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五章 四聖堵門 有苦自知  
   
正文 第十五章 四聖堵門 有苦自知



天教主此刻才感到收到多寶道人這個弟子,才算是自的最得意的一件事,甚至比自己創下諾大截教都要驕傲無比,只是這些感慨卻注定只能藏在心中。見多寶道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等待著自己的答複,當下開口道:“那你決定讓貧道如何演這場戲,達道什麼目的?”

多寶道人回道:“卻要委屈老師,此事干系重大,料想其他幾位聖人也不會脫身事外,弟子想請老師到時暗中助佛門雙聖度過難關。”

那通天教主聞言更是不解,微怒道:“這又是為何,他二人在封神之時屢次助原始破我大陣,落貧道面皮,如今終于有機會落下他們面皮,如何又使貧道反助與他?”

多寶道人見老師動怒,心中惶恐,急忙回道:“請老師息怒,聽弟子仔細道來,老師雖然此次能夠借機落了西方教兩聖的面皮,卻是對西方佛門無損,佛門依舊能夠大興于世。若是老師暗中助他二人度過此關,方能向世人顯示佛門的強勢,使西方佛門遭忌,到時弟子化身隱于佛門之中,散播謠言,言說西方雙聖將鴻蒙紫氣賜予某位弟子,如此三人成虎,眾口鑠金。這一來可以分化大乘佛教與小乘佛教的關系,二來相信三界中某些人自然會鋌而走險,前來搶奪,如此便可消耗佛門實力。佛門雖有雙聖,在三界修士的算計下,也不能保住門下弟子安危。



通天教主聽完多寶道人打算,面色才有所緩和,只是多寶道人知道,老師依舊對不能落下西方兩聖的面皮而耿耿于懷。良久之後,才聽通天教主歎道:“真不知道,你如此算計有何用,落下佛門兩聖的面皮,西方佛門大興之勢自然有所緩解,再說便是他能收下無數弟子,在我等聖人眼中依舊是螻蟻,大劫來臨之時,只手之間便令其化作灰灰,只要你能成就混元,何懼他佛門大興?”

多寶道人聞言道:“老師恕罪,聽弟子直言。老師不要忘記,聖人之上尚有鴻鈞道祖,若是道祖降下法旨,講明聖人不得于大劫之中出手,若任由西方佛門做大,便是天定佛門大興一個量劫,又有何人能將偌大佛門終結?便是道祖不降下法旨,難道老師不見那原始天尊便是在封神之時,屢屢出手對付我截教弟子,而遭三界恥笑嗎?”

通天教主聞言默然,他雖然口上不以為然,真要讓他拉下面皮出手對付佛門小輩,還真是做不出來,否則封神之時他也不會一敗塗地了。多寶道人剛欲偷眼去看通天教主臉色,卻聽通天教主道:“既如此,貧道便如你所願,暫時放西方二人一馬。”多寶道人聞言大喜。

卻說那云中子離開積雷山之後,徑直來到三十三天外的清微天彌羅宮中,求見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在彌羅宮大殿之上聽到云中子所講述的事情之後,雖然聽出云中子口氣之中仿佛不能判斷出此事的真假,元始天尊卻是相信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想到西方佛門二人算計之術,封神之時不但卷走截教大量弟子,還硬生生的從自己闡教挖走了三個弟子,雖然不如截教多,可自己教下一共才那麼十幾個,不算身死上榜之人,足有三分之一。自己聖人都被算計的如此之慘,何況帝俊與太一那兩個蠢貨。

意識到事情地嚴重性,元始天尊不敢怠慢,當即起身,帶著云中子出了清微天,往大赤天而來。大赤天中太上老君此時也正為玄都**師所報之事感到頭痛,若是此事乃是別人口中傳出,那太上老君結合西方兩聖為人,已經是信了八成。可此事確是出自那多寶之口,這就令太上老君有些舉棋不定,畢竟這多寶也不是省油的燈。自己打得好算盤,欲行化胡之法,分佛門氣運,誰知卻被多寶洞察先機,而且將自己整整蒙騙了千年之久,這不得不令太上老君有所忌憚。

便在此時。看到那元始天尊與云中子在銀角童子地引領下。來到殿中。知道他必定也是為此事而來。正想聽聽他地意見。當即開口道:“師弟也是為了西方兩聖之事而來吧。不知師弟有何看法?”

