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四十二章 清平道人與萬花夫人  
   
第兩千三百四十二章 清平道人與萬花夫人

“算了,不管是何來曆,既然出現了大乘期存在,看來那事情是真的瞞不住了,索性將風聲徹底放出去,借助他們的力量來賭上一把也是可行的。這總比錯過了開啟時間,一無所得的好。”面具人目光閃動了幾下後,終于下定了決心,當即袖子一抖,身軀就一扭的直接沒入虛空中不見了。

這時,韓立卻已經走在了一條街道上,並在一些看起來頗大的商鋪中進出了幾次,補充了一些備用的材料,但沒在購置什麼東西,而直接去了一家規偏僻些的客棧般地方,租下一個單獨小院,就不再外出的打坐修煉起來。

三天後,韓立臉帶一絲異色的回到了廣場處,找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花石老祖朱果兒二人,並帶回了住處。

然後韓立告訴二者,自己在某門秘術上忽然略有所得,所以上古祭壇的事情先放一放,必須先閉關一段時間,讓二人同樣在此地好好修煉,不要輕易外出。

花石老祖和朱果兒聞言,自然點頭稱是。

于是下面的月許時間,三人都未離開住處半步,都在閉門修煉著。

一個多月後的某一日,正在屋子中打坐的韓立,忽然雙目一睜而開,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接著臉色一沉後,體表頓時金光大放,瞬間化為一道金虹的沖出屋子。。

幾乎同一時間,“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一顆驕陽的巨大光球突然在客棧上空爆裂而開,一圈圈波動震蕩讓開,所過之處,建築紛紛倒塌而碎,被波及的一些血天人,也紛紛化為血霧的爆裂而開。

只有少數修為較高和及時放出寶物護身的,才能匆忙沖出波動范圍之外,並驚怒交加的急忙朝高空中望去。

花石老祖和朱果兒自然也在其中。

雖然因為禁空禁制緣故,所有人無法騰空近前去看,但這點距離將空中情形看個清清楚楚。還是毫無問題的。

只見剛才驕陽爆裂處,赫然有兩道人影正遙遙相對的懸浮在高空中。

一名是身穿道袍的青年,一名卻是滿臉皺紋的白發老嫗,二人身上各自散發著驚人的波動氣息。

顯然剛才的動靜,就是二者弄出來的。

“大乘老祖,是大乘老祖。否則血鶴城的禁空禁制厲害萬分。連合體存在都無法騰空太高的。”當即有人失聲的叫出來。

下面原本滿腔驚怒的幸存者見此,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互相望了幾眼後,就頭也不回的一哄而散了.

開玩笑了,既然是兩名大乘老祖在大大出手,他們繼續留在這里,不是找死嗎。

至于討說法的事情,自然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了。

不過血鶴城竟然一下出現了兩名大乘老祖,這也足以讓整座城池震動一番了。

花石老祖和朱果兒未見到韓立身影。雖然略有些詫異,但是倒也不會擔心什麼,只是鎮定的留在原處未動。

這時,高空中忽然傳出一個冷冷的男子聲音:

“二位道友好手段。這般毫無顧忌的大大出手,難道真沒有將血骨門放在眼中嗎。”

淡淡波動一起。

青年道人和老歐之間的虛空處,忽然白光一閃。一個臉帶白色面具的男子,一下無聲的浮現而出。

那面具顏色蒼白異常,銘印有幾道淡銀色靈紋,除了讓其主人露出一對黑色眼珠外,再無任何顏容露出來了。

“蕭冥,你總算肯出來了。先前也不知是誰一直躲著不見我二人的。哼,再不現身的話。信不信老身將這座城池全都給拆了。”老嫗哼了一聲後,兩眼一翻的說道。

“蕭道友莫怪,我和萬花夫人是沒辦法,才出此下策的。好在我二人先前有意控制了波及范圍。並未真對貴城造成多大損壞的。”青年道士卻面帶一絲歉意的說道,給人一種春風滿面的感覺。

“未造成多大破壞》居住此區域的人足有近千人,能及時逃出去的才不過數十人而已。最重要的是,本城自有蕭某坐鎮以來,已經有數百年從未有人敢在城中出手過了。二位道友今天不給個說法的話,休想蕭某這般將此事放過去的。”面具人冷冷回道。

“蕭老怪,你想要什麼說法?不過死了千百低階存在,這又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還是蕭道友是另有想法,想伸量下我婆子的神通一二。”老嫗目中異光一閃,現出一絲危險神色的說道。

