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八章 老君算計 青牛受罰  
   
正文 第八章 老君算計 青牛受罰



天定要亡?那當初道祖為什麼還要將他推上這天帝都**師惑的問道。

太上老君道:“這不過是無奈之舉,當初巫妖大戰剛自結束,整個洪荒大地都是滿目瘡痍,若是在那時因為一個天帝之位,引起各方爭執,恐怕剛自被道祖煉合起來的洪荒四大部洲,又將被眾人打得支離破碎。而選定昊天,也未嘗不是一種妥協,一來平複了各方勢力的爭位之心,二來也是給昊天一個機會,畢竟昊天跟隨在道祖身邊幾萬年,也算是道祖弟子。若是他能夠坐穩天地之位,自然是最好的結果,若是做不好,也能做一個富貴天帝。誰知道道祖雖然是識人無數,然而這世間最難弄懂的卻是人心。未曾想到那昊天竟是野心如此之大,竟然妄圖獨尊三界,只是野心雖大,卻沒有與之匹配的心機與實力,四處樹敵,生生的將自己逼上了絕路。

須知這世上哪有長盛不衰的道理,便是我等聖人,也只能風光一時。雖然那昊天有膝下七個純陰之女拱衛,若是能安安穩穩的做他的天帝,自然是富貴永享,便是天地大劫也是不能動他分毫,誰知他不知自重,我等也只能動用這步暗棋了。”那玄都**師聞言,也是暗暗歎一口氣,心中對于昊天夫婦的結果有些惋惜。

就在玄都**師感歎將來昊天上帝與西王母悲慘的處境之時,聽到旁邊太上老君的聲音傳來,“玄都,你去後邊,將那青牛兒帶來,貧道有事吩咐。”

玄都**師聞言,卻不知老師招那青牛能有何事,只是老師不說,自己也是不方便問,隨即是轉身出了大殿,往後殿牛欄走去。只是剛自走進後殿,這才想起那青牛偷偷下界去參見凌霄道人成親大典去了,以他的性格,若是不瘋夠了,恐怕是不會甘心回來的。心中想著,來到那牛欄之前,果然見那金角,銀角兩個童子正倚著朱漆圍欄呼呼大睡,牛欄之內空空如也,便是一個牛毛也沒有。

玄都**師此時卻是有些為難,不知道該不該將那青牛私自下界之事告知老師,若是告訴了老師,那青牛免不了要被老師責罰,若是不告訴,那便是自己欺師。正自躊躇見,忽然轉念一想,這大赤天乃是老師一手開辟,再次空間之內便是一草一木,一鳥一蟲都是逃不過老師太上老君的眼睛,那青牛雖然實力還說的過去,卻又如何能夠瞞得過老師地耳目,恐怕老師也是想借這個由頭,遣他去做些隱秘之事吧。想到這里,那玄都**師也不管仍自靠在朱漆圍欄之上呼呼大睡的兩個童子,轉身回前廳向老師交旨。

那太上老君自然知道那青牛此刻身在何處,聽到玄都**師的回報,當即是裝作惱怒的樣子,令玄都**師前往瀛洲仙島,將那青牛帶回。玄都**師雖然猜到了那青牛出逃乃是老師太上老君刻意為之,但是看到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老師露出惱怒的神色,還是禁不住有些惶恐。忙自又是風風火火的出了大赤天,一路穿過三十三天,來到地仙界東海瀛洲仙島。此時多寶道人已經是與鯤鵬妖師,冥河教主,以及截教中人交代好日後所行之事後,閉關而去。那代多寶道人執掌截教的孔宣正在上清觀門口,送別得到截教太上護法之位的冥河教主和他地兩個弟子,見到玄都**師慌慌忙忙的來到瀛洲仙島,一直以來古井無波的面上現出些許的焦急之色,忙自與妖師鯤鵬及趙公明等人迎上前去。

卻見那玄都**師降下云路,雙腳還沒有踏實,便已經是開口問道:“孔宣道友,那青牛金兜此刻可還在上清觀中?”

眾人聞言一愣,未曾想到這玄都**師如此急急火火,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大事,竟然是為那金兜而來,就聽一旁的趙公明道:“那金兜道友此刻應該還在偏廳向凌霄師侄灌酒,卻不知玄都道友如此著急尋他,所為何事,可有用得著貧道等人的地方?”

