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老君之殤 各方反應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老君之殤 各方反應



人閃身進入門戶,穿過莊嚴的大殿,走過後花園,來煙渺渺,並且時不時散發出陣陣藥香的石室前,躬身道:"弟子玄都,應老師法旨,前來領命."原來,這道人正是太上道祖唯一的入門弟子,玄都**師.不用說,此處仙府,便是太上老君道德仙府大赤天兜率宮了.

片刻後,約莫有一炷香的時間,才見緊閉的石門開了一條僅容一人擠進的隙縫,一個身著藏青道袍,臉上還有一抹煙灰的童子,從縫隙中鑽出,快步來到玄都**師的面前,開口道:"大師兄,老爺在煉丹,讓你先到大殿等候,貧道繼續煽火去了.

"隨即舉起手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將臉上的煙灰抹勻,徹底變成了一個小黑鬼,這才象風一般又順著那道門縫,擠了進去.看著重新閉合的石門,玄都**師又是躬身一禮,不知道老師急急火火的將自己招來,卻又不急著見自己,究竟是何用意,帶著這樣的惑,不自覺的往大殿走去.

也知道究竟過了多久,就在玄都**師盤膝坐在蒲團之上,都有些昏昏沉沉的時候,這才見太上老君拄著扁拐,如同一般的老年人一般步履蹣跚的自後殿走出.玄都**師慌忙從蒲團之上站起,可能是因為盤坐的時間太長,導致腿部血液有些循環不良,竟然有些搖晃,險些在老師面前出丑.歉意的望向太上老君,卻見他仿佛未曾發現一般徑直走到云床前,緩慢的坐了下去,玄都**師不由的長出了一口氣.

無視玄都**師尷尬的表情,太上老君自顧自的問道:"玄都,日前人間界的異變,你可曾感覺到了?"

聽到老師相問,都**師連忙振作精神:"老師所說的,可是關于人間界突如其來的元氣震蕩?"

歎了一口氣,太上老君接道:"凡是有果必有因,此次人間界異象也不例外,這並非單純是什麼元氣震蕩是因為那為中土人族鎮壓氣運幾萬年的禹王鼎被毀去了一尊,連帶著鼎內的龍魂也是徹底消散,這才使得九州結界缺了一角,天地元氣自結界內湧出."

"什麼,這……老,這……禹王九鼎不是應該深埋地下嗎?怎會有人找到而且以人間界如今修士的道行,究竟是何人爭斗才將其誤毀?"玄都**師聞言不由大驚失色,雖然此事乃是自太上老君口中講出,一時之間也難以令他盡信.

又是歎了一口氣,微微搖了搖頭上老君道:"經過幾萬年的潛修,又有功德護身,那九個龍子早已經與禹王九鼎合為一體,又怎會安心居于那不見天日的地下,雖然因為九州結界的原因,不能離開自己所在山峰,但是從地下來到地上還是不難做到的.況且此次乃是有心人刻意為之,並非誤傷,便是他們老老實實的深埋地下,也躲不過此劫!"太上老君言罷,又是不可抑制的歎了一口氣.

幾日他歎的氣恐怕比起這幾萬年來都要多得多全失去了先前智計通天的沉著.隨著多寶道人真靈逐漸與天道相合,他的算計也越來越不容易被自己至其他幾個聖人先知先覺,而他所做的事情也是越來越難以預測只是自己卻因為老師鴻鈞的禁足令,只能看著這三界之事慢慢的脫出了自己的控制毫無作為.

而玄都**師然更是被太上老君之言驚得不輕.究竟是何人.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將守護了中土幾萬年地禹王九鼎毀去.這將造成多大地因果.玄都**師想象著.腦中卻不由地浮現出了多寶道人那張有些臃腫.卻並不顯得油膩地胖臉.搖了搖頭.心中想到三界之中地道德之士皆知曉此人到了證道地關鍵時刻.定然不會在此時徒自沾染如此因果.玄都**師想地不錯.一般人若是即將證道.恐怕早就找個沒人知道地地方閉關潛修.對于如此巨大之因果.奪還躲不及.又怎會主動沾染.可多寶道人卻顯然不能被歸于一般人之列.想想他這些年來所做地事情.不說小事.單單是在封神之時.與幾位聖人硬來就不是一般地修士能夠有膽量做到地.哪怕他同樣身為准聖!

既然老明言是有人刻意為之.就說明老師定然是有了算計.是以玄都**師也就不再與方才剛聽到這消息時那般驚慌失措.聽到老師地歎氣之聲.開口問道:"卻不知是何人如此大膽.竟然做下如此大

事?"

