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權衡得失 梳理因果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權衡得失 梳理因果



斬龍?以仙師與龍族的關系,何必搞得如此麻煩?個龍魂,直接找那龍族族長,東海龍王敖廣討要便是,何必要來這人間尋找?若是要積累功德,貧道也沒有聽說最近這人間界有孽龍作祟。”講到這里,血神君丁引心中一動,接著問道:“莫不是仙師想要斬殺當今天子,以奪得人間氣運不成?”

劉伯溫聞言一愣,沒想到這血神君丁引還挺有想象力的,不過見師兄申公豹也是一幅急切的樣子,也顧不得再賣關子,當下開口道:“雖名為斬龍,也並非只是斬龍如此簡單,此事也的確是關系到人間界氣運之事,只不過卻不是為了奪得氣運,反而是要敗壞氣運。”

“敗壞氣運,敗壞何人氣運?”申公豹奇道。

劉伯溫道:“所有人。”

“哦,還請道友且細細講來。”血神君丁引此刻也是有些興致盎然。

劉伯溫輕撫了一下頜下長髯,思索了一下說辭,這才開口道:“貧道所要斬之龍,並非是真龍,而是斬殺龍魂,斬殺那已經為我中土子民鎮壓了五千年氣運的禹王神鼎中的龍魂。”

“什麼?你要破化九州結界?”申公豹與丁引二人聞言,不禁大驚失色,猛的從座位上站起,失聲道。

劉伯溫點點頭,輕聲道:“正是如此,老師心懷慈悲之心,感念各方勢力因為爭奪人間氣運,導致王朝更迭不斷,生靈塗炭,又因為九州結界的存在,使得中土子民在平淡的歲月中,漸漸的被閹割了血性,致使如今國之重器竟然被北方狄人竊取,是以命貧道會合眾位道友,准備找出並毀掉那九尊禹王神鼎,並斬殺其中封印的龍魂,借助人間界激蕩地天地元氣,沖毀來往于人間界與地仙界的天維之門,使得人間界徹底獨立于三界之外,永久避免人族再次成為各方爭奪的目標。”

“這樣一來,貧道辛苦奪得的人間氣運,豈不是要毀于一旦?況且破壞九州結界,可是與人間界百族結下無邊之因果,貧道擔心我等會因此招來天道責罰。”血神君丁引聽完之後,隱隱不舍又有些擔心的問道。

話音未落,已經明了多寶道人算計的申公豹不等劉伯溫開口,當先道:“丁教主在人間界處心積慮發展多年,才有如此之境地,要你輕易放棄這份基業,確實有些強人所難,不過丁教主也是明白人,蒼莽斗劍之事雖說只是義氣之爭,卻也關系到人間界氣運,丁教主難道真地認為憑借這些烏合之眾,能夠戰勝背後有地仙界婆娑淨土支持的佛門和蜀山劍派成。至于說因果,若真是得償失之事,老師也不會令貧道這個親傳弟子和文成師弟這關門弟子親自來執行此事了。”

一旁地劉伯溫聞言點點頭道:“師兄所言極是。老師是想借機鏟除人間界佛門以及其他各方勢力地根基。正所謂殺敵一千。自傷八百。雖然如此不免會損傷到我等背後地教門。不過相對于此時正處于強勢地位地佛門與人教。我等還是賺了。至于丁教主所說地因果之事。老師也曾提起過。雖說在初始之時我等必然會因為引起人間界元氣波動。以及中土人族氣運驟然遞減而引起地殺劫承擔海量地因果。不過隨著中土人族逐漸恢複元氣。並且因為各方勢力再也無法爭奪人間氣運。此後征戰必然減少。隨著時間地推移。隨之而來地功德之力不但能夠彌補我等之前地損失。恐怕還有過之。是以此事從長遠看來卻是一件功德無量之事。除非丁教主是舍不得人間界這花花世界。不願回到地仙界。那就另當別論了。”

這丁引也是個心思活絡之人。此時在經過這對師兄弟地解釋之後。也是看清了此事地得失。雖說自己回到地仙界之後再也不能像在人間一般呼風喚雨。不過若真能得到這份海量地功德。再結合這些年自己為傳播阿修羅教義而獲取地功德。成功斬出善尸化身。證道准聖也未必不能。在地仙界阿修羅教做一方魔王。可是要比在人間界做這個教主要暢快多了。

想通了這些。血神君丁引當即朗聲笑道:“二位道友何必如此譏諷貧道。貧道在人間界這點基業雖說不小。但比起多寶仙師地隱形能量卻是差地遠。仙師既然舍得。貧道又有什麼舍不得地。既然是多寶仙師親自示下。想來已經是與本教老祖商議過。又有兩位道友相陪。貧道便舍命陪君子。刀山火海也走上一遭便是。”這丁引也是狡猾之人。雖然言語中慷慨之極。卻是絲毫不提自己

得地好處。反而仿佛是他自己吃了虧似地。

申公豹與劉伯溫對視一眼。也沒有點破。劉伯溫當下道:“既如此。卻要多多仰仗丁教主了。”

三人剛剛敲定了此事。就見修羅神主敲門進來。說是晚宴已經准備妥當。請三人前去赴宴。丁引轉首詢問劉伯溫地意見。只聽他道:“貧道趕了幾天路。著實沒有吃過一頓美味了。既然丁教主准備了大餐。貧道若是不去。卻是辜負了丁教主地一番美意。如此。我等用過晚餐之後再詳談吧。”申公豹聞言也是點點頭。三人于是隨著修羅神主出了後殿。往前廳走去。

就在劉伯溫找到申公豹與血神君丁引,准備行斬龍之事時,多寶道人正端坐在上清觀的大殿之上沉思。片刻之後,才聽他對身旁的孔宣道:“人間界之事雖然我等謀劃已久,實施起來恐怕要比想象的要困難的多,此事關系到上古龍族,卻也正是了結上古三族因果之時,如今尚存的龍族,起來三族之中,我鳳族損失最小,雖然母親終日出不得天南不死火山,卻好歹是保住了一條性命,而龍族與水麒麟是多寶道人的坐騎,不如說他是多寶道人未曾真正收入門中的弟子更為貼切,這也是他這些年修行進步如此神速的原因之一。

此時的水麒麟正在門前石桌之前死死盯著面前的一盤棋局,眉頭緊鎖,仿佛遇到了天大的難事。直到孔宣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的碰倒了一盆正在肆意盛開的鮮花,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面前多了一人。水麒麟見是孔宣前來,忙起身見禮道:“貧道見過孔宣師叔,不知師叔怎有空來到貧道這蝸居?”

孔宣開始聽這水麒麟竟然以師叔稱呼自己,卻是一愣,轉瞬間才明白自己這師叔是從何而來,水麒麟雖為麒麟一族的王子,出身與自己相當,然而如今自己身為通天教主弟子,多寶道人的師弟,而對方卻名為多寶道人的坐騎,細說起來卻也應當稱呼自己師叔,只是聽在孔宣的耳中卻是有些尷尬和別扭。心中苦笑一下,孔宣對水麒麟道:“水道友萬萬不可再以師叔稱呼貧道,以我兩族幾萬年來的交情,令貧道情何以堪?不如今後我等各交各的,便以道友相稱,不必再遵循這些繁文縟節,如何?”

∼~∼∼∼~~~∼~~∼∼~~∼∼~~∼∼~∼∼~~∼∼∼~~∼~~∼∼

小豬光著屁股,滿地打滾,哪位道友給個褲衩?(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二十三章 兄弟相見 伯溫斬龍     下篇:正文 第二十五章 龍脈所在 風水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