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五十二章 血影與赤雷  
   
第兩千三百五十二章 血影與赤雷

當銀色符文化為點點靈光的徹底潰散後,四周景色連同那些密密麻麻的傀儡,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前方虛空更是一個模糊扭後,一片連綿建築當即浮現而出了。

“破了,太好了。蕭兄真是好手段。”萬花夫人見此情形,大喜。

“此處禁制頗為玄妙,說不定真未有人來過。我等要不是為了趕路,說不得要好好搜刮一番的。”蕭冥卻歎息一聲的說道。

“呵呵,蕭兄不必覺得可惜。這等外圍分宮,就算有些寶物但對我等來說並非是必須之物。等趕到中心處,控制了禁制中樞所在,此宮寶物還不是任憑我等索取了。”清平道人笑著說道。

“我也知道此道理,但眼見寶物就在近在咫尺處而不能拿,心中還是有些可惜而已。”蕭冥微微一笑的回道。

隨之三人沿著這些建築邊上一條小路,遁光一起,直奔此區域另一邊光幕一飛而去了。

……

天鼎外圍另一處分宮禁制中,錦衣大漢冷冷的盯著眼前一頭身高百丈的雙頭巨猿,門下上百弟已經組成一個玄妙法陣,將這怪獸生生的困在了其中。

隨著眾弟手中法器催動加快,整座法陣的威能被提至了極限,並且越收越緊,一陣陣無形巨力拼命向雙頭巨猿龐大身軀上擠壓而去,不時發出嘎嘣的巨響聲。

當巨猿身軀一僵,終于被四周巨力壓的無法動彈的時候,錦衣大漢才袖一抖,一道銀虹破射出,圍著巨猿龐大身軀一個盤旋後,就將其從中間斬成了兩截。

四周似灰濛濛的虛空,當即寸寸碎裂的崩潰而開。

……

某個類似沼澤的區域中,一頭渾身藍色電光繚繞的巨型蜈蚣,一頭渾身黑氣翻滾的巨型蠍,以及一條頭顱奇扁無比的巨蟒。正浩蕩蕩的在一片獸海中橫沖直撞著。

三頭巨蟲頭頂上,各自盤坐著一名面容丑陋,身材枯瘦的老者。

獸海中不但虎狼豺豹等齊全,還有一些奇形怪狀的變異凶獸,一個個均都有不下于中低階修煉者的實力。圍著三頭巨蟲前仆後繼的拼命撕咬不已。

三名老者卻一動不動的端坐巨蟲身上。對四周一切視若無睹。

……

五色封印外面,五名面容打扮一般無二的青年正盤坐在半空中,臉上絲毫表情沒有,似乎在靜靜等候著什麼。

忽然上空波動一起。一個漆黑巨洞憑空現出。

破空聲一響,一團血光從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竟化為一道淡淡的人形血影,模糊面孔上雙目碧光閃動。並充斥著一種說不出的邪煞之氣。

盤坐的五名青年見此,當即一戰而起,身上霞光一卷,身前各自浮現而出十二口白骨飛劍,表面隱約有綠色磷火閃動不已。

“血合五,你們要和我動手?”模糊血影一見五名青年在此,似乎有些意外的說道。

“我們來的匆忙,身上並無破除封印的鑰匙,說不得只能從後來道友身上討取一把了。不管閣下是何人。將鑰匙交出,我們就放你離開。”中間一名青年,面無表情的說道。

“哈哈,好大的口氣。也好,我血影也正需要精血以滋補這副身軀。就把你們血肉奉獻處理啊。”血影聞言一聲狂笑,身形一個模糊,幻化出五道奇長血光,直奔血合五一卷而來。

“血影功雖然霸道。但也並非沒有破解之道的。”中年青年一聲冷笑,體表突然淡淡白光一閃。祭出寶物頓時化為滾滾光霞的迎了上去。

其他四名青年卻身形一個模糊,同時隱入虛空不見了。

下一刻,虛空當即血光滾滾轟鳴聲大起,一場幾近勢均力敵的大戰爆發而出。

……

巨門之外,已經聚集了近千名高階存在,大都是合體煉虛存在,並有三十多人合力放出寶物,並配合無數雷火之力,正在狂攻巨門。

但門上只是金銀符文單閃動,本身卻紋絲不動。

其他人則在不遠處冷冷旁觀著,似乎並無打擾他們行動的意思。

“一群廢物,這點本事也想進入天鼎宮,全都給我滾!”

