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九章 忍辱負重脫劫難  
   
正文 第十九章 忍辱負重脫劫難

次日一大早,殷商朝中文武官員驚奇的發現已是多日不上朝堂的紂王,竟然在王後蘇妲己的陪同下早早的來到了朝堂,堂下眾人有的歡欣鼓舞,認為紂王痛改前非,成湯江山複興有望,有的冷眼旁觀,默然不語。便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紂王對身旁的妲己道:“美人兒,你說要送給朕的禮物呢,如今朕依約來上早朝,卻不見美人兒的禮物蹤影,該不會是戲耍朕的吧,拿不出來,朕可要好好罰你呦。”紂王說完旁若無人的哈哈大笑起來。

那蘇妲己聞言,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道:“人家好怕呀。”言罷也是嬌笑起來。

殿下文武大臣們見他們二人竟然在朝堂之上肆意的調笑,而且聽他們言語之所以還來上早朝,還是因為打賭,剛剛一顆火熱的心又變得冰涼。如此將朝中大事視同兒戲,殷商江山還談什麼複興,一些心思活絡的人也開始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便在此時,見那蘇妲己沖著旁邊的奉禦官點了點頭,紂王見狀知道正戲來了,心中興奮不已。就見奉禦官起身喊道:“大王宣申公豹申道長覲見。”

便在此時,就見一個小太監領著一個豐神俊朗,仙風道骨的年輕道人來到大殿之上。紂王見他模樣頗為嫉妒,自己雖然也曾經瀟灑過,一派帝王之象,但是經過這些年的酒色煎熬,早就面容枯槁,活像半個老頭子。這時就聽妲己在一旁道:“陛下,臣妾因日前見那琵琶精之事,驚嚇大王,特意命人自山中請來這位仙長,不要看仙長看起來很年輕,卻是早有千歲壽誕,道法神通精深無比,有他護佑大王,臣妾就不用擔驚受怕了。”

那紂王被蘇妲己的一陣花言巧語講的迷迷糊糊,當下也不管眾文武大臣反應,開口道:“這位仙長即是美人兒引薦,必是神通廣大,如此,便先屈就國師之位吧。”眾人問言一陣錯愕,國師之位等同于太師,乃是三公之一,權利雖然不明確,但也是極大。眾人見紂王初一見面便給這個道人如此高位,而且連考驗一下都沒有,只不過是因為蘇妲己引薦,當下愕然。剛要勸諫,便見紂王和蘇妲己已經是起駕回內廷去了。眾人把申公豹當做是迷惑君王的江湖術士,是以也都不給他好臉色。申公豹見狀,冷笑一聲,暗道:若不是老師吩咐,貧道甯願逍遙于天地之間,誰在乎這個屁的國師。

卻說西伯侯姬昌七年劫難已滿,長子伯邑考見父親尚未歸來,心中焦急,便欲往朝歌迎駕。散宜生言道姬伯災劫既滿,讓他稍安勿躁,誰知伯邑考心意已決,只得陪他一起前去。伯邑考翌日辭別祖母,母親,將朝中之事交托給二弟姬發,帶著散宜生和搜羅的奇珍異寶往朝歌而去。

不久來到朝歌,拜見丞相比干,言自己帶了三樣異寶:七香車,醒酒氈,白面猿猴。七香車乃軒轅皇帝破蚩尤於北海,遺下此車。若人坐上面,不用推引,欲東則東,欲西則西,乃世傳之寶也。醒酒氈,倘人醉酩酊,臥此氈上,不消時刻即醒。自面猿猴雖是畜類,善會叁千小曲,八百大曲,能謳筵前之歌,善為掌上之舞,真如嚦嚦鶯簧,翩翩弱柳。比干帶著伯邑考到摘星樓引見給紂王,紂王憐他孝心可嘉,宣召賜見。

話說這伯邑考長的是豐姿都雅,目秀眉清,唇紅齒白,言語溫柔。那蘇妲己見了心中起了波瀾,騷動不已,遂讓侍女卷起珠簾出來相見。妲己聞聽伯邑考精于音律,便令其彈奏一曲。伯邑考無奈之下,只得遵從,一曲之後只見音韻幽揚,真如戛玉鳴球,萬壑松濤,清婉欲絕。今人塵襟頓爽,恍如身在瑤池鳳闕,而笙簧簫管,檀板謳歌,覺俗氣逼人耳。當真是:此曲祗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便在此時,蘇妲己計上心頭,欲請伯邑考教授音律,借機接近。只是這蘇妲己如何是要學習琴技,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機勾引于他。豈料伯邑考乃是一位真正的謙謙君子,不但不受挑逗,反而是斥責于她。妲己自取其辱,羞憤異常,遂懷恨在心。

翌日伯邑考獻上異寶,紂王又令其撫琴為樂,伯邑考不知深淺,借琴音勸諫紂王,只是紂王粗野,如何能聽出其中內涵,卻被妲己抓個正著,當面斥責伯邑考欺君。紂王大怒,欲將他推入蠆盆,誰知妲己這娘皮當真是陰毒,竟然蠱惑紂王將伯邑考剁碎做成四喜丸子給姬昌吃食,以此考驗姬昌德行。這紂王也不是善類,聽到妲己如此荒唐的提議竟然欣然應是,當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且說那西伯侯姬昌,囚於羑里城,每日閉門待罪,將伏羲八卦,變為八八六十四卦,重為三百八十四爻。內按陰陽消息之機,過天戔度之妙,後為周易。姬昌閑暇無事,悶撫瑤琴一曲,猛然琴中大弦崩斷,姬昌大驚,此為凶兆。當下取金錢占取一課,便知曉了前因後果。姬昌不覺流淚道:“我兒不聽父言,無辜遭此大難,妲己毒婦,竟要令吾自食親子之肉,如之奈何?”

