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赤子之心無人知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赤子之心無人知

第二日一大早,廣成子便來到商軍轅門前叫陣,點名要見太子殷郊,此時商軍眾將正在營帳之中招待申公豹請來的截教十天君和羅宣師徒。聽聞外面有人要見自己,殷郊暗罵一聲不知死活,便自出了帥帳。來到轅門前,見竟是老師廣成子,趕緊在馬上行禮道:“弟子不知老師前來,恕弟子甲胄在身,不能全禮。”

廣成子怒道:“畜生!不記得山前講過的話了嗎?為何你今日改了念頭?"

殷郊聞言泣聲道:“老師在上,聽弟子所陳。弟子回山複命,中途遇著申公豹申師兄,又收了溫良、馬善,說弟子保紂伐周。言我父早已痛改前非,思及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我父先前過錯,皆是受奸人所惑,如今弟子神通即成,待平定西周,便回朝誅殺逆賊,明我父耳目,扶大廈于即倒,救黎民于水火,且弟子血肉之軀,如何與草木般無情,今令我伐父,有違天理。”

廣成子道:“殷紂殘虐不仁,肆行無道,因得罪于天下,徒兒怎敢有違於天命。周代商興,此乃天數。你有違天數,可曾記得發下誓言?"

殷郊道:"弟子知道,就算受了此厄,死也甘心。"廣成子聞言大怒,大喝一聲,仗劍來取。殷郊用雌雄劍架住道:"老師好沒道理,你為姜子牙與弟子變顏,實系偏心。倘一時失體,不好看相。且老師所謂天道人道,難道俱是矯強?"

廣成子又一劍劈來,殷郊急得滿面通紅道:"你既無情待我,偏執己見,欲壞弟子性命,弟子也顧不得了!"乃發手還一戟來。師徒二人,戰未及四五合,殷郊祭起番天印打來;廣成子大驚,架起縱地金光法,逃回西岐。

廣成子逃回西岐,眾人見他面色灰白,氣急敗壞的樣子,不敢多言。須臾廣成子來到燃燈道人面前,道:“燃燈老師,我知你素有謀略,不知可為弟子謀下一策,誅此逆徒。”燃燈道人聞言,心道反正是你師徒的事,死一個少一個,當下開口道:“道兄那番天印著實利害,除非再取了玄都離地焰光旗,西方取了青蓮寶色旗,天庭取了素色云界旗,如今止有玉虛杏黃旗,殷郊如何伏得他?必先去取了此旗方可。"廣成子聞言,頗感為難,不過想到自己如今被弟子搞得如此狼狽,若不能誅此逆徒,恐遭三界恥笑,當下應下此事,又托南極仙翁前往天庭,卻不知寶旗好借,因果難還,自此欠下西方教大因果。廣成子此時嗔怒塞心,尤不自知。

寶旗即已借來,當下眾人定計,文殊廣法天尊,持青蓮寶色旗,往西岐山震地駐紮。姜子牙用離地焰光旗,在岐山離地駐劄。中央戊己杏黃旗,乃燃燈道人鎮守。西方聚仙旗,則有武王親自駐紮。那文殊廣法天尊不知是天數使然,還是純屬巧合,正好持那青蓮寶色旗,奇哉怪也。

