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二章 觸電!那一瞥的風情  
   
正文 第十二章 觸電!那一瞥的風情

卻說那崇侯虎回到北地之後,立功心切,點齊麾下兵馬五萬,浩浩蕩蕩往冀州殺去。不過一日,便來至冀州城外,見天色已晚,自安營紮寨。

有那探馬來報于蘇護,蘇護聞言道:“崇侯虎素來暴虐嗜殺,今日領兵前來,斷不能以禮解釋。不如乘此機會大破其兵,以振軍威,也可使百姓免遭其害。”

次日,蘇護領軍出戰,令人來至崇侯虎大營前道:“傳將進去,請主將轅門答話!”探馬飛報進營。崇侯虎傳令整點人馬。只見門旗開處,崇侯虎坐逍遙馬,統領眾將出營,展兩杆龍鳳繡旗,後有長子崇應彪壓住陣腳。

蘇護見崇侯虎飛鳳盔,金鎖甲,大紅袍,玉束帶,紫驊騮,斬將大刀擔于鞍鞒之上。上前欠身道:“侯爺別來無恙。末將甲胄在身,不能全禮。今天子無道,輕賢重色,不思量留心邦本;聽讒佞之言,強納臣子之女為妃,荒淫酒色,不久天下必亂。你我各守邊疆,不知今日因何起兵來伐?”

崇侯虎聽言大怒道:“你忤逆天子,題反詩于午門,罪不容誅。今我奉詔問罪與你,不快快下馬受降,與我去朝歌領罪,還敢巧言狡辯,領兵相抗。”崇侯虎回顧左右:“誰與我擒此逆賊?”

就見大將梅武越眾而出,那蘇護之子蘇全忠見狀,也是拍馬上前來敵梅武。二人于陣前一番大戰,不過二十余合,蘇全忠手起一戟,刺梅武于馬下。蘇護見長子得勝,傳令擂鼓。冀州陣上大將趙丙、陳季貞縱馬掄刀殺將出來。只殺的愁云蕩蕩,旭日輝輝,尸橫遍野,血濺成渠。崇侯虎麾下金蔡、黃元濟、崇應彪且戰且走,敗至十里之外。此時天色已晚,眾人這才罷戰。

崇侯虎收攏殘兵自紮營不提,只不過那蘇護卻是只是稍作休整,便趁夜劫營,再斬大將孫子羽。那崇侯虎父子見他勇猛,不敢力敵,當下敗走,卻在此時,斜刺里又有一隊大軍殺出。只見為首之人束發金冠,金抹額,雙搖兩根雉尾,大紅袍,金鎖甲,銀合馬,畫杆戟,面如滿月,脣若塗硃,正是蘇護之子蘇全忠。那崇侯虎父子此時真是欲哭無淚,當下也只能在此敗走,待終于擺脫追兵,點驗兵馬,五萬人馬只余五千不到。便在此時,只見前方人影晃動,崇侯虎以為那蘇護還有伏兵,不禁面色慘白。卻在此時,只見對面有人排眾而出,上前道:“我乃崇黑虎,不知何人當面,出來答話。”那崇侯虎聞聽是自己弟弟當面,這才放松下來,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氣,癱倒在地。當下二人合兵一處,安營紮寨不提。

次日,有冀州侯蘇護探馬來報,說是曹州崇黑虎兵臨城下,雖然早知道即使打敗了崇侯虎的一路諸侯,殷商還將再派其他兵馬前來,但還是無法相信他們來的如此之快。不過好在將士們如今早已動員起來,雖然因為連番大勝有所懈怠,不過這並不能影響備戰。

蘇全忠本就年輕氣盛,又連番大勝,不覺有些驕狂,當下上前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諒他崇黑虎又有何懼哉。”蘇護見他如此,提醒道:“你年少輕狂,不諳世事,那崇黑虎自幼得異人傳授道術,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中之物。豈是你自恃勇武便能抵擋的?”蘇全忠聞言,大叫道:“父親何必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孩兒這就前去,不將崇黑虎擒來,絕不會來。”言罷不待蘇護講話,便縱馬出營而去。