元始天尊本來是想問太上老君地意見地。他習慣了跟在太上老君地身後。突然被太上老君這麼一問。不覺一愣。隨即為了掩飾。慢慢來到蒲團之前。盤膝坐下。才道:“貧道以為此事八成是真。論起算計之術。他二人當為

楚。貧道雖然不服氣。也不得不承認。絕非是二人對帝俊與太一那兩個莽夫。”

太上老君聞言也是暗暗點頭。對于西方兩聖地算計也是印象深刻。封神之時。自己本就許了二人截教三千紅塵客。誰知二人竟然瞞天過海。將自己這二師弟門下幾個弟子也是渡去。使得闡教元氣大傷。不能助自己教化人族。自己不得不親自下凡收了幾個記名。才使得人教道統不失。只是想起多寶道人那張憨態可掬地胖臉。太上老君便如同生吞了螂一般。就連平靜地道心也有些煩躁。

聽聞元始天尊言語。太上老君只得按下心中煩躁。開口道:“既如此。貧道等人便到那靈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走一遭。看看准提如何說法。”

元始天尊聞言道:“卻不知那通天是否會前去。”

太上老君面上閃過一絲無奈,歎息一聲道:“通天門下多寶乃是三界之中最有希望證道混元的修士之一,自然會前去為自己這弟子謀奪這道鴻蒙紫氣。況且西方二人在封神之時與我等一起破了通天大陣,令其面皮受損,雖然忌憚老師法旨不與我二人計較,卻是不妨去找那西方兩聖地麻煩。”元始天尊聞言點點頭,不再言語,與太上老君一起帶著弟子出了大赤天,往東海靈台方寸山而來。

太上老君,原始天尊帶著玄都**師和云中子來到靈台方寸山,卻見那女媧娘娘與鵬已經是先到一步,當即上前來見禮。雙方見過禮後,自然都知道來此的目的,是以並不多言。不多時就見那冥河教主與雷澤大神結伴而來,又見鎮元子也是縱云而來,便是那天庭昊天和西王母夫婦不知道在哪得到消息,也是趕了來,卻是遲遲不見那通天教主和多寶道人的影子。便在此時,卻見一個頭挽雙髻,肥頭大耳,不僧不道的修士出現在眾人面前。只見這怪人來到眾人面前稽首道:“不知幾位道友齊齊駕臨我靈台方寸山,所為何事?”

那鎮元子因為關系到自己好友紅云,是以最是心急,當先問道:“准提聖人,貧道聽聞你西方佛門得到了道祖賜予我紅云賢弟的那道鴻蒙紫氣,不知是否屬實?”

那准提聞言一愣,看著眾人均是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當下喝道:“純屬無稽之談,紅云被妖皇帝俊與東皇太一算計之時,那道鴻蒙紫氣便消失不見,貧僧如何會得到。”

眾人見准提聖人仿佛有些慌亂,更是肯定了心中的判斷,便聽那妖師鵬喝道:“准提,當年封神之時,西岐城外,你親口對多寶道人承認,若是多寶道人願意隨你前去西方修習佛法,你便與阿彌陀佛將紅云那道鴻蒙紫氣奉上,助多寶道人成道,當時小兒也在場,聽得一清二楚,難道道友打算抵賴不成。”

准提聖人聞言卻是有苦說不出,當初他在西岐城外確實說過此話,只不過是為了蠱惑那多寶道人而已,如今被抓住把柄卻是有苦自知。他見多寶道人不在此地,當下對眾人道:“此事卻是那多寶道人一家之言,眾位道友如何能當真。”

卻聽那太上老君道:“怎麼,准提道友是准備與多寶對質不成?”

准提聖人聞言道:“有何不敢?”

話音未落,卻聽虛空之中一個聲音喝道:“准提佛母,當著貧道地面,你敢承認自己沒有說過此話?”眾人聞言,卻見通天教主與多寶道人師徒自虛空之中走出。准提聖人心中不由一陣緊張,而女媧娘娘卻是暗中歎道:看來自己與那太上老君的道行還是有不小地差距。

那准提聖人見多寶道人竟然真的是來到眼前,卻不知該如何應答,若是承認吧,今日看眾人這架勢,明顯都是沖著那道紫氣而來,可是叫自己如何拿得出來?若是不承認吧,當事人就在眼前,自己抵賴便會失了面皮。

便在此時,卻見西方一陣光明,准提聖人見狀知道是自己師兄阿彌陀佛前來,心中大喜,當下打定主意不再開口。眾人見那阿彌陀佛前來,也自不急,反正此刻自己一方乃是四聖,對上他西方兩聖,難道還會落敗不成。

等到阿彌陀佛來到眼前,卻見元始天尊上前問道:“不知阿彌陀佛道友此來,所為何事?”(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十四章 舊事重提 暗中算計     下篇:正文 第十六章 以彼之道 還施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