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佛門之難 蜀山之劫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佛門之難 蜀山之劫



哦,聽說那些上古魔神個個有通天徹底之能,此陣非召集四尊,還能招來四大守護神獸前來,當真是威力無窮,令人匪夷所思,卻不知究竟是哪位上古大能,竟有如此手段?"寒月禪師吃驚的問道.

"這個,祖師到沒有說起,只說遇到此陣之時,有多遠跑多遠."長眉真人任壽頹然道.

就在二人談話間,陣中的情形又是一變,只見那四尊披鱗帶甲的高大魔神忽然轉身將各自身後的血色旗幡擎在了手中,揮動間,隨著大陣中黑云魔霧的翻湧,整個大陣的生門瞬時間關閉,而死門也在瞬間開啟.

寒月禪師雖為佛門高僧,卻是不善破陣之道,見此情形,一面大開頂門,將自身舍利子祭在當空,防護自身,一面將目光投注到長眉真人的身上,開口求助道:"長眉道友,老衲素知你蜀山兩儀微塵大陣玄妙無比,想必道友也定然深諳陣法之道,不知可有良策破此惡陣?"

長眉真人也是將頂上三花放出,並將手中的紫郢青索雙劍也是拋到慶云之上,隨即靜立原地閉口不言,皺眉思索起來,寒月禪師見狀慌忙走到長眉的身旁,暗中防護.

他二人在此地互照應,並未遇到絲毫的危險,只是那些沖入陣中的佛道兩教修士可就糟了殃.這四象戮仙陣雖然是借助四象之力與玄陰蚩尤旗煉制而成,其中卻還有無數小的殺陣,幻陣,迷陣,陣陣連環無出陣之法和極深道行,極難破陣而出.

首先遭難的自然是蜀山佛門座下跟隨長輩來到此地的三代弟子白眉和尚之徒采蔽僧朱由穆,大凡尊者通臂神猿李甯,小神僧阿童三人在大陣生門關閉的瞬間便自死在不知從何處刺出的紫電長槍之下.蘇州上方山鏡波寺獨指禪師弟子林寒,無名禪師六大弟子天塵,西來,浮,未還,無明,度厄也因為黑霧彌漫,誤打誤撞的走到魔神天吳的身邊被一口吞沒了魔神凝練自身的滋補之物.岷山玄女廟住持七指龍母因空大師徒孫老**無情火張三姑,女飛熊吳玫,女大鵬崔綺也死在一杆神出鬼沒的黃金長槍之下.又有宜昌三游洞俠僧凡與其摯友聾啞僧一門被不知從何處飛出的一方黑光寶印咋成了肉泥.

佛門一脈損慘重蜀山劍派也個個是傷痕累累,苦行頭陀弟子笑和尚,曉月禪師弟子通臂神猿鹿清,醉道人弟子周云從風子,飛雷嶺髯仙李元化弟子趙燕兒,石奇,玄冰凹女殃神鄭八姑,墨鳳凰申若蘭,萬里飛虹元奇弟子黑孩兒尉遲火霸川東李震川,羅九琪,風火道人吳元智座下被稱作川東五矮的齊良勃,李清同康,郝子美,最令人不忍觀望的是先前口出狂言的齊金蟬與朱文,二人方自入陣,便被不知從何處冒出的阿修羅魔火生生燒死,連一絲真靈也沒有剩下.而其他人或死于弱水,或死于天火,或死于罡風,或死于飛石,或死于金槍,或死于鐵棍,會死于寶印,或死于不知是不是自己盟友打出的舍利子,凡此種種,數不勝數.

兩派二代弟子雖然還尚未有弟隕落,卻也多是傷痕累累,所謂母子連心,就在齊金蟬被尸毗老人暗中放出的阿修羅魔火生生炙烤的神魂俱滅之時,正與夫君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一同抵擋一位不知從何處竄出的百丈暴猿的妙一夫人荀蘭茵,突然間哇的吐出一口鮮血,隨即萎靡在地.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見狀,忙奮力劈出一劍,將那暴猿擋開,疾步來到夫人荀蘭因的跟前,將她扶起問道:"夫人,你傷在哪里?"

妙一夫人荀蘭茵咬著搖搖頭,右手緊緊的按著左胸道:"夫君,金,金蟬他……"

"金蟬怎麼了?"妙一人齊漱溟聞言也是慌亂地道.

"金蟬他去了!"妙一夫人荀蘭茵無力說出這句話.雙眼一翻.昏死過去.仿佛方才說出地這句話.用盡了她身上所有地氣力.

妙一真人齊漱溟聞言搖晃著夫人荀蘭茵身子急聲問道:"夫人.你說什麼.金蟬他們不是跟在師尊地身旁嗎?怎會就糟了賊子地毒手呢?"

就在這時.卻聽旁邊一個聲音道:"死了就死了.如此一個大男人.躲在婦人地懷中.在這哭哭啼啼地.當真是羞殺個人.莫要再哭啦.貧道馬上就送你去見那位金蟬!"

