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三章 美人妖嬈不思朝  
   
正文 第十三章 美人妖嬈不思朝

那多寶道人帶著蘇妲己回到金鼇島之上,守島的碧霞童子,見了納悶兒,心道:多寶師兄也不知道整天在外奔波些什麼,一天到晚的,以前一直往島上帶猴子,後來不知從哪撿來一個孩子,孩子剛送走,如今又領回一女子,難道高人的作為都這樣讓人琢磨不透嗎?

多寶道人領著那蘇妲己來到偏殿之上,傳了她一些入門道法,讓她自己前去修習,而他在將黑葫蘆還給申公豹之後,自己則是要去煉制一些寶物。他雖然號稱多寶,然而此刻不像前世一樣,一味的收集法寶,除了一些威力巨大的法寶之外,如今還真沒有幾件能拿得出手,以前收集的幾件大多都賜給了弟子,如今只能自己動手煉制了,好在多寶道人的煉器水平還說得過去。

不說多寶道人閉關煉器,卻說那蘇護進女入朝歌請罪,在恩州驛站被掉包,只是那九尾狐狸有多寶道人所賜玉符,便是神仙中人也未必能看得出來,那蘇護一介凡人自然更是看不出來。除了因為那九尾妖狐神情不似先前悲戚之外,倒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只能感歎女大不由爹,如此緊趕慢趕幾天,這一日終于來到了朝歌,早朝之上,紂王一見那九尾妖狐,也就是現在的蘇妲己那如花月貌,比之當日所見女媧娘娘也不遑多讓,只是面目之間少了一份聖潔,多了三分妖媚,如此更是可人。

那紂王原本還想趁此次蘇護來朝歌,將他拿下治罪,如今一見,哪還有這心思,當下命人將這蘇娘娘服侍著入住壽仙宮,紂王此時也沒有心思再處理朝政了,他的一顆心此時也隨著那蘇妲己飄到了壽仙宮。當下頒旨赦免了蘇護滿門之罪,官複原職不說,還因此加官進爵,又賜下酒宴招待,便匆匆退了早朝。殿下眾官將見他如此好色,心下都是多有不滿,只是紂王已然退朝離去,也只能各自退去。

那紂王自得了這蘇妲己,心下騷動不已,退朝後便在壽仙宮內擺下筵席,那九尾妖狐本就擅長蠱惑人心之術,刻意奉承之下,便將那紂王迷了個神魂顛倒,不能自已,當夜與便留宿那蘇妲己的壽仙宮,顛鸞倒鳳不提,二人如漆似膠,恩愛非常。蘇妲己在進宮之後,那紂王便與她朝朝宴樂,夜夜歡娛,如此致使朝政隳墮,章奏混淆。群臣雖是多有勸諫,然而那紂王卻是左耳進右耳出,聽過之後,依舊如故,不知不覺間,歲月流逝,算起來竟然已經是整整兩個月不曾早朝了。天下諸侯所進的奏章也都是積壓在禦書房,堆積如山,那冀州侯蘇護聽了自己這女兒與便宜女婿的作為,也是垂足頓胸,後悔當日沒有一劍將妲己刺死,以至于今日受天下諸侯和百姓唾罵,只是他卻不知道此妲己非彼妲己,平白受人拖累,名聲受損。

卻說那多寶道人閉關煉器兩個月,終于是練出了兩件法寶,雖然不入先天,但也是威力無窮。這兩件法寶分別是一把折扇和一副面具,這折扇外繪花鳥蟲魚,一個美人立于其中,內繪陰陽太極,乃是一件攻防兼備的法寶,名字便取為“美人扇”。而那副面具,更是花費了多寶道人的一番心血,不但所用材料珍貴,其中更是加上了大量的玄黃功德之氣,負在臉上可以隨主人意願,任意變換面容,也可以變成自己見過的別人的樣子,而且其中的玄黃功德之氣,能隱匿主人氣息,功效更在那黑葫蘆之上,最後命名為“真實面具”。此面具乃是多寶道人怕蘇妲己日後外出行走被人認出,特意為其煉制,當真是花了不小的心思。

將這兩件法寶賜給如今化名蘇瑾的蘇妲己,因為蘇妲己才剛學修道,還不能完全祭煉,不過到不妨礙她使用,只不過威力也只能發揮寶物的二成而已。

不說那紂王整日間癡纏妲己,終日荒淫,不理朝政。卻說那闡教云中子,這一日游玩至朝歌,忽然見那殷商王宮之中,一道妖氣直沖云霄,片刻之後消失不見,細算之下,乃是一千年狐妖假托人形,迷惑人君,心道:此畜潛匿朝歌皇宮之內,霍亂朝政,若不早除,必為大患。我出家人慈悲為本,方便為門……”當下打定主意,取來老枯松枝一段,削成木劍,往那王宮而去。那蘇妲己有多寶道人所賜玉符,你道如何還會泄露本身氣息,以至于惹來那云中子的。卻是那蘇妲己本將那玉符配帶在衣服之上,只在平日沐浴之時有那麼一段時間離身,平日也沒有被人發覺,不想今日那云中子恰逢其會,也是她該有此劫。

