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章 勾陳身死 大願地藏  
   
正文 第十章 勾陳身死 大願地藏



震子見自己的武器黃金棍抽不回來,心中大驚。須武器便是自己的第二生命,當下順著手中黃金棍向另一端望去,卻見那大巫白起竟是趁自己一擊之時,不顧背後洞極浮炎刺來的仙劍,將黃金棍的另一端緊緊的握在手中。雷震子當下鼓動全身法力,想將那大巫白起的手臂震開。誰知這大巫白起不但對敵人狠,對自己也同樣是毫不留情,竟然對被雷震子震得鮮血橫流的手臂不管不顧,揮動手中英雄劍向著雷震子脖頸砍來。

雷震子大驚,先前一震之下已經是耗費了他幾乎所有的法力,此時只能是奮力煽動背後的風雷二翅,想要飛到空中,躲開這白起的致命一擊。只是雷震子緊張之下,竟是忘記了松開手中的黃金棍,如此便如同飛上天的風箏,但是風箏線卻是牢牢地握在殺神白起那鮮血橫流的手中。當他發覺情形不對的時候,已是為時已晚,只見白起手中英雄劍揮動,一道白光在雷震子眼中閃過,就見這一代天庭大帝的六陽魁首,自脖頸之上滾落在地,剩下個無頭尸身,自脖頸處噴灑著鮮血,尤自抽搐不已。

那白起不管躺在地上的勾陳大帝雷震子,又自轉過身來揮劍砍向洞極浮炎。那洞極浮炎此刻正自被雷震子之死震呆在當場,哪里還能奪得過去,當即也是一聲慘嚎,死在了白起的英雄劍之下。此時云中子等人地注意力除去洞極浮炎都是被大巫刑天和大巫相柳和他手下悍不畏死的巫兵所吸引,還在歎息巫族能自盤古大神開天以來,縱橫洪荒數個元會,不是沒有道理的。

首先發現這邊情形的是玉鼎真人,他雖然在斬殺四周的巫兵,但是卻時時注視著這邊的情形。只是在發現情形危急地時候,再來救援已是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二人被白起斬殺。在聽到了洞極浮炎那有些誇張的慘叫聲後,云中子等闡教眾人和釋迦牟尼等佛門中人也是注意到了這邊的戰況。與云中子等人的震驚和悲痛欲絕比起來,釋迦牟尼等人雖然驚訝于雷震子這位列天庭六禦,地位崇高的勾陳大帝竟然死在了此處,卻也不過是有些詫異罷了。那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甚至是有些幸災樂禍的味道,這也符合人之本性,叛徒相較于敵人,在對付起自己曾經的朋友來,往往來的更加的凶狠。

不過云中子等人此刻卻是無暇理會這些,幾人舍棄了大巫相柳,沖到白起面前。云中子雖然是少有地福德之仙,但如今見唯一的弟子身死在自己面前,當即便失去了理智。

他自懷中取出當初曾經炮制聞仲的通天火柱,將白起困了在其中。大巫刑天和相柳雖然有心相救,卻被釋迦牟尼等人所阻。那白起本就是強弩之末,奮力斬殺了勾陳大帝雷震子和南方赤帝洞極浮炎之後,再也支持不住,不一會兒,便被通天火柱煉化成灰,消散在天地之間。

刑天和相柳二人見闡教等人又將目光朝自己看來,只覺背脊涼颼颼的,忍痛拋下殘余的巫門子弟,向著天維之門逃去。眾人未料到這向來斗天斗地的巫族大巫,竟然也會逃跑,不由得一愣,待反應過來,刑天二人已經是逃出很遠,眾人又被圍上來的殘余巫兵所阻,終于是追之不及,眼見二人穿過天維之門,消失在眼中。闡教眾人一腔怒火無處發泄,只得對著擋在眼前的巫族士兵一陣打殺。

此戰之後,損失最大的便是闡教和巫族,巫族在人間界地勢力幾乎被鏟除殆盡,闡教卻也因此喪失了天庭六禦中的勾陳之位,對天庭的控制大大降低,昊天上帝雖然也是損失了心腹大將洞極浮炎和十萬天兵天將,卻都是小腳色,他心中甚至是暗自高興。而西方佛門也在釋迦牟尼的算計之下,趁機交好天庭昊天上帝,在他的暗示下,佛門在人間的勢力尊天庭在人間扶植的劉氏為人皇,在鏟除了闡教扶植的韓信之後,兩方勢力終于在人間有了立錐之地。

那原始天尊當然不會就此甘心,在不久之後便降下原始符詔,昭告三界,封門下弟子黃龍真人為新的勾陳大帝。只是此時勾陳手中的權柄早就被昊天上帝借機收回,又暗中聯絡佛門阻撓黃龍真人接任勾陳之位,此事便不了了之。元始天尊無奈,只得聯合太上老君派出得利弟子來到人間,妄圖霸占修士地來源。