妙一真人齊漱溟聞言雙目赤紅.手中揮舞著寶劍.就沖著那說風涼話地百丈魔猿沖

腳下步伐凌亂.手中寶劍全無章法地道人狀若瘋己沖過來.那暴猿陰陰地一笑.腳步閃動間避過妙一真人齊漱溟手中地寶劍.隨即黝黑地混鐵棍在手中耍了個絢麗地棍花.只聽啪地一聲.就見妙一真人齊漱溟地六陽魁首仿若跌落在地地西瓜.被混鐵棍砸地粉碎.白花花地腦漿子也是被打了四處飛濺.

就在那暴猿呼的吐出一朵由三昧真火凝成的蓮花,欲將將妙一真人齊漱溟的魂魄也一並焚毀之時,只聽的背後一聲淒慘的悲呼"夫君!"暴猿聞言順著聲音轉首望去,卻見方才那昏倒在地的妙一夫人荀蘭茵不知何時竟是悠悠醒來,恰巧看到自己夫君死在暴猿棒下的情形.那暴猿見狀,又是咧嘴一笑,露出滿口閃著寒光的牙,開口道:"小娘子勿慌,貧道好人做到底,這便送你與夫君,愛子去團聚!"隨即又是舞動著混鐵棍,向妙一夫人荀蘭茵一步一步的走去.妙一夫人荀蘭茵一日之間接連失去夫君愛子,心中的悲痛難以用言語來表達,萬念俱灰之下,竟然對沖著自己走來的暴猿視而不見,只是呆呆的望著不遠處躺在地上的夫君的尸體.

那暴猿見狀,微微搖搖頭,揮散了心頭不舒服的感覺,隨即舉起混貼棍,又是一棒將妙一夫人荀蘭茵打殺.就在此時,暴猿突然感到身後一陣異動,回頭一看,卻見一位手持紫電長槍,作童子打扮的仙童從濃霧之中露出上半身,對著暴猿招呼道:"五師兄,你這邊都解決了嗎?怎生如此托杳."

暴猿聽到仙童的言語,有些惱怒的道:"靈珠師弟,貧道這便早就解決了,貧道只是看看這兩人的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寶貝."

靈珠子微微一笑,也不計較靈明石猴袁靈的碎碎念,不屑的道:"切,有什麼好查看的,想要寶物,直接找老師討要便是."

靈明石猴袁靈靈珠子當面戳穿了謊言,不由的有些羞怒的道:"好了好了,你這厮+的嗦,快走快走,別在這耽誤貧道殺敵."雖然口中是在敢靈珠子離開,他自己卻是當先邁開了腳步,慌慌張張的一頭紮進了濃霧,逃一般的跑開了,惹來身後靈珠子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隨著佛道眾人死傷的人越來越多,陣中的黑霧也是越來越濃,四處都是熊熊燃燒的魔火,而分立四方的幾大魔神的身影也是越來越清晰,就連先前被那龍子螭吻在腹部捅了一個大窟窿而舊傷未愈的魔神天吳,身上的傷口也是漸漸的愈合.

就在這時,靜在原地思索破陣之策的長眉真人任壽,終于是睜開了雙眼,那在一旁坐立不安的為他護法的佛門高僧寒月禪師見狀,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疾步來到長眉真人的面前,有些失禮的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問道:"怎麼樣長眉道友,可是想出了破陣之策?"

長眉真人的眉頭依舊是沒有完的舒展開來,聽到寒月禪師的詢問,他微微的搖了搖頭,開口道:"依照貧道的感應,此陣雖然表面上不過是最為簡單的四象陣法,只是內中又包含了無數的殺陣,幻陣,如此布成連環陣勢,若想出陣,必定要先破除一路直上的小陣,走到大陣的旗幡之下,破掉旗幡,才能將大陣打破.只是如今陣中有幾百數千的魔道妖人,若趁我等破陣之時,以逸待勞的予以偷襲,恐怕我等會損失慘重呀!"

"哎呀,長眉道友,便是我不去破陣,那些魔道妖人就不會偷襲我等了嗎?還是快快選定一處方向,先突圍再說吧,否則照著時間推移下去,就連你我恐怕也難以生離此地呀!"寒月禪師聽到長眉真人任壽的顧慮,焦急的催促道.

"這,好吧,以貧道觀,四象魔神以東方天吳最弱,我等想要突圍,只能選擇東方."長眉真人任壽心念轉動之下,最後說道.

"既如此,那還等什麼,趕緊走吧."寒月師聽到了令自己滿意的答案,當下急不可耐的邁開大步,以頂上伏魔金光開路,往東方天吳魔神方向走去.

長眉真人任壽見狀,歎了一口氣,也是兩忙跟了過去,畢竟在如今的環境之下,與寒月禪師待在一起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您的訂閱哪怕只是一個O((O~~會成為小豬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小豬加油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五十一章 請君入甕 仙陣再現     下篇:正文 第五十三章 人教八仙 黑霧謎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