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逢至寶因禍得福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逢至寶因禍得福

牌關下一戰,通天教主敗走金鼇島,元始天尊會同人,不但破了他以為根基的誅仙陣,元始天尊更是將誅仙劍,戮仙劍和陷仙劍奪走,使得大陣再不能完全,截教氣運瞬間流失大半。通天教主于陣中被准提道人以加持寶杵打下了坐騎,又被太上老君趁機打了三扁拐,面皮大損。此時他端坐大殿之上,看著門下的幾個弟子,臉色陰冷,鐵青的怕人。良久之後開口問道:“怎麼不見多寶?”

金靈聖母上前答道:“大師兄被太上老君擒下,帶回首陽山去了。”通天教主聞言怒火中燒,雙眼赤紅。良久之後,才自平複了一下心情,開口道:“金靈,去殿前擊響金鍾,凡我截教弟子,令他們盡數趕來金鼇島,習練萬仙陣,貧道要與原始于臨潼關前再見高低。”言罷轉身進了後殿。

金靈聖母自去擊鍾彙聚截教弟子不提,單說通天教主思及誅仙劍陣不全,尚缺一件法寶作為萬仙陣陣眼。思索片刻,想起一物。當下起身出了大殿,來到紫芝崖上立下一法壇,自懷中取出一面色澤灰暗的小幡,幡的下方接著六條黃色的錦緞,無風飄揚,一股陰冷壓力隱隱透出來,令人不禁打個寒顫。通天教主將此幡插到法壇上,又在幡尾上書接引道人、准提道人、太上老君、元始天尊、武王、姜尚六人姓名,早晚用符印拜祭,只待萬仙陣大戰之時,便可將此幡搖動,壞了這六位的性命。

做完這些,通天教主暗中松了一口氣,慢慢踱步返回碧游宮,卻來到多寶道人居住的大殿之前,不知不覺的走了進來,看到物是人非,心中悲痛莫名。恍惚間,發現兩道熟悉的身影來到眼前,卻是多寶道人善尸化身明心道人和惡尸化身鎮天道人。通天教主見到二人,心中微怒,強忍住沒有發作,開口道:“爾等可有什麼要對貧道解釋地?”

二人對視一眼,有明心道人上前道:“弟子知道老師心中責怪弟子誅仙陣中保留實力,只是弟子卻有難言之隱。弟子陣前強演天機,知道此行頗有不順,雖未算出具體何事卻是知曉有一劫數應在自身。想到有老師和誅仙劍陣護持,當無意外。

但為防萬一,便只令本尊前往布陣,我等則是留待無用之身,為截教做些有用之事。誰知大師伯等人竟然絲毫不念手足之情,合力來破我教大陣,致使老師受辱,悔之晚矣,請老師責罰。”

通天教主聞言,面色少藉,道:“如此說來,也不能全怪你,怪只怪原始太過無恥,竟然聯合西方教二人來破我大陣,否則貧道又豈會俱他。只是不知道,你本尊被大師兄擒去,如今如何?”

鎮天道人上前道:“老師,弟子本尊並未被大師伯擒去,弟子感應到在本尊被擒下時,自爆了自身法寶落寶金錢,趁機以李代桃僵之術,以早先擒下的燃燈道人替換了自己,本尊自己則是趁機逃入了空間裂縫之中。”

“哦,原來如此,只是這樣恐怕還是會被大師兄察覺,待貧道擾亂天機,讓他太上老君千年之內也休想知曉真相。”通天教主驚喜的道,可以在太上老君那里扳回一局這恐怕是今天他聽到的唯一的好消息了。當下施法擾亂天機,片刻之後,施法完畢,明心道人見通天教主面色有些發白,可見此法是何等的費力。不過,很顯然,通天教主地心情卻是有所好轉。

歇息片刻,通天教主問道:“那爾等可曾感應到你本尊此時身在何處?”

“這弟子與明心道友聯手探查三界。不曾發現本尊下落。卻不知為何。”鎮天道人道。

通天教主聞言。也是眉頭一皺。思索片刻道:“不在三界之中。那就只有兩種情況。第一便是在三十三天外地混沌深處。雖然有些危險。卻也無妨。只是這第二。若是多寶不小心進入三界縫隙之中。那就糟了。三界縫隙。乃是一處特殊存在。里面天機不顯。沒有時間和空間地觀念。只能靠運氣亂闖。運氣好。還能夠回到三界。運氣不好。便可能永遠迷失在其中。便是聖人也不敢輕入。”

明心二人聞言。急聲道:“老師。這該如何是好?”

