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三章 心意相通 銀河難渡  
   
正文 第十三章 心意相通 銀河難渡



在昊天上帝與西王母焦急的等待中,終于是等到了:<的消息。此時距離昊天上帝從西方婆娑淨土歸來已經是過去了二十多天,關于與佛祖釋迦牟尼談了些什麼,昊天上帝沒有說,而西王母也沒有問。對于六仙女的蹤跡,既然西王母用昊天鏡探查不到,那麼對與昊天上帝這個因為轉世重修,道行比之西王母還要差上一線的人來說,結果自然也是沒有絲毫的不同。如此二人也就只能寄希望于天庭那遍布三界的眼線,數不清的山神和土地了,索性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六仙女從天庭消失整整一個月,地仙界也是過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後,終于是被二人等到了。

只不過等來的卻並不一定是好消息,六仙女織女于幾日前與牛郎的愛情結晶誕生了,是一對龍鳳胎。或許是為牛郎這個忘年交感到高興,又或許是因為其他的事情分心了,青牛金兜疏忽了對于織女行蹤的隱藏,被牛郎附近的土地神通過織女產子之時產生的異象,覺察了織女這個天庭公主的行蹤。

當昊天上帝與西王母帶著天兵天將來到牛郎與織女家中之時,看到的是牛郎一家其樂融融的景象。只見那牛郎正坐在織女的床邊,一起逗弄著身旁的兩個粉雕玉琢的孩子。因為織女產後力虛體衰,是以感官大為的下降,直到昊天上帝與西王母來到茅屋前,才從窗口看到他們,當即是驚得險些從床上跌落下來,幸虧有一旁的牛郎扶助了她。牛郎此時也是發現了那對衣著華貴,正自透過窗口盯著自己一家人的夫婦,看到妻子織女眼中的驚容,明白這二人恐怕就是自己地便宜老丈人和丈母娘了,只是這牛郎將人家女兒拐走,此刻苦主找上門來,這牛郎卻是不知該如何開口。

此刻那織女也是從最初的震驚中醒過神來,如今生米已經是煮成了熟飯,一味的逃避是沒有任何作用地,況且她與牛郎如今也未必能逃得出昊天上帝與西王母的手掌心。只得是硬撐著虛弱的身子,走下床來,牛郎見狀,忙自上前來扶她。昊天上帝與西王母二人冷眼看著織女被牛郎扶著步履蹣跚地來到自己夫婦二人面前,叩拜在地,虛弱的聽著從織女口中傳出來的言語:“不孝女天慶,拜見父皇母後,天慶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不敢妄求得到父皇母後地原諒,只是想請父皇母後能夠看在兩個孩兒有我張家血脈的份上,能夠放過牛郎,使他能夠將兩個孩兒養大,天慶願意隨父皇母後返回瑤池,要殺要剮,天慶都不敢有任何怨言。”

西王母伸手握著昊天上帝的手,感覺著其上傳來的微微顫抖地感覺,不知道他是因為看到六女天慶為他張家開枝散葉,還是因為門規受辱而怒火攻心所致。輕輕地拍了拍昊天上帝的手,與他對視一眼,就聽西王母開口道:“天慶,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既然你甘願代他父子三人受罰,便跟本宮與你父皇回瑤池吧。

”言罷朝身後揮揮手,有兩個女仙走上前,攙起跪在地上的六仙女張天慶,往門外走去。

牛郎這時才從震驚中醒悟過來,想要上前將織女攔下來,卻聽昊天上帝冷哼一聲,一揮袖,將牛郎重重的摔到床前,只聽碰的一聲,牛郎只覺渾身地骨頭象是碎了一般,除去還能轉動的眼珠意外,便是動一下手指地力氣都沒有。床榻上的兩個小娃娃背這聲巨響所驚,俱是一咧小嘴,嚎啕大哭起來。也不知道是因為繼承了昊天上帝張百忍地優良血統,還是因為人仙相戀產生的異變,還是這兩個小家伙天賦異秉,這一聲啼哭竟是上達三十三天,下至九幽地獄,凡是證得仙道之人,俱是聽地清清楚楚,而那些**凡胎之人,便是相隔百丈的小山村中人,也是沒有聽到一絲一毫。

所謂母子連心,織女聽到這聲哭聲之後,再也忍不住回過頭來,眼中是無盡的不舍,只是她明白若是此刻敢有半點一動,就回給牛郎父子三人帶來滅頂之災,當下強忍著心中有如刀絞般的刺痛,毅然決然的隨著昊天上帝與西王母的龍輦,回天庭而去。

看到此處,諸位看官就要問了,那青牛金兜卻是去了哪里?其實早在昊天上帝與西王母帶著這些天兵天將來到此處十里之處時,就已經是被青牛金兜發現了,只是就在他想要起身去提醒牛郎與織女躲避之時,卻不知何時一張散發出悠悠混

