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四十八章 石猴出世  
   
正文 第四十八章 石猴出世

卻說那大巫九鳳自人族逃出去之後,找到一處隱秘的所在,先將身上的劍傷治好,她本就是大巫之身,這劍傷雖是嚴重,也只是調養了幾日便見好轉,有心去找那人皇顓頊報仇,只是這身上所中之毒卻是有些麻煩。這巫族之人多是修煉體術,對于這毒術便只有那大巫相柳一脈比較的擅長,九鳳想到還要到那祖巫殿之中找相柳,不免被人嘲笑,心中對這制毒之人更是恨極。若非這劇毒,憑借自己大巫之身,即便是那顓頊手持神兵利器,以他的實力又如何能傷自己分毫,心中暗暗發誓等自己傷好之後,定要那顓頊與那制毒之人受那魔火煉魂之刑,方能消自己心頭之恨。

這大巫九鳳拖著受傷之體花了幾天的時間終于趕回了祖巫殿,眾大巫見她模樣,當下大驚。

那大巫相柳以手抵在九鳳的後心,催動巫法,緩緩運轉,良久終于迫出了劇毒。眾人此時才算是松了一口氣。那九鳳也是一身法力玄通,一身巫力流通之間終于活潑無拘,暢通自在。

“威力如此巨大的毒藥,據我所知洪荒之上恐怕只有那盤王老怪才懂得煉制,只是不知他為何要助那顓頊與我巫族為難。”相柳調息了一下道,他本是喜歡修煉毒術,是以對制毒之人也甚是熟悉。

“哼,不管是為什麼,我今日受如此大辱,待我殺了那顓頊,定不能將那盤王老怪放過。”九鳳恨恨的道,眾大巫也是紛紛點頭,巫族此時雖然沒落,也不會忍氣吞聲的過活。

這時那大巫風神奇怪的對九鳳問道:“怎麼,你難道不知道那人皇顓頊此時已經身遭天罰,化作灰灰了嗎?”

“什麼?如此死法,倒是便宜了顓頊這卑鄙小人。那我等在九黎部落的族人如何了?”九鳳一愣,仍舊憤恨的道。

“哎,他們都已經遭了那闡教太乙真人帶領的人族修士的毒手了。”那大巫雨師回答道。九鳳此時心中羞憤交加,若非自己輕信顓頊這卑鄙小人,族人如何回遭了那人族修士的毒手。只是顓頊如今身化灰灰,就只剩下那闡教與盤王老怪兩個仇家,闡教如今勢大,不是招惹他們的時候,眾人便將目標放在了盤王老怪的身上,于是眾人便提議由九鳳,相柳,風神,雨師四位大巫前去將那盤王擊殺,而大巫刑天則率領其他人留守祖巫殿。

四人來到南瞻部洲,那大巫相柳或許是早就知曉了這盤王老怪的道場所在,眾人在他帶領之下,毫不費力的就來到了那盤王的草廬之前。只見草廬之前一個七尺高下的白衣老者,面貌疏朗,六十多歲模樣,雙目有神,舉止不俗。此時正指揮著一個小道童,升爐煉丹。那人見九鳳四人過來,迎上前去道:“今晨我見喜鵲飛上枝頭,知道有貴客臨門,原來是幾位大巫,有失遠迎,還請見諒。”那盤王謙恭有禮,舉手投足之間,灑脫不羈,絲毫不知此時他已經是大禍臨頭。當年他在東王公麾下,對于相柳這位巫族中的異類,也是有所耳聞,是以一眼便將他認了出來。

那大巫相柳剛要上前答話,卻見那九鳳搶上前去,自衣袖之中取出一顆鮮紅的丹丸,問道:“盤王老怪,這毒藥可是你煉制的嗎?”原來她拿出來的,正是當日相柳助她逼出的體內的劇毒,被九鳳連同那淤血凝聚成了這顆丹丸。

那盤王眉頭一皺,對九鳳如此無禮感到有些生氣,不過當他將目光轉到九鳳手中的丹丸之上時,不由面色大變,自己前幾日采藥歸來,發覺丹室有被人動過的痕跡,且自己藏在靜室之中的那瓶珍貴毒藥也被人盜走。雖然反複詢問過門下的弟子,可是他卻一點印象都沒有,而且查看他的神識,發現有一段時間竟是空白,沒有一絲的記憶,知道肯定是被高人動了手腳。

如今有人竟拿著自己失竊地贓物找上門來。而且明顯是苦主。不覺有些頭疼。不知該如何解釋。

當下腦筋急轉。對九鳳道:“不知這位道友是如何得到此物。不瞞道友。此物正是貧道獨門煉制。只是于半月之前被人盜走。還請道友如實相告。”

