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終除金猊 佛門暗助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終除金猊 佛門暗助



頭金黃的鬃毛,身上卻是漆黑中閃爍著玄黃之色的鱗種詭異的感覺,粗壯的四肢踩在飄渺的煙云之上,只不過眼中卻是毫無斗志,有的只是被人嚇破了膽的惶恐.

看到金猊斗志已失,申公豹提著的心這才漸漸的放了下來,眼下要做的,就是趁著天地元氣尚未有所異動之時,斬殺金猊殘魂,否則幾人就算不被混亂的天地元氣絞殺,也會死在隨之而來的佛道之人的手中.

不待申公豹開口,此前嘗到甜頭的五鬼天王尚和陽已經是打出了禦器法訣,只見白骨鎖心錘上綠油油的魔火噴射而出,伴隨著咔咔的響聲,就見原本鑲嵌在錘身之上的五顆六陽魁首竟然是擺脫了白骨鎖心錘的束縛,于虛空之上的鬼火間自行擺出五行大陣,將腳踩云霧的金猊殘魂困在了當中.而構成白骨鎖心錘的另外一份材料,被困在錘身內的四十九個有根基人生魂,則是被尚和陽手上接連打出的法訣牽引著以七人為一組,組成七個七星陣,然後再由七個小七星陣組成一個大的七星陣法,像是一個鍋蓋一般,與五顆六陽魁首布成的五行大陣一起,將金殘魂死死的困在了虛空之上,使他暫時動彈不得.

在將金猊殘魂困住之後,就見五鬼天王尚和陽手中的法訣一變,洶洶魔火張牙舞爪的在法訣牽引之下向金猊身上燒去.看著即將臨身的九幽鬼火敗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張口吐出那顆滿布裂痕的龍珠,頂在頭頂,伴隨著龍珠發出的五彩毫光,灰色的殘魂上玄黃之色大盛,黃光照射之處火魔火紛紛躲避,一時之間不得近金猊之身.

雖然金身上的玄黃之氣遠遠不能和太上老君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以及多寶道人的多寶金塔之上的天地玄黃之氣來的濃郁,值得慶幸的是尚和陽的白骨鎖心錘品質同樣不堪,這才出現了場上暫時僵持的局面.

感受著四周已經有些不穩的天地元氣,看著接云頂上翻滾的云霧,申公豹知道不能再等下去,當即取出法寶黑葫蘆,高聲喝道:"眾位道友速發雷光,助貧道收此孽障!"

隨著申公豹喝聲行尊者等人也是清醒過來,紛紛掐動引雷決,向著被白骨鎖心錘困住的金殘魂轟去,無行尊者和尚和陽師徒所引的乃是地府陰雷,綠袍老祖所引的則是幽冥魔雷,而已經是趁著因弟子慘死而失去神志的步虛仙子蕭十九妹斬殺的冷魂神君干鵲所引的則是妖族的天妖神雷,不同的雷光,卻是帶著毀滅性的氣息向著同一個目標轟下.

"轟,轟轟!"

接連不斷的爆炸聲從困著金猊殘魂的五行七星大陣內傳出,同時傳出的還有金一聲接著一聲的慘呼,雷光天生就是妖魔魂鬼的克星,雖然幾人的雷光瞬間給金猊殘魂造成了極大地傷害,令原本就因為在此失去肉身而心神受創的金猊傷上加傷,同時也在穿過七星大陣時,擊散了不少布陣的生魂,使得原本毫無破綻的大陣出現了一道縫隙.

身處大陣之內的金猊看到原本灰暗的天空出現了一道亮光,首先感覺到了這道縫隙的存在,強忍著皮開肉綻痛苦當頭向著那縫隙處投了進去.誰知剛剛沖出半個大腦袋,還未來得及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金就感覺一股強大的吸力在面前形成中一驚,伴隨著本身的沖勁頭紮了進去,金殘魂甚至沒有來得及看清發出這吸力的究竟是個什麼東西.金正在查看著陌生的空間感到一陣地動山搖,隨即不知從何處湧出一團團九幽地火同聞到腥味的鯊魚群,向著自己的真魂湧來,雖然有天地玄黃之氣相護,但在仿佛無窮無盡的地火面前,化為灰燼也只是時間問題.

伸手將黑葫蘆地口堵上.輕輕地搖晃了幾下.申公豹這才滿意地將黑葫蘆從新系在腰間.雖然還算圓滿地完成了此行地目地.申公豹地心中卻突然湧出一陣迷茫.再等一時三刻.這為中土人族鎮壓氣運數萬年地上古龍神之子.就要徹底消失在三界六道.從此只能存在于那些老牌仙佛地口口相傳中.雖然老師有著自己地理由和目地.申公豹依舊不敢肯定.自己等人這樣做.究竟是對是錯.當真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嗎?搖了搖頭.把腦海中突然出現地這些亂七八糟地念頭刨除.這些問題也許只能等待時間來解答了.