那崇黑虎聞聽蘇全忠獨自一人前來討戰,當下大喜,他本是蘇護好友,想借此機會相勸蘇護,以全二人情誼。誰知剛自出營,便聽那蘇全忠滿口汙言穢語,當下大怒,上前道:“小畜生,我與你父乃是莫逆之交,安敢如此無禮?”當下手持湛金斧與那蘇全忠戰作一團。

二將大戰于冀州城下。蘇全忠不知那崇黑虎自幼拜截教真仙為師,秘授一個葫蘆,背伏在脊背上,有無限神通。見這崇黑虎雖比之乃兄,更加勇武,但比之自己還是差了一截,便也沒有放在心上。那崇黑虎卻是被殺出了一身冷汗,心道:果然是將門虎子,蘇護有此獅兒,也可聊慰平生了。”當下拿斧頭一晃,拍馬便走。蘇全忠見狀,哈哈大笑,一面在馬上出演譏笑,一面也是拍馬上前追去。

蘇全忠雖然勇猛有余。但畢竟征戰經驗尚淺。那崇黑虎見他在後面窮追不舍。忙把脊梁上地紅葫蘆頂揭去。口中念念有詞。只見葫蘆里邊一道黑煙冒出。化開如網羅。黑煙中有“噫啞”之聲。遮天映日飛來。乃是鐵嘴神鷹。張開口。劈面突來。蘇全忠只知馬上英雄。哪曉地崇黑虎身懷如此異術?急展戟護住自身。坐下馬卻被神鷹把眼一嘴傷了。那馬跳將起來。將蘇全忠掀下馬來。

崇黑虎讓人上前江蘇全忠拿了。綁入營中。暫且不提。早有冀州探馬飛報蘇護。蘇護聞言道:“這逆子不聽我勸告。仗著自身勇武不講天下英雄放在眼中。如今被擒。咎由自取。可憐我蘇護英雄一世。如今親子被擒。強敵壓境。冀州不久為他人所有。就是因為生了妲己。以至于令那昏君受讒言所惑。禍及滿門。這都是我那不肖女惹地禍。如今大禍臨頭。不如我將妻女殺了。再拔劍自刎。也不枉我一世英名。”只是想歸想。畢竟是自己地親生女兒。如何下地去手。就在此時又聞崇黑虎索戰。心下煩躁。只得高掛免戰牌。

如此幾日。忽聞帳下兵士來報。說是督糧官鄭倫運糧而來。當下傳見。那鄭倫被引入帳中。恰好聽到蘇護向帳下眾將訴苦。“日前朝商。昏君聽信讒言。欲納我女為妃。只因我一時暴躁。題詩反商。如今長子被擒。不若先殺妻子。然後自盡。如此不令天下之人嘲笑與我。眾將可收拾行裝。投往別處。以爾等地能耐也不怕無人收留。”鄭倫剛自進賬。聽他此言大怒道:“君侯何出此言。不要說他崇黑虎。便是天下諸侯齊至。也不放在我鄭倫眼中。末將這便去將那崇黑虎擒來。若不成。願獻上項上人頭。”言罷出了大帳。乘火眼金睛獸。使兩柄降魔杵。率領手下三千烏鴉兵出營而去。

商軍大營之中。崇黑虎聞聽又有人前來索戰。不禁想。這蘇護莫不是地了失心瘋。當下調本部三千飛虎兵。出門應戰。出了大營。崇黑虎見是一個無名之輩。心中大怒。也不與其廢話。催動坐騎。舉斧直取鄭倫。鄭倫見狀大怒。手中降魔杵急架相還。二獸相迎。一場大戰。只殺地紅云慘慘。白霧霏霏。兩家棋逢對手。將遇良材。來往有四五十回合。不分勝負。

這時。鄭倫見崇黑虎脊背上背著一紅葫蘆。鄭倫心想:“君侯曾言此人有異人傳授秘術。想來這便是他地法術吧。”常言道:‘打人不過先下手。’這鄭倫也曾拜西昆侖度厄真人為師。真人傳他竅中二氣。專吸人魂魄。藺地陰毒。就見鄭倫鼻竅中一聲響如鍾聲。竅中兩道白光噴將出來。崇黑虎耳聽其聲。不覺眼目昏花。跌了個金冠倒躅。鎧甲離鞍。一對戰靴空中亂舞。烏鴉兵上前將其生擒活捉。黑虎半晌醒來。卻發現自己已經被人綁了。

