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五章 長眉無知 唐僧嘴賤  
   
正文 第五章 長眉無知 唐僧嘴賤



著昊天上帝近侍太白金星的一聲宣告,蟠桃盛會正自然是請此次蟠桃盛會的主辦人和贊助商昊天上帝講話,只見他自寶座之上站起,向著會場之上的眾人環視一圈,開口道:“朕幸得道祖鴻鈞信任,竊居天帝之位,至如今已有幾萬年,如今三界還算安定。只是令朕惋惜的是皇家一脈卻一直是人丁稀疏,如今朕的外甥楊戩已經是與敖卿家的掌上明珠結為連理,現在又輪到朕的外甥女了。說起來朕這個做舅舅的確是有些失職,竟然是在不久前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外甥女存身于世。可惜的是朕的妹妹瑤姬公主不能前來,也就只有朕這個做舅舅的幫著張羅婚事了,好在此事也算圓滿,使朕不至于愧對瑤姬。”

一旁的二郎顯聖真君楊戩聽到昊天上帝提到自己的母親,冷哼一聲,只是當著如此多的賓客之面也不好給他難堪。被身後的敖甯輕輕拽了一下,楊戩強行按下心中的不滿,轉過頭向著敖甯強笑一下,輕輕拍了拍她的小手,表示自己沒事。

只是那昊天上帝話音未落,卻見那多寶道人的臉上露出神秘的笑容,一閃而逝。來到天庭之後,一直在暗中留意多寶道人的佛祖釋迦牟尼見狀,心中微微一驚,不明白自己這個老對頭又要搞什麼詭計,暗中推算一番,面上竟然也是露出了與多寶道人一般無二的笑容。便在昊天上帝剛要令那些仙子宮娥傳上果品之時,卻聽一個清冷的聲音道:“昊天,你如今好歹也是堂堂的天庭大帝,三界之主,可不是當初道祖身邊的道童了。怎可如此不顧身份,當著這麼多道友的面空口白牙的說謊,莫不是當我等是傻子不成?”

此人聲音中帶著毫不掩飾的譏諷,又沒有壓低聲音,整個瑤池之內地仙人,宮娥,俱是聽地明明白白。他話音剛落,就見瑤池之中嘩的泛起一陣議論之聲,紛紛順著聲音向說話之人望去,想要弄清楚是何人敢對天帝如此無禮。卻見一個身著紅色道袍的道人,身上氣息飄渺,端坐在左手第三的晶案之後,不是冥河教主,又是哪個。

那昊天地臉上也是騰的漲得通紅,卻是強忍著心中洶洶燃燒的怒火,向著那冥河教主冷聲道:“冥河道友說朕撒謊,總要給出個理由,否則別人還以為你是蓄意鬧事,破壞我外甥女楊嬋與鯤鵬道友愛子地婚事呢。”

冥河教主雖然聽出了昊天上帝言語之中的挑撥之意,卻是渾然無懼的道:“昊天,你也休要暗中挑撥貧道與妖師的關系,方才言語中你說那瑤姬公主不能來此,可如今人家夫婦明明就在南天門被你手下那幾個鷹爪擋路,此事又該如何解釋?怎麼,你將人家一家人強自分開幾千年,莫不是自己女兒地婚禮也不准別人參加嗎?你這個做大哥,做舅舅的,未免也太過絕情了。”

眾人聞言,也是忙將自己的神念往南天門探去,果然有一對男女被那四大天王與王靈官擋在南天門外,男的自然是那截教三代弟子聞仲,那女子當然是那被昊天上帝幽禁在桃山的云華仙子瑤姬。只是眾人不明白,這聞仲什麼時候與瑤姬公主成了夫婦了,疑惑之下,忙自暗中推演天機,片刻後,也都是明白了此事的前因後果。此時瑤池之中雖說是金仙紮堆,准聖也是不少,卻只有多寶道人,釋迦牟尼,冥河教主與鯤鵬妖師四人是斬二尸地准教主道行,這也是其余之人比四人發現的要晚地原因。

而多寶道人與~鵬妖師自然不會站出來破壞自己門人愛子的婚禮,釋迦牟尼因為還要用到昊天上帝,自然也不好講出,如此與昊天有矛盾冥河教主就成了那在昊天狠狠地拍一巴掌地最適合的人選。昊天此刻自然也是知道了南天門之事,以及聞仲與瑤姬地淵源,面上不由得一陣鐵青,將薩真人喚到身邊,令他去將聞仲二人領進瑤池。

就在薩真人出去的這短短的時間內,瑤池之中卻又是發生了一件影響深遠之事。話說那長眉真人任壽,此刻正是志得意滿之時。見面前這個坐在自己祖師之上的普通老頭兒,竟然敢對昊天上帝這位三界至尊如此無禮,又見這老頭兒身後的兩個人,身上的氣息明顯是自己的老對頭血神君丁引一脈,當即心中那顆除魔衛道之心不可抑制而又不適時機的爆發了,只見他猛地拍了一下面前的晶案,站起身對冥河教主喝道:“大膽,竟然敢對天帝無禮,皇族