那大巫九鳳聞言大怒。當下喝道:“死到臨頭還敢巧言抵賴。你用此毒助那顓頊小兒謀害本宮。如今我等找上門來。還不速速受死。”言罷也不等那盤王解釋。當下就動起手來。

想那盤王老怪以那三降蠱神經和一身變幻莫測地毒術聲震洪荒。即便同時遇到幾位與自己同是大羅金仙道行地對手。也能輕松取勝。是以平日無人敢惹。只是如今遇到與自己同修毒術地地大巫相柳。一身毒術被克制了大半。只憑借道行。如何會是另外三位氣勢洶洶地地大巫地對手。僅僅幾個回合便被那九鳳斬殺于白骨劍之下。元神真靈也被魔火燒了個乾淨。自此消失在天地之間。可憐一代毒術宗師。大羅金仙。就這麼不明不白地做了別人地替罪之羊。

九鳳仍舊不甘心。揮手間將那躲在一旁地小道童斬殺。又將草廬一把火燒掉。才與眾人一同離去。只剩那小道童一絲魂魄飄飄蕩蕩地往那六道輪回而去。

話說那人族在人皇顓頊死後。由于並沒有指定繼承人。就連那人皇象征九龍星辰冠也是隨他一起化為灰燼。是以眾人便推舉顓頊地侄子。高辛繼位。是為帝嚳。帝嚳生于窮桑。生而神靈。自言其名。自十五歲時便輔佐顓頊。有功于社稷。後被封于高辛。

這帝嚳也是一位仁德之君,在他即位之後,普施利物,不於其身。聰以知遠,明以察微。順天之義,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脩身而天下服。取地之財而節用之,撫教萬民而利誨之,曆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郁郁,其德嶷嶷。其動也時,其服也士。在位七十余年,天下大治,百姓安居樂業,四海升平。

他的元妃姜原生了棄(即後稷)。棄是周的始祖。次妃簡狄生了契。契是商的祖先。次妃慶都生了堯。堯是曆史上有名的聖賢之君、五帝之一。次妃常儀生了摯。帝嚳享年百歲,死後由其子摯繼位。九年後摯禪讓給帝堯。

帝堯名為放勳,十五歲時便封于唐地,與民同樂,將唐地治理的井井有條,百姓安樂,各部落首領對其都是贊譽有加。帝摯九年,摯親帶官員到唐禪讓與放勳,是為堯帝,因封于唐,又稱唐堯。

話說那多寶道人這百年來日夜守護在那花果山上仙石之前,或運功吐納,調氣凝神;或坐在仙石之旁為他講解上清大道。這花果山即被稱為是十洲之祖脈,三島之來龍自然是天地靈氣濃厚,又有多寶道人布下的聚靈大陣,是以也是沒有耽誤了修道,如此九九八十一年的時間轉瞬即逝。

這一日,多寶道人如往常一般在仙石之旁打坐練功,卻見身旁的仙石抖動不已,旋即感到方圓萬里之內的天地靈氣瘋狂的向這仙石四周彙聚而來,只見這仙石之上仿佛形成了一個黑洞一般,天地靈氣剛一聚攏過來便被其吸收。

如此瘋狂的吸收了一天一夜,四周靈氣仿佛稀薄了一般,這時多寶道人才感覺靈氣不再像從前一般瘋狂彙聚,知道這石猴恐怕是要化形而出了。只聽得一聲驚天動地的炸裂,整個乾坤都是一陣抖動,只見那仙石之中蹦出一顆石卵,像一個圓球一般,有兩丈四尺周圓,見風而變,化成一個石猴,渾身金毛,臉象雷公。剛一出生,便學會走路,出生之後先就向四方跪拜一番,而後雙眼之中,射出一道金光射沖斗府,連那在瑤池之中打坐的西王母也被驚動。

而後那石猴來到多寶道人面前,連連叩拜,口稱師傅不已。

多寶道人大喜,哈哈大笑道:“你乃是女媧娘娘五彩神石所化,與她便如同母子一般,日後若是有幸一睹聖顏,記住千萬不可失禮。你為我們下五弟子,即為靈明石猴,日後便叫做袁靈吧。”

那袁靈聽完大笑道:“我有名字了,我有名字了,多謝師父賜名。”

多寶道人也是哈哈大笑道:“如此便隨貧道返回道場,在見過你師祖與幾位師兄之後,為師便賜予你神通法寶。”那袁靈興奮地跳上多寶道人的靈云,與他一起回轉金鼇島碧游宮去了。

三十三天外媧皇宮內,女媧娘娘面露微笑,這袁靈乃是她五彩神石所化,便如她自己的子嗣一般,此刻見他出世,心內自然歡喜不已。

西方極樂世界,有一座仙山,名為靈台方寸山,山上有一洞府,名為斜月三星洞,洞內深閣瓊樓林立,更有無邊無盡的菩提樹林。此洞府正是那西方教二教主准提道人的道場所在。只見這斜月三星洞內平台之上,正為門下幾個弟子講道的准提道人突然之間面目鐵青,靈明石猴與那西方教有著莫大機緣,此時出世,大道牽引之下他如何會不知,只是此時想什麼也為時已晚,只能恨恨得道:“通天匹夫,竟然教唆門下弟子將我西方教護教弟子渡去,日後定不與你干休。”他卻是將這筆帳記到了通天教主的頭上。

上篇:正文 第四十七章 太陰了因果     下篇:正文 第四十九章 大禹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