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聞仲伐周封神起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聞仲伐周封神起

話說申公豹接到多寶道人的法旨,來到朝歌北門等候,眼見比干捂著胸口,縱馬過來,申公豹從暗中竄出,一個跳劈,結果了比干,將他送入神壇。將來的文曲星就這樣誕生了。自此之後,天下大局的變化,讓人眼花繚亂,這邊太師聞仲剛剛滅了袁福通,回到朝歌要收拾妲己,那邊又反了平靈王,可憐老人家如今成了救火隊員。聞仲老爺子去跟平靈王打擂,姬昌老爺子找了崇侯虎父子對掐,人道是老將出馬,一個頂倆,古人誠不欺我,平靈王被聞仲砍了腦袋,崇侯虎被姬昌摘了首級,自此這盤天下局趨于平和,形成了兩強對峙的局面,只是雙方都沒有撕破臉皮。

不過有紂王和妲己這對攪局的能手,局勢是最終無法平靜下來的,紂王先是調戲自己那同門師弟鎮國武成王黃飛虎的妻子賈氏,使她自殺殉節,又失手摔死了黃飛虎的妹妹黃娘娘,最終將黃家逼反,那邊姬昌也在操勞和對長子伯邑考的內疚中病逝。老朽即死,少壯即位,便不再那麼軟弱,這邊姬發方自接過大印,便自舉起反旗,自立為武王,尊姬昌為文王,認子牙為尚父,定國號為周,封神大劫終于揭開了神秘的戲幕。

大戰開始,只不過殷商朝中此時卻是再無可用大將,只剩下消防大隊長聞仲,可悲可歎。多寶道人此時也沒有了再呆在朝歌的必要,便現身來見聞仲,講明利害,聞仲也是知曉天機之人,親自帶兵往西岐而去,倒是省去了張桂芳等人討伐西岐的戲份,大軍一路過五關,來至西岐城下。

聞仲即在此,那殷商兵馬盡聽調令,如此也方便多寶道人行事,多寶道人只管調兵遣將,聞仲則是負責排兵布陣,帳中眾將雖是好奇老太師為何對這道人言聽計從,但是見聞仲對這道人甚是尊敬,又有國師申公豹在一旁盡心伺候,也是不敢言語。

多寶道人以通天教主賜下的上清玉符,將殷商朝中為官的截教弟子和記名弟子盡數召到帳下,雖然多寶道人執掌截教教務多年,其中仍許多未見過多寶道人。卻說周軍帳下有一將,乃文王殿下姬叔乾也,此人性如烈火,受不了殷商大軍壓境的沉悶氣氛,當下請戰,姬發等人也想借機探一下殷商大軍虛實,便點頭同意。

聞仲營中有人見到周軍有將搦戰,來問多寶道人,多寶道人當下道:“派張桂芳麾下風林去吧。”眾將大驚,那風林雖是身懷異術,但對于帳中眾人來說不過是小人物,便是帳中眾人也不一定就都認識他,這道人明顯與風林素不相識,盡然能叫上名來,而且顯然還不止這些,當下不知是該贊歎他神通廣大,還是埋怨聞太師胡鬧。眾人無奈,只得跟著戲碼繼續看下去。

此時風林來到帳中,只見此人面如藍靛,發似朱砂,獠牙生上下,好生一副凶惡的模樣。聞仲將令箭交與風林令其出戰姬叔乾,這文王殿下姬叔乾雖然不識道術,然則卻是一位難得的猛將,一身精妙槍法舞出,讓人看的眼花繚亂,罩定周身,潑水不進。反觀這風林使一對狼牙棒,雖然也是威猛異常,然而所謂一寸長,一寸強,若是對付一般庸將尚可建功,對上象姬叔乾這般的武藝高強的良將,卻是先天上便吃了虧。雙方苦斗三十回合,風林一個抵擋不住,被姬叔乾抓住時機,一槍紮在腿上。風林大驚,格擋開姬叔乾的長槍,轉身逃往大營。姬叔乾見敵將逃走,他初次出戰,本就想博一個大大的彩頭,好讓別人不敢再以自己文王殿下的身份才高看自己。當下不疑有他,也是慌忙撥馬便追。風林見姬叔乾在追來,不驚反喜,他身懷左道秘術,見姬叔乾上當,當下祭將出來。只見風林口中念念有詞,張口吐出一道黑煙,就見那黑煙見風便長,眨眼間化為一張大網,內現一粒紅珠;有碗口大小,望姬叔乾劈面打來。姬叔乾全無防備,躲閃不及,可憐姬殿下乃文王第十二子,被此珠打下馬來。風林勒回馬,上前一棒將其打死,梟了首級,回營報功而去。

那風林提著姬叔乾的首級回到大營,來主帥帳中複旨,眾人見他果然是一戰而下,大出帳中之人的意料,不由對多寶道人的眼光感到欽佩,再無懷疑,自此主帥用心,將士用命,氣勢一時無兩。而那周營之中的武王姬發和丞相姜子牙,聞聽殿下身死,心中黯然。武王姬發是因為兄弟身死傷心,而姜子牙則是因為戰事不順傷神。

商軍初戰完勝,氣勢如虹,多寶道人見軍心可用,次日一早便請太師聞仲發下令箭,派人前往周營討戰。只不過那風林于日前受傷,雖說是不甚嚴重,但是此時商軍營中大將云集,自然不會再差遣一傷兵出戰,令其安心養傷,派青龍關主將張桂芳出戰。那風林初戰告捷,此時正自亢奮不已,聞聽主將不派自己出戰,雖心中不悅,也只得遵從軍令。那張桂芳拍馬出營,來到周營前叫陣,周軍門前小卒,趕緊報與丞相知道,姜子牙思量初戰不利,若此時再避戰不出,對于周軍的士氣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當下只得聚齊眾將,硬著頭皮出營。此時的姜子牙尚未得到本門的全力支持,沒什麼神仙手段,是以對商軍布置一無所知。

