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五十八章 巨碑  
   
第兩千三百五十八章 巨碑

整個天地似乎都為之一黯,四周飄舞的無數雪花被一股巨力猛然一扯下,全都漏斗般的向斬靈劍一湧而去,紛紛化為天地元氣的沒入劍身中不見了蹤影。

墨綠長劍表面當即一行淡銀se符文一閃而現,一道墨綠se劍光一卷而出後,結結實實的站在了金se光罩上。

“噗”的一聲。

劍光頓時光芒大盛,幾乎化為了驕陽般的刺目綠芒,將整個光罩全都淹沒進了其中。 ..

光罩表面則嗡鳴聲大響,忽然五se符文一閃而現,並瘋狂流轉不定起來,但終于在綠se驕陽中溶解分化。

最終砰的一聲,整個光罩全都一點不剩的憑空消失了。

韓立臉se微微一白,手腕一抖,手中長劍一閃的不見了,身形再一個模糊,整個人就一下出現在了石台上的傳送陣中。

一根手指沖法陣邊緣處虛空一點,一道白se法決激she而出,一閃的消失在虛空中。

整個法陣傳出低沉的傳送之聲,中心處白光一卷,韓立身影就此模糊的不見了。

下一刻,韓立從淡淡白光再次現身而出的時候,整個人赫然出現在一片灰蒙蒙空間內,面前則有一座高聳入天的巨山般石碑。 ..

此石碑之巨,從底部望上看去,竟有一眼無法望到盡頭的感覺,並且表面通體晶瑩血紅,隱約有無數粗大銀文若隱若現,十分的神秘。韓立望著此石塔,再望了望四周灰濛濛的虛空,臉上不禁閃過一絲詫異。

此地再怎麼看,也和原先在光幕外隱約看到的那些殿堂樓閣等東西絕然扯不上關系。

他似乎竟然從上一區域的禁制中,直接傳送到了另外一處陌生的地方了。

同一時間,終于沖出了冰雪天地禁制的蕭冥三人,望著眼前一片仿若仙境般的金se殿堂和不遠處的那一排排淡銀se樓閣,臉se卻均變得十分難看。

“不對,這里不是天鼎宮的中樞所在。但按照貧道傳承典籍上的記載。先前找到的傳送法陣的確可以直接傳送到中樞區域的。怎會進入到這里了。”清平道人難以置信的喃喃道。

“清平道友的典籍上記載肯定不會有錯,否則我們也不會一路走到這里的。會出現這種情況,肯定是上一區域的禁制出現了料想不到的變化,才會有這種差錯的。”蕭冥摸了摸下巴後,鎮定的言道。

“什麼是料想不到變化!難道這些禁制還會自行產生異變不成!”萬花夫人卻有些氣急敗壞了。

“這個不好說,天鼎真人的陣法造詣遠超出我預料之外,天鼎宮又存在這般多年月了。所布禁制真出現什麼變化,也不是太奇怪事情。但是其他地方禁制如舊,偏偏進入中樞空間的禁制有異,這倒是太巧合了一代女。我倒覺額更大可能,是有人動了一區域內禁制,才會有此種事情發生的。”蕭冥目光一閃的說道。

“動了禁制?這怎麼可能1除了那人族小子外。沒有人比我們更早進入先前的區域中了。而且就算有人,如此短時間,就算有金仙般神通也不可能改變這般複雜的巨型禁制。”萬花夫人連連的搖頭。

“嘿嘿,看來萬花道友是忘了上次天鼎宮開啟時進入的那些人了。當時那批人雖然修為都不太高,但擁有真正原物鑰匙的可著實有幾人。當初天鼎宮關閉時,似乎沒見他們有幾少人活著傳送出來吧。”蕭冥目光一閃,緩緩的說道。

“蕭兄意思是,上次進入天鼎宮的人還有人活著。並且是他們中人改動了禁制。”清平道人聽到這里。忍不住再次se變了。

“應該如此了,否則無法解釋這一切的。”蕭冥再看了看前方的金se殿堂。回道。

“一般來說,此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天鼎宮關閉時間一到,所有人都會被直接傳送出去,若有秘術強行留下的話,則會被此地禁制直接抹殺掉的。除非這人實力強大到比當年的天鼎真人還強三分,能直接對抗這些禁制之力,或者有人直接進入到中樞所在,已經得到了天鼎真人當年的衣缽。若是如此的話,倒可以留在天鼎宮而無礙了,改變某一區域出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但這種結果對我們來說,可是最壞的消息了。”清平道人細想了一下後,有幾分憂慮的說道。

“天鼎宮是天鼎真人飛升前才修的地方,比其當時神通還更大,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這人要真控制了中樞所在或已經得到了天鼎真人的全部衣缽,多半也是不太可能。否則,天鼎宮怎會還如期的現世而出,早人控制的直接隱匿飛走了。”蕭冥忽然冷笑一聲的說道。