當日晚間,命黃飛虎父子率兵前去商軍中劫營,聞仲等人大怒,多寶道人示意聞仲派殷郊和張山李錦前去迎擊,那殷郊因接連獲勝,且日間連自己那平日里高深莫測的師傅都不能抵擋自己的番天印,漸漸的變得有些好大喜功,不理張山等人提醒,一味強追,終于是陷入了西岐埋伏。楊戩,龍須虎等人忽然一擁而上,張山和李錦在亂軍中被斬殺,殷郊慌不擇路,沖進了姜子牙等人的戰陣,只見文殊廣法天尊手中青蓮寶色旗招展,白氣懸空,金光萬道,現一粒舍利子。姜子牙手中離地焰光旗,星焰點點,仙氣升騰,燃燈道人手中戊己杏黃旗,上有萬朵金蓮現出,武王姬發手中素色云界旗氤氳遍地,一派異香籠罩上面,只有北方無人防守,當下殷郊不疑有他,催馬向北而走,四面追趕他;將殷郊趕得無路可投,往前行山徑越窄。只得祭起番天印打去,只見一聲響,將山打出一條路來。殷郊剛自松一口氣,只聽得一聲炮響,四周俱是周兵,兩山頭卷下山來;後面又有燃燈道人趕了過來。殷郊見狀大急,忙借土遁往上就走。殷郊的頭,方冒出山尖,燃燈道人便用手一合,二山頭一擠,將殷郊的身子,夾在山內,頭在山外。

那廣成子推犁上山,想起與這弟子相處的點點滴滴,不忍出手,姜子牙只得命龍須虎出手,只見龍須虎犁了殷郊,殷郊一道真靈,往封神台來,廣成子不忍再看,掩面回山而去。那殷郊一腔怨氣,無處發泄,化作陰風一路往朝歌而來,紂王正與妲己等人飲酒作樂,忽然感到頭腦昏沉,見一人渾身浴血,跪在自己面前,泣道:“父王!孩兒殷郊為國而受犁鋤之厄。父王可修仁政,不失成湯天下;當任用賢相,速拜元戎,以任內外大事。不然,姜尚不久便欲東行,那時悔之晚矣。孩兒還欲訴奏,恐封神台不納,孩兒去也!"未幾紂王醒來,只當是笑話說與妲己等人聽,可憐一顆赤子之心化作了他人笑料。

商軍營中聞仲等人聞聽,太子殷郊慘死,大將張山李錦被誅殺,當下大驚,那張山李錦死了不要緊,可是那殷郊在眾人眼中乃是殷商的希望,如今驚聞噩耗,便是太師聞仲這樣堅強的人,也是雙眼通紅,恨不得提起金鞭親自出去沖殺。只不過他也清楚自己身為主帥不能意氣用事,而且調用何人也不是自己一人可以決定的,大多數時候還要看自己那位師門長輩的意思,畢竟對于殷商來說,自己身為仙道中人,截教的事業要來的更為重要,雖然自己有時候看起來有些愚忠,但自己能做到殷商太師這個位置上,卻也絕對不是不識天數的笨蛋。當下強作精神揚聲道:“太子之仇,不可不報,只不過我軍新敗,銳氣已失,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應對,還請各位暢所欲言。”說是征求眾人意見,卻把目光投到那多寶道人的身上。

眾人此時早已是知曉了這帥帳之中地潛規則。雖說因那神秘道人出戰以來多有損兵折將。但也多有斬獲。而且此人明顯輩分奇高。單看眾位奇人異士對他地態度。便能窺地一斑。當下便都等著他開口。多寶道人見狀也不再故作深沉。上前開口道:“如今我軍中缺乏能沖殺地猛將。周軍又是氣勢正勝。接下來便斗陣吧。貧道師門多擅長陣法之道。三界無人可望項背。這點還是有些自信地。秦師弟。我看接下來便有你帶著眾位師弟妹門前去迎戰吧。”這最後一句話卻是對著那十天君中地秦天君說地。截教十天君只不過是截教記名弟子。而多寶道人地位卻是僅在通天教主之下。而且對自己等人有代師授業之情。是以他們對多寶道人甚是尊敬。聞聽多寶道人之言。欣然領命。

次日一早商軍營里。炮聲一響。布開陣勢;聞太師乘黑,既然重生了,人也就不是人了。賺錢、泡妞、裝B、耍酷,實在是太小兒科了,整就整點不是人干的事兒!且看艾三兒如何演繹《重生之大有作為》書號:1339428

上篇:正文 第二十七章 性多疑燃燈離心     下篇:正文 第二十九章 陣中凶險豈等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