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三十章 金猊真容 功德鼎身  
   
正文 第三十章 金猊真容 功德鼎身



且慢,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怎敢光天化日之下來玄女"就在劉伯溫將要動手之時,卻聽一旁虛弱在地的步虛仙子蕭十九妹強聲問道.

申公豹聞言輕笑道:"怎麼,現在知道詢問貧道等人的來曆了?哼,貧道出身說出來你也未必聽說過,不過,反正今天你也是難以生離此地,便讓你做個明白鬼吧,貧道等人乃是來自地仙界,特地來助你身旁的綠袍道友抵擋蜀山長眉而來."

"綠袍,綠袍老祖?你怎麼會來到岷山?此刻你不是應該在…步虛仙子蕭十九妹聞言大驚道,如果方才她的臉色還只是因為本命法寶被綠袍老祖強力擊毀而有些慘白,那現在就只能用面如死灰來形容了.

話未說完,就見綠袍老祖接口道:"應該什麼?應該在蒼茫山?若是老祖我現在當真在蒼茫山,又如何給你這個數典忘祖的賊尼送上這麼大一個驚喜?"

"你……魔歪道,安敢在此妖言惑眾,貧道潛心修行,尊師重道,焉有數典忘祖之說?"步虛仙子聞聽綠袍老祖之言,不由有些怒氣攻心,自己尚未義正言辭,竟然被這邪魔當先潑了一身的汙水.

"有沒有潛心修老祖我不清楚,畢竟老祖可不是你這賊尼的枕邊人,不過說到尊師重道,老祖我倒是要說道說道了,你即自稱步虛仙子,那便是道門中人,即為道門中人,如何要拜佛門中人為師?即尊佛門因空老尼為師,又哪來重道之說?"聽著綠袍老祖在那邊與蕭十九妹斗嘴不停,侃侃而談然沒有平常凶殘暴戾的跡象,申公豹與劉伯溫對視一眼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笑意,卻也不再著急自己身負的職責了.

而此刻站在被批判方位步虛仙子蕭十九妹顯然就沒有二人這般悠閑了,雖然修行多年,卻因為授業恩師的避諱,未曾接觸到更高層次的道統之爭以對于佛門與道家的恩怨情仇所知不多,不甚了了,卻也明白向自己這般非佛非道之人最易受到各方的忌諱.只不過如今因為人間界道門皆要看蜀山劍派臉色行事蜀山又奉行與佛門結盟的政策,導致人間界形勢便是如此,自己雖覺不妥,卻也是無可奈何則自己也將變成如同綠袍老祖這般的左道邪魔了.

就在蕭十九被綠袍老祖說得啞口無言之時,卻從大殿後跑出一個身著黃色道裝的少女,道袍之上繡有點點梅花,少女來到殿前,見蕭十九妹跌落在地,嘴角上還有一道已經干涸的殷紅由大驚失色,快步來到蕭十九妹的身前她扶起,急切的問道:"師父這是怎麼了?"原來這女子,就是步虛仙子蕭十九妹唯一的弟子稱梅花仙子的林素娥.

蕭十九妹強顏一笑,卻不慎牽動傷的心神,干涸的嘴角又是有點點鮮血滲出,輕輕的拍了拍林素娥攙扶著自己的白嫩玉手,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示意自己無事.梅花仙子林素娥顯然不是這麼認為,只見她轉首惡狠狠的瞪著站在自己與老師身旁不遠處,明顯與自己的老師交過手的綠袍老祖,看那神情,仿佛要從綠袍老祖的身上用目光生生的)下幾兩肉,才肯干休.只不過這些在林素娥感覺殺氣十足的目光,在綠袍老祖這個殺人如切菜般的邪魔的眼中卻仿佛只是一個向家長賭氣的孩子,幼稚,可笑.

看著有些西斜的豔陽,再理會綠袍老祖與蕭十九妹師徒的大眼瞪小眼,又是向著身旁的劉伯溫使了一個眼色,催促他馬上開始.收到眼色的劉伯溫心領神會,猛的將身上真元略帶瘋狂的向手中的鎮天印中,雖然時間不長,但是經過這十幾天師兄申公豹的悉心教導之後,掌握了一些使用技巧的劉伯溫雖然因為本身真元的稀薄,面色不可避免的顯得有些蒼白,卻也沒有像初次使用鎮天印時那般狼狽.

就在劉伯溫坐在白地小毛驢之上.有些搖搖欲墜之時.受到劉伯溫真元地滋養.青翠欲滴地鎮天印終于像蓄滿了能量地火箭一般沖天而起.隨著劉伯溫地心念.在虛空之上迎風而漲.最終變得比大殿之上地青銅巨鼎還要大上幾分.轟得一聲擊破了玄女廟大殿地房頂.勢不可擋地向著大殿中央還在冒著青煙地青銅巨鼎砸去.

