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六章 以彼之道 還施彼身  
   
正文 第十六章 以彼之道 還施彼身



陀佛聽到元始天尊相問,高宣一聲佛號,道:“只弟犯了欺詐之過,有違出家人不打誑語的戒律,是以貧僧前來,將他帶回極樂世界受過。 首發



眾人聞言,俱是冷笑不已,這西方師兄弟二人果然是一丘之貉,竟然想如此便蒙混過關,真真是可笑之極。有女媧娘娘上前來道:“阿彌陀佛道友,爾等難道就不打算向我等解釋一下,紅云道友那道鴻蒙紫氣之事嗎?”

卻見那准提佛母回道:“南無阿彌陀佛,此事卻是貧僧之過,當日在西城外貧道不過是一句戲言,不想多寶道友竟然當了真,罪過罪過。”

眾人聞言不由面面相覷,這准提聖人果然是個貪寶之人,竟然為了那鴻蒙紫氣甘願失了面皮。也難怪,若是西方因為這道鴻蒙紫氣,再添一聖,便是沒有極品靈寶鎮壓氣運,也能使西方佛門持續興盛幾個量劫。便是換作是自己,恐怕也會如此選擇吧。

准提佛母打得好主意,只是此事干系重大,眾人如何能容二人就此離去,他話音剛落,便聽通天教主怒道:“戲言?聖人開口便為道,准提你既出此言,便與我弟子多寶結下因果,自然要將那鴻蒙紫氣雙手奉上。”

那准提聖人聞言,面帶輕視的瞥了通天教主一眼,道:“敗軍之將,如何敢來與貧道分說。便是貧道說了此話,那也要你那弟子多寶隨我等前往西方,才能作數,如今他尚在你截教,貧道如何會與他結下因果?”

通天教主被他一說,想起封神之時,自己屢次遭幾人圍攻,當下怒發沖冠,大怒道:“你,我等聖人面皮真真是被你丟盡了,你說我弟子多寶未入你西方,那貧道問你,你西方佛門多寶如來是從何而來?當著眾人之面,你敢說那多寶如來與我弟子無關

准提聖人聞言,卻是被通天教主問住,雖然那多寶如來不過是多寶道人化身,明心道人不是多寶道人,可是那多寶道人卻是明心道人,自己將明心道人渡去西方,也可以說是將多寶道人渡去,否則也不會將那明心道人封作多寶如來了。若要了結與多寶道人之間的因果,除非是將那多寶如來放回截教。只是看如今這架勢,便是自己肯放,那通天教主和多寶道人卻也未必肯收,硬是要坐實了自己與那多寶之間的因果。如此一來,自己要與多寶道人了結因果,便只能為他奪來鴻蒙紫氣,助其成聖,這顯然是自己接受不了的。可若是不了結這因果,那自己勢必被這因果之力所累,自己如今已經是肩負著當初紅云紫霄宮讓位的因果在身,若在擔上如此因果,又有當初成聖大宏願尚未實現,修為難有寸進不說,恐怕還有跌下聖位的危險。

為今之計,只有先用上拖字訣,先借助佛門大興,完成自己所發宏願,再借機尋到那紅云轉世之身,將他渡到西方,至于這多寶道人,待日後找個機會令其化作灰灰,到時他人死魂滅,自然是一了百了。雖然如此會再次與通天教主結下因果,不過自己西方教本就與他因果糾纏,正所謂債多不壓身,自己也就不在乎這些了。

腦海之中。念頭閃過。只在電光石火之間。聽到通天教主相問。准提聖人沉吟之後。卻是道:“出家之人。六根清淨。斷絕紅塵。那多寶如來雖是你徒多寶之化身。如今入我佛門。便是我佛門之人。再不複多寶。”

通天教主聞言怒不可解大喝道:“一派胡言。”當即不待那准提聖人言語。祭起青萍劍。向准提聖人打來。那准提聖人早就防著通天教主出手。當即將七寶妙樹擎出。架住了青萍劍。這准提雖然因為佛門大興。得到了諾大地功德。使得修為更進一步。只是他修為大進。那通天教主修為又何曾停滯不前。通天教主千年來因為失去了截教羈絆。潛心悟道。又得到那盤古大神開天法器中地混沌鍾。雖然因為此鍾曾經被東皇太一祭煉過。失去了一部分地鴻蒙信息。卻因為東皇太一祭煉不完全。保留了其中最重要地開天記憶。與通天教主所得地三成盤古元神相合。進境之快。遠非其他人所能想象。

那太上老君之所以能將通天教主壓過一頭。便是因為手中有與自己元神相合地法器。通天教主悟性本就不下于二人。如今對上聖人之中實力排後地准提聖人。自然是應對自如。更何況通天教主尚未將混沌鍾祭出。那邊幾個聖

