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四十六章 鑰匙  
   
第兩千三百四十六章 鑰匙

萬月山脈邊緣處的一座小山谷中,百余名服飾各異的高階修煉者正聚集一起,合演著一種不知名的巨**陣。

旁邊一名身材魁梧、相貌威嚴的錦衣男子,面無表情的注視著這一切。

……

一處遍布無數毒蟲的詭異沼澤中,一座淡藍色石台上,供奉著一只青光的小鼎。

在石台附近,三名面容丑陋之極的老者正各自盤坐一個方向,神色凝重的閉目修煉著什麼。

……

“宇光國、穿云國等齊云山脈附近的八個國家全都被滅了。這怎麼可能的。”

遠離血鶴城不知多少萬里外的另外一座巨城中,一名身穿綠袍的老者,有些不能相信的沖眼前一名黃男子厲喝道。

“碧影大人,小人之言絕不敢有半分虛假。這八個國家從上到下,無論君臣還是普通百姓,真全都在一個月前全都詭異的消失了,連一個幸存者都無法找到。”黃衣男子諾諾的回道。

綠袍老者正是和韓立打過一次交道的碧影。

“那齊云山脈內的那些大小宗門呢。出現這等驚人事情,宗門中人總不會絲毫沒有察覺吧。”碧影臉沉似水的問道。

“這個屬下也專門調查過了,齊云山脈中大小十九個宗門中,同樣的人影全無了,似乎和那八國之人落了個同樣下場。”黃衣男子苦笑一聲的回道。

“同樣的消失了?這十九宗雖然在血天大陸上根本不算什麼,但聯合在一起的話,也是一股不容小視的力量了,就算本盟出手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一起抹殺掉。此事如此離奇,難道沒有查到什麼線索嗎?”碧影目光微閃幾下後,緩緩問道。

“線索倒不能說一點沒有。本盟發現此事後,第一時間就派人進入八國和這些宗門調查了一番。結果發現無論八國城池還是那些宗門內都未發現劇烈抵抗的痕跡,這說明要麼這些人是自願被人掠走的,要麼就是對方實力之強實在到了一個不可思議地步讓八國和十幾宗門根本連抵抗資格都沒有。”黃衣男子略一低首的回道。

“你認為是哪一種可能?”碧影反問了一句。

“屬下認為,很可能是第二種情形。”黃衣男子並沒有多考慮的回道。

“為什麼?”

“因為八國各族凡人不說了,那十九宗之人身為修煉者絕不可能自願離開宗門的。本盟調查之人,在齊云山脈中發現了一些殘留的血道氣息。碧大人你也知道,只有血道功法中才會擁有利用血祭迅速提升修為的手段。這些人口若真是為此而被抓走的,如此大規模的血祭即使在血天大陸上也是極少發生過的。

而齊云山脈中殘留的血道氣息更是極為恐怖,絕對是大乘老祖等階的血道強者所留下的,也只有這等凶人才會肆無忌憚的做此種事情。”黃衣男子一一分析的說道。

“說的有幾分道理。多半真是那血道氣息主人做的。此事非同小可,但現在本盟正在全力備戰強者之戰的事情無法分心太多力量在其他上了。但八國中兩國是屬于本盟的,也不能真的撒手不過問。這樣吧,你將此事的調查結果向離齊云山脈最近的啼血門、風蛇族各通稟一聲吧。這兩伙勢力是附近最大的勢力,都有大乘老祖坐鎮,並且也有不少利益在齊云山脈上不可能對此事真放問不管的。回頭我也會請煙雨真人走上一趟和這兩大勢力老祖一同追查下去。”碧影終于有了決定的吩咐說道。

“是,屬下知道如何去做了這就將相關一切安排的妥妥當當。”黃衣男子當即順從的躬身領命。

……

齊云山脈北面的一座巨型湖泊水面翠綠欲滴,春風吹過後,表面蕩漾起一圈圈的波紋,並有一些魚蝦在水面下游走不停,一切都看似正常之極。

但巨湖底部的一處深不可側的水下峽谷上空,卻布滿了一層層的玄妙禁制將看似奇長峽谷全都護了個嚴嚴實實。

在這些禁制下,遍布一團團凝而不散的血霧,將整個峽谷都染成了鮮紅之色,根本無法看清楚里面絲毫情形。

而在血霧之下卻流淌著一條腥氣撲鼻的黑紅血河,寬足有百丈長卻一眼無法望到盡頭,蜿蜒之極的沿著峽谷直通向極遠之處。

在這汩汩血河表面,一個模糊不清人影盤坐其上。

此人影單手掐訣,一手托著一件閃閃發光的物體,正有一條條黏稠血水從河中一飛而

力破天穹快眼看書

出,紛紛沒入其中。

……

半個月後,正在庭院中閉目修煉的韓立,身上忽然傳出陣陣的清鳴之聲。

韓立神色一動,頓時睜開了雙目,袖子再一抖,一道金光從中一飛而出。

正是一張淡金色符箓。

韓立雙目微眯的看了金色符箓片刻後,就單手一點的將其收了起來,接著身形再一個模糊,就直接消失在了屋中。

數個時辰後,韓立就帶著花石老祖和血魄離開了血鶴城,化為數道遁光的直奔附近萬月山脈激堊射而去了。

不久後,血鶴城中心處的宮殿中,面具男子一下失聲出口:

