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五十一章 請君入甕 仙陣再現  
   
正文 第五十一章 請君入甕 仙陣再現

哪來的不知死活小崽子.長眉道友.這便是你蜀=嗎?"尸老人怒極反笑.向長眉真人質問道.

長眉真人任壽見尸毗老人羞怒的樣子.更是仰天笑道:"尸呀.尸毗.跟一個黃口小兒如此計較.不怕有失身.虧你與貧道糾葛千年.更虧的貧道還把你當成是個人物.當這是不知羞.換個角度來說.貧道覺我孫兒話中還幾分道理.為何要阻止他?"

尸老人聞言.伸手指著長眉真人任壽.卻是被他噎的說不出話來.一張老臉漲的通紅.面皮也因為內心的憤怒而不停的跳動.而長眉真人任壽對于尸的憤怒卻是毫不在意.依舊笑吟吟的望著他.片刻之後.尸老人仿佛也是想明白了自己如此生氣于事無補.反而會因此失了算計.被對方有機可乘.激憤的心情慢慢的平複下來.

那隱藏在左道修士人群之中的申`豹見狀.不由身邊的麒麟道人悄聲道:"麒麟道友.想不到這尸平日間冷酷呆木.演起戲來竟然有如功力.險些令貧道看走了眼."麒麟道人聞言也是微笑著點點頭.顯然是深以為然.

就在他們輕聲討論時.卻聽傳來尸老人的怒喝聲."如此說來.長眉道友今日帶前來此的將我等圍困.竟是專為以貧道等人為.趁機引教主前來?"

"呵呵.還算你沒笨到家.正是如此."長眉人聞言的意的點頭微笑道.

"哼.你休想.甯為玉碎.不為瓦.今日貧道便是拼的網破.也斷不會讓爾等如意!"因為二人的對話並沒有刻意壓低了瞞著其他人.是以尸老人這段慷慨激昂的宣言立刻挑起了左道之人的血性.只見尸老人話音未落便聽到一聲"甯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喊聲從人群中傳出.聲音越來越大.到最後更是形成了一道聲浪.向對面的佛道眾人沖去.

長眉真人任壽見狀臉色不變的:"尸.你雖有獻身之志.但在我道佛聯盟眾位高手的面前.憑著這些烏合之眾不過是板上的肉.還說什麼魚死網破.不過是癡心妄想罷了.貧道雖然設此計准備將血魔頭引入中.不過照如今的情形看這魔頭定然是不會前來了.也罷.貧道觀爾身後的修士身上烏光閃爍.平日定然作了不少傷天害理之事.今日便是只將爾等誅殺在此也算是大功德一件.也不枉道等人來此的走上一遭

"

"你.堂堂道門盟主.威名赫的蜀山劍派掌教長眉真人竟然當著如此多同道的面信口黃.指鹿為馬.他們不過是些老弱婦.何曾做過什麼傷天害理之事.爾等自稱正道.想不到行事之陰狠比之我等魔道中人更甚.真真禽獸無異!"尸老人聽到長眉真人竟然指白為黑剛剛被壓下的憤怒心情又是再度迸發出來.

"廢話少說明年今日便是而的忌日.溟.給(1&6&K&x*s電腦站 .1&6&K^X*S.c&om)我殺!"眉真人見尸老人越說越來勁.生怕他再說出什麼令自己難堪的話.當下命弟子指揮背後的佛道修士對對左道妖人的婦孺家眷開始了屠殺.

齊漱溟此人雖然讀書人出身身上卻絲毫沒有讀書人的迂腐之氣.否則也不會被長眉真人任壽所看聽到老師的令.當下一馬當先向著對面殺去.絲毫沒有因們不過是些老弱婦而有一絲的手軟.

有齊漱頭.又攝于長眉真人的淫威.一時之間這片沉寂已久的虛空之上散發著各色寶物的光華.看著身邊的齊蟬躍躍欲試的樣子.長眉真人任壽輕輕拍了拍他的腦袋.微笑著鼓勵道:"金蟬.你想不想與你父親一.上前殺?"齊金蟬聞言.眼中崩放出與其年齡毫不相符的光華.忙不迭的點著小腦袋.看到這小子有些饑渴的眼.長眉真人任擺擺手道:"去吧.去吧.你也是時候親手見見鮮血了."

齊金蟬大喜.伸手過朱文.又從懷中取出一枚青色的圓環.就向著自己的父親沖過去.朱文本不願跟一同前去.卻不過他的性子.的也是伸手取出一與金蟬手中圓環大小形式相同紫色圓環.沖了過去.二人手中這兩枚圓環.名為心雙環.兩環一陰一陽.一為冷氣森森.侵入肌發;一為溫暖.照在人身.具有一種陽和之氣.通體生春.可以合壁並.更具互相吸引的妙用.此乃是古仙艾真子所煉.藏于云霧山金石峽古洞.後機緣巧合之下為長眉真人任壽所.賜給

蟬與朱文二人防.

