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未聞其聲 未見其人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未聞其聲 未見其人



成山石神宮大殿之上,眾位左道巨正在杯盞交觥,見嘭的一聲,只見微閉的殿門被人猛地推開,一個人影連滾帶爬的沖進大殿。由于此時正是夕陽西下之時,那人背對著殿門,殿上之人則是正對著殿門,在陽光的照射下,眾人一時沒有看清來人長相,見他慌慌張張的樣子,還以為蜀山劍派殺上門來了。一時之間只聽的大殿內噼里啪啦的一陣亂響,掀翻桌子,打破杯具的聲音夾雜在一起,整個大殿之上嘈雜不止。

看著殿中慌亂不知所措的眾人,血神君丁引心中沒來由的一陣惱怒,這樣一群平日間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邪道高人,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沒有弄清楚,竟然就這樣亂作一團,如何能跟隨自己征戰天下。心念轉動之下,就見血神君丁引的眼中血光一閃,同時身上也是現出一股濃重的血腥之氣,直往殿上眾人罩去。被血神君丁引身上散發的這股血腥而又陰冷的氣息一沖,殿上眾人這才醒悟過來。

待殿上的情形平複下來,隨著他們這一鬧,也是過了盞茶功夫,此時的陽光已經不在那麼刺眼,眾人也是看清了來人的樣子。只見那人發髻散面色蒼白,手上提著一把劣質飛劍,身上粘有點點紅白之物,諸人俱是刀口舔血的人物,眨眼就看出那是些干涸的鮮血和腦漿子。此時那人正手足無措的站在大殿門口,乃是一個年輕道人,雖然資質還算說得過去,修為卻是有些不堪入目,只見他正目瞪口呆的看著平時那些個高深莫測的前輩高人們精彩的表演。

看著眾人在這樣一個小人物面前出丑,血神君丁引的心中更是惱怒異常,剛欲發火,卻聽一旁的太乙混元祖師對著那人喝道:“孫福,發生了什麼事,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說完不等門口的芙蓉行者孫福答話,又見他轉身對上位之上地血神君丁引躬身道:“神君,此人乃是劣徒,名為孫福,近日隨本座那幾個劣徒在神君這昆侖山游玩,而今卻只有他一人回來,如此驚擾了眾位道友,雖說是罪不可恕,但也是情有可原,不如賣本座一個薄面,待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之後,在行處置他,可好?”

“哦,想不到竟然是太乙道友的弟子,難怪資質如此出眾,不過性情卻是與太乙道友的沉著冷靜一點也象,既然道友求情,那就給他一個申辯的機會吧。”血神君丁引沉聲道。

太乙混元祖師雖然暗中被丁引譏諷了一把,也只能訕訕的笑笑,隨即對芙蓉行者孫福喝道:“孫福,出了什麼事,朱洪他們呢?”

芙蓉行者孫福此刻還沉浸在方才熱鬧的氣氛之中,聽到老師喝問,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疾步來到太乙混元祖師的面前,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泣道:“師尊,您老人家可要為兩位師兄報仇呀。”

太乙混元祖師聞言心中咯噔一下,結合孫福身上的血跡,如何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那朱洪與胡式二人雖說平日間仗著自己地名聲,沒少在外面給自己惹是生非,不過好歹也是資質不差,被自己寄予厚望,如今驚聞二人竟然是還未出師,便已經身死。再看著面前這個無論是資質還是性情,明顯比那二人稍遜一籌的孫福,太乙混元祖師一時間也是怒發沖冠。上前一腳將芙蓉行者孫福踢翻在地,又彎腰緊緊的抓著孫福的衣領厲聲喝道:“你給我住口,哭哭啼啼的像個娘們兒,快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回來,朱洪呢,胡式呢?”

芙蓉行者孫福忙一邊啜泣著,一邊將自己是如何在昆侖山遇到那古怪書生,如何起了沖突,那朱洪與胡式二人又是如何死在那書生的神秘法寶之下,自己如何浴血奮戰才逃回來向老師報信,詳詳細細的講了一遍。當然,其中自然是隱去了三人想要謀財害命的環節,只說是因為一點小事發生了口角,以至于那書生在幾人全無防備之下突然出手將朱洪二人殺死。

當著這麼多左道名人的面,太乙混元祖師聽說自己門下三個最為得力地弟子,竟然一個照面就在一個剛剛入門的書生手下死了兩個,再也壓制不住胸中的怒火,只見他手腕一抖,那孫福就被他猛的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大殿的牆壁之上。太乙混元祖師口中依舊是罵個不停,“你這混賬東西,還逃回來干什麼,干嘛不跟朱洪與胡式這兩個廢物一起死在外面,沒用的東西,竟然連人家一招都接不下,當真是死不足惜。”