眾人出得轅門,只見一個銀盔素鎧,白馬銀槍的大將端坐馬上。只見他頂上銀盔排鳳翅,連環鎧素似秋霜;白袍暗現團龍滾,腰束羊脂八寶鑲。護心鏡射光明顯,四棱锏掛馬鞍旁;銀鬃馬走龍出海,倒提安邦白枰槍。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眾人見他模樣,暗道一聲不凡,卻無人能道出其跟腳。眾人躊躇之見,有那黃飛虎上前道:“稟丞相,此人乃是青龍關主將張桂芳,身懷左道旁門之術,但凡與人交戰,只要大喝一聲:某某,還不下馬,更待何時?那人必定中招,是以與其交戰,不可令其知曉姓名。”眾人聞言嗤之以鼻,心道:豈有此理,哪有叫名便下馬的?若這等我們百員將官,只消叫百十聲,便都拿盡?再說將士出戰,便是為了于馬上博一場功名,若是不通姓名,如何能令天下人知曉?當下也是混不在意。那黃飛虎見狀雖是內心暗急,只不過他新近歸附,也不敢過分得罪眾人。

張桂芳正在周營轅門前喝罵,見周軍人馬出營,隊伍齊整,紀法森嚴,左右有雄壯之威,前後有進退之法。大纛之下一人坐青骔馬,一身道服,落腮銀須,手提雌雄寶劍。魚尾金冠鶴氅。絲絛雙結乾坤。雌雄寶劍手中拎,八卦仙衣內中襯,端的一派仙風道骨。知道此人便是姜子牙了,當下拍馬上前道:“姜尚!你原為商臣,曾受恩祿;為何又背而助姬發作惡?又納叛臣黃飛虎,複施詭計,說晁田降周。惡大罪深,縱死莫贖。吾今奉詔征討,速宜下馬受縛,以正欺君叛國之罪。倘敢抗拒天兵,只待踏平西土,玉石俱焚,那時悔之晚矣。”

姜子牙聞言笑道:“公言差矣!豈不聞‘賢臣擇主而仕。良禽相木而棲’。天下諸侯盡反。又豈在西岐一家!料公一忠臣。也不能輔紂王之稔惡。吾君臣守法奉公。謹修臣節。今日提兵。侵犯西土。乃是公來欺我。非我欺足下。倘或失利。遺笑他人。深為可惜。不如依吾拙諫。請公回兵。此為上策。毋得自取禍端。以遺伊戚。”

張桂芳聞言大怒。也不廢話。拍馬挺槍來取姜子牙。旁邊南宮適見狀。忙上前將張桂芳攔了下來。二人刀來槍往。一番惡戰。那張桂芳乃是殷商邊關大將。豈是南宮適能比。漸漸地落了下風。一旁地黃飛虎新近歸附。不曾有絲毫建樹。卻竊據高位。心下惶恐。見此時危機。忙瞄向丞相姜子牙。姜子牙見狀點點頭。黃飛虎隨即派帳下大將周紀上前助戰南宮適。那邊風林見自己將軍遭人圍攻。當下大驚。縱馬插入戰圈。四人俱是武藝不凡。一場大戰。不分勝負。

張桂芳出戰時間已久。漸漸感覺體力不支。心下大急。縱馬大喝一聲:“周紀。還不下馬。更待何時?”那南宮適為人謹慎。聽了那黃飛虎之言。不敢通名。不過張桂芳卻識得那黃飛虎帳下地周紀。當下一聲大喝。將他喊下馬來。一旁南宮適見狀大驚。他雖是相信黃飛虎不是妄言之人。但如今親眼見此奇術。也是大驚失色。感覺匪夷所思。戰場之上哪容得他有半點疏忽。南宮適這一愣神。被旁邊風林瞅見空當。祭出法寶。也是打下馬來。有旁邊軍士上前將南宮適。周紀二人綁了。拿進轅門。子牙見折了二將。只得收兵進城。

張桂芳和風林帶著俘獲地兩個西周大將來到帥帳。問如何處置。聞仲本欲先行將二人收押。豈料多寶道人在一旁道:“太師莫不是指望二人還會歸商不成。這等降將關押起來不過是徒費錢糧。不若推出轅門砍了。令其應劫。”聞仲聞言。雖然想到殺浮不詳。但見帳中之人皆是贊同。又不敢抹多寶道人面子。只得答應。帳中諸將皆是好勇斗狠之輩。見慣了鮮血。是以皆是不反對。多寶道人這個決定卻是大有深意。他令那些注定要被拋棄地弟子雙手沾血。將殺劫往少數人身上集中。以此減少將來截教弟子損失。當下命風林出去將二人砍了。首級掛在轅門不提。

~~~~~~~~~~~~~~~~~~~~~~~~~~~~~~~~~~~~~~~~~~~~~~~~~~~~~~~~~~~~~~~~~~~~~~~~~~~

厚顏推薦洋蔥娃妹妹地《異界之召喚師修仙轉》書號1359237看書名就知道很另類了。玄幻+修仙。好不好我說了不算。大家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上篇:正文 第二十章 飛熊入夢訪賢臣     下篇:正文 第二十二章 金鍾響起眾仙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