青年道人

殺神最新章節列表

在一旁聽了後,眉頭皺了一皺,但最終還是未再說什麼。

“我知道你二人來血鶴城找我的緣由,但若想談此事情,一會兒萬花夫人和我去一趟較技場如何。只要道友接過我三招,無論勝負如何,剛才的事情就算一筆揭過了。”面具男淡淡的說道。

“三招?沒問題,就是三十招,三百招,老身也全都接下了。”老嫗狂笑一聲的回道。

“好,道友答應就行。如此一來,蕭某也可算其他人一個交代了。對了,我還忘說一件事情了。二位可不是第一個來到血鶴城的大乘道友,有人比二位還早了一步的。”面具人點點頭後,又說了一句讓老嫗一驚的話來。

“有人比我們還早的找上蕭兄了,是哪一位道友消息這般靈通,來的這般快。”青年道士也臉色一變,吐了一口氣的問道。

“道友在旁邊待了不短時間了,何不出來和我等幾個見上一見。”面具人沒有理會青年道士的言語,卻一轉首,沖另一側虛空說了一句。

“咦,道友真是好手段,竟能看破在下的隱匿手段。既然如此,在下也出來見一見幾位。”一聲輕咦聲,驀然從那個方向傳出,接著淡淡青光一閃,一名面容普通的青袍男子就直接浮現而出,似笑非笑的看著三人。

“果然是閣下。能看破道友的隱匿手段不算什麼,整座城池禁制多是在下親手布置的,任何人想要在蕭某面前施展類似神通,都不會有多大效果的。”蕭冥打量了韓立兩眼後,輕笑一聲的說道。

“原來道友還是一位陣法大家,這就難怪了。不過蕭道友將在下叫出來,是為了何事?”韓立點了點頭,面現一絲異色。

“我很佩服道友的心性!明知道那東西開啟時間即將到了,竟在進入血鶴城後不來找我,還能在此地靜靜的待上如此長時間,連大門都未出去過一步。要是萬花和清平道友不來的話,恐怕道友還會繼續等下去。但我也沒想到,清平二位道友動手的地方,竟會恰好選在道友所在的街道,這算不算是一種巧合。”蕭冥嘿嘿一聲的說道。

“貧道和萬花道友可不知道此街還住著另外一同階道友,只是事先用神念大概掃過,覺著這里人口最為稀疏一些,才會在此動手的。這位道友真是好手段,竟能將修為壓制在中低階境界,連貧道事先都未發現絲毫的異樣。不過道友面孔十分的陌生,敢問尊姓大名。”青年道士也上下打量了韓立一番,和老嫗互望一眼後,才面帶笑容的問道。

“在下姓韓,至于覺得在下面孔陌生是毫不稀奇的事情,我原本就不是血天大陸之人,這一次只是順便路過貴地而已,也絲毫沒有參與你們事情的興趣。不過剛才若不是韓某躲得快,恐怕也要狼狽一把了,二位道友是不是也要給在下一個說法。“韓立淡然的回了幾句後,就驀然目光一厲的盯著青年道士二人。

蕭冥見此一怔,但再望了望清平道人二人後,微微一笑,目中閃過了一絲看好戲的神色。

清平道人眉頭一皺,看了韓立片刻,似乎在確定其剛才所說是否出自真心,才笑容一斂的回道:

“原來韓兄是其他大陸道友。先前我二人出手的確冒失了一些,但韓兄打算要什麼樣的交代,難道也打算學蕭兄那樣,也要貧道接下三招不成。”

“三招沒有必要,只要閣下和萬花道友各接一招就行了。”韓立面無表情的說道。

“一招!好,我二人接下了。老身倒要看看其他大陸的島嶼哦,倒底能有多大的神通,敢這般大口氣。”老嫗似乎脾氣十分火爆,一聽韓立這話,當即怒容一現的立刻答應、下來。

清平道人聞言苦笑了一聲,卻沖韓立再問了一句:

“韓道友真的只是路過此城,並非是為那傳聞之物而來的嗎?”

“韓某連這所謂的‘傳聞之物’都不知指的是什麼,又怎可能為此而來的。幾位道友放心,在下另有要事在身,只要不涉及我的事情,我也不會對諸位造成任何阻礙的。”韓立似乎看出了清平道人內心的想法,平靜的說道。

清平道人聞言大喜。

萬花夫人聽了,神色也為之緩了一下。

一旁的蕭冥,卻目光微微一閃,但馬上平靜的說道:

“不管韓道友是否真為此事而來,在下作為本城東主,自然要好好接待一下幾位的。一會兒在較技場切磋完之後,諸位道友一定要賞臉到在下洞府,稍微聚上一聚。”

上篇:第兩千三百四十一章 面具男子     下篇:第兩千三百四十三章 九目血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