那紂王沉迷酒色,兩個月不曾上朝,使得朝中人心惶惶,有上大夫梅伯與首相商容、亞相比干等人商議之後,決定鳴鼓請王升殿。那紂王此時正在摘星樓與那蘇妲己玩樂,聽到鼓聲,知道是大臣請見上朝,不得已,(web用戶請登陸#9312;⑹k.сΝ下載TXT格式小說,手機用戶登陸wap.1⑥K.Сn)只得無奈的辭別了蘇妲己,來到大殿。文武大臣們行過禮之後,就見那二丞相,八大夫與鎮國武成王黃飛虎皆是抱本上殿。紂王耽于玩樂,此時見如此多的奏本,當下看得頭大,便想早早結束早朝。那商容見他模樣,便知他所想,當下上前進言。這邊君臣正在商討國事,卻有侍衛前來稟告,說是宮門外有一道長,自稱終南山練氣士云中子,言有機密要事相奏,特來稟報。

那紂王此時正為這紛雜的國事頭疼,聽到之後,馬上來了精神,著那侍衛將云中子請進殿中。那云中子走進大殿,眾人停下議論,朝他望去,只見:

頭帶青紗一字巾,腦後兩帶飄雙葉,額前三點按三光,腦後雙圈分日月。道袍翡翠按陰陽,腰下雙絛王母結。腳登一對踏云鞋,夜晚閑行星斗怯。上山虎伏地埃塵,下海蛟龍行跪接。面如傅粉一般同,脣似丹硃一點血。當真是得道之士也。

那云中子左手攜定花籃。右手執著拂塵。來至殿中。對紂王稽首道:“陛下。貧道稽首了。”

紂王見他不跪下行禮。心下不悅。當下問道:“那道人。今日因何事前來見朕,速速道來。”

云中子上前道:“貧道住在終南山玉柱洞。道號云中子是也。因貧道閑居無事。閑游于朝歌.忽見妖氣貫于王宮。怪氣生于禁闥。道心不缺。善念常隨。貧道特來朝見陛下。除此妖魅耳。”

紂王聞言大笑道:“深宮內苑。防衛緊密。又不是外面地荒野山林。哪里來地妖魅。道長該不會是看錯地吧。”殿下眾大臣聞言也是紛紛取笑。只道這云中子乃是妖言惑眾之輩。

云中子見狀也不生氣。也是笑道:“陛下身懷人皇真龍之氣。那妖魅自然不敢在陛下面前顯露其行。只是若不將此妖魅及早鏟除。恐怕日後必釀成大禍。”

紂王見他言之鑿鑿。當下問道:“既如此。不知道長有何良策。可助朕誅此妖魅?”

云中子聞言揭開花籃,取出松樹削的劍來,拿在手中,對紂王曰:“陛下,貧道此劍名為巨闕,乃是以那老松的枯枝削成,其中妙用無窮,少有人知,雖然沒有凡俗神兵那般氣沖斗牛,然而要除那妖,自是不在話下。”

紂王聞言道頗為驚奇,雖心中不敢盡信,然則還是接了過來,問道:“不知此劍當如何使用,方能將那妖魅誅除?”

云中子道:“陛下只需將其掛在分宮樓,三日內自有分曉。”

紂王隨命傳奉官將寶劍掛到分宮樓去,傳奉官接過寶劍領命而去。紂王又對云中子道:“道長既有這等道術,明于陰陽,能察妖魅,何不離了那終南山,進宮保護朕,官居顯爵,揚名于後世,豈不美哉!何苦甘為淡薄,一身道法埋沒于塵世。”

云中子婉言謝絕道:“蒙陛下不棄,欲使貧道居與官位,然而貧道乃是山野慵懶之夫,不識治國安邦之法,日上三竿堪睡足,裸衣跣足滿山游。”

那紂王不過是隨口一說,見他拒絕也混不在意,當下作罷不提。云中子見四下無事,當下打了個稽首,出了大殿,飄然而去。那紂王與云中子交談良久,已是疲倦不堪,當下退朝,尋那蘇妲己而去,百官見狀,無可奈何,只得退去。

卻說那紂王來至壽仙宮,不見妲己前來迎駕,心中不安,忙問侍女。侍女上前謂君道:“蘇娘娘偶染重病,如今臥床不起,是以不曾前來迎駕。”紂王聞言大驚,急忙來到寢宮查看,只見妲己面似金枝,脣如白紙,昏昏慘慘,氣息微茫,懨懨若絕。當下驚道:“美人兒,早上分別之時尚且無事,如今緣何遭此大難?”

妲己聞言道:“臣妾午時不見大王前來用膳,心中擔憂,故前去迎駕,不想行至分宮樓前,猛抬頭見一寶劍高懸,不覺驚出一身冷汗,竟得此危症。想來是臣妾福薄,不能侍候陛下左右,待臣妾死後,請陛下莫要悲傷,保重龍體要緊。”

紂王聞言大怒,喝道:“妖道害人不淺,來人,去將分宮樓前木劍取下燒了,再派人去捉拿那妖道。”當下又安慰蘇妲己道:“今晨有一妖道前來,謂朕道宮中有妖魅作祟,朕一時不察,被妖道所惑,害美人兒受驚了。”

那蘇妲己聞言,知道定是自己沐浴之時,妖氣散露被人察覺,當下取來紅線將那多寶道人所賜玉符系于脖頸之上,自此不敢再令其離身。

上篇:正文 第十二章 觸電!那一瞥的風情     下篇:正文 第十四章 丹心碧血諫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