卻說那佛門釋迦牟尼等人此行,不但沒有什麼損失,同時又在人間界打下了一枚釘子,交好到了昊天上帝,可謂是一舉數得,使得釋迦牟尼在佛門的威望直線上升,這才逐漸的顯現出了一方霸主地氣勢。實力的增長往往會伴隨著**增長,雖然佛門影響越來越廣大,但與釋迦牟尼地心比起來,卻又顯得小了。佛祖釋迦摩尼知道,凡人最害怕的是身死輪回,不論你是帝王將相,還是販夫走卒,對于死亡都有著與生俱來地懼怕。欲控制人族,便要控制輪回。于是釋迦牟尼將目光瞄向了被道門和阿修羅一脈所控制的六道輪回。只是地府有闡教太乙真人十大化身和截教三宵受封感應隨世仙姑,監管輪回,卻是不得不派出一個得力地弟子前去方可。

這一日。佛祖釋迦牟尼招來乞叉底沙。對她道:“我為廣大佛門。曾言信我佛者將不墮輪回。而輪回之地卻是由道門掌控。對我佛門不利。今派你前去地府。與道門爭奪輪回之地。”這乞叉底沙乃是一位婆羅門種姓地女子。只因其母信邪。常輕三寶。不久命終。魂神墮在無間地獄。婆羅門女知母生前不積善因。死後必墮惡趣。遂變賣家宅。供養佛寺。佛祖釋迦牟尼感念其孝心。將她收入門下。研習佛法。證得菩薩道果。

乞叉底沙在聽到釋迦牟尼吩咐之後。並未多言。起身出了大雄寶殿。離開婆娑淨土。往幽冥地府而去。說起這六道輪回乃是當年祖巫後土以身所化。形成六道。分別是天道。阿修羅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六道輪回形如孔橋。隱沒于幽冥地府地虛空之中。平時不可見。只有當有靈魂轉世。才會偶然現出輪廓。乃是天地間最為神奇地地方。

乞叉底沙乃是佛教中後世聞名地四大菩薩之一。與文殊。普賢。觀音。分別號稱大智。大賢。大悲。大願。實則在大願之中依然包含前三者。論及佛法修為。乞叉底沙更在其余三人之上。她本就是一位有大慈悲。大毅力之人。雖然此行乃是為了與道門爭奪幽冥地府而來。只是沿路行來。看到地獄之內惡鬼呻吟。億萬生靈遭受輪回苦厄。不得解脫。整個地獄都是愁云慘霧。

乞叉底沙憐惜眾生沉淪地獄。走到陰山之時。終于是心有所悟。不在前行。就地盤坐下來。聖潔地面孔之上盡是慈悲之色。只見乞叉底沙當空發下大宏願:“願我盡未來劫。應有罪苦眾生。廣設方便。令解脫。願我自今日後。對清淨蓮華目如來像前。卻後百千萬億劫中。應有世界所有地獄、及三惡道諸罪苦眾生。誓願救拔。令離地獄惡趣、畜生、餓鬼等。如是罪報等人。盡成佛竟。我然後方成正覺。”話音剛落。只見乞叉底沙周身大放光明。周遭盡是梵唱佛音。地湧金蓮。將整個幽冥地府照耀地一片光明。三界大神通者此時都感覺到了。

便在此時。西方極樂世界中地阿彌陀佛和東海靈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中地准提佛母面露欣慰之色。大赤天中地天上老君。清微天中地元始天尊。禹余天中地通天教主。媧皇宮中地女媧娘娘。以及正在血海做客地多寶道人均是面露佩服之色。那佛門能夠從西方貧瘠之地發展到如今地步。便是沒有阿彌陀佛和准提佛母算計地功勞。有佛門如此多地前赴後繼地傑出弟子湧現。也終將會大興于世。

乞叉底沙發下大宏願之後。便在幽冥地府建造了華蓮淨土。以接引篤信佛教之人。此時婆娑淨土之中地釋迦牟尼有感。命殿下比丘擊響金。召集佛門各位佛祖。菩薩前來。眾人不知佛祖突然召見所為何事。一時之間議論紛紛。片刻之後。釋迦牟尼見人已來全。當即開口道:“今有乞叉底沙發下宏願。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貧僧感其安忍不動如大地。靜慮深密如秘藏。特加封為地藏王菩薩。



眾人聞言,皆是高呼“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地藏王菩薩。”只是地藏王菩薩此行,卻是惹惱了血海之中的冥河教主,他見阿修羅一族被她渡去良多,心中暗恨,卻礙于多寶道人在此做客,不便發作。(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九章 激戰進行時     下篇:正文 第十一章 多寶收徒 大聖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