對那太乙真人道:“老師,如今九鳳逃走,該如何是好?”

太乙真人此時也是大急,又不肯在眾人面前認錯,當下靈機一動:“那九鳳身受重傷,必不敢回那九黎部落,我等可趁此機會趕去九黎部落將一干巫人盡數誅殺,到時大局已定,何懼她九鳳。”眾人紛紛點頭,架起仙光,往那九黎部落而去。

那九黎部落的巫人此時群龍無首,如何是這般修士的對手,不多時便被誅殺殆盡。眾人回到陳郡,便要開宴慶功,突然之間烏云密布,狂風大作,就在眾人不解之時,就見一道紫色閃電劃過天際,劈在了此時志得意滿的人皇顓頊身上,眾人連反應都沒有,就見那顓頊已經是在閃電之下化作灰灰。

原來這紫色閃電正是那天道降下的天罰,想這人皇顓頊自即位以來兢兢業業,雖無大功,卻也無大過,如何會遭這天罰臨身之罪?卻是與他算計那九鳳有關,如是他光明正大的將那九鳳誅殺,自是大功德一件,可是他卻利用地婚大禮,行那背信棄義之事。那地婚大禮何其莊重,乃是定人倫之禮,他如此行事,便被當成是對天地人倫,對天道的戲耍,是以才會招致天罰臨身。以至于那主持大禮的女媧娘娘也受到牽連,這才有了本章開始的那一幕。只不過那大巫九鳳乃是受害者,是以才躲過一劫。

卻說那多寶道人在拒絕了人皇顓頊的邀請離開人族之後,一路游蕩,來到一處仙山之前。這仙山正是那被稱為十洲之祖脈,三島之來龍,自開天辟地而立,鴻蒙初判後便已形成的花果山。只見山中靈猴奔走,蛟龍出沒,丹崖怪石,奇峰林立,遠處海浪翻湧,撞在山石上激起雪白的浪花。山上靈氣濃厚,煙霞絢爛,山間林中水霧氤氳,隱隱聽見走獸奔走呼號之聲。

多寶道人心中一動,來到山頂,只見一塊仙石矗立其上。那仙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圍圓,上有九竅八孔,暗合周天之數,周身靈氣含而不發,當真是得天獨厚。

多寶道人將神識探入那仙石之中,只見仙石之中自成空間,一只渾身金色的猴子正在那空間之內歡呼跳躍,不知是為自己出世,還是為見到生人。多寶道人施法將自身的一滴精血,彈入仙石之中,落在那猴子的天靈之上,一閃而沒。又以自己平日間煉制的九顆極品靈丹,在仙石周圍布成九宮聚靈仙陣,以助那石猴早日化形而出,這九顆靈丹雖不如太上老君九轉金丹那麼靈驗,但也俱是不可多得的仙家珍品,多寶道人可不想等三千年之後才能聚齊混世四猴,再說到時他還真不一定能爭得過准提道人。

做完這些之後多寶道人起身離開,這時他忽然想到當初自己指點女媧娘娘造人成聖,雖然是圖了她的功德而去,卻也是一件因果,不如借此機會至媧皇宮之中,以此因果與女媧娘娘定下此事,到時也就不怕那准提道人糾纏了。

拿定主意之後,多寶道人並沒有直接去那三十三天外的媧皇宮,而是往那東海金鼇島碧游宮而去,他卻是要趁此機會,將另外一件因果也一並了結。這花果山本就在東海之上,是以不久便回到了碧游宮。來至後殿之上,他首先是四處瞄了一下,在確定自己最不想碰到的那個人影不在時,才疾步上前,將那在地上自己玩耍的潔白玉兔抱在懷中,然後又不無擔憂的四處打量了一下,在確定無人注意之後,才出了後殿,架起遁光往那三十三天外的媧皇宮飛去。

你道他最怕在此時見到誰,卻原來是女娃那個小祖宗。

上篇:正文 第四十五章 盤王很猥褻     下篇:正文 第四十七章 太陰了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