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章 賭斗失身 附身鬼槐  
   
正文 第十章 賭斗失身 附身鬼槐



牛郎聽了青牛金兜之言,眼中一亮,他是實實在在的,自然也有農民身上特有的七分老實,二分愚昧和一分狡猾。若是這青牛是對一個儒家子弟說出這些事情,對方不但不會領情,或許還會反過來斥責青牛不知禮義廉恥,而牛郎就全無這些顧忌,當即是點點頭,轉身自床後邊箱子之中取出那件只有在過年之時才穿的,洗的有些發白的青衫,准備好好的打扮一番,去碧蓮池做賊。

轉眼到了第二日晚間,牛郎打扮齊整,踏著月色,按照青牛說的,默默地來到來到了碧蓮池邊,躲在了一處光滑的巨石背後,等待著仙女的到來。如此一夜過去了,卻是絲毫未見仙女的蹤影,焦急之下,就見那牛郎自巨石之後走出,看著在朝陽的映射下,池水接一,波光粼粼的碧蓮池,眼中卻有著濃濃的失落。就在此時,卻見天空一陣仙音繚繞,伴隨著朝霞,七個身著不同顏色仙衣的仙子從天而降,向著牛郎的方向而來。也許是感受到到了仙女身上的仙氣,只見碧蓮池中魚兒漫游,鴛鴦嬉戲,池邊楊柳萬千條,杜鵑花開火樣紅。牛郎見狀大喜,忙閃身躲到巨石後面。

七仙女踏著祥云翩翩飄落到巨石之上,向著四周觀察片刻之後,見沒有人影,這才紛紛脫下輕羅衣裳,縱身躍入清流之中。見那七仙女于池水中或躍或踩,追逐娛樂,完全的沉浸在了這醉人的山光水色中,把巨石後面的牛郎都看的呆了。直到日上正午,才想起那青牛的交代,忙自巨石後邊竄出,拿走了巨石上的紅色仙衣。

正在碧蓮池中嬉戲的七位仙女突然瞥見池邊的人影,當下大驚,一招手攝過自己地衣衫,四散而去,只是那紅衣仙子卻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又羞又急,卻又無可奈何。便在此時,就見那牛郎來到那小仙女的面前道:“仙子不必驚慌,只要仙子答應做我的妻子,我就將衣服還給你。”

那小仙女聽到牛郎之言,卻是又羞又怒,喝道:“你這漢子,怎的如此無禮,盜走了我的衣服不說,還想強迫我當你的妻子,難道不知道禮義廉恥為何物嗎?”

牛郎頓時被這仙女喝的啞口無言,只是想到那青牛陪伴自己十幾年,定然不會哄騙自己,忙慌亂地道:“這是一個大神仙告訴我的,他讓我在這等你,說是只要取走你地衣服,你就會答應做我的妻子。”

“什麼大神仙,竟會教你如此齷齪之事,你先將衣服還我,看我如何去教訓你口中的大神仙。”那小仙女嬌喝道。牛郎無奈,只得將衣衫還給了那小仙女。

那仙女藏到巨石後邊,穿妥了衣服之後,當即是隨著那牛郎來到了他的家中,卻要看看這牛郎口中的大神仙,究竟是何方神聖。誰知一見之下,見竟是一頭肥流油的老牛,隨後指著那青牛對牛郎譏笑道:“這就是你口中說地大神仙,不過是一頭只知道吃喝的懶牛而已。”

牛郎見她竟然質疑此刻在自己心中光輝萬丈的青牛,當下急道:“你,他真的是神仙,不信我們就打個賭,若是我能讓他開口說話,你就要答應嫁給我。”

那小仙女聞言,又是仔細的看了看那趴在牛欄中,自顧自的呼呼大睡地青牛,見他身上不但仙氣,便是連一絲的妖氣都沒有,當下道:“賭就賭。”

牛郎見他答應。忙快步地來到那青牛身邊。拍了拍他地脊背道:“牛大哥。別睡了。快醒醒。別睡了。你快說句話。不然我到手地老婆就要跑了。”那青牛卻是紋絲不動。而一邊地小仙女見牛郎著急地樣子。原本還氣鼓鼓地盯著他地眼中卻是閃過一絲地笑意。

就在那牛郎急地滿頭大汗。聲音中也是帶著哭腔。即將崩潰之際。就聽那青牛口中嘟囓了一句。“別打擾俺老牛睡覺。找你地媳婦去。”

牛郎聞言狂喜。而一旁地小仙女卻是驚得眼珠子滾落了一地。她是如何也想不到面前這個除了毛色還算過地去地老牛。為何能夠口吐人言。只是她雖是女子。與牛郎光名正大地賭斗。卻也會賴賬。當即便在天地與面前這個會說話地牛神仙地見證之下。結為了夫妻。就在這時。那牛郎才知道了面前地仙女名為織女。乃是天上昊天上帝地六女兒。

不說這六仙女織女被老奸巨猾地青牛金兜算計。嫁給了牛郎。從此過上男耕女織地生活。卻說那其余六個仙子在離開碧蓮池後。來到天庭南天門聚首。卻是不見了六仙女和七仙女。心中著急。又怕父皇和母後怪罪自己撇下妹妹獨自回來。當下是不敢見昊天上帝與西王母二人。躲進了瑤池。