鄭倫將崇黑虎綁了帶回大營。那蘇護與崇黑虎交好。自然不會慢待于他。當下然人松綁。又命人備下酒菜。悉心招待。那崇黑虎頗為羞愧。對蘇護道:“兄長與我乃是莫逆之交。當日賢侄來索戰。我本欲令他前來請兄長答話。誰知他莽撞。不聽吾言。是以被我擒了。還請兄長見諒。”蘇護忙道不敢。

不說二人在大營中用酒,去說那崇侯虎聽聞二弟被擒,當下大驚失色,便在此時,兵士來報說是西伯侯帳下散宜生求見,心中不悅,令人帶進大帳,質問道:“大夫,為何你主公到如今還不曾出戰,是不是有意抗旨?”散宜生忙道:“我主公言:兵者凶器也,人君不得已而用之。特命我前來勸那蘇護回心轉意,如果他不從,再提兵來罰。”他可不敢讓姬昌背上抗旨不尊的罪名。

崇侯虎雖然心中不滿,但也只得作罷,令人護送散宜生至冀州城下,等著看他的好戲。那蘇護素來敬仰西伯侯姬昌,見他使者前來不敢怠慢,派人將他帶進大營。散宜生進入大營之後,見到蘇滬,自貼身錦囊中取出西伯侯姬昌的親筆信,交給他。

蘇護接過信拆開,只見信中道:“西伯侯姬昌百拜冀州君侯蘇公麾下;昌聞:‘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今天子欲選豔妃,凡公卿士庶之家,豈得隱匿。今足下有女淑德,天子欲選入宮,自是美事。足下竟與天子相抗,是足下忤君。且題詩午門,意欲何為?足下之罪,已在不赦。足下僅知小節,為愛一女,而失君臣大義。昌素聞公忠義,不忍坐視,特進一言,可轉禍為福,幸垂聽焉。且足下若進女王廷,實有三利:女受宮闈之寵,父享椒房之貴,官居國戚,食祿千鍾,一利也;冀州永鎮,滿宅無驚,二利也;百姓無塗炭之苦,三軍無殺戮之慘,三利也。公若執迷,三害目下至矣;冀州失守,宗社無存,一害也;骨肉有族滅之禍,二害也;軍民遭兵燹之災,三害也。大丈夫當舍小節而全大義,豈得效區區無知之輩以自取滅亡哉。昌與足下同為商臣,不得不直言上瀆,幸賢侯留意也。草草奉聞,立候裁決。謹啟。”

蘇護看完之後,久久不語,良久之後才道:“姬伯之書,實是有理,果是真心為國為民,乃仁義君子也。蘇護敢不如命!我隨後便進女朝商贖罪。”散宜生聞言大喜,當下告辭,回西岐複命去了,崇黑虎在一旁也是高興不已。

崇黑虎回營之後,將那蘇全忠放回,領了自己三千人馬,上了金睛獸,回曹州去了。蘇全忠回到冀州,知曉了父親決定,雖心中不願,但也知道此是大勢所趨,只得從命。

次日,蘇護親自領五百家將,帥三千人馬,護送蘇妲己啟程前往朝歌,妲己聞言,淚下如雨,拜別母親、長兄,千嬌百媚,真如籠煙芍藥,帶雨梨花。一路急行,這一日來到恩州,見恩州驛驛丞前來迎接,便自住下。

卻說這驛站之中于一年之前,來了一只妖精,只見它悲風影里露雙睛,一似金燈在慘霧之中;黑氣叢中探四爪,渾如鋼鉤出紫霞之外;尾擺頭搖如狴犴;猙獰雄猛似狻猊。正是那奉命入朝歌,暗中霍亂朝綱的九尾妖狐。她得女媧娘娘之命,潛入恩州,寄居于這驛館之中,雖不知女媧娘娘為何不令其前往朝歌,而是來至恩州。但想到聖人手段豈是自己一介小妖能理會的,便只得從命。這日聽聞冀州蘇護獻女進宮,才知道娘娘所謀之遠,當下飼機出手,行那李代桃僵之術。

只是她方自趁夜潛入那蘇妲己房中,欲行其事,卻發現自己已經渾身動彈不得。就在此時,只見一個頭戴九宮紫金道冠,身著大紅道袍的道人在自己面前顯出了身形。九尾妖狐當下大駭,知道此人道行精深,便自要開口求饒。卻聽那道人言道:“你也不必驚慌,我知你身負使命,自不會害你性命,不過卻要向你討個方便,想這蘇妲己也是苦命之人。我欲助你化形以保其一條性命,不知你是否願意?”