便在此時,使命官到,有旨意傳下。使命官上前來道:陛下見賢侯在羑里久羈,聖心不忍;昨日聖駕幸獵,打得鹿獐之物,做成肉餅,特賜賢侯,故有是命。姬昌跪在案前,強忍著心中的絞痛,揭開膳蓋言,淚水不斷地在眼眶中打轉。

傳命官見姬昌一口一口地將親子之肉食完。暗暗歎道曰:人言姬昌精于先天神數。善曉吉凶;今日見親子肉而不知。連食而甘美。所謂陰陽吉凶。皆是虛語!當下辭別姬昌。回宮複旨去了。且說那西岐大夫散宜生聞聽大公子被殺。姬伯回歸之事又被費仲等人所阻。心中大驚。暗中思量對策。當夜備下明珠。白璧。彩緞。表里。黃金。玉帶。一式二分。一分差太顛送費仲。一分差閎夭送尤渾。費仲。尤渾二人首次厚禮。當下覲見紂王。改口言姬昌仁義。紂王不疑有他。降下赦條。令赦姬昌速離羑里。那姬昌即被免罪。卻不令其回轉西岐。只將他安頓于朝歌之中。

當夜有武成王黃飛虎前來拜會。席中暗示姬昌早日離開朝歌。重返西岐。那姬昌早有此意。只是困于五關所阻。脫身不得。這時只見黃飛虎取出銅符令箭。交與姬昌。姬昌心中感激。不能言語。當夜便帶著門下眾人出了朝歌。往五關而去。

話說姬昌離了朝歌。連夜過了孟津。渡了黃河。過了澠池。前往臨潼關而來不題。且說朝歌城館驛官見姬昌一夜未歸。心下慌忙。急報費大夫府得知。費仲聞言大驚。隨即令人找來尤渾商議。二人無法只得進宮報于紂王。紂王聞言大怒。命殷破敗、雷開點三千飛騎。二人自武成王黃飛虎處領了兵馬。疾馳而去。不多時便將那姬昌等人追上。姬昌見追兵趕來。心中恐慌。便在此時。那正在終南玉柱洞中碧游床上運元神。守離龍。納坎虎地云中子猛地心血來潮。屈指一算。早知吉凶。當下命金霞童子去將那雷震子叫到跟前。傳下兵法。又令其到虎兒崖自尋兵器。

雷震子來到虎兒崖下。只見水聲潺潺。雷鳴隱隱。雷震子觀看。只見稀奇景致。雅韻幽棲。纏檜柏。竹插巔崖。狐兔往來如梭。鹿鶴唳鳴前後。見了些靈芝隱綠草。梅子在青枝。看不盡山中異景。只是卻遍尋不到師傅所說地兵器所在。猛然發下樹蔭之中兩枚仙杏散發仙光。煞是誘人。當即縱身上去取下使用。不料脅下一聲響。長出一對翅膀來。拖在地下。雷震子大驚。趕緊回到洞中找師傅。誰知師傅竟言這對翅膀便是他賜下地異寶。雷震子這雙翅。有風雷之力。左邊扇風。右邊禦雷。當真神奇。云中子又賜與他一條黃金棍。雷震子隨即煽動雙翅。往臨潼關救父而去了。

那西伯侯姬昌正帶著門下眾人一路狂奔。猛然聽到空中一身大喝:“下面地可是西伯侯姬老爺?”西伯侯姬昌聞言抬頭一看。只見一個面如藍靛。發如朱砂。巨口獠牙。眼如銅鈴。背生雙翅地鳥人來到自己面前。當下被嚇得魂不附體。強忍著懼怕上前道:“不才正是姬昌。不知義士。有何見教。”雷震子聞言當下上前行禮。口稱父親。言自己乃是姬昌燕山所收地百子雷震子。姬昌雖然驚奇雷震子怎麼會變成這麼一副怪模樣。知道眼下不是敘舊地時候。這雷震子乃是難得地戰將。又習仙家法術。這些官兵雖也是精銳之師。卻又能如何抵擋。當下退了追兵。一路護送著姬昌往西岐而去。

眾人一路出了五關。終于是有驚無險地回到西岐。只見大將軍南宮適、上大夫散宜生。引了四賢八俊。三十六傑。辛甲、辛免、太顛、閎夭、祁公、尹公、伏于道旁。前來迎接。姬昌下得馬來。忽覺心中一陣絞痛。連吐三口。吐出三個肉餅。那肉餅在地上一滾便成三只白兔。跳到姬昌懷中。姬昌知道此乃是長子伯邑考血肉所化。睹物思人。不由傷心痛哭。其聲悲切。聞者無不落淚。

上篇:正文 第十八章 子牙下山多寶入朝     下篇:正文 第二十章 飛熊入夢訪賢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