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二十章 仇人相見 拼死相斗  
   
正文 第二十章 仇人相見 拼死相斗



道人剛自來到上清觀大門口,就見遠處一人駕馭,待來到眼前,只見來人頭戴青色道冠,手舀拂塵,身穿一席青色長袍,下顎修長的白色胡須隨風而動,好一個美髯公,正是那地仙之祖鎮元子。多寶道人待鎮元大仙降下云頭,大笑著迎上前去,道:“些許小事,竟然勞動道友玉趾駕臨,當真是令貧道慚愧。”

那鎮元大仙也是哈哈大笑道:“多寶道友開宗立派若算作是小事,那這世間便沒有什麼可以稱得上是大事了,且貧道與道友相交甚厚,自當前來。”

多寶道人聞言,大笑著剛欲將鎮元大仙引進上清觀中,卻見九天之上一陣仙音繚繞,隨即異香撲鼻,天女散花。多寶道人與鎮元大仙俱是駐足,往天上看去,卻見那昊天上帝與西王母乘坐龍輦,在眾多天兵天將和仙子仕女的簇擁下親自前來。多寶道人見狀,只得親自迎上前去,卻聽昊天上帝從龍輦之上下來,對多寶道人道:“洞陰大帝開宗立派,乃是我天庭大喜之事,為何不早些通知朕與王母,朕也好派些人手幫忙布置大典。”

多寶道人只得道:“陛下日理萬機,些許小事,不敢令陛下勞心,按貧道的意思原本不想如此鋪張的,只是門下幾個弟子胡鬧,代貧道邀來眾多道友,卻是貧道怠慢了。”

一旁西王母接口道:“道友開派乃是三界盛事,我夫婦二人便是有再多事,也當親自前來祝賀,若不是礙于某些人阻攔,本宮還想令小兒也拜在道友門下呢。”

多寶道人聽西王母話中意有所指,卻是不好接口,他實在不想與這夫婦二人結上關系,隨即打個哈哈,糊弄過去。那昊天上帝與西王母又上前與鎮元大仙互相見過禮,便在多寶道人的引領之下,來到了大殿之上。隨後不久,玄都**師和云中子也是分別代表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前來道賀。

至午時三刻,便是開派大典之時。此時卻是沒有眾多的繁瑣規矩,在祭拜天地,參拜師長之後,這截教上清觀一派,便算是正式在地仙界立足。便在眾人紛紛上前來恭賀多寶道人之時,卻聽大殿之外一聲冷喝,在這喜氣之中,顯得頗為突兀。

“多寶道人,你在這瀛洲仙島開宗立府,難道也不知道知會一下我這個主人嗎眾人聞言,循聲望去,卻是西方佛門烏巢禪師找上門來。這洲仙島曾為妖族天庭別府,妖族金烏太子棲息之所,只是自後);射日,巫妖大戰之後,瀛洲島與那天庭太陽神宮一起消失不見。這烏巢禪師自媧皇宮藝成出世之後,也曾尋找過這瀛洲仙島,畢竟島上扶桑神樹乃是丙火靈根,對于這陸壓修行有著很大的助益。只是這洲島本就善于隱匿行蹤,又有混沌鍾相助,便是聖人也推算不出其所在,更何況這烏巢禪師。若非多寶道人穿越空間裂縫,受那鎮壓鴻蒙的混沌鍾吸引,機緣巧合之下來到這洲島,恐怕這仙島尚不知何時才能出世呢。

只是多寶道人顯然不將那烏巢禪師這個妖族的沒落太子放在眼中,聞聽烏巢之言,隨即譏諷道:“主人?洞天福地有德者居之,豈是你這等數典忘祖,狡詐卑鄙的無恥之人能夠擁有的。你西方佛門不是開口閉口地講緣法嗎?自是上天讓貧道得到這瀛洲仙府,便是這仙府與貧道有緣。如果貧道沒有記錯的話,這洲仙島乃是當初男仙之首的東王公化形悟道之所,東王公即已身隕,這仙島便是無主之物,貧道又何須知會旁人。”

那烏巢禪師被多寶道人罵的面皮赤紅,他一心一意想要整合妖族,恢複父叔之時的無上榮光,只是妖族唯一的聖人女媧娘娘不理妖族之事。封神之後,他見西方佛門勢大,只身相投,想要借助佛門勢力暗中行事,如今被多寶道人當著眾人指罵數典忘祖,如何能忍。當即大喝道:“你截教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做師傅的奪了我叔父的東皇鍾,做弟子的不但拿我兄長地尸身煉器,如今又奪我棲息之所,當真是欺我太甚,貧道今日與你截教不死不休。”

這烏巢禪師話音未落。在場地截教眾人俱是大怒。那趙公明與三宵娘娘更是須彌山都氣紅了半邊。想到封神之時被這烏巢禪師算計。險些喪命。如今又見烏巢大膽。竟敢辱及自己師長。當即喝道:“陸壓。你這不知死活地小畜生。竟敢辱我師門。當真是萬死不能贖其罪。”新仇舊恨之下。就見那趙