向著豔

著自己地無行尊者和已經將白骨鎖心錘收起地尚和示意他們給血神君丁引傳訊.申公豹自己則是有些失魂落魄地來到昏迷地劉伯溫面前.將他抱起.跨上黑虎.當先一步離開了接云頂.回轉鐵成山.無行尊者則是在彈出一團鬼火之後.與弟子五鬼天王尚和陽對視一眼.也是有些失落地跟著申公豹等人離去.他們卻是為沒有得到那上古龍子地真魂而感到可惜.

蒼莽.意為無邊無際.而第一次蒼莽斗劍所在地蒼莽山.就位于群山環繞.連綿不絕地云貴之地.蒼莽山上.一塊被刻意開辟出來地平台之上.一男一女二人正在進行著一場慘烈地厮殺.男人並沒有因為女人地貌美而有半分地心慈手軟.女人也同樣沒有因為男人地狠辣凶猛而顯出一絲地畏懼不前.最終.明顯耐力更勝一籌地男人戰勝了美豔女人.將她一劍斬殺.也結束了這場爭斗.這樣地景象在這一天里.一次接著一次地上演.正邪雙方俱是殺紅了眼.誰也不肯後退一步.而作為正邪雙方首領地長眉真人任壽與血神君丁引似乎絲毫不受這些死去地後備人才地困擾.任由這場忘不到盡頭地消耗戰不斷地上演著.

就在血神君丁引與身旁地尸毗老人談論這下一輪將要上陣地人選之時.特意被留在丁引身邊地無行尊者二弟子蔡德在收到了無行尊者發來地鬼火傳訊之後.來到幾位魔道領頭人地面前.對著血神君丁引附耳講了幾句.旋即為了不引起座位上幾位魔道高人地忌諱.講完之後走下了幾人所在地高台.悄悄地退了下去.

接到消息地血神君丁引眼中閃過一道血光.其中有著身旁地尸毗老人難以理解地興奮.不知道自己這位向來喜怒不形于色地師兄因何事如此興奮.看了一眼有些西垂地夕陽.不顧尸毗老人眼中地驚異.血神君丁引自高台地石凳上站起身.對著對面高台之上地佛道兩門中人拱手道:"長眉道友.尊勝禪師.如今時辰也不早了.不若我等休息一晚.明日再繼續論道如何?"

瞥了一眼西斜的金烏,雖然日光不在那麼強烈,卻對眾人的打斗不會有絲毫的耽誤,長眉真人眉頭一皺,卻不知這血神君丁引又要耍什麼陰謀.皺著眉頭尚在考慮這是不是丁引的托詞,卻見身旁的尊勝禪師已經是站起身,高宣一身佛號,和手道:"阿彌陀佛,如此也好,今日乃是蒼莽斗劍第一日,我等也是遠來,旅途辛勞,便是要論道,也不必急在這一時,以老僧看,今日就先到這里吧!"言罷對著身旁的長眉真人任壽微一躬身,起身下了高台,往自己弟子紮營的樹林走去.

看著紛紛跟著尊勝禪師離開的佛門眾人,血神君丁引也是有著和長眉真人同樣的疑問,不知道這位高僧為何暗中幫了自己一把,讓自己准備了一肚子的說辭一點也沒有派上用場.不過既然自己的目的達到,此刻也便究跟追底,當下也是當先一步帶著一眾左道邪魔往自己宿營之地走去.血神君丁引不明就里,卻不表示尊勝禪師也同樣一無所知.

前世之中,血神君丁引被佛門天蒙禪師與師弟寒月禪師聯手將擊敗,並在血神君丁引元神出竅之際將他的元神逼迫在峨嵋山凝碧崖後山的萬丈深潭中,利用其湖水中的千年寒氣所生成的天然玄冰將之封印,並且交由在戰役中屢有建功的萬年楠樹看管.而今生因為多寶道人這個異數的出現,導致原本應該和諧一致的佛門大小乘教派,又多出了婆羅門教這個頂著佛門之名,卻在宣揚截教教義的偽佛門.血神君丁引雖然有幸聽過這些秘聞,卻對佛門人間號稱一十四宗的各派錯綜複雜的關系一無所知,更不知道哪些教派是多寶如來一系傳下的了.

而暗中幫了血神君丁引一把,號稱人間界佛門第一人的尊勝禪師正是當初前來人間,傳下禪宗一脈的達摩祖師再傳弟子.血神君丁引搞不清佛門幾派的關系,尊勝禪師對于阿修羅教與自己背後祖師多寶如來的關系,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既然看出丁引另有算計,自然也看出了蒼莽山乃是血神君丁引的死地,自然不願見這位阿修羅一脈難得一見的奇葩葬送在此地,這才有了引起丁引惑的一幕.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三十二章 辣手摧花 身死魂消     下篇:正文 第三十四章 異象顯現 天外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