氣息的寶圖,來到了自己的身後,將青牛金兜悠得進去,青牛剛自被收入圖中,就感到一股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仔細感覺之後,才想起這寶圖散發的氣息正是自己那大老爺太上老君所持的先天至寶太極圖是的氣息。明白這一定是大老爺安排好的,想要阻止自己去給牛郎二人報信,頹然的歎一口氣,當即是放棄了想要脫困而出的念頭。

青牛金兜也不知道自己在太極圖地混沌空間中待了多長時間。正自昏昏沉沉間。就覺面前一亮。已經是出了太極圖。太極圖將金兜甩出之後。就向著三十三天外飛去。金兜心中擔心牛郎與織女。沒有理會飛走地太極圖。出了牛欄向著四周望去。只見茅屋周圍織女閑暇之時種植地花花草草被踐踏地一塌糊塗。知道那織女恐怕已經是被昊天手下那些鷹犬帶走了。卻不知那牛郎父子三人如何了。這時。就聽耳邊傳來兩個嬰兒微弱地哭泣之聲。青牛一喜。忙往茅屋走去。就見那牛郎躺在床前地地上。雙眼無神地透過窗戶盯著遠處地天空。兩個小娃娃正在床上哭地正歡。唯獨不見了女主人織女。

青牛因為被太上老君封住了身上地仙元。不能夠使用道法神通。只能走到牛郎地身邊。伸出長長地舌頭在牛郎臉上舔了一下。見到牛郎地眼珠子動了一下。才放下心。只聽他開口問道:“牛郎。你可還想見到那織女?”

牛郎聽到織女地名字。這才現出了一些生氣。只聽他向著青牛金兜急聲問道:“青牛大哥。織女呢。織女是不是被帶回天上去了?”

金兜見他這樣子。仿佛入魔一般。暗歎一聲。不知道自己當初蠱惑他去盜取織女地衣服是對是錯。只是如今想這些。卻是有些馬後炮了。當下又是對牛郎道:“只要你聽貧道地話。仍然能夠有機會見到那織女。



牛郎聞言忙道:“青牛大哥。你快說。便是上刀山下油鍋。只要能夠與織女團聚。牛郎也願意。”

“不用你上刀山下油鍋,你聽好了,貧道身上這一身牛皮乃是一件異寶,只要你將它剝下來披在身上,便能乘風而去,到時候上達天庭,自然能夠找到織女。”青牛道。

牛郎聽完大驚失色道:“這怎麼可以,若是將青牛大哥身上的皮剝下,那青牛大哥哪還能活得下來。”

青牛聞言奇道:“混賬,你到底有沒有聽清楚貧道的話,貧道身上的這身牛皮不過是一件法寶而已,只因貧道此時不能禦動仙元,是以拔不下來,只有你自己動手才行,雖說如此將這件法寶與貧道肉身剝離,對貧道會造成一些傷害,但只要貧道修養幾百年,自然能夠恢複過來。好了,莫要再嗦嗦的,在這樣耽誤下去,恐怕你再也見不到那織女了。”

那牛郎見他如此堅持,只得聽命,找來一把刀將青牛的牛皮生生的剝下來,又找來兩個竹筐和一條扁擔,披上牛皮,挑起兩個孩子,便見他足生白云,隨著心念向著那織女離開的方向飛去。青牛金兜待牛郎走遠,這才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心道:“被人扒皮的感覺,這他媽的疼呀。”隨即是強忍著身上的疼痛,步履蹣跚的向著那碧蓮池走去,卻是要借助碧蓮池的靈氣,治療自己的傷勢。

不說青牛往碧蓮池療傷,卻說那牛郎挑著兩個孩子,往天庭而去,眼見就要來到天庭,卻不知此刻那昊天上帝與西王母正在通過昊天鏡盯著他,就在牛郎就要跨過清淺的銀河之時,就見王母娘娘伸手拔下頭上的金簪向著銀河一劃,就見銀河之上突然間變得濁浪滔天,擋住了牛郎的腳步。

就在此時,又是響起了兩個嬰兒聲嘶力竭的哭聲,那銀河雖然是擋住了牛郎的腳步,卻是擋不住兩個嬰兒的嚎啕之聲,只聽這兩個孩子一聲接著一聲的哭聲,令聽者揪心,聞者落淚。此刻的織女自然也是聽到了自己兩個孩子的哭聲,也是在瑤池之中哭的死去活來,如同杜鵑啼血。織女的幾個姐姐見狀,害怕她剛自生產之後,悲怮之下對身體不利,不顧先前西王母的告誡,瞞著昊天上帝與西王母二人,放織女出了瑤池,到銀河邊去和牛郎父子三人相聚,卻不知這一切都是被昊天夫婦看在眼中。(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十二章 盤王種因 董永得果     下篇:正文 第十四章 皇家事了 人間亂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