就在這時,天空中忽然傳出一聲晴空霹靂般的巨響,直震的在場眾人兩耳嗡嗡作響,有些修為略低之人,甚至當成全身松軟,直接從高空墜落而下。

“轟”的一聲。

一團畝許大赤紅雷光竟撕裂虛空的浮現而出,並從高處激射而下,直接轟在了巨門上。

刹那間,一道道碗口粗的赤紅雷弧在巨門上繚繞而起,一股驚

劍神重生快眼看書

人熱浪向四面八方一卷而開。

附近數十名修煉者,當即臉色大變的紛紛向後倒射避開。

有幾名躲避不及之人,被熱浪一卷其中後,當即發出淒厲慘叫,但馬上嘎然而止,似乎就此隕落在了其中。

巨門卻在沖擊下,緩緩打開一絲縫隙。

那些赤紅雷弧當即飛快一斂,重新收縮成一團的彈射而起,一個閃動的遁入門後不見了蹤影。

巨門一陣轟鳴後,再次緩緩合上了。

“赤雷老祖,剛才那人絕對是赤雷老祖!”

不知是誰驚呼了起來。

那些旁觀的高階修煉者聞言,不禁面面相覷起來。

相比上一次的天鼎宮開啟,進入的大大都是合體期存在,這一次來的大乘期老祖明顯要多的多了。

來天鼎宮鑰匙的流落出來,終于將這些老怪物都引了過來。

……

三日後,天鼎宮中,韓立身處一條長長走廊中,但面前赫然有一金一銀兩頭金剛般傀儡擋住了去路。

這兩只傀儡足有七八丈高,各自握著同樣顏色的兩柄巨錘,但渾身傷痕累累,似乎在不知多少年前就曾經和人激戰過的樣。

韓立只是淡淡的掃了兩只傀儡一眼,就將目光掃向了二者身後的那扇淡朱紅色木門上,步一動後,徐徐的走了過來。

“轟”“轟”兩聲巨響,在韓立方一靠近的瞬間,金銀傀儡當即手臂一動,四只巨錘就帶著嗡響的砸了過來。

青光一閃,無數青絲從韓立身上一卷而出,兩只傀儡連同四柄巨錘就瞬間化為一對碎片的倒塌而下。

韓立一閃而過後,袖沖朱紅木門輕輕一抖,一股無形潛力一湧而出,將其一推而開。

里面大廳中赫然是一排排長方形石台,上面放滿了各種各樣的法器,有些光芒耀目,有的黯淡五泣,足有上千件之多的樣。

韓立微微一笑,大步走了進去。

……

同一時間,一片一望無際的蔚藍海面上,萬花夫人和清平道人卻面色難之極的懸浮在半空中。

在二人身前處不遠,蕭冥雙目緊閉的盤膝而坐,一手托著陣盤,一手卻十指微微顫抖不已,似乎正在施法計算著什麼。

“沒想到只是第二處,竟然就會這般厲害的幻境。我們被困在這里已經足足兩日了吧。”萬花夫人忽然沖清平道人說了一句。

“的確,貧道也沒想到此區域會有這般厲害的幻術禁制,連蕭兄短時間內都無法破除掉。不過也不奇怪,雖然對我們來說只是第二處分宮,但因為所選路線緣故,這里也應該算是整個天鼎宮的深處了,只要破除了此區域,應該就離中心區域不遠了。”清平道人眉頭一皺的說道。

“希望如此吧。”萬花夫人臉色仍有些陰晴不定。

這時的蕭冥,仍盤膝坐在前方一動不動,仿佛對身外一切全都不知道一般。

七日後

天鼎宮某區域的一座殿堂大門處,血魄此女正從里面徐徐走出,臉上滿是沉吟的神色,似乎在里面並沒有多少收獲的樣。

但就在這時,忽然迎面一團赤紅雷光激射而來,一個閃動火,忽然幻化成一名身穿赤紅長袍、面印金色雷紋的高大老者來。

血魄頓時一驚,幾乎不加思索的袖一抖,兩團青光從中一飛而出,一個盤旋後,分別化為兩名甲士傀儡擋在了身前。

一名傀儡身穿青色戰甲,手中持一柄一人高的巨弓。一名傀儡一身黑甲,雙手橫握一柄淡藍長槍。

“咦,合體傀儡,這倒是少見的很。小丫頭,報上名來,你是跟誰進來的。”高大老者目光在兩只傀儡一掃後,臉上露出一絲意外神色,但馬上厲聲喝問道。

“晚輩血魄,的確是跟一位韓前輩進來的,前輩是……”血魄一眼就出了對方大乘身份,心中大凜,不禁有幾分支吾起來。

“姓韓,沒聽說過此姓大乘,難道是新近進階的道友不成?算了,不管跟誰進來的都一樣,將你鑰匙還是在里面的收獲全都交出來吧。不要想用虛言欺瞞老夫,否則老夫用搜魂之術一查便知道的。”高大老者臉上獰色一現,竟毫不客氣沖血魄說道。

“晚輩並未在里面找到什麼東西,至于鑰匙更是在帶我進來的前輩身上。前輩如此做,未免太**份了吧。”血魄一聽對方真要做出硬槍的事情,自然驚怒交加,面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的說道。

“不給,那老夫只好親自過來拿了。”高大老者聞言陰森一笑,當即一步向前邁出。

上篇:第兩千三百五十一章 鬼臉、巨花、傀儡     下篇:第兩千三百五十三章 血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