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四章 丹心碧血諫朝堂  
   
正文 第十四章 丹心碧血諫朝堂

多寶道人此時正與那蘇瑾坐在後花園之中品茗論道,卻見六耳獼猴袁明站在遠處沖著自己擠眉弄眼,知道是有事情找自己,當下對那蘇瑾歉意的笑了笑,起身出了後花園。那蘇瑾微微點頭,以示諒解。

出得門來,來到那六耳獼猴身前,六耳獼猴上前來道:“師尊吩咐弟子與高明,高覺二人監視殷商動態,日前發現那太師聞仲被人羈絆在北海,弟子特來稟告。”

多寶道人聞言眉頭一皺,問道:“以那聞仲之才能,如何會被那袁福通羈絆在北海?難道其中還有什麼隱情?爾等可有什麼發現,或是不同尋常之事?”

那六耳獼猴聞言道:“確實如此,弟子等人發現,那袁福通背後好像是有修士支持,只不過那幾個修士平日深居簡出,又不曾直接出手,弟子等尚未知曉他們跟腳。”

多寶道人點點頭,上前道:“即是如此,你且回去繼續監視,如今大劫將起,就不要再閉關了。”袁明聞言點點頭退了下去,多寶道人想了一下,如今尚有余力插手人間之事的恐怕只有西方教了。太上老君只有玄都**師一個弟子,將來大劫無論誰獲勝,都不能威脅到他這個人教教主,如今是穩坐釣魚台,元始天尊將來是要支持西岐的,想必也不會橫生枝節,截教的事情大多是自己出手處理,女媧娘娘不立大教,手下也沒有幾個弟子,雖然可以使動那些洪荒大妖,不過大劫躲還躲不及,如何會輕易摻合進來。唯獨那西方教,只有東方道門內訌的足夠慘烈,才越有利于西方教大興。

多寶道人想到這里暗暗冷笑一聲,心道:你西方教果然是好算計,一面借女媧娘娘之手,霍亂殷商朝政,挑起大劫,一面暗中扶持自己的勢力,意圖將手伸到東方,哼,雖然西方教兩位聖人完全有能力護住寥寥幾個弟子,不過你只不過寥寥幾人,如今妄自摻和進大劫中來,等到你分身乏術之時,貧道自會叫你好看。

且說那云中子出了殷商王宮不久,便感應到自己所煉巨闕劍已遭焚毀,暗歎一聲,他本不願看到將來人間刀兵再起,黎民受苦,只是如今看來,乃是天數所致,不是常人能夠阻止的。然則既然自己碰上,便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于是便于當夜在那司天台太師杜元銑的照牆之上留下二十四字,飄然而去。

次日太師杜元銑回朝之時,見到府門口眾人圍觀,不明所以,派下人上前觀看,才知道有人留詩于牆上,上前觀看,卻不明其中之意,想來是昨日那道人所留,當下讓人洗了。他日觀星象,也是察覺最近宮中有妖氣顯露,只是那妖氣一閃而沒,自己雖精于星象,卻無絲毫法力,如今看來確有其事,當下連夜修成疏章,准備次日呈上。

由于紂王如今不理朝政,是以奏章多有朝中大臣輪流批複,那太師杜元銑次日來到文書房,見是那首相商容當值,當下大喜,上前見禮之後,將那奏章呈上,並將自己的發現也一並告知了商容。商容聞言也是神色凝重,當下帶著太師杜元銑往內廷見駕而去。二人一路過龍德殿、顯慶殿、嘉善殿,再過分宮樓。來至那壽仙宮前,被奉禦官所阻。那奉禦官本不欲為二人通報,然則拗不過他們只得前去稟告。那紂王雖是對著商容不是很待見,然則也是知道殷商如今少了他不行,當下只得傳見二人。

那商容與杜元銑二人進入壽仙宮,杜元銑將奏章呈上。那紂王拿過來看過之後,心中暗暗點頭,只是見他又提到那云中子獻劍除妖之事,心中不悅,當下問那妲己該如何處置。想這紂王當真是昏庸到家了,朝中之事竟然要與那妲己商議。妲己本就對那云中子之事心有余悸,害怕他深夜潛入宮中結果了自己,如今聞聽此言,當下怒不可解。于是對紂王指責那杜元銑與云中子蛇鼠一窩,並言此妖言惑眾之輩當斬。此時紂王對這妲己是百依百順,言聽計從,當下也不思量,便自傳下旨意,道:“把杜元銑梟首示眾,以戒妖言!”

