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陣中凶險豈等閑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陣中凶險豈等閑

多寶道人聽到秦天君發問,知道他們一定是對于自己此時召喚感到疑惑,當下也就開口道:“此次貧道相招,卻是有幾件要事要交代幾位師弟和師妹。想來幾位尚不知曉,此次的人皇之爭恰逢封神大劫,三界中人大多牽扯其中,比之那龍漢初劫和巫妖大劫也是不遑多讓,對于我截教來說,甚至猶有過之。只因三教弟子千萬年不斬三尸,闡教弟子更是身犯紅塵之厄,沾惹殺劫在身。故有封神之事,道門以下,以根行因果而論,成仙神人三道,根行深者,成其仙道;根行稍次,成其神道;根行淺薄,成其人道,仍隨輪回之劫。三教弟子,各憑深淺厚薄,彼此緣分,是以神有尊卑,死有先後。是以封神榜不滿,大劫不止。”那秦天君等人初次聞聽這等天地秘辛,龍漢初劫幾人不曾經曆,但那巫妖大劫卻是有所了解,幾人聞聽多寶道人之言,當下是面色慘白,秦天君強自打起精神,上前問道:“那不知掌教老師和大師兄打算如何應對?”

“依老師的意思,是要令眾弟子緊閉洞府,靜頌黃庭的,不過在貧道看來,大劫之下,三界中哪還有淨土,與其逃避,不如下山來爭那一線生機。”多寶道人答道。

秦天君聞言點點頭,道:“不錯,想來便是我等不去找別人,別人也會來找我等,倒不如放手一拼,不知大師兄有何吩咐?”

多寶道人暗中點頭,心道這秦天君也算是識天時之人,只不過卻是太倒黴了。當下道:“說起來也不算光明磊落,貧道欲讓弟子門潛入眾位陣中,伺機將那些個前來破陣之人送上封神榜,我截教人數眾多,恐怕會遭人算計,是以出此下策,不知幾位意下如何?”

十天君雖說覺得此計的確是不甚光明,不過也俱不是迂腐之人,死道友,總比死貧道要來的劃算,當下點頭答應,那秦天君拿出幾枚玉符交與多寶道人,這樣可保幾人在陣中暢通無阻。多寶道人接過玉符,又對他們道:“我觀幾位師弟陣法頗和陰陽八卦之道,不弱幾位就此利用這幾天演習一下,以防被各個擊破。”幾人聞言眼中一亮,見多寶道人再無其他交代,便急匆匆的去演示陣法了。多寶道人將玉符交給幾位弟子,又將那鎮天印拿出來交給申公豹,也令他們去養精蓄銳。但是由于那姚天君的落魄陣須得三日才見效用,是以那十天君便直接在兩軍陣前擺開陣勢演示,也給了西岐方面管中窺豹的機會。

見過之後,西岐這邊卻是沒這麼從容,想那通天教主自誅仙劍陣之中領悟多個小陣,賜予門下弟子,雖說是小陣,但那是對于聖人來說的,而闡教眾人除去云中子那個怪人大多不熟悉陣法,是以眾人都是不敢打保票。眾人皆不言語,姜子牙暗自著急,當下對燃燈道人道:“燃燈老師,不知您有何妙計?”燃燈在眾人之中輩分最高,又剛剛幫廣成子滅了殷郊,是以眾人皆以他馬首是瞻。燃燈道人此時也是很有成就感,隨即開口道:“不弱聚齊我闡教修士,十陣俱進,使其相互不能呼應,分而破之。”眾人聞言皆道此計甚妙,派人前去請人不提。

姜子牙則是派人搭建蘆篷,次日,闡教十二金仙,除了已到的文殊廣法天尊和普賢真人盡數到來,尚有闡教散人鄧華,蕭臻,喬坤,蕭升,曹寶,三代中則是來了雷震子以及曾經送糧的韓毒龍與薛惡虎。外加楊戩,黃天化,龍須虎,身懷人皇之氣的武王姬發皆可破陣。燃燈當下令文殊,慈航與鄧華,去破秦天君天絕陣,俱留孫與韓毒龍去破趙天君地烈陣,令前去西昆侖借的定風珠的靈寶**師會同中途收得的方弼、方相前去破董天君的風吼陣,命普賢與薛惡虎前去破袁天君的寒冰陣,命廣成子與蕭臻去破金光聖母的金光陣,命太乙真人與喬坤前去破孫天君的化血陣,命赤精子持陰陽鏡去破姚天君落魄陣,武王,雷震子,楊戩去破紅沙陣,命黃龍真人與玉鼎真人去破白天君的烈焰陣,清虛道德天尊與蕭升,曹寶去破王天君的紅水陣。如此只待二日後就來破陣。

卻不知那姚天君早已在那落魄陣中做法,只見落魄陣中法台之上,設一香案,台上紮一草人,草人身上寫姜尚的名字;草人頭上點三盞燈,足下點七盞燈,上三盞名為催魂燈,下點七盞名為捉魂燈,姚天君披發仗劍,步罡念決,于台前發符用印,于空中一日拜三次;連拜了三日,就把子牙拜的顛三倒四,坐臥不安。那赤精子在惻,見姜子牙或驚或怪,無策無謀,容貌比前大不相,他經精善魂魄之術,知道姜子牙必是中了此術,只不過卻不知該如何下手,眼看比陣之期已到,眾人忙來探望,卻見姜子牙僅剩的一魂一魄直往封神台飄去,只不過那柏鑒卻是不敢將他收了,又自往昆侖山而去,那赤精子跟著姜子牙之魂魄一路來到玉虛宮,聽南極仙翁講說,知道乃是那姚天君所為,當下護著姜子牙殘魂,往八景宮借太極圖破陣。待赤精子歸來,已是正午時分,眾人正等得焦急,見他歸來,當下一起破陣。

