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五行大陣 水火雙寶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五行大陣 水火雙寶



著這十六羅漢描述的金兜洞中走出的道人的模樣,~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便是一旁的迦葉與彌勒也被道門的豪華陣容驚住,暫時放下了心中對釋迦牟尼的嫉恨。只見彌勒上前道:“世尊,道門此次卻是傾巢而出,恐怕所圖不小,只是他們即便要阻我佛法東傳,也需要如此大動干戈,實在是令人費解。”

釋迦牟尼聞言點點頭道:“能有如此大的面子,將人闡截道門三教精英弟子盡數請到金兜山,恐怕只有那瀛洲上清觀的多寶道人了,貧道與這多寶屢次交手,深知他詭計多端,不過天道讓我佛門大興,便是那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等人也是無話可說,憑他們也是擋不住我佛門大興之勢,卻不知這多寶此次又是打得什麼主意,卻是要小心應對。”

釋迦牟尼沉思片刻,最終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也不再多想,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然佛門注定大興,自己也無需擔心。當即命迦葉與彌勒等人前去請佛門眾佛祖前來靈山,共赴金兜山。未幾,只見過去佛烏巢禪師,與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浮佛,拘留孫佛,拘那含牟尼佛等人前來,又見文殊,普賢兩位菩薩聯袂而來。

過了片刻,又有婆羅門教教主多寶如來與觀音菩薩,帶著化身摩訶婆羅佛的烏云仙,與八部天龍之眾前來。釋迦牟尼見人來的差不多了,剛要開口,卻見西方一陣大亮,只見是淨琉璃世界的藥師佛,帶著日光菩薩和月光菩薩以及阿彌陀佛座前的十大弟子舍利弗,目連,阿難陀,優波離,阿那律,大迦葉,富樓那,迦旃延,羅羅,須菩提前來。阿彌陀佛這些個弟子,雖名為弟子,卻有不少乃是自身化身,只是為合圓滿,而化為弟子。

釋迦牟尼見到藥師佛等人前來,大喜過望,當下將金兜山的情形向眾人講了一遍,意欲率領眾人一同前去,為唐三藏師徒化解此次劫難。因為此行干系到佛法東傳,獲取功德之事,是以眾人也是欣然前往。只是那釋迦牟尼顧及多寶如來與觀音菩薩截教弟子得身份,而且他二人又有前科,不放心二人一同前去,便令他們留守婆娑淨土,豈料這正合多寶道人算計。

且說佛門眾人來到金兜山時,已經是日落西山,只能作罷,待來日再戰。佛門眾人如此大的聲勢,又不曾有隱藏的意思,也是被道門中人覺察。

此刻多寶道人卻是早已來到了金兜洞中,見到釋迦牟尼等人果然是順著自己的心意,幾乎是傾巢而來,會心一笑,一面給冥河教主發出傳訊玉符,一面卻是將孔宣叫道跟前,暗中交代一番。眾人只見那孔宣聽地連連點頭,待多寶道人講完之後,便自出了金兜洞,不知去向。

這多寶道人有心隱瞞,眾人雖然好奇,只是以多寶道人地道行,不想眾人聽到,他們自然是聽不到。

一夜無話,次日一早,卻見釋迦牟尼等人卻是早早的來到金兜洞前,多寶道人等人也是出了金兜洞。見釋迦牟尼又要上前來說話,多寶道人卻是搶先上前一步,向他問道:“不知釋迦牟尼道友帶領如此多的佛門高僧,前來貧道金兜師弟這金兜山,所為何事?莫不是也與貧道等人一般,探親訪友而來?”

一眾佛門中人聞言,俱是心中鄙夷,心道:明明是你多寶道人帶著道門中人抓了我佛門取經之人,意圖阻止佛法東傳,竟然說是來探親訪友,也真能說的出口。釋迦牟尼與多寶道人相識幾萬年,自然也是早已領教過他地犀利口舌,知道與他做口舌之爭無是自取其辱,直接道:“貧僧聽聞弟子來報,說是有妖孽擄走了貧僧弟子金蟬子,特來相救,卻不知這金兜洞中的妖孽竟然是多寶道友親朋,如此正好,請多寶道友將那金蟬子放出,如此皆大歡喜。”

話音剛落。多寶道人還未開口。卻聽那金兜喝道:“燃燈。你說誰是妖孽?不要以為作了佛門佛祖。便可以汙蔑貧道。別人懼你這佛祖。貧道卻是不懼。”

那釋迦牟尼聽聞金兜之言。也是眉頭一皺。自己在道門地身份。雖然為三界不少大神通者知曉。卻因為估計自己如今地威勢。無人敢于當面提起。如今被這金兜當著佛道兩教之人喝出。也是不由得一陣惱怒。不待釋迦牟尼開口。卻聽旁邊烏巢禪師喝道:“大膽孽障。竟

祖無禮。”那金兜雖說是諷刺釋迦牟尼叛教。然而迦摩尼同病相憐地緣故。又得釋迦摩尼救命之恩。最先忍不住地卻是這烏巢禪師。

多寶道人見烏巢禪師竟然是做了這出頭之鳥。也是微微一笑道:“怎麼。陸壓太子。莫不是想要動手不成?”

