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九章 神秘難料 謀驢奪命  
   
正文 第十九章 神秘難料 謀驢奪命



神君丁引聞言只覺眉心一跳,如何也沒有想到,不過蜀山派長眉真人賭氣而在人間界引發的一場比斗,竟然是驚動了申公豹背後的那位高人。要知道那位如今可是到了證道的關鍵時刻,不是閉關體悟天道,就是入世勘察世情,如何也不該為了這樣一件便是自己也沒有多麼重視的比斗而分心,雖說這關系到道魔雙方,佛魔雙方,佛道雙方複雜的關系和各方的臉面。不過既然蒼莽斗劍之事能夠驚動那人,聯想到申公豹背後那人無利不起早的性格和滴水不漏的算計之術,丁引不由的懷自己等人是不是因為輕視蜀山派而將什麼重要的事情忽視了。

丁引皺著眉頭沉思了片刻,卻是毫無頭緒,抬起頭,見那申公豹目光炯炯的盯著自己,眼睛一眨不眨,丁引一愣,這才醒悟這申公豹是在等著自己表態呢。旋即歉意的向他點點頭,心中卻有些惱怒,自己今天竟然是連連在這人面前走神,難道說自己的養氣功夫便如此之差,只不過因為別人有些耀眼的出身,有些神妙的丹藥,有些奇異的手段,有些不同尋常的建議,就令自己接連分神,丁引此時心中不由得有些懊惱。

論出身,自己的祖師冥河教主乃是與面前這人的祖師同時代之人,卻因為申公豹老師的強勢,平白無故的矮了一輩,論功法,自己所學血神經乃是冥河教主壓箱底的功法,比之面前申公豹所習功法絲毫不差,論實力,自己千萬年來自刀山血海之中磨練的道行神通,比之這深藏在自己師長身後,只知道賣弄嘴皮子的道人更是強上不少,卻仆一見面就在氣勢之上落了下風,如何能不令血神君丁引懊惱,甚至是有些喪氣。

不過丁引畢竟也不是平常之人,知道此刻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自己再猶豫,引起對方的誤會就糟糕了。當下振作精神,對申公豹道:“既然是瀛洲島仙師之意,貧道自然不敢違背。

只是不知道這蒼莽斗劍之事因何會被仙師青眼有加,還望申道友指點一二,也好令貧道與座下地孩兒們做些准備,免得仙師真的用到我等時,搞得手忙腳亂,壞了仙師的大計。”

申公豹聽著這血神君丁引隱藏在謙卑的言語背後的試探之意,卻是有些無奈,想到自己日後還要與他共事良久,不能太過拒人于千里之外,也是微微一笑道:“不瞞丁引道友,老師在命貧道前來之時,並未談及此行所為何事,只說是讓貧道來道友座前,等待持有老師符詔之人前來,並與丁引道友一道助其成就所謀之事,卻是對于何事只字未提。道友也應當知道,貧道那位老師行事往往出人意表,是以不是貧道有心隱瞞,實在是猜不透老師之意。”

血神君丁引聽申公豹說的如此直白,也明白他是確實不知,也不再詢問,只是卻不無擔憂的道:“便是如此,我等也不能就這樣干等下去,眼見蒼莽斗劍之期日益臨近,若是仙師所說的持有上清符詔之人再未及時現身,我等精力分散之下,卻是不妙呀。”

申公豹也是默默的點點頭,對丁引道:“貧道也是知道這個道理,不過既然老師如此吩咐,想來定然是令有安排,我等只需安心等待便是,以老師地手段恐怕不會令我等等太久的。”丁引見他如此說,也不好開口辯駁,當下也是微微點點頭,伸手虛引,領著申公豹,在修羅神主的陪同下,往偏殿為申公豹准備的宴席走去。

不說申公豹與丁引等人對于多寶道人的算計一頭霧水,卻說那劉基在多寶道人離開之後,越想多寶道人的交代,就越感到那件事情若是成功所能夠引起地奇妙的效果,不過也正是因為能夠看透這些,劉基也越能感覺到這件事情的重大。當即在送走了多寶道人之後,來到自己地繡屋內,在一堆泛黃的書稿之中,翻出一張破舊的地圖,卻是上古流傳下來的中土山河圖志。將山河圖在案幾之上鋪開後,劉基當即趴在上面仔細端詳了起來。

趁著劉基思考地間歇,正可交代一下這個被兩教四派爭相搶奪之人的來曆。劉基字伯溫,江浙人氏,自幼聰穎異常,天賦極高。他從小就好學深思,喜歡讀書,對儒家經典、諸子百家之書,都非常熟悉。尤其對天文、地理、兵法、術數之類更是潛心研究,頗有心得。