片刻佛道眾人已經盡數沖進魔道修士的親眷之中.大殺特殺.一時間喊殺聲.哭嚎聲充斥四野.就在形式危急之時.突然間不知從何處猛的湧起一團濃霧.將正糾纏在一起的三方修士整個的罩在了其中.正意洋洋的望著場中局勢按照對自己一方有利方向發展的長眉真人任壽臉色一變.這虛空之上水汽稀薄.哪來的濃霧.暗道一聲不好.也是抽出背後的紫青寶劍.沖進了濃霧之中.

長眉真人任壽方自沖進濃霧中.卻見眼前的景象突然一變.只見濃霧之內與外邊又自不同.鬼音哭號.魔聲呼嘯.陰風習習.慘霧彌漫.又有四尊巨大的魔神頭像在黑霧之中若隱若現.相貌猙獰可怖.龐大無匹的壓力從陣中流轉.長眉真人只覺濃霧內潛勁如山.從四面八方向自己湧來.就在這時.長眉真人任壽覺面前的濃霧一變.不由的心中一驚.下意識的緊了緊手中的紫青寶劍.突然.一個虹影沖破濃霧.跌跌撞撞來到自己的面前.長眉真人刻神經繃緊.尚未看清來人的模樣.便舉起青索劍向那人砍去.

那人見狀當即是一個懶驢打滾.頗為狼狽的躲過了長眉真人一擊.這才驚慌的喊道:"長眉道友且慢動手.是老衲在此."

長眉真人聞聽聲音為耳熟.停下手向那人望去.當著是大吃一驚.這不是佛門高僧寒月禪師嗎?忙疾步上前伸-他扶起.問道:"寒月道友.這是怎麼回事.以道友之道行.究竟遇到了何人.怎會落如此狼狽的的步?"言語中雖然甚為關切.心中卻是樂開了花.千年來.蜀山劍派一家獨.便是那些久不出世的上古金仙散修遇到長眉真人也不由的恭敬的喊上(更/新/最/快 |p.1|6|k|x|s.c|o|М)一聲道友.誰知這寒月仗著背後佛門的原因.但數次不給長眉人任壽面子.反而是處處以長輩自居.長眉真人雖然心中不滿.卻因為對方佛門的勢力.不敢表現出來.如今看到對方如此狼狽.怎能不喜.

寒月禪師被長,真人來之後.激的望了他一眼.道:"長眉道友.情況有些不對.以老觀察.等仿佛是被困在了一個陣勢之中.上了那尸的惡當了."

長眉真人聞言眉頭一皺.心納悶.雖然知道血魔丁引背後的阿修羅魔教之中有一門陣法.

名為血河大陣.這些年來卻從未那血魔頭用過.而且此陣內雖然煞氣沖天.卻只有黑霧翻騰不休.無數鬼哭魔嘯.並未有血腥之氣傳來.只是若不是血河大陣.以自己感應到的此陣絲毫不下于蜀山劍派護教大陣兩儀微塵大陣的玄妙.這又是個什麼陣法呢?

就在長眉真人疑惑之時.只聽半'中想起一陣張狂的大笑之聲."長眉賊道.這四象戮仙陣的滋味如何?爾等螻蟻之輩.竟敢妄入貧陣.今日便要爾等有進無出."

那人聲音剛落.就見四周黑霧陣晃動.隨著一巨大咆哮.就見四方之的突然間出現四尊沖天魔神.身上下都是鱗甲附體.身形有千丈高下.咆哮聲出.的動天驚.渾身上下的煞氣上通碧落.下徹九幽.又見四杆血紅旗幡自魔神背後隨飄舞.旗幡之上血光閃閃.隱隱有無數似的符文從中閃現.拖起一條條的血線.于半空交織成一張血色大網.連結在巨大旗幡之上.整個云霧繚繞的天空罩在其中.聽到那張狂之人大喝.佛門寒月疑惑的向身邊的長眉真人任壽問道:"道友.這四象戮仙陣是何人創.老衲觀陣中情形.仿佛威力頗大.不知為何卻並未三界之內名?道友福緣深.背後師門又是三界大教.不知可曾聽說過這四象戮仙陣的名頭?"

寒月禪師顧自的接連發問.卻有注意到此時的長眉真人臉色已經是有些蒼白.神色轉化之間.只聽長眉真人任壽歎了一口氣.對寒月禪師道:"不瞞道友.這四象戮仙陣的名頭.貧道確實聽本派祖師文始真人提起過.聽說此陣乃是一位上古大能.機緣巧合之下的到了鴻蒙未開之時四象神獸的本命珠.後結合巫族玄陰大陣創出的一門奇陣.此陣非但能招呼的水火風四大魔神.運用至極致.還能凝聚四象元靈.便是令四象重現.也是未必不可呀!"

上篇:正文 第五十章 長眉現身 小鬼當家     下篇:正文 第五十二章 佛門之難 蜀山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