那玄都**師搖搖頭,歎息一聲道:“這青牛兒不知天高地厚,為了參加凌霄小友成親大典,竟是趁著那兩個童子熟睡之時,背著老師偷下界來,老師此時因為有事交代與他,卻是尋不到他身影,因此惱怒不已,令貧道前來尋他,諸位道友卻是幫不上忙,還是快些領貧道前去偏廳,將他帶回大赤天兜率宮領罰方是正理。”

“玄都道友。那青牛道友此去不會有什麼事情吧。要不要貧道一同前去大赤天與太上聖人分說?”玄都**師循聲望去。卻見是那妖師鯤鵬關心地問道。心中微微有些詫異。這妖師~鵬雖說是心性涼薄之人。那青牛金兜畢竟是為了參加

子成親大典而來。若是因此受到處罰。自己卻已不?。

玄都**師也不管這妖師鯤鵬今天為何會發了善心。微微擺手道:“無事。老師此次可能就是為了給這牛兒一個教訓。最多就是訓斥幾句。餓他幾天。還請~鵬道友放心。”眾人聞言這才稍稍放心。那青牛如今也是金仙之身。不要說是餓幾天。便是餓上個百八十年也沒什麼問題。當下由趙公明在前面帶路。引著玄都**師往偏廳而去。

此刻那青牛金兜正與一眾妖王在偏廳之上豪飲。也沒有注意到玄都**師到來。直到被玄都**師抓著胳膊拖出偏廳。被冷風一吹。才稍微清醒一些。睜著有些朦朧地牛眼。噴著滿口地酒氣。對面前地玄都**師道:“咦。玄都師兄。你也來喝凌霄道友地喜酒呀。”

那玄都**師見這青牛大禍臨頭還在那胡言亂語。壓低了聲音喝道:“你這該死地牛兒。大禍臨頭還有心情管貧道喝酒不喝酒。先顧著你自己吧。你私自下界地事情已經是被老師知道了。此刻正在兜率宮等候。自求多福吧。”言罷拉著他。大步往上清觀外走去。

那原本還因為飲酒過量。腦袋有些昏沉地青牛金兜被玄都**師這麼一頓呵斥。也是猛地一個激靈。徹底地清醒過來。一邊跟著玄都**師往前走。一邊向玄都**師問道:“大老爺不是閉關煉丹地嗎。怎麼會知道俺老牛下界地事情。這下可糟了。俺老牛原本還想再多快活幾天地。這下該如何是好?”

玄都**師道:“老師金丹前幾天就已經煉制完成,卻是有事情令你去辦,令貧道去喚你,貧道又不能欺師,便將你偷偷下界地事情告訴了老師。”

“這,玄都師兄,你這麼做未免有些不地道,俺老牛自問沒有得罪你,怎可在大老爺面前告俺老牛的狀,如今好了,俺老牛要受罰,你是不是特別開心,特別滿意?”青牛金兜聽到這玄都之言,才知道竟是面前這師兄出賣了自己,一邊走,一邊憤憤不平地道。

玄都**師聽這青牛竟然埋怨自己,也是有些惱怒的道:“哼,那你告訴貧道,若是不告訴老師,你讓貧道到何處去尋一個青牛去向老師交代,便是能變出一個青牛,你以為能瞞得過老師地慧眼嗎?”

那青牛金兜此刻也是沒了言語,見玄都**師生氣,自己還指望他在太上老君面前求情呢。當下換了一張笑臉,嘻嘻哈哈的道:“騷蕾,騷蕾,卻是俺老牛失言,玄都師兄勿怪,就不知道大老爺因何事交代俺老牛,竟然如此匆忙,要勞動玄都師兄親自來尋。



“貧道也是不知,到了兜率宮老師自然會告訴你。還有,你口中所說地騷蕾是什麼意思。”玄都**師疑惑的道。

“呃,這個,這是俺老牛從鯤鵬老兒那兩個鳥弟子耶和華和撒旦那里學來的鳥語,應該是誇獎吧。”那青牛金兜聽到玄都**師的問題,撓撓頭道。

玄都**師見狀,知道問這呆牛也是問不出什麼,當下是底下頭自顧的趕路。玄都**師道行精深,那金兜又是太上老君的坐騎,云路自然是不慢,用了不到一天的功夫,便從瀛洲仙島趕回了三十三天外的大赤天兜率宮中。二人一前一後的走進大殿,見太上老君正端坐殿內中央的蒲團之上閉目養神。太上老君聽到動靜,睜開雙眼看到那青牛此刻戰戰兢兢的跟在玄都**師的身後,亦步亦趨的走進殿來,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咳嗽一聲,對那青牛道:“孽障,你不得法旨,竟然敢私自下界,可知罪?”

那青牛聞言一哆嗦,忙自來到太上老君的跟前,撲通一聲,跪下叩首道:“大老爺恕罪,俺老牛卻是因為終日在那牛欄中吃草,嘴里都能淡出個鳥來,聽說我那渾天大聖鵬魔王兄弟成親,想要趁前去恭賀之機,打打牙祭,不想竟然是誤了大老爺要事,老爺恕罪呀,俺老牛以後再也不敢了。”

∼~∼∼~~∼∼~~∼~~∼∼~~∼∼~~∼∼~~∼∼~~∼∼~~∼∼~~∼∼~∼∼

騷蕾,騷蕾,小豬還以為明天才開始封推,誰知道今天就開始了,先道個歉。從明天開始,封推的這一周,每日更新三章,至于今天欠的兩章,在封推結束後,自動延後一天補上。同時也借此機會,厚顏向各位讀者大大求一下票,推薦票,月票,打賞,訂閱,有什麼統統向小豬砸過來吧!(*^_*))嘻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七章 七星拱衛 天定要亡     下篇:正文 第九章 青牛下界 蠱惑牛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