此時那商容與杜元銑正在等著紂王批複,卻見一對如狼似虎的兵士前來,將那杜元銑拿下。商容剛欲上前勸諫,也被那紂王趕出了王宮。卻說那杜元銑被一眾兵士押著出了午門,見一位大夫,身穿大紅袍,迎面而來,正是梅伯也。梅伯見狀,剛欲上前詢問,卻見首相商容一臉不爽的自宮內走出,當下上前問道:“請問丞相,杜太師有何罪犯君,竟然獲罪?”商容上前將此事前因後果講了一遍,自己與杜太師如何進宮勸諫紂王,紂王如何對待此事,那蘇娘娘又如何言語的,以及最後紂王的決定。那梅伯本就是性情耿直之輩,如今聞那紂王不但將國家大事視同兒戲,問詢于一介婦人,如今竟然無緣無故的處死朝中大臣,當下被氣得三尸神暴跳,七竅內生煙。當下喝住兩邊兵士,與商容進宮面聖去了。

這梅伯本就性情剛直。如今又是在氣頭上。如何還能好生相勸。進入壽仙宮之中。見到紂王。厲聲奏道:“臣聞堯王治天下。應天而順人;言聽于文官。計從于武將。一日一朝。共談安民治國之道;去讒遠色。共樂太平。今陛下半載不朝。樂于深宮。朝朝飲宴。夜夜歡娛。不理朝政。不容諫章。杜元銑乃治世之忠良。陛下若斬元銑而廢先王之大臣。聽豔妃之言。有傷國家之梁棟。臣願主公赦杜元銑毫末之生。使文武仰聖君之大德。”

紂王聞言大怒。喝道:“梅伯與杜元銑結交朋黨。私闖內廷。不分內外。本當與杜元銑一並斬首。念其為國事操勞半生。免其死罪。削上大夫之職。永不序用!”

梅伯聞言厲聲大罵道:“昏君聽信妲己之言。失君臣之義。今斬杜元銑。豈是斬杜元銑一人。實乃是斬朝歌萬民!今罷梅伯之職。何足道哉!只是不忍成湯數百年基業喪于昏君之手!今聞太師北征。朝綱無統。百事混淆。昏君聽信讒佞之臣。左右蔽惑。與妲己在深宮。日夜荒淫。眼見天下變亂。臣黃泉之下無顏面見先帝也!”

紂王大怒。剛欲讓武士上前將其拿下擊殺。卻聽旁邊妲己言道:“陛下。如此讓此人死了。豈不是便宜了他。臣妾倒知道一個法子。可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可以此來震懾屑小。”

那紂王聞言道:“哦。即有此法。美人快快道來。”

妲己道:“可以赤銅打造一個高約二丈。圓八尺。上、中、下用三火門。如銅柱一般地物事。里邊用炭火燒紅。將這些個妖言惑眾、利口侮君、不尊法度、無事妄生諫章、與諸般違法者。脫去衣服。用鐵索綁在銅柱之上。炮烙其四肢筋骨。不過片刻。便煙盡骨消。盡成灰燼。此刑名曰‘炮烙’”那梅伯在下面聽了。厲聲喝罵妲己惡毒。

那紂王卻聞言大喜道:“此法甚妙,美人當真是冰雪聰明。”當下命人傳旨將杜元銑斬首示眾,又將梅伯收押,以待這炮烙之刑造好。那首相商容在一旁見這紂王昏庸至斯,一時之間心灰意冷,當下跪伏于地,辭官歸隱。那紂王早就看他不順眼,整天介礙手礙腳的,聞他辭官,當下便准奏。

不多時,百官就都知道了首相商容致政榮歸,紛紛前來相送。黃飛虎、比干、微子、箕子、微子啟、微子衍各官,俱都在十里長亭餞別。百官無不酒淚而別,辭別之後,商容上馬離去,眾人這才回轉朝歌。

如此三日之後,炮烙造好,紂王臨朝,鍾鼓齊鳴,文武百官俱都來到朝堂大殿之上。眾人見殿東新設二十根大銅柱,不知此物做什麼用的。就在此時,紂王命人將那梅伯押上殿來,那梅伯見大殿旁所立的黃橙橙的銅柱,當下是嚇的雙股戰戰。轉身對著紂王大罵道:“昏君!梅伯死不足惜,只是我官居上大夫,三朝舊臣,今日又何罪,竟要遭此酷刑?只是可憐成湯天下,如今要喪于你這昏君之手!不知你以後如何有面目面去見你的先祖。”

紂王聞言大怒,令人將梅伯的衣物脫去,又用鎖鏈,綁住他的手腳,將他拖到銅柱之上,一時之間梅伯便在這九間殿上被烙得皮膚筋骨,臭不可聞。那梅伯淒聲慘叫,聞者無不落淚,不多時便大叫一聲,氣絕身亡,就連那尸體也在片刻之後化為灰燼。可憐一代忠臣,為殷商大業奔波一生,卻落得個尸骨無存的悲慘下場。

朝中百官對于紂王的做法紛紛心寒不已,又攝于其淫威,不敢多言,退朝之後,紛紛退去。只是此事卻是觸怒了宮中的另一個人,此人便是那紂王原配,後宮之首的姜皇後。她聞聽此事後怒道:“妲己這賤人,造砲烙之刑,殘害梅伯,蠱惑聖聰,引誘人君,肆意妄為。今日本宮便代陛下教訓教訓這個賤人。”當下命人准備鑾駕,往那壽仙宮而去。

上篇:正文 第十三章 美人妖嬈不思朝     下篇:正文 第十五章 風雨飄搖夢未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