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四章 多番算計終成空  
   
正文 第四章 多番算計終成空

卻說那多寶道人離了金鼇島,一路之上來到人族,閑暇之時積德行善,倒也逍遙。這一日他來到那棋盤山附近,想到軒轅廟中的高明,高覺兩兄弟,多寶道人既然要入世應劫,那一應准備必不可少,只是論到玩陰謀他有幾千年的智慧沉澱,自是不下于人,只不過若在聖人面前耍弄,就未免有些不知深淺了,聖人掌控天道,若沒有同等實力的人來擾亂天機,那一切陰謀對于聖人來說便會顯得滑稽和可笑,是以將來也就只能走陽謀這條路了。

論到排兵布陣多寶道人或許不擅長,但他卻深知在封神之戰登場的各人的機緣和劫數,神通。若能善用這些,便能在封神之戰中針對性的出招,而要做到這些,先知先覺便顯得尤為重要,是以這高明,高覺本領的重要性便顯現了出來,雖然多寶道人如今有六耳獼猴袁明這個弟子,但想到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況且他一人也不能做到面面俱到。想到前世這二人死的那般窩囊,多寶道人就不由得可惜。

這高明、高覺兄弟二人乃是棋盤山上的桃精、柳鬼。桃、柳根盤三十里,采天地之靈氣,受日月之精華,成氣千年。且棋盤山有軒轅廟,廟內有泥塑鬼使,名曰千里眼、順風耳;二怪托其靈氣,目能觀看千里,耳能詳聽千里,一身神通端的不凡。

多寶道人慢慢的走到軒轅廟中,他隱匿了自身的法力道行,只是多寶道人卻無法掩飾掉自身出塵的氣質,是以那高明,高覺兄弟並未放在心上,只在一旁窺視。多寶道人心中一動,當下喝道:“大膽妖孽,竟敢私自霸占人族聖地軒轅廟,還不與貧道現身受罰。”言罷便毫無保留的放出了周身氣勢,他此時准聖修為的氣勢一經發出,整個軒轅廟都晃動不已,那桃精柳鬼不過千年小妖,如何能受得住,當下現出形來,匍匐在地,瑟瑟發抖,口稱上仙饒命。

多寶道人打眼望去,只見這二人相貌生的甚是凶惡:一個面如藍靛,眼似金燈,巨口獠牙,身軀偉岸;一個面似瓜皮,口如血盆,牙如短劍,發似朱砂,頂生雙魚,甚是怪異。

當下將自身氣勢收斂,上前對二人道:“你二人好大的膽子,竟敢私自霸占軒轅廟,暗中窺伺貧道,莫非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高明,高覺兩兄弟忙口稱不敢,上前道:“稟仙長,我二人並非有意霸占這軒轅廟,只因我二人本是這棋盤山上的兩株桃樹和柳樹,得天道眷顧,于千年前產生靈識,因比鄰而居,便結為兄弟。後有人族在這山上修了這軒轅廟,我二人得軒轅聖皇人皇之氣相助,千年來得道化形,修成神通,不敢對軒轅聖皇他老人家有絲毫不敬。至于窺伺仙長之事,乃是見仙長氣質出塵,然則卻無絲毫道行,是以好奇才在一旁窺伺。無意冒犯仙長,還請恕罪。”

“哦,即使如此,那便饒過爾等這次。貧道乃是截教通天教主門下大弟子多寶道人,今日遇到你二人也算是有緣,貧道游曆洪荒,座下尚缺兩人隨侍左右,我見你二人法力精純,可見平日並未為惡,如今欲收下你二人,爾等可願意?”多寶道人當下道。

高明,高覺二人聞聽這道人竟是聖人門下高足,更欲收下自己兄弟,雖是仆人身份,但平日里也能聞聽大道,當下狂喜,只是歡喜之後卻又好像無比為難,躊躇片刻,便有那高明上前道:“能夠隨侍仙長左右,乃是我二人的福分,只是我二人本體根基在這棋盤山之上,不能相離太遠,是以……”說到這里便不敢再說下去,生怕這截教大仙一個不高興將自己兄弟二人毀去。

多寶道人聞聽他此言,當即哈哈大笑道:“這有何難。”當下一指頭頂,現出一尊黃金寶塔,正是他的本命法寶多寶金塔。然後當著這兄弟二人的面,施展那移山填海的大神通,便將那桃精柳鬼的本體移植到了多寶金塔的空間之內。那高明,高覺兩兄弟見他竟有如此神通,相視駭然,隨即大喜,當下為自己二兄弟日後能跟在多寶道人身旁而萬分慶幸。

一行三人離開了棋盤山,繼續在人族行走,多寶道人吩咐高明,高覺兩兄弟,時刻注意昆侖山附近有沒有拜師求道之人,他的目的卻是那封神大劫應劫之人姜子牙。如此匆匆數百年時間便過去了。