碧霄聞言也是跟著道:“陸壓小兒。上次被你逃過一命。這次看你如何能逃。”言罷便將金蛟剪祭起。向著烏巢禪師剪去。多寶道人見這碧霄竟然是如此沖動。自己想要拖延地計策失效。無奈之下也是將鎮天印祭出。同樣是向著烏巢禪師打來。烏巢禪師大驚。未料到這多寶道人竟然當著佛道雙方地面與碧霄聯手夾擊自己。心驚之下。又是一陣惱怒。只聽他怒吼一聲。閃過二人地連擊。手中飛出一顆赤紅地珠子。向著碧霄當頭打來。卻被趙公明擋了下來。

那釋迦牟尼見多寶道人與碧霄說動手便動手。如此不顧規矩。也是大怒。只聽他當空向佛門眾人喝道:“布陣。”言罷已是現出自己護法明王。分立五行。佛門弟子聞言。也是以釋迦牟尼為中心。布成一個巨大地五行大陣。這陣法雖說是不甚稀奇。不過就是個簡單地五行陣法。卻因為布陣之人。而使得威力陡然增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待大陣剛剛布成。就見周圍數萬里地天地元氣蜂擁而來。將道門眾人卷入陣中。

道門眾人來到陣中之後,卻見到處充斥著五行元氣,形成千變萬化地場景,只見陣中之處有五株參天大樹聳立其中,西方庚金的菩提樹,東方甲木地人參果樹,北方水的蟠桃樹,南方丙火地扶桑木,中央戊土的黃鍾李,不斷吞吐著被大陣席卷而來地天地元氣。如此循環往複,生生不息。

多寶道人見狀,感歎道:“西方**,果然不凡,區區五行大陣,竟被他們運用到如此地步,已然自成一個世界,卻是與我截教陣法截然不同。”身後眾仙聞言,也是默默點頭,深以為然。

便在此時,陣中現出釋迦牟尼的虛影,只見他來到眾人的面前,道:“貧僧本不欲與眾位道友為難,誰知眾位卻是屢屢與我佛門作對,說得今日要讓眾位見識一下我佛門降魔手段了。”

多寶道人聞言卻是微微一笑道:“釋迦牟尼道友也不必拿言語嚇唬我等,雖然貧道承認你佛門所布五行大陣確實是另有玄機,然而萬變不離其宗,即使能困得住貧道等人一時,卻是對我等性命造不成威脅,正好陣中天地元氣濃厚,貧道便將此行當成是一次閉關清修了。”言罷竟然是真的自袖中取出一個蒲團,盤膝坐了下來。

那釋迦牟尼見狀又是一陣惱怒,多寶道人言下之意他自然知曉,不過是個簡單的托字訣,只是他道門眾人拖得起,自己佛門肩負光大佛法的責任,卻如何能拖得起。只見釋迦牟尼自懷中取出一個燈狀法寶,口中噴出一口精純佛元,就見他手中法寶之上湧出騰騰大火,向著道門中人燒來。道門中人見狀,忙將身上護身法寶祭出,玄都**師祭出離地焰光旗護住自身,云中子卻是祭出自己煉制的贗品太極圖護住自己與闡教眾人,而截教眾人則是聚集到多寶道人的周圍,只見多寶道人頂上現出混沌云光,一株火紅的巨樹沖天而起,正是扶桑木。

多寶道人剛一祭出扶桑木,就見陣中火靈之氣紛紛向著扶桑木湧來,便是佛門眾人以天地元氣凝聚而成的那株扶桑木也有渙散的跡象。多寶道人見狀,心中一動,又是將混沌云光中的北方玄元控水旗祭出,與扶桑木並立虛空。果然,在玄元控水旗祭出之後,多寶道人頭頂之上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水火太極,急速的鯨吞著陣中的水火靈氣。

在水火靈氣的流失之下,五行大陣再也難以保持五行相生,瞬間崩潰。

雖然陣中水火靈氣被多寶道人吸收,但是其他的靈氣卻並未被吸收多少,五行大陣轟然崩潰之下,陣中無論是布陣的佛門弟子,還是前來破陣的道門弟子,都是被這突然潰散的天地靈氣沖擊的東倒西歪。而作為陣眼所在的釋迦牟尼更是因大陣突然被破,哇的吐出一口金血,駭然的盯著虛空之中的兩件至寶。(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四十一章 降龍伏虎 師徒生隙     下篇:正文 第四十三章 淨土汙損 如來被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