是你這個左道妖魔能夠隨便指摘的。”

長眉真人任壽這一聲當真是中氣十足。甚至將瑤池之上地議論之聲都壓了下去。而與他同桌而坐地人教玄都**師幾人卻是臉上一陣難堪。只是人家長眉地祖師文始真人在此。也是輪不到自己開口訓斥。那文始真人感受到眾人盯到自己臉上地目光。也是一陣火辣辣地感覺。剛要開口訓斥那長眉幾聲。卻聽那、冥河教主怒極而笑道:“哪來地野道士。竟敢說貧道是左道妖魔。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便是你家祖師太上老君。也不敢在貧道面前如此指摘貧道。你這小道士。莫不是得了失心瘋不成。”

長眉真人聞言。也是怒喝道:“混賬。你這魔道妖人。安敢提及道祖名諱當真是…”話未說完。就聽啪地一聲。臉上挨了實實在在地一下五指山。轉首看去。卻是身旁文始真人出手。看著瑤池之上三界高人面上地恥笑之意。感受著臉上火辣辣地疼痛。長眉真人感覺受到了奇恥大辱。不待與玄都**師等人見禮。便自負氣而走。回人間界了。文始真人看著任壽地背影。又是一陣惱怒。他原本想在蟠桃盛會之後。借著聽玄都講道地機會。向這任壽講解一些三界秘聞。一來提醒他不要和佛門走地那麼近。這二來也是防止他將來來到地仙界。遇到那些三界高人。闖下大禍。誰知這計劃終究是趕不上變化。竟然在蟠桃盛會之上發生這等事。

這時。那薩真人也是帶著聞仲與瑤姬公主來到了瑤池之上。昊天上帝捉拿瑤姬公主之時。那楊嬋還未記事。見到自己地母親當面。稍微有些激動。而那楊戩卻是因為劈山救母之事。與瑤姬公主感情深厚。忙帶著小妹迎上前相迎。只是這兄妹二人來到那聞仲跟前。卻是有些尷尬。不知該如何開口。

便在此時。卻聽右邊佛門一方傳出一個聲音:“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洞房花燭夜。師兄變親爹。”聲音雖小。只是在座地諸位哪一個不是手眼通天地高手。如何能瞞得過眾人。那些三界散修因為事不關己。聽過之後。俱是哈哈大笑。而道門一方。無論是聞仲和楊嬋所在地截教。還是楊戩所在地闡教。亦或是一脈相連地人教眾人都是感到頗有些尷尬。而當事人聞仲等人更是怒不可解。那聞仲為人剛直中正。最是討厭這些油嘴滑舌之人。見他辱及自己子女。心中歉疚與關愛之心頓時發作。只見他須發皆張。便要動手。

誰知還未等到聞仲出手。便聽身前楊戩暴喝一聲“找死。”已經是將三尖兩刃刀取出。向著說話之人殺去。再看那出言諷刺地佛門之人。卻見他面目清秀。儀表不凡。尤其是一雙靈動地眼睛。不時地在瑤池中那些伺候地宮娥身上飄過。看地那些仙女面色微紅。心中俱是暗罵:這賊和尚長了一雙狗眼。仿佛能看到人家衣服里面去。這人正是那淫蕩無恥地唐三藏。如今地檀越功德佛。只是這和尚念經有一手。但真要打起來。卻是三個唐三藏也不是一個楊戩地對手。見楊戩氣勢洶洶地向著自己殺來。當即是哎呀一聲。躲到了身旁老師釋迦牟尼地身後。

那楊戩此時急火攻心。管你是佛祖還是菩薩。就要讓過釋迦牟尼。直取檀越功德佛。只是那釋迦牟尼如何能令他如意。只見他高宣一聲佛號。便自體內現出了一陣佛光。將楊戩緊緊地抵在自己三丈之外。難有寸進。玉鼎真人見自己地弟子被迦牟尼這一方教主欺負。如何能夠忍受。只見他也是高喝一聲無量天尊。頂上現出慶云。只見其上金燈閃耀。金花千朵。又有一個肌肉肌肉盤結地大漢手持一把斬仙劍于慶云之上盤膝而坐。卻是玉鼎真人地惡尸化身伏魔天尊。

楊戩借著老師之助,又是將手中三尖兩刃刀向前推進了丈余。那黃龍真人與玉鼎真人交好,見到這師徒二人境況堪憂,也是將慶云現出,卻見黃龍真人慶云之上只有寥寥數盞金燈,與金花一起圍繞著一個拳頭大小的龍珠。那楊戩剛欲再次向前推進,不防釋迦牟尼此時竟然也是頂門大開,只見他頭頂之上現出一尊面有大慈悲的佛陀,正是當初被須菩提祖師填入海眼的燃燈如來,又有五個面目忿怒的護法明王按五行而坐,將燃燈如來護在當中。(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四章 姻緣之事 妙不可言     下篇:正文 第六章 欲取先與 圖窮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