心中又是暗自歎息一聲.看著自己這個弟子.又是疼愛.又是惱怒.疼愛是因為這玄都**師自拜自己為師以來.一向是勤勤懇懇.修道練功沒有一絲懈怠.更難得地是他雖然修行也算神速.卻從來是不驕不躁.頗和自己無為之道.惱怒則是因為自己乃是無為而無所不為.他則是無為而不爭.對什麼事情仿佛都不放在心上.不爭則無所獲.使得玄都漸漸地養成了依賴自己地性格.反而是那令自己又愛又恨地道門首徒多寶道人.形式圓滑又無所不用其極.頗和自己行事作風.更加難得地是繼承了自己一身煉丹之術.更符合自己道統.不過想起他地一身本事.想來自己這想法二師弟原始也應該有吧.更遑論那明正而言順地三師弟通天了.

"老師.老師……"看著太上老君在聽到自己相問之後.竟然是陷入了深思.急于聽到解釋地玄都**師也顧不得失禮.連喊了幾聲老師.來提醒太上老君.

聽到玄都地喊聲.看到有些失了方寸地弟子.太上老君沒來由地有些惱怒.不過善于喜怒不形于色地他並沒有表現出來.答道:"禹王九鼎雖為後天法器.然而基于其特殊使命.卻也是堪比先天.三界之內有心打它主意之人雖不少.卻因為人族三皇.乃至其後地女媧等人而沒有這個膽量.如此敢做下此事地人也就那麼幾個.你心中既有主意.又何必貧道明言?"

"這……當真是大師兄所為他明明即將……"

"即將證道?那又樣?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多寶向來是算計起人來從來不甘人後,遇到好處更是比其他人快上三分,而且向來是謀定而後動,手段之辛辣便是先知先覺如我等聖人,也感到頭痛,你覺得他會拿證道這件事當兒戲嗎?可偏偏他就是做了,而且做得如此堅決,如此明目張膽,更令人頭痛的是,如今他已能將真靈寄身天道,受天道庇佑,想要知曉其算計更是癡人說夢,恐怕也只有老師能夠看透!"也許是自己也感到言語中有些激動,是以也是趕緊停了下來,雖然心中有些惱怒,卻不好直接在弟子面前表現出來.

即使如此,玄都**師還從老師的話語中聽出了一些不對,畢竟他對著太上老君已有幾萬年,時間告訴他,想要了解一個人其實並不難,哪怕他是令人只能仰止的聖人.玄都**師不由得有些惶恐,小心的問道:"不知老師准備如何處置此事,需要弟子前去阻止嗎?"

"在沒有弄白多寶的意圖之時,還是先靜觀其變吧,這段時間人間界天地元氣恐怕會震蕩的更加激烈,為防有變,還是先將我人教弟子召回地仙界八景宮吧!"也許是有些疲憊了,太上老君的話語聽起來有些有氣無力.

"是,只是如今蜀山派正直鼎勝之,要說服他們前往地仙界,恐怕不太容易."玄都**師頗為擔憂的道.

"只需將上八洞八人召回即可,至于他們,這些數典忘祖之輩,不來也罷!"講到這里,太上老君終于是變色,言語之中也有些聲色俱厲的味道.這也不由得太上老君不惱,自己自詡教徒有方,這才在三界聲名卓著,代道祖鴻鈞執掌玄門,為六聖之大師兄.卻不想晚節不保,門下出了長眉這不屑之徒,公然結交西方佛門不說,還反過頭來打壓自己師弟的道統,當真是令自己晚節不保,幾乎是顏面掃地,著實令自己體會了一番二師弟原始當初所面臨的困境,更加令人著惱的是自己那三師弟通天恐怕正在關著門偷笑吧.

玄都**師見:己一句話激怒了老師,趕緊點點頭,對太上老君道:"如此,弟子下去安排了."看到太上老君點頭,玄都**師連忙逃離了這個是非之地.

就在玄**師踏入大赤天時,其他諸如妖族,闡教,佛門也是有弟子陸續踏上各教聖人的道場,或詢問原因,或討要法旨,而人族三皇所作出的反應,只是一句歎息而已.

幾大教門暗中的動作自然也是瞞不過多寶道人,就在眾人來到天外天之時,多寶道人也是踏上了禹余天碧游宮,來見自己的老師通天教主,雖然自信能擺平一切,有些事情還是有必要向老師交代一番的.(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三十四章 異象顯現 天外有天     下篇:正文 第三十六章 席間定計 法寶隱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