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大禹治水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大禹治水

那多寶道人帶著新收的弟子靈明石猴袁靈,駕著靈云一路來到金鼇島碧游宮,命童子將幾個弟子叫到跟前。暗自觀察了一下,發覺那六耳獼猴袁明和通臂猿猴袁洪此時都已是將九轉玄功修煉至第四轉,都是有著真仙道行,那赤尻馬猴得了三光神水之助,已是達到玄功二轉的頂峰,不日便能進入第三轉。這九轉玄功的九層分別對應修道的九個境界,相傳修習到最高層的第九轉,便可以力證道,立身成聖,只是究竟是不是真的能到達,卻不曾有人考究,這功法比那修道更難,越到後面,每突破一層,便需要海量的法力。法力都是通過修道之人吸收天地靈氣轉化而來,如今天地靈氣一日少過一日,是以這條路是注定走不通的。那凌霄更是得天獨厚,如今已有太乙玄仙道行。

多寶道人看著眼前的幾個弟子,心中著實的高興。又將那袁靈拉到身前,對眾人道:“此乃為師新收的弟子,為那混世四猴中的靈明石猴,名為袁靈,日後爾等便在一起修行九轉玄功,早日達到玄功五轉,為師便傳你四人四象戮仙陣,到時即便是遇到大羅金仙,也有自保之力。”言罷將那九轉玄功修煉法門印入那袁靈腦中,又自衣袖之中取出九杆蚩尤旗和一根混鐵棒賜給袁靈,鐵棒之上嵌的乃是四象珠中的延火珠。而多寶道人賜下的蚩尤旗將來當能夠凝聚祖巫祝融;六耳獼猴的蚩尤旗能凝聚祖巫天吳;通臂猿猴的蚩尤旗能凝聚祖巫後土,赤尻馬猴的蚩尤旗則能凝聚祖巫共工,正好對應了那地,水,火,風,當然他們凝聚而出的魔神是萬萬不能與那十二都天冥王旗所布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凝聚的魔神相比,只是虛影而已。

令四人下去好生修煉,卻見那凌霄眼巴巴的在一旁望著自己,多寶道人心中一動便已明了他心中所想。原來這凌霄見老師數次賜予師兄師弟法寶,而自己除了拜師之時得了一杆黃金槍之外,只有一個陰陽二氣瓶還是父親所賜,不覺有些吃味。想到這里多寶道人也不覺有些愧疚,卻是自己疏忽了。心中一動,便自自己空間之中,拿出一把芭蕉扇來,正是他當年在不周山上得的那株芭蕉樹所化,此扇乃是那把扇火的扇子。如此一來,這凌霄近戰有黃金槍,遠攻有芭蕉扇,又有陰陽二氣瓶護體,也是不予有事了。將那扇子遞給凌霄,傳下用法,就見那凌霄歡天喜地的下去祭煉了。

處理完這些事情,就在多寶道人要松一口氣的時候,就見自門外跑進來一個紮著羊角辮的小姑娘,腳腕上的金鈴跑起來叮叮作響,正是女娃。只是此時女娃卻是滿臉淚痕,梨花帶雨。多寶道人忙上前將她抱起問道:“是誰欺負咱們的小公主了,師祖爺爺找他為女娃出氣去。”

女娃哭道:“我的小白不見了,問敖丙,他說可能是被這山中的野獸給吃了。”多寶道人聽了,心中咯噔一聲,心道真是怕什麼來什麼。當下只得使出萬般的手段,又給她講洪荒的趣事,好不容易才利用小女孩的好奇心令這小公主破涕而笑,不再糾纏小白的事情。就在此時只覺一陣龐大的氣勢掃過大殿,心中一動,知道老師通天教主終于出關了,當下與女娃前往碧游宮大殿拜見。

卻說此時人族在唐堯當政初期,天文曆法還很不完善,百姓經常耽誤農時。因此堯就組織專門人員總結前人的經驗,令羲、和兩族掌天文。根據日月星辰運行等天象和自然物候來推定時日,他派羲仲住在東方海濱叫旸谷的地方,觀察日出的情況,以晝夜平分的那天作為春分,並參考鳥星的位置來校正;派羲叔住在叫明都的地方,觀察太陽由北向南移動的情況,以白晝時間最長的那天為夏至,並參考火星的位置來校正;派和仲住在西方叫昧谷的地方,觀察日落的情況,以晝夜平分的那天作為秋分,並參考虛星的位置來校正;派和叔住在北方叫幽都的地方,觀察太陽由南向北移動的情況,以白晝最短的那天作為冬至,井參考昴星的位置來校正。二分、二至確定以後,堯決定以三百六十五日為一年,每三年置一閏月,用閏月調整曆法和四季的關系,使每年的農時正確,不出差誤。

