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八章 豈道神仙多逍遙  
   
正文 第八章 豈道神仙多逍遙

靈鷲山圓覺洞,燃燈道人,多寶道人,云中子以及多寶道人新近騙到的弟子申公豹,一邊談經論道,一邊品酒觀景,倒也是過得逍遙,這在封神大劫日益臨近的氣氛下,也是頗為的難得。就這樣不知不覺間,六年的時間過去了,幾人都是在修行方面的執牛耳者,經過如此一番的交流,都覺得受益良多。尤其是對于剛入仙道的申公豹來說,更是受益匪淺。燃燈道人的控火之術,空間領悟,多寶道人的煉丹之說,煉器之術,云中子的祭煉之法,當真是讓他大開眼界。

這一日,眾人論道完畢,在打坐中醒來後,多寶道人起身對燃燈道人道:“燃燈道友,打擾良久,如今大劫臨近,貧道要助老師執掌教務,不敢再多耽擱,如此今日便要告辭了。”

燃燈與云中子二人知道他身負重擔,也不便挽留,對他道:“既如此,那貧道也不挽留道友了,與道友論道多日,受益良多,希望日後能再有機會聽道友談經論道。”

多寶道人聞聽他此言,卻是滿心苦澀,六年來與他二人雖是相談盡歡,除去燃燈道人的人品而言,倒也是修道奇才,在多寶道人刻意結交之下,幾乎是引為知己,而云中子此人本就是少有的福德之仙。只不過多寶道人想到日後要與他二人沙場相見,當下是不勝唏噓。

多寶道人帶著申公豹回到東海金鼇島碧游宮,自己自上次離開,已有近五百年,看著島上到處仙禽起舞,靈獸嬉戲,不知道這平靜的生活還能持續多久。暗中歎了口氣,來到大殿之前,見老師通天教主正端坐在云床之上,多寶道人忙帶著申公豹上前,見禮道:“弟子多寶叩見師尊,老師聖壽。老師這是弟子新近收錄的弟子,還不快來拜見師祖。”這最後一句話卻是對申公豹說的。

那申公豹見到這高高在上的聖人,卻是被震得連見禮都忘了。雖說也曾見過元始天尊聖顏,不過當時並不知道他身份,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可如今在面對這只手之間便能毀天滅地的混元聖人,心下也是緊張不已。

聽到多寶道人提醒,當下戰戰兢兢的上前見禮道:“弟子申公豹,拜見師祖,師祖聖壽。”

通天教主雖然面目威嚴,但是平日間對待門下弟子卻是甚是寬松。通天教主打眼往那申公豹身上看了一眼,咦,見這申公豹雖是花豹得道,可是周身間卻有股神秘氣息,其中竟似有一絲天道的氣息。當初在玉虛宮申公豹求道之時,那玉清聖人元始天尊雖也曾感覺到他有些古怪,不過因為元始天尊幾乎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姜子牙吸引,後來又有多寶道人前來打岔,是以也沒有太注意。

通天教主看到這里,微微點了下頭,道:“平身吧,多寶,多年來你為我截教大業多番奔波,貧道看在眼里,只是如今大劫來臨,你雖然道行高深,靈寶也不錯,不過須知天外有天,三界之中大神通者大多隱匿不出,想當年紫霄宮中聽道之人雖是經過龍漢初劫與巫妖大戰有不少隕落,但是尚有許多散落三界。貧道閑暇之余取宮門之前仙杏枝椏煉制了三枚替身靈符,危難之時,可為你擋下一災。”

多寶道人聞言大喜,前世之時那云中子雖然也曾煉制過這替身符,不過與這聖人親手煉制之物威力自不可同日而語。多寶道人如今得到這三枚替身符便如同多了三條性命,大劫之中便可肆意發揮一班,當下接過替身符。

帶著申公豹拜辭通天教主,來到偏殿之上,想到這申公豹拜入自己門下近十年,還沒有賜下護身法寶,只是自己雖然多寶金塔空間之內有在巫妖大戰之時搜集的幾千件各式武器法寶,卻沒有適合這申公豹的。多寶道人收下這申公豹帶著很大的目的性,但也從來沒想到將他作為一枚棄子,畢竟這申公豹也是個不可多得的修仙奇才。想到他將來要做的事情心中一動,手中顯現出一枚黑黝黝的葫蘆,正是當初他在不周山上得到的先天靈寶黑葫蘆,能夠隱匿自身氣息,如今自己也用不上了,正好賜予這申公豹,助他將來行事。抹去其中靈識,賜予申公豹,想到如今有了護身法寶,卻無攻擊法寶,又自多寶空間內拿出一面芭蕉扇,正是那風火芭蕉中的風芭蕉扇,也一並賜給那申公豹,令童子帶他下去好生祭煉,便來到另外幾位弟子的修煉之所,暗中查看他們的修為。