師從處州名士鄭複初學習宋明理學。不久之後便考L士。被任命為江西高安縣丞。後又任元帥府都事。只不過卻因為他漢人地身份。受到朝廷地壓制。憤然之下辭官掛印而去。回故鄉青田隱居。隱居之後卻是捧起了自己甚為喜愛地易經八卦之術。苦心鑽研之下。竟然也是被他鑽研出了些門道。

憑借著平時鑽研地風水堪輿之術。劉基劉伯溫很快就找出了守護中土神州地九道龍脈所在。此後所要做地便是聯絡老師為自己預設地幫手。行斬龍之事。既然自己地師兄與援手此刻相聚在西昆侖鐵城山石神宮。秉承著近水樓台先得月地原則。而且那西昆侖又是左道邪魔實力最為雄厚之地。正可前去將昆侖山上地龍脈斬斷。毀掉其中地一尊禹王神鼎。如此雖然不可避免地會引起佛道兩教修士地注意。有違老師交代地保密原則。不過劉伯溫也有自己地想法。在劉伯溫看來。無論如何保密。自己都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那鎮壓了九州氣運幾萬年地九尊禹王鼎毀去。是以他准備把自己所行之事公諸于眾。徹底將水攪渾。于混亂之中巧妙行事。才有成功地可能。

打定主意之後。劉伯溫當即是收拾了幾件衣物。又拿了幾本喜歡地書籍之後。出了竹屋。來到屋後牽出一頭渾身上下全無雜色地雪白毛驢。穿過竹林。往昆侖山而去。這頭毛驢也不知道是什麼異種。渾身上下除了鼻子。嘴巴還有四個烏黑晶亮地蹄子之外。竟是雪白一片。而且別看它身架不算高大。趕起路來卻是健步如飛。比之那些個良駒寶馬也是毫不遜色。更為難得地是因為身架較低。跑起來卻是平穩地很。便是在山地之上也是如履平地。無形中給劉伯溫減少了不少旅途地辛勞。

如此一人一驢。行過有七日。終于是來到了西昆侖地界。因為蒼莽斗劍之事。此時地西昆侖雖說不上是草木皆兵。卻也是戒備森嚴。只不過那劉伯溫一路上。卻是絲毫不受這緊張氣氛地影響。這一來是因為那些個修道之人看他法力低微。不屑為難于他。二來。卻是因為劉伯溫有多寶道人賜下地至寶護身。不怕遇到什麼麻煩。

只是令人感到啼笑皆非地是。劉伯溫這一路之上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來到西昆侖這自家地盤卻是遇到了麻煩。說起來還要怪劉伯溫這頭毛驢。賣相實在是太過吸引人。雖然一路上遇到地那些個正道修士。佛門和尚看了也是心癢難耐。卻為了維護自己正義地形象。不得不忍痛放過了這到嘴邊地肥肉。只不過劉伯溫如今來到左道旁門地地盤。遇到這些直來直去。率性而為地邪魔妖人。卻是再沒有好運護身。這不。才踏上西昆侖地土地。就被幾個左道修士攔了下來。

只見那為首之人身著道裝。大袖飛舞間。頗有幾分出彩之色。只不過那張蒼白地臉卻是令他顯得神色冷酷。面目猙獰。只見此人手上倒提一把妖劍。其上不時有點點碧光閃爍。若是側耳傾聽。還會聽到其中隱隱有鬼哭之聲傳出。由此可知這把妖劍乃是以生魂煉制而成。看地毛驢之上地劉伯溫皺眉不已。他雖然修為不深。也知道以此種方法煉制飛劍。有傷天合。說起來。這妖人在修真界也有些名號。這妖道本名叫朱洪。有個外號叫病維摩。乃是五台派太乙混元祖師地得意門徒。他身後地二人。乃是他地同門師弟。左邊地一個乃是火翼金剛胡式。右邊地一個名為芙蓉行者孫福。這三人因為甚得太乙混元祖師喜愛。自身資質又是不錯。平日間倚仗法術了得。肆意妄為。惡名昭彰。

三人此來西昆侖本是要跟著太乙混元祖師長長見識的,只是誰想到來了十幾日,連一場像樣的斗法都沒有見到。不過好在這西昆侖的景致還算不錯,與五台山相比也是別有一番風味,是以三人無聊之下,便結伴在這昆侖山中游玩,順便也是為了打些野味下酒。誰知野味沒有碰到,卻是見到這劉伯溫起著一頭神駿的毛驢,優哉游哉的來到昆侖山中,以三人的眼光,自然也是看出了這毛驢的不凡,又見這劉伯溫道行低微,孤身一人,當即便起了謀驢奪命的念頭。(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十八章 冒名頂替 收買人心     下篇:正文 第二十章 攻守兼備 貪念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