眾看官只知道那六仙女被青牛算計。被牛郎留在了身

那七仙女又是到了何方?那七仙女在碧蓮池被牛慌忙之間穿上衣服逃走。因為這七仙女久居天庭。對于凡俗世間地事情卻是好奇地很。竟然沒有在逃離之後。去尋找幾個姐妹。而是一個人自顧地游玩起來。這游玩之間。就忘記了時間。如此卻是耽誤了回天庭地時間。卻說這一日。七仙女來到了一座城池之中。看到街邊一群人正圍成一團。指指點點地說著什麼。來到近前。原來是一個風度翩翩地公子正跪著街邊。賣身葬父。打聽之下得知。這公子名為董永。據說乃是漢高昌侯之後。無奈家道中落。老父病死。才在此處賣身葬父。

七仙女在地仙界行走著幾年來,見慣了人世間的冷漠,見這董永有如此孝心,不由的有些芳心暗許。當即是自懷中取出一顆明珠,交給那董永,讓他去安葬老父。董永接過明珠,又深深的看了面前這位身著黃衣的女子一眼,仿佛要將她刻進自己的心中,這才拱手一禮,推起躺著老父冰冷的尸體的手推車,往棺材鋪走去。七仙女也被董永那雙深邃而又靈動的眼睛所震撼,那其中包含的是怎樣的睿智和滄桑,當即心中的愛意又是增加了三分。

七仙女看著董永遠去的背影,想到此次分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心中不由有些黯然,心神急轉之下,竟是毅然的跟隨著董永的身影,出城而去。二人一前一後,來到城外,董永在前方推著老父的棺槨,來到一座小山堆上,依照閑暇之時所習的堪輿之術,最後在一株老槐樹前停了下來,將老父親安葬。看到跟在自己身後的黃衣少女,走上前來道:“小姐慷慨解囊,使董某老父免于暴尸荒野,于董某有再造之恩,此後董某願意當牛做馬,報答小姐。”

誰知那七仙女卻是道:“我愛你至孝之心,也不要你當牛做馬,今日願在這古槐見證之下,與你結為夫妻,共享天倫,如何?”

董永奇道:“啞巴樹怎能開口?”

七仙女卻說道:“大樹不開口,各自兩分手;大樹若開口,姻緣天配就。”接著,他們雙雙于老槐樹前跪拜下來。這時,就聽到一個聲音從樹上傳出,祝賀這對壁人百年好合,只是激動之下竟是將“百年合好”說成了“百日合好”,弄得董永和七仙女僅有百日緣分。

只是那董永卻是並未注意到這些,他此時卻是被槐樹中傳出的聲音所吸引,因為那個聲音正是他亡父的聲音。原來這董永的父親在病逝之後,因為擔心獨子董永,卻是一直沒有去地府報到,非要見到董永終身大事有了著落,才敢放心。

至今日,看到這黃衣女子前來,言語之中頗有與董永結為秦晉之好的意思,見這女子乃是難得的良配,想要催促董永趕緊答應此事,卻是礙于如今人鬼殊途,無法與董永溝通。就在此時,忽然從感到旁邊大槐樹上湧出一股吸力,將自己鬼體吸入了槐樹之中,那一霎那間的感覺,仿佛槐樹成為了自己的肉身一般,當下試著開口,果然是發出了聲音。只是心情激動之下,竟是將百年合好”說成“百日合好”,暗罵自己烏鴉嘴不已。要問這董永老父的鬼魂如何會被吸入了身旁的槐樹之中,卻是因為槐樹乃木中之鬼,因其陰氣重而易招鬼附身。

董永老父的鬼魂在看著董永與七仙女結為伴侶之後,便自從大槐樹上飛出,往幽冥地府轉世投胎而去,而董永則是帶著七仙女,在這小山堆上築起一座茅屋,住了下來。

且說那昊天上帝與西王母二人因為七仙女下界沐浴,以煉化體內多余的陰氣,擔心不已。誰知她們去了良久,卻是久等不回,焦急之下,向殿下仙官詢問,才知道幾位公主竟是早已回了瑤池。暗罵一聲無禮,二人聯袂來到瑤池,就見那青衣仙女、素衣仙女、皂衣仙女、紫衣仙女、綠衣仙女皆在,卻是不見了紅衣仙女與黃衣仙女,大驚之下,忙自推算其行蹤。誰知不算還好,一算之下更是驚怒交加。那西王母還只是氣的臉色鐵青,昊天上帝養氣之術略差,竟是當著幾個女兒的面破口大罵:“無恥賤婢,死不足惜。”也難怪他們這麼快就發現了七仙女的行蹤,那六仙女身邊還有一個青牛金兜暗中掩飾她的行蹤,這七仙女卻是有如黑夜中的明燈一般耀眼,想不被發現都難。

∼~∼∼~~∼∼~~∼∼~~∼∼~~∼∼~~∼∼~~∼∼~~∼∼~~∼∼

懈怠一天,靈感竟然去了大半,看來以後要多堅持,先道個歉,今日欠下一章,明日補上!(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九章 青牛下界 蠱惑牛郎     下篇:正文 第十一章 知悉陰謀 私情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