此時那混世四猴正在一起合練四象戮仙陣。只見四人分列四方。只見陣中地水火風蜂擁而出。六耳獼猴袁明。頂上現出一片慶云。其上現一白虎。白虎之上立著一位八首人面。虎身十尾地魔神虛影。正是那祖巫天吳;通臂猿猴袁洪。頂上也是現出一片慶云。其上現一神獸玄武。龜甲之上紋路玄奧。暗合周天。背上立著一位人身蛇尾。背後七手。前面雙手握騰蛇地魔神。乃是那祖巫後土;赤尻馬猴袁壽頂上慶云之上。青龍神獸立于其上。嘶吼不已。背上立著蟒頭人身。腳踏兩條黑龍。手纏青蟒。全身黑鱗地祖巫共工;靈明石猴袁靈慶云之上則是南方朱雀飛舞。獸身人面,雙耳穿火蛇。乘兩火龍地祖巫祝融立于其上。陣中沙石亂舞。三光神水。混沌罡風。南明離火肆虐。一時之間天地變色。便是島上地仙禽靈獸也受其驚擾。紛紛駐足朝這邊望來。碧游宮大殿之上。通天教主看了一眼。心道:“又來了。”揮出一道清光。將那偏殿隔離開來。這幾百年來。這樣地情形已經發生過無數次了。自己本身也是醉心于陣法。是以對這四只猴子也是心中甚是喜愛。也就由著他們去折騰。只是時不時地要給他們充當救火隊員感到有些郁悶。

多寶道人在暗中看地欣喜不已。這陣法只是粗練幾百年。便有如此威力。若是這四只猴子將來都有大羅金仙道行。多寶道人都不敢想象。只怕即便是自己這准聖到時也不敢輕履其鋒吧。如此也是不枉費自己費盡心機。將四猴齊聚了。當下也不打攪幾人修煉。默默地退了出去。

時間就這樣在平淡中漸漸逝去。仙人地生活在普通人地眼中也許是絢麗多彩地。乘風而去。駕云而來。天地之大也是任我逍遙。充滿了神秘地色彩。但是只有仙人自己才明白。他們只不過是將凡人地一生無限地延長了。平日里也是平淡地無聊。只不過做地事情不一樣罷了。凡人為了衣食住行整日奔波。為了柴米油鹽整天算計。而作為仙人則是整日為了法寶靈丹。道行法力算計不已。凡人有生老病死。仙人有三災九難。天地大劫。豈不見有詩云:

世人都說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說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說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說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

此時的商王帝乙已經是當政將滿三十年,他也越來越感覺自己精力大不如前,恐怕是時日無多了。帝乙生三子:長曰微子啟;次曰微子衍;三曰帝辛。因長子微子啟的母親地位卑賤,所以不能立為嗣,而少子帝辛的母親為正室,自幼資辯捷疾,聞見甚敏,力大無窮,且喜愛武藝。帝乙便讓其隨太師聞仲學習武藝,以為將來接替大位做准備。多年來也是弓馬嫻熟,武藝不凡。

這太師聞仲,乃是截教金靈聖母記名弟子,截教修士,生有三眼,身懷異術,具大神通。自下山之後,便投入殷商軍中,以輔助君王來修持功德。同首相商容一般,已是兩朝老臣。這聞仲雖是忠義無雙,行軍打仗也是不在話下,只是對于教授弟子卻不是十分擅長,他只將那帝辛教授成了一員世所罕見的猛將,卻因為常年在外征戰,而忽視了對他品行的教導,以至于造就了華夏曆史上這位有名的暴君。

那商王帝乙雖也是一位難得的賢君,只是這殷商積弊已久,此時已是刀兵四起。時有南蠻部族,不服王化,起兵反商。帝辛聞之,躬身請命,率兵伐之。他在軍中與士卒同釜而食,號令嚴明,深得士卒愛戴。又以大將黃飛虎為先鋒,占盡優勢,只數月便平定了南蠻之亂。

班師回朝之後,商王帝乙于飛云閣中設宴,款待此戰有功之臣,只是帝乙施政于民休養生息,自身也是極為節儉,宮殿閣多年未曾修繕。飛云閣上的橫梁因腐朽,竟是斷裂開來,眾將大驚,來不及救援,就在此時只見那帝辛大吼一聲,竟是以身托住了那斷裂的橫梁,將商王帝乙從鬼門關硬生生的拉了回來,事後帝乙大喜,封其為壽王。後又在那首相商容,上大夫梅柏、趙啟等支持之下,被帝乙立為太子。

商帝乙三十年,帝乙因病而崩,托孤與太師聞仲,遂立壽王為天子,名曰帝幸,都朝歌。

上篇:正文 第七章 遇恩師楊戩入闡教     下篇:正文 第九章 商紂進香風波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