就在申公豹等人以為即將一擊功.全身而退之時.仿佛是感受到了即將到來地危機.就見殿中禹王神鼎鼎

銘刻地上古神獸.龍神之子金猊.竟然仿佛是瞬間活伴隨著恍惚間隱隱聽到地獅吼之聲.就見禹王神鼎上神獸金猊地口鼻之中湧出陣陣地濃煙.幾乎是在呼吸之間.便充斥了整個大殿.更加令人意想不到地是這些濃煙不似撲通地煙霧一般升空而走.反而是象受到某種吸引一樣.聚而不散.令站在殿前等待結果地申公豹等人看不清殿中一絲一毫地情形.

就在這突入其來地變化之間.眾人終于聽到了期待中地鎮天印砸上某物地聲音.只是這聲音卻不是眾人期待地金石擊打地叮當之聲.反而是伴隨著哄哄巨響.傳來地地動山搖地震顫感覺.

擊空了!這個念頭幾乎是瞬間便出現在申公豹.劉伯溫.干鵲.波旬婆.無行尊者等人.甚至是被弟子林素娥攙扶著地步虛仙子蕭十九妹地腦海中.怎麼回事?難道那自己剛出生.更確切地是自己地師父剛出生.還是師父地師父.以及那開山祖師都還未曾出生之時.便已經存在不知多少年地青銅巨鼎.自己長了腿.躲開了?地確.那青銅巨鼎有著三條支撐著自己龐大身軀地巨腿.自己也地確是身處漫天飛仙地神話世界.可是說它能跑.這樣荒唐地念頭.便是步虛仙子蕭十九妹自己也不敢相信.

蕭十九妹不知道.那是因為她孤陋寡聞.卻不表示申公豹不知道.遠地不敢說.就是自己那即將證道成聖地老師多寶道人.便是仗著本體多寶金塔化形而出.這就是異類成道中所稱地器修.

只是如今隨著時光的推移,先天元氣損失殆盡,便是三界靈獸想要化形而出都是可遇而不可及,更別說是這些後天而成的器物了.

只不過這禹王神鼎顯然與多寶道人的情況又有不同,粗略思索了一下,申公豹認為像金猊這種情況更像是奪舍,也就是俗稱的借尸還魂,不過能夠被上古龍神之子金猊選中來作為肉身,也只有禹王神鼎這種雖為後天,卻堪比先天的至寶.就在申公豹瞎貓碰到死耗子般即將到達事情的真相時,就聽玄女廟大殿之上又是一聲震天獅吼,接著就見彌漫在大殿之上濃煙淡霧仿佛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吸引,極具收縮,最後壓縮成一顆拳頭大小的煙霧珠子,也因此暴露了原本隱藏在濃煙之中的怪獸.

陸容《園雜記》記載:"金猊,其形似獅,性好火煙,故立于香爐蓋上."除去本身的習性之外,金之所以經常被人銘刻于香爐之上,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便是這金猊的防護能力超強,能保護香爐不受損.與道門修行看重機緣不同,佛門修行更依靠香火,以此來獲取天地願力,鍛造金身,是以這香爐對于佛家廟宇就顯得尤為重要.這禹王神鼎雖說鑄就之時,西方教尚未化為佛門,但隨著金猊殘魂逐漸的與自己棲身的巨鼎溶為一體,對于現今這個肉身,也是逐漸的按照自己的喜好習性轉化.當年大禹王所鑄就的九鼎,俱是四角方鼎,但隨著九龍殘魂的融合以及龍生九子,各有所好的習性,也是轉化成了不同的外形.

"吼"………

伴隨著金的第三聲獅吼,一頭龐大如象,其形如獅的巨獸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只見這金全身鐵青,乃是禹王神鼎鼎身的顏色,稍有不同的是,在鐵青之中還夾雜著絲絲金黃之色,讓人分不清究竟是屬于黃銅的黃色,還是屬于龍魂自己本身帶來的顏色.不過從申公豹略帶嚴肅的神色來看,顯然他已經是意識到,金猊身上的金黃之色並非是什麼黃銅的顏色,更不是失去肉身幾萬年的金猊本體所帶來的顏色,而是這些年來為鎮壓中土氣運,融合了被天道所授的天地玄黃之氣顯示出來的顏色.

想起自己老師多寶道人本體多寶金塔,想起自己大師祖太上老君那號稱萬法不沾,萬物不破的後天第一功德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那強大的令人發指的防護能力,申公豹的心中不由的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因為他明白,有融合了天地玄黃之氣的禹王神鼎作為肉身,此時的金殘魂雖然只有大羅金仙之境,道行比之自己尚有不如,但自身的戰力卻不是自己這個不以肉身近戰見長的大羅金仙,以及身後這幾個天仙可比的,今天這事情,大條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二十九章 同門之爭 岷山初戰     下篇:正文 第三十二章 金猊狂妄 至寶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