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霸下魂消 蚩尤敗退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霸下魂消 蚩尤敗退

有震天巨響.,沒有絢麗光華.那字佛印印上霸下|實的背甲之時.一切都是那般平淡無奇.|些小心翼翼的遠處戒備著觀戰的左道修士還以為.這來自地仙界的兩大佛門高僧失手了只有站在這巨獸霸下近前的麒麟道人.申公豹.以及血神君丁引從霸下那原本威風凜凜.戾氣十足的雙|之中.看到了些許茫然之色.戰場之上.生死相搏.豈容半分懈怠.何況這龍子下在幾人的面前本就盡落下風.就在此時.麒麟道人的麒麟王印與申公豹的鎮天到了.這兩尊堪稱三界暴力打擊法寶前十的至尊寶印帶著尖利的呼嘯聲.一個重重的落在了霸下那顆巨首之上.一個則是與霸下那堅實的背甲來了一個實實在在的親密接觸.

申公豹眼光賊毒.鎮天印所擊打部位.正是原本與神聖功德碑結合之處.少了神聖功德碑的護持.這處原本是霸下身上最為堅硬的部位反而成了霸下最大的肋.而頭為六陽魁首.無論你修為如何之高決.都禁不住重力的擊打.巨獸霸下身上兩處弱點被兩件至寶如此擊打.再也承受不住.這件禹王神鼎幻化而成的肉身終于是隨著嘩啦啦的一陣響動.徹底崩潰.巨獸霸下肉身崩潰.他那凝練幾萬年的龍魂也失去了最大的倚靠.從落于地的破碎銅鼎中飄散而出.想要于半空中從新凝聚.

只是他似乎忘記了先前受到的傷害.霸下的龍魂方自溢出.血神君丁引便指揮著九九散魂蘆中的噬魂砂一擁而上而原本靜立四周作壁上觀的四大祖巫虛影.也仿佛是感受到了美味佳肴一般張開大口.接連呼吸不停.將那霸下的殘魂吸入腹中轉化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至此.九大龍子之首的霸下也跟隨自己的兄弟金|.重歸天地.而那件凝聚了他一聲功德之力的異寶聖功德碑.也在霸下龍魂消散之後.悠的一聲被黑葫收入了腹中

麒麟道人他們這邊的動靜沒有瞞的過正在魔神蚩尤身上肆意發泄著這幾千年來無聊閑氣的混世四猴.待看到申公豹他們將霸下徹底誅除之後.一個個伸手入懷.取出當年多寶道人賜予的玄陰蚩尤旗.遙空一招.就見那幾位祖巫虛影或催動座下坐騎.或直接邁開大步.向著混世四猴圍攻蚩尤的放下奔去.魔神蚩尤見狀一驚見那霸下竟如此快的便被誅殺自己面對著四只猴子就已經無比吃力.若是那幾個修為不低的修士過來圍攻自己.恐怕自己今日真的是難以免了.雖然蚩尤號稱銅皮鐵骨不死之身.但是面對著與自己同源的四大魔神分身.也難保不會發生什麼意外畢竟他萬年不曾出世.誰知道人族這些瘋子修士又會想出什麼歹毒的招數來招待自己.

蚩尤也是巫族難的的統帥.自然是懂的取舍之道.打定了主意.當即是運轉巫族秘法.只見他那方自凝聚出的軀干四肢.竟然是紛紛從他的身上脫落.最終只剩下一顆碩大的頭顱怪異的漂浮在空中.袁明等人見狀一愣他們不曾與巫族有過對的經驗.不識的巫法的詭異正自思索這蚩尤的打的什麼主意.卻見有五道烏光從蚩尤的口鼻耳中冒出.竄到了散落在地上的軀干四肢之上.隨即就見那殘肢之上冒出一枚枚玄奧的符文非道符.非上古妖文恐怕是巫族特有的印記吧.

就在幾人發愣之時.就見原本升騰的秘符竟然是反常的一收又鑽進了那幾段殘肢之中.是那些升騰的黑氣.也是隨著秘符鑽進殘肢之中.事出反常必有妖.六耳|猴袁明雖然不知道尤如何會自殘.也是忙招呼幾位師弟戒備.果就見那些殘肢盡數將那些秘符黑氣吸收之後.急劇膨脹.最終只聽砰砰的連聲巨響.然是爆炸開來.化作了漫天的血雨.好在此時那四大祖巫已經是來到了四猴的面前.勉強替他們擋下了這一記詭異的攻擊.只不過倉|之間也是難免受到些傷害.

待血雨過後.只見世四猴皆是鎧甲凌亂.冠斜帽歪.狼狽不堪而四大魔神分身也是傷痕斑斑甚至不斷有黑血從掀開的鱗甲處的冒出.落在地上,蝕出一個個深洞.而在不遠:觀戰的一些頗為膽大的左道修士更是這陣血雨之下損失不小.那血中不知是如何形成的詭異劇毒.一經沾染上這些修士的身體.便帶著強烈的腐蝕性.透進他們的衣服.鑽進們的肉身.汙濁他們的元神.直到那些沾染上汙血的修士肉身化為膿水.元神化為灰燼.才自罷休.