通天教主沉吟道:“爾等稍安勿躁。爾等既未感覺到多寶有危險。證明此刻他還是安全地。如今也只能安心等待了。”明心道人聞言。卻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得作罷。

卻說多寶道人因為自爆了自己地法寶落寶金錢。心神受到重創。閃身進入空間裂縫之後。再也忍不住。哇地吐

精血。便自昏了過去。如此過了不知多長時間。多悠醒來。卻發現自己竟然浸泡在海水中。抬頭四顧。發現身後乃是一座海島。

多寶道人起身,運起法力,將道袍烘干,來到島上。他此時還在擔心,自己李代桃僵之術會不會被太上老君察覺,想了半天,心知事已至此,多想無益,便自在島上觀賞起風景來。那太上老君此刻還真是發現了他桃園中那個多寶道人的異樣,覺察他此刻只有大羅金仙法力,暗中掐算,知道多寶道人兩大化身此刻在金鼇島上,心下明了,也不在意,他需要地乃是多寶道人這個身份,將來分西方教氣運,至于他自身的道行法力,卻不那麼重要了。卻不知道手中地根本不是多寶道人,之所以沒有算出,卻是被通天教主先一步擾亂了天機,以致陰差陽錯。

多寶道人來到島上查看,卻見好景,汪洋潮湧作波濤,滂渤山根成碧闕。

蜃樓結彩,化為人世奇觀;蛟孽興風,又是滄溟幻化。丹山碧樹非凡,玉宇瓊宮天外。麟鳳優游,自然仙境靈胎;鸞鶴翱翔,豈是人間俗骨。琪花四季吐精英,瑤草千年呈瑞氣。且慢說青松翠柏常春;又道是仙桃仙果時有。修繡拂云留夜月,藤籮映日舞清風。一溪瀑布時飛雪,四面丹崖若列星。

更令多寶道人驚異的是,這島上竟然還有混沌之氣。要知道這混沌之氣,乃是盤古開天之前才自存在的,開天之後,修士逐漸增多,三界之中洞天福地,也逐漸的由先天退化為後天,混沌之氣也變為天地靈氣。

多寶道人心中好奇,坐下來推算這海島的來曆,良久之後睜開雙眼,面上大喜,自言自語道:“原來竟是是瀛洲島。既然是瀛洲島,那就應該有當初供十只金烏休憩的扶桑木,待貧道找上一找。”當下縱身而起,向著島上最高處飛去。

要說這瀛洲島,卻是大有來曆,當初盤古開天辟地,有三塊混沌碎片保留下來,墜入東海之中,曆經無數元會,化為蓬萊、方丈、瀛洲三洲。方丈島至今未曾現世,洲島初為東王公居住,後為妖族天庭所奪,在巫妖大戰之後消失在三界中,只有蓬萊島,因為有眾位截教弟子居住,才沒有隱去,卻因為沾染凡俗之氣,早已墮落出先天。方丈、洲二島混沌碎片所化,因為尚未被沾染太多俗氣,是以天機不顯,便是聖人也算不出它所在。

多寶道人來到這島上最高地山峰之上,果然看到山峰背面有一巨木,樹高千丈,盤結東海之上,正是扶桑木。卻又發現扶桑木不遠處,有一座雄偉的宮殿突兀地坐落在哪里,與四周環境極不協調,仿佛是多余的。多寶道人心中疑惑,道家講究道法自然,是以修士建造洞府,或是大殿,都力求與四周環境協調,這宮殿按道理應該是妖皇帝俊與東皇太一為其子侄而建,只是多寶道人如何也不能理解,二人怎會犯下如此地錯誤。

多寶道人越靠近那宮殿,就越發的感到一陣燥熱,身上金烏烈陽法衣也是無風自動,上面金烏也似展翅欲飛。多寶道人來到宮殿前,感受著宮殿四處充斥著地太陽真火,心中一動,連忙推算,面上露出狂喜之色,這宮殿竟然是在巫妖大戰之後,與東皇太一的東皇鍾一同消失的太陽宮。想到東皇鍾,多寶道人不在遲疑,邁步來到太陽宮之內。

只見太陽宮到處都是肆虐地太陽真火,將整個宮殿照的一片殷紅,多寶道人一邊欣賞著風景,一邊細心的搜索著這座曾經是洪荒最有權勢的兩個男人的居所。未幾,多寶道人來到主殿之上,見一座造型古樸的大鍾懸浮在半空中,靜靜的漂在東皇殿上。只見鍾上刻有花鳥魚蟲,飛禽走獸,一位坐在九龍沉香攆之上的王者正在接受萬千群妖的朝拜。

多寶道人見狀大喜,疾步上前,來到東皇鍾面前。伸手去撫摸東皇鍾,誰知手指剛碰上鍾身,異變陡生,多寶道人整個人元神竟然被吸了進去,肉身當即是跌坐在地。

原來這東皇鍾里面也是象山河社稷圖一樣,自有天地,多寶道人元神自鍾內睜開眼,卻見這空間之內到處是灰蒙蒙的一片,一片混沌,廣闊無比,好像無窮無盡般,隱隱有日月星光閃動。多寶道人起身在這空間之內搜索東皇太一分神所在,不知不覺間,來到一座宏偉的大殿之前,造型與鍾外大殿別無二至。(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五十二章 誅仙破李代桃僵     下篇:正文 第五十四章 未提防樂極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