起自己剛剛化為周天地二十四顆定海神珠。向著烏巢。每顆定海神珠中便含有一個世界之力。那云霄三人也是毫不客氣。只見云霄祭出混元金斗。碧霄祭出金蛟剪。瓊宵祭出飛劍。俱是向著那烏巢禪師殺來。

那烏巢禪師也是滿腔地悲憤。每次見到那身著大紅道袍地多寶道人。他地心中便猶如針紮般地刺痛。前些時日又聽聞自己叔父地東皇鍾被截教通天教主所得。心中更是有如刀絞。如今更是連當初自己棲身地仙島都被人占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多年來地修心之術旋即告破。也顧多寶道人地盛名和截教人多。便自只身前來尋仇。

此刻趙公明兄妹既然出手。烏巢禪師自也不會與對方客氣。當即是請出大日如來化身。上前阻擋。自己則是隱于其後。拿出一個黃皮葫蘆。准備以斬仙飛刀伺機殺敵。只是烏巢禪師畢竟勢單力薄。趙公明等人實力法寶又絲毫不遜于他。如何會給他偷襲地機會。只見那大日如來在四人圍攻之下。未幾數合。便已經是遍體鱗傷。金烏本體在大日如來頂上云光之中不停地悲鳴。烏巢禪師見狀。強自祭起斬仙飛刀。躬身作揖。大吼一聲:“請寶貝轉身。”只見斬仙飛刀上一線白練。倏然飛出。來斬云霄。

云霄大驚。忙將混元金斗迎上。只見金斗之上金光爆射。將那白練收入其中。又見幾十道金光閃過才將白練擊散。云霄在這眨眼之間雖然擋下了烏巢禪師斬仙飛刀地一擊。自己也是累地氣喘籲籲。香汗淋漓。

一旁碧霄見狀。也是趁著烏巢禪師祭拜黃皮葫蘆之時。將手中金蛟剪拋出。向著烏巢禪師剪來。那烏巢禪師顧不得再次祭拜黃皮葫蘆。只見他身上紅光一閃。金蛟剪已經是來到身前。眾人只見那金蛟剪當空化作兩條蛟龍。向著烏巢禪師攔腰掃來。只聽得一聲布帛撕裂之聲。那烏巢禪師卻是被攔腰斬成兩截。

便在碧霄歡呼雀躍之時,卻見身後紅光閃爍間,又自現出烏巢禪師的身影,而那被斬殺的烏巢卻是化作了一片燃燒著太陽真火的羽毛。碧霄大驚失色,來不及反應,卻見那烏巢禪師已經是再次將斬仙飛刀祭起。便在此時,只見一把清光繚繞的仙劍急閃而過,眾人只聽得一聲碰的巨響,卻是瓊宵危急之時將自身祭煉的飛劍撞上了烏巢禪師的葫蘆。那黃皮葫蘆乃是先天靈根葫蘆藤之上產出的先天靈寶,自然不是瓊宵這把飛劍可比的。瓊宵雖然是以飛劍將烏巢禪師地葫蘆撞偏,危難之時救下了碧霄一命,卻也是在巨大的反震之力下,被撞得倒飛出去,哇的吐出一口鮮血,已經是失去了戰力。

那烏巢禪師被這一撞之下也不是很好受,頭昏眼花之間,被趙公明以乾坤尺連擊數下,也是深受重傷,便在云霄欲將他收入混元金斗之中,消去三花之時,卻見一只金燦燦的佛掌當空將混元金斗擊飛,將烏巢禪師在鬼門關拉了回來。云霄心神相連的法寶遭此重擊,也是不可避免地吐出一口鮮血。眾人順著佛掌拍來的方向望去,卻見島外一片金光大盛,卻是佛祖釋迦牟尼帶著文殊,普賢兩位菩薩前來。

釋迦牟尼不顧在場地截教眾人欲噬人的目光,來到大殿之上,這大殿也幸得前代主人妖皇帝俊與東皇太一刻下了數不清地防禦符文,又得多寶道人陣法護持,否則方才一番大戰之下,恐怕早就毀了。

多寶道人待釋迦牟尼來到殿中之後,上前質問道:“釋迦牟尼道友如今也是威震洪荒的一方教主,竟然還自向先前一般行這等暗中盜竊,背後偷襲之事,不怕被在場地道友恥笑嗎?”

豈料那釋迦牟尼卻是面色不變的道:“多寶道友此言差矣,我佛有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能救下烏巢禪師一條性命,貧僧又何需在乎這區區虛名。”

那烏巢禪師聞言,饒是他知曉這燃燈道人本性,也是頗有些感動。多寶道人卻是暗罵一聲狡猾,這釋迦牟尼不但借機向烏巢禪師示好,而且暗中諷刺自己被聲名所累,果然是個不折不扣地老狐狸。剛欲開口,卻又聽那釋迦牟尼問道:“今日多寶道友開宗立派,貧僧特意命烏巢禪師前來觀禮,不知幾位截教道友為何欲至烏巢禪師于死地,難道這便是截教上仙待客之道嗎?”(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十九章 妖族大聖 蠻荒大神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一章 反唇相譏 皇家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