唐堯唯恐埋沒人才,野有遺賢。所以他還常常深入窮鄉僻壤,到山野之間去尋查細訪,求賢問道,察訪政治得失,選用賢才。

這個時候,大地上突然發生了一場巨大的洪水。由于洪水的泛濫,地上的人們生活極為艱難,這時帝堯聽幾個大臣名字叫四岳的推薦鯀能夠治水,心中大喜,堯遂起用了鯀。鯀自到任後便領著眾人開始治理水患,那鯀早年曾得了一件異寶,卻是那息壤,息壤見風就長,因為有息壤,鯀靠著他堵住了幾次小點的洪水,他擅長治水之名也由此而來。只是因為他治水只知堵而不知疏,東邊有水便堵東邊,水從東流到西便又去西邊堵。如此這般,息壤所造之堤到是承受得住,可他沒這麼多的息壤將堤壩全部改造,水往往從不是息壤所造之堤沖出來,而且經過積蓄,沖出來一次比一次大,鯀忙碌了九年也不曾將水患治理好。

此時帝堯漸漸年老,就與臣子商議繼任者人選,有人上前推舉虞舜。舜的家世甚為寒微,雖然是帝顓項的後裔,但五世為庶人,處于社會下層。舜的遭遇更為不幸,父親瞽叟,是個盲人,母親很早去世。瞽叟續娶,繼母生弟名叫象。舜生活在“父頑、母囂、象傲”的家庭環境里,父親心術不正,繼母兩面三刀,弟弟桀驁不馴,幾個人串通一氣,必欲置舜于死地而後快;然而舜對父母不失子道,十分孝順,與弟弟十分友善,多年如一日,沒有絲毫懈怠。舜在家里人要加害于他的時候,及時逃避;稍有好轉,馬上回到他們身邊,盡可能給予幫助,所以是“欲殺,不可得;即求,嘗在側”身世如此不幸,環境如此惡劣,舜卻能表現出非凡的品德,處理好家庭關系。

舜家境清貧,故從事各種體力勞動,經曆坎坷。在二十歲的時候,名氣就很大了,他是以孝行而聞名的。因為能對虐待、迫害他的父母堅守孝道,故在人族中為人稱揚。

于是帝堯便令人將虞舜找來,讓舜參預政事,管理百官,接待賓客,經受各種磨煉。又把自己的兩個女兒娥皇、女英嫁給舜,從女兒那里旁敲側擊,考察舜的品性。舜不但將政事處理得井井有條,而且在用人方面有所改進。經過多方考驗,舜終于得到堯的認可。選擇吉日,舉行大典,堯禪位于舜,但是舜覺得自己聲望不夠,德行不足,不願意接受,堯只好讓他暫時代行人主的職責。

舜代行人主職責後重新修訂曆法。又舉行祭祀上帝、祭祀天地四時。祭祀山川群神地大典;還把諸侯地信圭收集起來。再擇定吉日。召見各地諸侯君長。舉行隆重地典禮。重新頒發信圭。他即位地當年。就到各地巡守。祭祀名山。召見諸侯。考察民情;還規定以後五年巡守一次。考察諸侯地改績。明定賞罰。可見舜注意與地方地聯系。加強了對地方地統治。

舜見堯議事會得成員有鯀、皋陶、契、後稷、伯夷、夔、龍、倕、益、彭祖等。彼此之間無具體分工。舜根據各人所長。分別委以不同職務:鯀擔任司空。主平水土;後稷主持農業。播種百谷;契為司徙。掌管教化;皋陶為司法官。掌刑;倕為共工。主管手工業;益為虞官。掌山林原隰地草木鳥獸;伯夷為秩宗。主管祭祀典禮;夔為曲樂。負責教育貴族子弟;龍為納言。專門傳達舜地命令和轉達下情。舜還規定。每三年考核一次官員地政績。有成績者加以提拔。不稱職者予以撤換。舜設官分職。使官員職守分明。辦事效率提高。百業由此興旺。

舜親自到鯀治水地地方去考察。他發現大水地起因是水怪作亂。連他都知道要徹底根除水患。必須先要平定水怪地作亂。可鯀卻只知道堵。別地什麼都不知道。于是認為鯀辦事不力。就把鯀流放到了羽山。

舜一面遣人四方打聽能夠治水地人才。一邊派人四方請求修士高人來平定水怪之亂。後來他聽說鯀地兒子禹。對于治水頗有心得。便令禹繼任治水之事。

禹為鯀之子。姓姒氏。又名文命。字高密。生于西羌。後隨父遷徙于崇。堯時被封為夏伯。故又稱夏禹或伯。

禹接到任命之時新婚僅僅四天。還來不及照顧妻子。便為了治水。到處奔波。三次經過自己地家門。都沒有進去。第一次。妻子生了病。沒進家去看望。第二次。妻子懷孕了。沒進家去看望。第三次。他妻子塗山氏生下了兒子啟。嬰兒正在哇哇地哭。禹在門外經過。聽見哭聲。也忍著真心沒進去探望。

禹改變了他父親的做法,他帶領群眾欲鑿開龍門,挖通九條河,把洪水引到大海中去。他和百姓一起勞動,戴著箬帽,拿著鍬子,帶頭挖土、挑土,禹常年腳長年泡在水里連腳跟都爛了,只能拄著棍子走。但是因為人力有限效果不是很好,禹很是煩惱。

而且周圍的大山,水壩多為父親鯀治水之時以那息壤所化,堅硬無比,是以雖經過多年治理,效果依然是不佳。舜見他治水方法合理只是限于條件限制才沒有取得成效,是以也沒有怪罪,只是加緊招攬各方的能人異士,以便早日將洪水平定。

上篇:正文 第四十八章 石猴出世     下篇:正文 第五十章 王者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