看出通天教主修為大進。原始天尊眼中閃過一絲地>娘卻是有些佩服。阿彌陀佛面上疾苦之色更濃。只有太上老君面無表情。只是眼中閃過地灼灼精光卻是顯示此刻他心中地不平靜。

那阿彌陀佛見准提聖人這邊形勢危急。便要上前相助。剛自動手。卻見那元始天尊已是將三寶玉如意祭起。與太上老君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女媧娘娘見狀。暗歎一聲。祭起紅竹球。向著准提聖人打去。其他尚未成聖地大神通者也是紛紛祭出自己地法寶。躍躍欲試。阿彌陀佛此刻終于是臉色大變。當即喝道:“眾位道友。難道要以多欺少嗎?”

幾人臉色微變。卻聽那通天教主哈哈狂笑道:“接引。貧道當初被四聖圍攻。尚且面不改色。你如今可是怕了?”口中雖然譏諷阿彌陀佛。手上卻是不停。手中青萍劍依舊向准提聖人攻去。聽聞通天教主之言。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與阿彌陀佛面上俱是有些微紅。只有准提聖人因為忙著應付兩大聖人地圍攻和其他人可能地偷襲。無暇顧及。

准提聖人本就在通天教主手下守多攻少,如今再加上女媧娘娘,更是步履維艱。女媧娘娘雖然修為在聖人中最弱,可畢竟也是聖人,也是能夠運用天道之力地。未幾,那准提聖人終于在苦苦掙紮數合之後,被通天教主抓住破綻揮手一件將頂上道冠擊碎,虛黃的頭發披散下來。這事兒要怪也只能怪那准提自己,你說你如今一個和尚,身披袈裟,頭上束個道冠干什麼,搞得不僧不道,不倫不類的。

女媧娘娘見通天教主落下了准提聖人面皮,當即跳出戰圈,退到一旁,不再出手。在那通天教主也要停手地時候,卻見那准提竟然是惱羞成怒,只聽他大喝一聲,自頂上現出,二十四首,十八只手,執定了瓔珞、傘蓋、花貫、魚腸、金弓、銀戟、加持神杵、寶銼、金瓶的金身法相,真身則是持定七寶妙樹,現出了一棵巨大的菩提樹護身。只見准提此時,面上赤紅,在菩提寶樹護持下,與金身法相一同向著通天教主疾攻而來。

通天教主見准提聖人這法相比之封神之時更加的凝視,顯然是得益于西方佛門千年來大興,獲得了不少地功德之氣,加以淬煉。通天教主自是知道那玄黃功德之氣的玄妙,那太上老君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便是純正的玄黃功德之氣凝聚而成,是以不敢再對准提聖人這金身法相掉以輕心。只見他微微後退一步,又將那漁鼓祭出,圍繞自身旋轉不停,當做是護身之物。

封神之時,准提聖人金身法相雖然也是以西方教金身**凝聚而成,只是那時的金身不過是純粹的法力被強行的捏**形。

如今西方教化為佛教,大興之下,阿彌陀佛道行精進,不斷對佛門教義功法完善改進,又有教化功德相助,如今這金身法相地威力比之當初增強了何止幾倍。本來准提聖人准備是將這金身法相當做秘密武器的,誰知今天不得不將他請出,心中惱怒由此而知。

旁邊地阿彌陀佛見准提佛母惱羞成怒,雖然他深知自己師弟這些年道行精進,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也不會與通天教主聯手,卻生怕那女媧娘娘再次出手。當下也是不敢遲疑,當即頂門大開,將三顆斗大舍利祭將出來,只見舍利金光之中隱有五彩之色透出,顯然也是以玄黃功德之氣祭煉過。又見他伸手一指,腳下生出一座九品蓮台,以西方青蓮寶色旗護住自身,不顧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阻攔,向著准提聖人身邊靠來。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與通天教主有矛盾不假,只是二人一來受了鴻鈞道祖法旨,二來畢竟三人乃是盤古元神一體同出,正要尋機會與通天教主緩和關系,見阿彌陀佛作為,如何能讓他如願。當下就見元始天尊禦使三寶玉如意向著阿彌陀佛當頭打去,太上老君也是將扁拐持在手中,來打阿彌陀佛。通天教主原本就被准提聖人弄得手忙腳亂,突見阿彌陀佛欲上前來,也是有些變色。他身後的多寶道人已經是將鎮天印取到了手中,如今見太上老君二人出手,才自放下心來。通天教主見狀,也是心中一暖,面色有些緩和,只是口中卻是冷哼一聲,顯然對二人從前作為還不能盡數釋懷。(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十五章 四聖堵門 有苦自知     下篇:正文 第十七章 眾生相斗 鴻鈞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