丁引見狀暗罵一聲不知死活.向著那罪魁禍首蚩尤魔這一望之下更是大吃一驚.那半空之上哪里還有蚩尤的子.這家伙早已經亂不知逃亡何方.心中還自存有一絲僥幸的引揚聲向六耳|猴袁明喝道:"袁明道友.可是將那蚩尤首級擊毀?"

袁明聞言.心道:這丁引不是明知故問嗎.莫不是存心要看貧道的笑話不成.那蚩尤的首級不是明明就……心中想著.眼光自然的向蚩尤首級原本的方位望去.這一望.才知道血神君丁引為何有此一問.那虛空之上空無一物.還有什麼魔神首級.當下運起自己天賦神通.想要辨聽蚩尤的方位.只是他的神通旨在一個聽字.那蚩尤志在逃命.又怎會有聲響發出.這陣作為也就只能徒勞無功了.不過好在成功誅殺了霸下.也算是不此行了.

東山又名蒙山.主峰龜蒙頂高有丈.因其狀如神龜伏臥云端而的名.因為與百里之處的泰山遙相呼應.堪稱伯仲.被譽為"宗之亞".東山風光秀麗.兼有泰山之雄|黃山之秀美華山之險峻雁蕩山之奇絕.春天層疊翠.林海花潮.夏季飛流水.云霧飄渺秋時漫山碧透.紅'映照.冬日銀裝素裹.分外妖嬈.素有"七十二主峰.三十六洞天"之說.

東山向來是修煉正果養生長壽的聖地為僧人道眾所傾慕.是以此地多有寺廟.道觀.其中最有名的有萬壽宮清虛觀九龍宮觀音殿承天宮慈甯宮幾派.而清虛觀正是太乙混元祖師五台派的別府.為華山派全真道統.雖然因為前些日子突然接到掌教乙混元祖師的符詔.觀中高手精英被調一空.卻也擋不住這清虛道觀本身那磅礴的霸氣.

東山之內的修真門雖然有道有佛.卻不知為何.其中無有一派與蜀山劍派交好.便是中的佛門教派觀音殿.也與蜀山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隱隱有超然其身的味道.甚與其他幾個被稱作左道旁門的道門教派隱有來往.只是其中唯一例外的一處門派.便是不知何人傳下的九龍宮.這九龍宮乃是千多年前出現的門派.相較于其他幾派也算年代久遠.對于後來進駐此地的佛道幾派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雙方毫不相干.平日也沒有來這也給他披上了一層神秘色彩.

只是反常的是.不知為何.近日這九龍宮竟然是一反常態的派出派中高手接連偷襲攻打四周幾派.而且是出手狠辣.由于東山幾個佛道門派或多或少的都是左道聯盟有聯系.是以大多接到了聯盟的詔書.准備遷往地仙界門中高手盡去.如何能抵擋住精英盡出的九龍宮.是以其他幾派留守修士或者戰死.或者被擒往九龍宮.不知死活.那幾個門派也就隨覆滅啦.

這一日.九龍宮大之內.幾個門中首腦聚集正在一起議事.准備攻打唯一幸存的清虛觀.徹底統一山.只聽高高端坐于主位之上.一位頭戴魚尾道冠的道人開口道:"諸位師弟.貧道昨夜的老祖宗訓示.命我等盡快攻打清虛觀.掠取血食.供他老人家功行圓滿.重見天日.老祖宗對我等前些日子送去的食甚是不滿那哪是什麼修真之士.分明是些方窺修真門徑的凡人."

聽到掌派真人訓示.一同樣是戴魚尾冠.身著白云道袍.須發皆是花白的道人從座位上站起.對那掌教拱手道:"豈稟掌教.非是貧道等人辦事不利.貧道人也是迷惑不已.不知為何.相鄰的幾個修真的佛道門派高手盡數消失無蹤.只剩下這些沒用的廢物看守山門.若非如此.我等也不會如此輕易的變將他們攻下."

"什麼?全都消失了?這……其他幾派皆是如此嗎?"那掌教真人聞言一愣.忙向答話的道人問道同時環視其他幾位參與攻打的道人.

這幾位道人見掌教目光投來.皆是肯定的點點頭.那掌教剛要問些詳情.卻見大殿的大門竟然被人猛的推開.一個小道士手提寶劍.跌跌撞撞的闖進來撲通一聲跪倒在那掌道人面前.指著門外大呼道:"掌教師祖.不好了.面.外面……"還未說完.眾人就聽到一聲巨響自頭頂響起.接著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紛紛跌落地.

上篇:正文 第四十二章 蚩尤出世 佛門法印     下篇:正文 第四十四章 龍頭魚身 無形音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