闡教的安排無疑是很有針對性的,而且碰到燃燈道人這個陰險無恥的貨色,在他的安排下,以最惡毒的破陣方式前來破陣,本來那十天君應該死的很慘的,而結果也正是這樣,但是闡教所付出的代價卻大大超出了燃燈道人的預料,這就是多寶道人布局的功勞了。

眾人按照事先安排的人選前來破陣,不出所料的那鄧華,蕭臻,喬坤,蕭升,曹寶,方弼、方相,韓毒龍與薛惡虎俱是在第一輪中被十天君所殺,上了封神榜,事情也順著燃燈道人的想法順利的通過這祭陣地方法將陣中的煞氣破除,使得十絕陣的威力瞬間下降了三成。眾人上前正忙著摘取勝利的果實,俱留孫斬趙天君,破地烈陣,太乙真人斬孫天君,破化血陣,普賢斬袁天君,破寒冰陣,玉鼎真人斬白天君,破烈焰陣,楊戩等人破紅沙陣,斬張天君,便在此時意外發生了。那文殊,慈航剛自斬殺秦天君,心神松懈,慈航道人忽覺背後一陣惡風襲來,來不及躲閃,忙將羊脂玉淨瓶頂在頭頂,本想阻上一阻那來襲之物,誰知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羊脂玉淨瓶與慈航道人的腦袋幾乎是同時化成了碎片,一道真靈往封神榜飄去。文殊只見一方大印一閃而沒,下意識的喝道:“廣成子,你敢?”那金光陣中廣成子也剛自誅殺了金光聖母,走出金光陣,便見文殊挾著慈航道人的尸體沖到了自己的面前,惡狠狠的盯著自己。

就在廣成子不明所以之時,又聽到一聲慘叫,接著眾人看到靈寶**師的尸體自風吼陣中飛出,手中還自提著那董天君血淋淋的腦袋,這時清虛道德天君也剛自破了紅水陣出來,下意識的接過靈寶**師的身體,早已是氣息全無。眾人驚呆了,相處了幾萬年的師兄弟眨眼間陰陽兩隔,此時卻聽到赤精子的呼聲:“番天印。”廣成子一馬當先,眾人趕到落魄陣中,只見赤精子委頓于地,頭上頂著自八景宮之中借來的太極圖,面色慘白,清虛道德天尊上前看了看,松了一口氣,只不過是法力耗盡。此時那姚天君死在法台之上,赤精子手中提著裝有姜子牙二魂六魄的葫蘆,恐懼的盯著廣成子。

一切發生在轉瞬之間。戰陣之上寂靜地可怕。只剩下眾人沉重地呼吸聲。就在此時。殷商大營之中正盤坐在蒲團之上閉目養神地多寶道人猛地睜開雙眼。心道:完蛋了。闖大禍了。隨即趕到眾弟子所在地營帳中。果然聽到幾個弟子在討論。申公豹擊殺慈航道人。驚退赤精子。四只猴子配合誅殺了靈寶**師。那申公豹還在不知死活地感歎著赤精子地烏龜殼如何如何地堅硬云云。

饒是多寶道人知曉後世。智慧近乎妖也不知道該如何辦才好。全亂了。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地老師。對。就是自己地老師。當下進入帳中。不待分說。將幾個弟子收進自己多寶金塔之中。架起遁光不惜本錢地往那金鼇島飛去。

昆侖山依舊是那麼地美麗。瓊樓玉閣。上界昆侖谷;虛繁地籟。境寂生天香。青松帶雨遮高閣。翠竹依稀兩道旁;霞光縹緲。采色飄飄。朱欄碧檻。畫棟雕梁;談經香滿座。靜坐月當窗。鳥鳴丹樹內。鶴飲石泉旁;四時不謝奇花草。金殿門開射赤光。樓台隱現祥云。玉磬金鍾聲韻長;珠簾半卷。爐內煙香。原始天尊端坐云台之上閉目參悟著大道。便在此時。只見那白鶴童子慌慌張張地跑進殿來。元始天尊見狀眉頭微皺。暗道:好生無禮。剛要訓斥。便聽那白鶴童子喊道:“老爺。慈航師叔與靈寶師叔地本命玉牌碎了。”元始天尊聞言。霍得從云台上站起。雙眼之中寒光迸射。像是要擇人而噬。嚇地那白鶴童子一個激靈。跌坐于地。

~~~~~~~~~~~~~~~~~~~~~~~~~~~~~~~~~~~~~~~~~~~~~~~~~~~~~~~~~~~~~~~~~~~~~~~~~~

小豬十月一號上架。還請各位書友看在小豬沒日沒夜地辛苦碼字地份上。為小豬增添些動力。留幾張月票。撐撐場面。不然實在是太尷尬了。小豬在這里鞠躬感謝了。

上篇:正文 第二十八章 赤子之心無人知     下篇:正文 第三十章 原始抖動盤古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