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四十七章 現世  
   
第兩千三百四十七章 現世

“這個……當初妾身記憶還未完全解封,這才將虛天鼎誤認為是真正鑰匙的。但妾身可以保證,若用此鑰匙真無法進入天鼎宮的話,絕不敢要求前輩硬闖此宮的。不過一旦真能進入里面,相信里面的寶物也不會讓韓前輩失望的。”血魄有些尷尬的言道。

“天鼎真人當年的事情,你先前已經給說很多了。作為一名飛升真仙遺留在下界的洞府,的確足以讓我動心的。不過就算不為這些寶物,當初既然答應了會將道友本體救出來,我也不會輕易食言的。放心吧,以我現在神通,就算沒有任何鑰匙,也會有一絲強行進入天鼎宮的可能。現在有了虛天鼎這件鑰匙,進入其中更應該有九成以上把握了。”韓立看著血魄片刻後,忽然輕笑的說道。

“多謝韓前輩大恩,等本體出來,晚輩一定……”

“好了,感謝的話語,還是等真將冰魄道友救出來再說吧。不過,既然天鼎宮的鑰匙不止一把,當初冰魄道友等人還曾經用金闕玉書秘術祭煉了許多仿制鑰匙,到時彙聚此山脈的強者多半少不到哪里去的。想來我在血鶴城中碰到的萬華夫人二人,也是為此事找上那位血骨門太上長老的。”韓思量的說道。

“什麼,前輩已經和鎮守血鶴城的血骨門大乘見過面了。我想起來了,當年和主體闖入天鼎宮的人中,的確有血骨門的強者,血骨門手中還保留一兩柄鑰匙,也不是奇怪的事情。若是血骨門大舉進入萬月山脈,這可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情。”血魄聞言,臉色一變。

“我看血鶴城的那位太上長老。不太像會廣邀同門的樣子,否則不會有外來大乘找上門去了。他反可能隱瞞了天鼎宮和鑰匙的事情,其他有鑰匙之人多半也有同樣的想法,故而除了這些擁有鑰匙之人外。其他會進入萬月山脈之人,多半只是近期聽到一些風聲之人。這些人就算再多,無法金進入宮中去,對我們也構不成什麼威脅的。”韓立搖搖頭的回道。

“但這樣一來,其他人恐怕不會甘心讓其他有鑰匙之人輕易進入天鼎宮中的。”朱果兒在一旁忍不住的插口道。

“在進入這天鼎宮前,肯定會有一場厮殺,但有我在還怕什麼不成。但那天鼎宮內說不定會有些風險。花石,你和果兒就留在這里。等我和血魄道友出來就行了。小心一些,別被其他人發現了。敢在這時候進入萬月山脈之人,都不是普通之人。”韓立淡淡的吩咐說道。

朱果兒和花石老祖聞言,心中一凜。當即恭敬的答應一聲。

“血魄道友。按你所說,天鼎宮的應該就在最近開啟,真正出現的時候。虛天鼎會有所感應,並指引我們到准確地點。這些沒錯吧!”韓立又轉首問了血魄一句。

“前輩說的不錯。之所以仿制鑰匙也有人爭搶,主要是因為此效用的。”血魄十分肯定的回道。

“那就好。我們現在做的就是好好的養精蓄銳,靜等天鼎宮出世吧。”韓立點點頭,悠悠的說道。

血魄此女,自然也沒有絲毫的意見,連連點頭稱是。

于是韓立一行人。就此在這洞府中暫時居住下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原本修煉者並不太多的萬月山脈,卻漸漸熱鬧起來。