“什麼,那人族大乘已經離開了城中,還往萬月山脈方向去了。”

“不錯,弟子按照太上長堊老吩咐,一有韓前輩出城消息,立刻就來彙報了。”一名合體期男子,恭敬異常的站在蕭冥面前回稟道。

“做的好,你下去吧。”蕭冥神色陰晴不定了一會兒後,換上一絲笑容的擺擺手。

這名合體期男子當即識趣的退出了大殿。

“韓立竟然也去了萬月山脈,以其神通,這可有些麻煩了。”蕭冥旁邊波動一起,兩道淡淡虛影一閃而現,正是萬花夫人和清平道人。

說話之人正是其中的萬花夫人,話語中充滿了對韓立的忌憚之意,顯然先前那番交手,讓其還心有余悸的。

“不會是巧合吧。韓道友先前也說過在附近區域另有什麼要事的。而且現在還並不是天鼎宮現世的日子,若真是沖此事來的,動身未免早了一些。”蕭冥終于開口了。

“此種時候進入萬月山脈,哪是‘巧合’二字能輕易說通的。至于未到開啟時間,先去山脈中等候之人可也不止這位韓道友一人。現在的萬月山脈,恐怕早就已經聚集了不少株待兔之人了,現在再多一人,可是毫不稀奇的事情。”清平道人冷靜的說道。

“看來二位都認為這位韓道友也是為天鼎宮而來的了。”蕭冥若有所思的樣子。

“不能說百分之百,但十之**也是差不了多少的。現在多出這般一名大敵來,蕭兄可有什麼良策嗎?”清平道人反問了一句。

“何需什麼良策。就算他實力再強,沒有鑰匙的話,也根本無法進入天鼎宮的。就算退一步說,他真能從其他人手中搶得鑰匙,那天鼎宮內禁制重重,以道友繼承的天鼎真人一脈傳承,外加我在陣法之道的造詣,難道就會真怕此人不成了嗎!”蕭冥嘿嘿一笑的回道。

“這倒也是,是貧道有些糊塗了。此人就算是有天大的神通,但只要被我等先一步找到宮中大陣的核心中樞所在,那時候就算哪怕其他大敵都聯手一起,我等根本不用再放在心中、了。”清平道人怔了一怔後,頓時啞然一笑起來。

旁邊的萬花夫人聞言,也神情大松下來。

蕭冥卻摸了摸下巴,目光中閃過一絲耐人尋味的神色。

……

七天後,萬月山脈中的某座高大山峰的山腹內,一座臨時開辟洞府中,韓立坐在洞府主廳的一把石椅上,神色平靜的聽著血魄此女正在講述著一些事情。

“……就這樣,主體為了以往萬一,在拿著一把真鑰匙進入天鼎宮前,特意用特殊秘術,將我這具分身和虛天鼎留在了外面。只要經過一段時間沒有按時返回的話,就會自動激發作為分身的我,並封印了大部分相關記。而按照主體先前的推算,天鼎宮二次出世的時間又要到了,要想將主體救出也只有再進入其中了。虛天鼎正是進入天鼎宮的一把用金闕玉書秘術煉制出的仿制鑰匙。雖然作為仿制鑰匙,作用只有原物的小半效果,直闖天鼎宮正門的話,危險太大了一些。但當初妾身本體卻發現了天鼎宮大陣的一處破綻,即使只有這柄偽鑰匙,也能有幾分把握潛入其中的……”

血魄足足講述了一頓飯的時間,才終于將冰魄當年發生的事情,講述了個大概。

“這麼說,血魄道友終于恢複了全部的記憶。這真是可喜可賀的事情。當年你那虛天鼎來和韓某做了交易,雖然因為記憶封印緣故,並不知道天鼎真人和天鼎宮的具體事情,只知道此鼎是一處連大乘存在都會動心的超級秘藏開啟鑰匙,但可從未說過這只是一柄仿制之物,並非真正的開啟之物。這一點和當初的約定可有些不太一樣了。”韓立臉上看不出絲毫的異樣,淡淡的說道。

上篇: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 天鼎宮     下篇:第兩千三百四十七章 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