那九尾妖狐此時被制,性命被人捏在手了,又聽這道人願意助自己化形,省了自己幾百年苦修,如何不答應,只是此時不能開口,忙將眼睛一陣亂眨。那道人見狀剛欲有所行動,卻不知為何,那蘇妲己在此時竟然醒了過來。他打眼一看,見蘇妲己烏云疊鬢,杏臉桃腮,淺淡春山,嬌柔柳腰,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帶雨,不亞九天仙女下瑤池,月里嫦娥離玉闕。蘇妲己見自己房中多了一個道人和一頭妖怪,那妖怪此時明顯被人制住。知道這道人救了自己,不知該如何開口,當下對著那道人嫣然一笑。

那道人見這美人兒對自己微笑,他不是沒見過美女,卻不知為何,此時自己那顆沉寂萬年得道心竟然不爭氣的一陣顫動,一陣火熱。就在此時,那金鼇島碧游宮中的通天教主睜開雙眼,自語道:“多寶,如今你情劫已至,卻要看你的造化了。”言罷閉上了雙眼。

此時那多寶道人,卻尤不自知,只見他口中喃喃道:“鴻鈞道祖,無量天尊,阿彌陀佛,上帝呀,春哥呀,好美的人兒,咦,貧道這是怎麼了?”想到春哥,猛地醒了過來,暗中掐算,知道自己情劫已至,卻不知是福是禍。暗道:貧道修心幾萬年,如今……唉,淪陷了。

那蘇妲己見這道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不覺面上一陣緋紅。就在這時,多寶道人醒了過來上前對她道:“姑娘原本將在此地被這九尾妖狐行李代桃僵之術,害去性命,如今貧道恰逢其會,自不忍見姑娘身死,如今姑娘雖然得救,但為防事情敗露,冀州是萬萬不能回了,不知姑娘可願隨貧道前去修道,至于姑娘家人,日後自有相見之日。”言罷緊張的盯著蘇妲己,生怕她會拒絕。

蘇妲己聞言想到自己的命運,心下黯然,當下問道:“那這入宮之事該當如何?如我不入宮,那紂王必將遷怒于我父母兄長,還請道長指點迷津。”

多寶道人見他並未拒絕,當下大喜道:“這有何難,且看貧道手段。”言罷一指那九尾妖狐,一道清氣射出,沒入它體內,只見它身軀一陣晃動,那九尾妖狐身上毛發脫落,顯出了人形,面目與蘇妲己一般無二,眉目之間更添三分妖媚之色。她得多寶道人清氣之助瞬間化去妖體,省了幾百年苦功,當下對著多寶道人盈盈下拜。只是她此時身無寸縷,多寶道人見狀頗為尷尬,一指地上她脫落的毛發化為一件衣服附在九尾妖狐的身上,對她道:“不必多禮,你我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貧道再賜你一枚玉符,可掩去你身上妖氣,日後方便你行事。只是你要切記,不得陷害忠良,此事若成,自有你一番功德。”說完拿出一枚玉符交給那九尾妖狐,九尾妖狐大喜。

隨即多寶道人帶著那蘇妲己,架起祥云而去,蘇妲己看著漸漸遠去的驛館,想到自己的父母,兄長,雖然這道長說日後還有相見之日,但卻不知何年,不禁黯然淚下,多寶道人在一旁看的心疼不已。

~~~~~~~~~~~~~~~~~~~~~~~~~~~~~~~~~~~~~~~~~~~~~~~~~~~~~~~~~~~~~~~~~~~~~~~~~~~~~~~~~~~~~~~~~

五千字大章,在此特別感謝春哥,求推薦!

上篇:正文 第十一章 反抗!冀州蘇護反商     下篇:正文 第十三章 美人妖嬈不思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