因為怕

丁引找自己算賬。芙蓉行者孫福在講述之時。並沒有怪書生提及丁引名字地事實。是以丁引在看到太乙混元祖師如此氣急敗壞之後。作為此地主人。也是開口安慰道:“太乙道友不必動怒。既然那書生還在昆侖山中。那貧道添為地主。自當盡一份綿力。助道友手刃仇敵。”

太乙混元祖師聞言面色稍霽。對血神君丁引拱手道:“如此。貧道先且謝過道友盛情。”丁引也是微微拱拱手。轉身就要吩咐手下查詢那書生地下落。

這時。原本與綠袍老祖坐在一起地申公豹卻是來到太乙混元祖師與丁引二人地面前。開口道:“二位且慢。方才貧道聽到那書生所用法寶地乃是一杆無名小旗和一方青色印璽。不知可對?”

“正是。怎麼。申道友可是知道那兩件法寶地來曆?”太乙混元祖師眼中一亮。急切地問道。

申公豹卻沒有急著回答太乙混元祖師地提問。而是轉過頭。對他身邊地血神君丁引道:“丁教主。可還記得貧道說過有一個沒有見過地師弟?”

丁引一愣,道:“自然記得,怎麼,莫不是那書生…講到這里,血神君丁引卻是沒有再講下去,因為身邊還有個不知詳情地太乙混元祖師。

申公豹微微搖搖頭,道:“既然是素未蒙面,貧道也是不敢肯定,不過丁教主難道不覺得太乙道友的高徒方才描述地那兩件法寶,很像貧道師尊使用的那兩件嗎?”

丁引聞言,皺著眉頭思索片刻,因為他在漢時就已經是來到了人間界,是以對于多寶道人得到北方玄元控水旗之事卻是並不知曉。至于那鎮天印,作為能夠令聖人都頭痛無比地攻擊至寶,早已經是名揚三界,雖然因為近年來多寶道人鮮有出手,使得一些後進修士只聞其名,未見其宗,但血神君丁引卻不在這一些之內。丁引細想一下,那孫福所描述的青翠小印還真和當初自己在血海有幸見過地,多寶道人所用的法寶鎮天印有些相似,只是丁引尤自不確定的向申公豹問道:“單單是外表,卻與仙師的得意法寶相似,只是如此重要的法寶,以仙師謹慎的性情,怎會如此輕易就交給一個剛剛入門的弟子,難道就不怕被其他人奪去?”

申公豹卻是搖搖頭道:“貧道只是對于那書生的身份有所懷,卻是並不擔心法寶會被人奪去。先不說那寶印是不是就是我等所說的那一方,即便是那件法寶,被修為低的人得到,自然有我等這些做晚輩的將它尋回,若是被修為高的人得到,恐怕不用我等出手,以老師如今的身份,他們都會乖乖的將他送回老師手中,畢竟法寶雖然重要,卻也是比不過自己的小命。”

血神君丁引想到如今多寶道人即將證道,而聖人又不能出世,確實沒有人會甘心與這位准聖人,因為一件法寶結下因果。雖然得到這兩件法寶能夠令某些人足以稀釋多寶道人的強勢地位,可是一旦多寶道人踏出了那進軍天道的一步,那得到他法寶的人恐怕就要用性命來償還這段因果,如果再結合多寶道人那性格,恐怕也早已經預留了後手吧。

丁引沉思片刻,卻也是不好下決定,對申公豹道:“既然無法確定那人的身份,卻不知申道友有何高見,我等總不能就在這干坐著吧。”

申公豹道:“既然書生手持那兩件法寶來到此地,若當真是貧道師弟,必是尋我等而來,若不是,正可將法寶收回,就請丁教主將手下的孩兒們撒出去,尋到那書生的蹤跡,設法將他帶到此地,我等一問便知。”丁引此刻也沒有什麼好主意,隨即點點頭,將弟子修羅神主喚到跟前,交代一番之後,修羅神主領命而去。

西昆侖不愧是左道旁門盤踞之地,眼線幾乎是遍布了每一座山峰,大約過了一個時辰,血神君丁引就收到了修羅神主發來的傳訊玉符,言說果然有一個騎著毛驢的古怪書生在昆侖山中漫無目的的亂闖,自己已經設法將他向鐵成山引來。

血神君丁引與申公豹聞言俱是從座位上站起,往大殿外走去,殿中諸位左道高人正要見識一下能將太乙混元祖師的兩個得意門徒一擊斬殺的無名小輩,俱是跟著起身來到殿前廣場。那太乙混元祖師見狀,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一閃而沒,起身有些不情不願的跟著諸人也是出了大殿。(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二十一章 異寶妙用 感恩戴德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三章 兄弟相見 伯溫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