人間成湯自被諸侯推為天子便建國商。成湯在位十三年而崩。壽百歲。皇位傳于太乙。太乙傳外丙。外丙傳仲壬。仲壬傳太甲。太甲傳沃丁。沃丁傳太庚。太庚傳小甲。小甲傳雍己。雍己傳太戊。太戊傳伸丁。伸丁傳外壬。外壬傳河亶甲。河亶甲傳祖乙。祖乙傳祖辛。祖辛傳沃甲。沃甲傳祖丁。祖丁傳南庚。南庚傳陽甲。陽甲傳盤庚。盤庚傳小辛。小辛傳小乙。小乙傳武丁。武丁傳祖庚。庚傳傳祖甲。祖甲傳廩辛。廩辛傳庚丁。庚丁傳武乙。武乙傳太丁。共曆二十六帝四百多年。

此時正是到了這太丁當政。這太丁也是一位能主。文韜武略具皆不凡。將這八百諸侯。三千里家園治理地井井有條。絲毫不亂。

此時那多寶道人帶著高明高覺兩兄弟。一路之上走走停停。期間也曾為這兄弟二人講述截教**。二人法力比之當初初見之時也是日行千里。這一日三人卻是來到了那殷商帝都朝歌城。

封神之戰日益臨近。多寶道人地心也越是焦急起來。為了能在將來盡量少地減少截教弟子地傷亡。將那應劫之人姜子牙抓到手中。自是一個不錯地選擇。只是若是尋常人他還能推算地出。這應劫之人便是那聖人都無法算出。自己更是無能為力。只能慢慢尋找。他只是通過記憶知曉這姜子牙上無叔伯、兄嫂。下無弟妹、子侄。乃是孤家寡人一個。只有一個結義兄長宋異人。住在離南門三十五里地宋家莊。

那姜子牙三十二歲上昆侖山。修道四十年。七十二歲下山。想來來如今還未出世吧。多寶道人也是不急。便在那朝歌城中住了下來。期間他一面命那高明高覺監視宋家莊。一面裝作算命先生。平日間替人不明算卦。如此一住便是三十年。

此時地殷商朝廷。已是在武丁死後。逐漸開始衰落了下來。期間曆經祖庚。祖甲。廩辛。庚丁。武乙。文丁幾位短命大王傳到了那商王帝乙地手中。

這日多寶道人與那高明,高覺兩兄弟一行來到宋家莊門外,只見這宋家莊處處曲水流觴,門前綠柳成行,當真是一片樂土。有那高明上前對門口的家丁問道:“不知貴莊莊主可是宋異人,宋莊主?”那家丁看了他們三人一眼,稽首說道:“我家莊主正是姓宋名異人,不知道長有何貴干?”言語間很是倨傲。

多寶道人上前微微一笑道:“勞煩小哥前往通報一聲,就說貧道有要事與宋莊主相詢。”說話間將一錠很有分量的黃金不動聲色的遞到了那家丁的手中。那家丁暗中顛了一下,面上大喜,當下對多寶道人稽首道:“煩請道長稍後,我這就去與你稟報。”言罷那家丁轉身進去通報了。多寶道人暗暗高興,心道:難怪人人喜歡著黃白之物,當真是搭橋鋪路的好物件,當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呢。

那位守門的家丁進入莊中找到那宋異人,對他道:“莊主,門外有一位道人說有要事要見你。”

那宋異人受他那結義兄弟姜子牙影響,對于修道之人也是分外尊敬,當下道:“快快有請。”

不多時多寶道人一行三人便在那家丁的引導下來到了宋異人的面前,雙方見過禮,宋異人又令下人送上香茗,便開口對多寶道人道:“不知仙長前來所為何事,若有所需,我定當全力相助。”

多寶道人當下答道:“卻也無甚大事,我聞莊主有一位義弟名為姜子牙,向道之心甚是堅韌,有意將他收錄門下,還望莊主幫忙引見。”

那宋異人聞言一愣接著是大喜,隨後卻是頗為躊躇一番才道:“不瞞仙長,我確實有這麼一個義弟,平日之間向往仙道,如今三十歲了都尚未娶親,天見尤憐,今日仙長有意收錄,自是他的福分,只不過他已與月前外出游曆,准備自那名山大川之中尋訪得道之人,仙長今日來的卻是不湊巧,不如仙長留下姓名,待我那義弟回來,再告知與他。”

多寶道人心中一歎,暗道:還是來晚了一步,看來那姜子牙注定是要拜在闡教門下的,自己一番算計白費了。當下對那宋異人道:“不必了,既是錯過,便自說明他與貧道無緣,今日貧道三人多有打擾,勞莊主招待,甚是感激。如此貧道幾人便告辭了。”

那宋異人微微一愣,剛自說話,尚未來得及開口,便見這三人已是架起祥云往東而去。他一介凡人如何見過這仙家手段,當下連連叩拜,待多寶幾人消失不見,起身之後暗暗跺腳,為自己的義弟惋惜不已。

上篇:正文 第三章 夏桀無道大廈傾     下篇:正文 第五章 游梅山二郎結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