“這樣說的話,留在天鼎宮那人應該只能控制天鼎宮部分禁制,還未完全控制中中樞和得到完整的天鼎真人的功法重寶了。”萬花夫人雙目一亮,頓時猜測出蕭冥話中的意思。

“多半如此了。”蕭冥十分肯定的樣子。

“要是這樣的話,我們還是大有機會的。但現在貧道典籍上記載的傳送出口不可靠了,要到達到中樞,只有洞穿此區域另一面光幕,用最笨的方法直接闖入到里面了。那中樞所在,應該是一座巨大石碑般的高塔。”清平道人也露出一絲喜se來,終于再太透露了一些信息來。“但上一區域禁制如此厲害,我們花費了如此長時間才chūn來,再重新闖過一遍,還能來的及嗎?不會耽擱時間太久了吧。”萬花夫人卻遲疑了一下。

“我們總算對此禁制有些熟悉了,再闖一次的話,應該可以節省不少時間。實在不行,我和二位道友不惜真元的動用些雷霆手段,應該可以將時間壓縮到最短了。”蕭冥如此的說道。

清平道人和萬花夫人聞言,覺得有理,當即也都點了點頭。

于是三人遁光一起,直奔遠處隱約可見的對面光幕激she而去,而對近在咫尺的金se殿堂和那些銀se樓台,全都視若無睹的樣子。

……

韓立圍著巨大石碑飛快繞了一大圈後,未找到任何的入口後,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眉頭微皺了起來。他忽然袖子一抖,一團白光一飛而出,光芒一斂後,就化成了一只淡白se的晶瑩小瓶。

小瓶表面光滑無比,瓶壁幾近透明之se,里面隱約一團血光忽暗忽明的閃動不停。

“沒想到冰魄道友本體竟被困在這里了,要不是先前在上一區域外就有了微弱反應,恐怕還真錯失了過去。”

韓立喃喃了兩句,當即托著手中小瓶,再次圍著石碑轉動,並一圈圈的由低向上的攀升而起。

轉動了十幾圈,小瓶中的那滴靈血忽然放出比先前略強一絲的光芒來。

雖然這點變化幾乎肉眼都無法看到,但卻瞞不過韓立的耳目。

韓立當se一動後,當即向對面石碑直飛過去,並最終在數枚排列有些古怪的尺許大銀文前停了下來。

“銀蝌文,換了別人可能有些麻煩,但對我來說嘛……“

韓立仔細打量了這幾枚銀文一眼,面露出一絲笑容後,當即手臂一抬,一根手指沖這些銀文虛空點擊了幾下。

這幾枚銀文微微一閃後,竟無聲無息的移動起來,最終彙聚一體,融合成了一枚更大的銀se符文,並滴溜溜自行轉動而起。

面前看似堅硬的碑面頓時霞光一卷,憑空現出了一個黑乎乎的通道來。

韓立身形一動,整個人一下就滑進了其中,通道入口則無聲的重新合上。

雙足一踏在有些光滑的地面後,韓立jīng神微微一震,單手虛空一抓再一拋,一顆rǔ白se光球一飛而出,將有些幽暗的通道照映的如同白晝一般。

他目光四下一掃,就將通道內一切全都看了個清清楚楚。

整個通道全呈半圓狀,牆壁和地面全都是普通的青石板,不過表面銘印著一種不知名的古怪靈紋,扭曲異常,鮮紅yu滴,還隱隱散發出一股淡淡血腥之氣。

韓立將目光一收後,手指沖眉頭一點,將強的神念一放而出。

但僅僅片刻後,他就有所預料的歎了一口氣。

此地神念果然受到比外面更大的壓制之力,並且禁空禁制之強,竟連他也只能離地一點點的樣子,法力消耗之大也遠非普通禁空禁制可比的。

那位天鼎真人不愧為成功飛升仙界之人,所留禁制手段真是不同凡響。

韓立略想一下後,大步向前走去,以其一肉身強橫程度,一旦全力奔跑起來,並不比一般修士駕馭遁光慢上太多的。

只是現在並無危險出現前,自然沒有此必要了。

不過走出僅僅一小段巨力,通道就開始緩緩向上而行了,並且越走越高。

不大會兒工夫,就走出了百余丈之高了。

忽然前面亮光一閃,出口隱約可見了。

韓立雙目一眯,但足下卻絲毫不停的直接走了過去。

但當他一走出通道,出現在一座巨大廳堂中,目光四下打量一番後,卻不禁有些怔住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兩千三百五十七章 巫道神通     下篇:第兩千三百五十九章 鐵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