有關天鼎宮即將出世的消息,更是在血鶴城中真正傳開了。

附近地域的有些實力的修煉者,當即聞風而動的紛紛向此山脈聚集而來。

不過因為血鶴城離山脈最近的緣故,先期進入其中的中澳修煉者。倒十有**都是此城之人。

血骨門弟子更是在其中占據了不少比例。

但隨著時間流逝,漸漸有其他區域人出現在了山脈附近。並隨著每一天過去,外來人都在劇增中。

不過萬月作為附近數一數二的超大山脈,再多人進入其中也毫不起眼,泥牛入海般的在其中不見了蹤影。

但一些自持實力過人和性情暴躁之人,卻對懷疑帶有鑰匙之人立開始了殺戮。

雖然這些激戰大都是無用之舉,但當某一日,一場中等沖突結束後,一名獲勝者真從死掉的對手身上搜出了一只小鼎後,頓時一場更盛大的殺戮盛宴在山脈各處爆發而出。

而離山脈更遠處的地方,還有更多收到風聲的血天人,正身處趕往萬月山脈的路途中。

不過這些人卻是來不及了。

僅僅一個半月後,萬月山脈中一處無名水潭中,忽然一道神秘的五色光中沖天而起,然後化為無數符文的憑空消失在了虛空中。

幾乎同一時間,正在山腹中某件密室

通天大聖吧

中閉目修煉的韓立,頓時神色一動,袖子一動,一只閃動耀眼青光的小鼎就從中一飛而出。

“血魄,准備一下,到出發的時間了。”韓立注視這青色小鼎表面新出現的詭異符文,毫不猶豫的向外傳音了一句。

正在洞府中另外一間屋子中打坐的血魄,立刻站起了身來,臉上滿是驚喜之色。

片刻後,一道十幾丈長青虹從山腹中一沖而出,並直奔萬月山脈的某處激射而去。

同樣的情形,還發生在山脈其他三十多個隱秘處。

這些地方同樣破空聲大起,或一道,或幾道,甚至數十上百道遁光一同時飛而出,往同一方向瘋狂飛遁而去。

而這些人絲毫不加掩飾的舉動,自然驚動了山脈中隱藏的更多血天修煉者,紛紛毫不猶豫的尾隨而去。

有些遁速特別快之人,甚至還追上了前者,並爆發了激烈之極的大戰。

韓立因為覺得血魄遁速太慢,故而早、將自己遁光一散,將此女遁光卷入了其中,合二為一的繼續向前激射而行。

以其遁速之快,就是附近有人發現其遁光,想要追上也幾近不可能的事情。

大部分人只覺空中青光一閃,青虹就從天邊這一頭到了另一邊盡頭處,再一個模糊,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那破空余音還繚繞高空之中。

所有見到此幕之人都不禁大為駭然,將心中那一絲其他念頭立刻拋之夭夭了,趕緊去另尋其他的目標。

不過以血天大陸的彪悍之風,膽大包天和十分自負之人,也從來不曾少過。

當青虹堪堪經過一座奇寬峽谷上空的時候,忽然下方嗡鳴聲大響,無數梵文狂湧而出,並在閃動中飛快組成一座十分玄妙的光陣。

“道友且慢,在下有話想和閣下相商一二。”從光陣中同時傳出轟隆隆的聲音。

此人話語說的客氣,但先前動作絲毫不見停頓,只見那光陣滴溜溜一轉後,立刻從中飛出一股驚人吸力,猛然向青虹一卷而去。

韓立見此,心中一怒,根本沒有接口的意思,一只手掌卻從袖中一探而出,沖下方峽谷輕飄飄的一拍,出一股比吸力強上十倍的龐然巨力當即浩蕩壓下。

“轟”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不但那股吸力和光陣當即被一擊而散,整整一截數里長的峽谷都一下硬生生的塌陷下去。

先前躲藏在其中的那名遠超同階存在的強者,更是來不及躲閃的被壓成了一團血霧,連里面的元嬰都未能幸免的自爆潰滅。

而高空青虹是絲毫停留沒有,直接從峽谷上空一閃而過,消失在了遠處的天空中。

片刻後,塌陷峽谷的附近的一座小山中,忽然沖出數道血光,在一個盤旋後,就全飛到了峽谷上空,並紛紛現出一道道虛影來。

赫然是一群服飾各異之人。

男女老幼都有,足有七八人之多,但每一人身上氣息都非同凡響。

此刻,這些人望向下方血跡斑斑的某處地方,臉色均都不太好看。

“現在怎麼辦,要不是追上去替牙道友報仇雪恨。”一名身穿翠衫的少女,驀然問了一句。

“別開玩笑了。牙道友找錯了對手,竟然選擇了一名大乘老祖,這就怪不得旁人了。”一名披頭散發的男子,毫不猶豫的的說道。

“不錯,牙兄修為不再你我之下,按理說就是在大乘老祖手中也只能支撐個一時半刻。對方能一擊就滅殺牙道友,想來就是在大乘老祖中也是頂尖的存在,對付我等也絕不會費吹灰之力的。葉仙子若想替其報仇,一個人去就是了,我兄弟絕對不會摻和此事的。”另外一名相貌丑陋的老者,也臉上肌肉跳動的說道。

“小妹只是說說而已。這等大敵諸位不敢招惹,小妹更不會自尋沒趣的。不過現在變得如此模樣,我們也無法守株待兔下去了,只有也快趕去天鼎宮出現之地,看看能否再渾水摸魚了。”少女干笑兩聲的回道。

于是這些人再略一商量後,也同樣遁光一起,往同一方向激射而去了。

……

“砰”的一聲悶響。

擋在前方的一名身高數丈的巨漢,被遁光中韓立一根手指遙遙一點,頭顱和里面元嬰就“嗡”的一聲的爆裂而開。

無頭尸體當即一晃的從高空載落而下。

刺目青虹再一個晃動後,直接洞穿巨漢後面數人的身軀,瞬間將他們從中間一劈兩半,並一個模糊的直接消失在了後面虛空中。(未完待續。)

上篇:第兩千三百四十六章 鑰匙     下篇:第兩千三百四十八章 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