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六十章 骸骨  
   
第兩千三百六十章 骸骨

當即短劍嗡嗡聲一響,那些怪蟲圖案一下活過來般的在劍身上游走不定起來。

余姓老者手臂一揮,短劍當即化為一道血光的直奔鐵籠一斬而下。

“砰”的一聲,血光方一接觸到鐵籠,頓時雷鳴聲大起,無數金弧繚繞浮現。

血光當即一聲嗚咽的反彈而開,並一閃的重新化為短劍的落回到了余姓老者手中。

“辟邪神雷”

此老者大驚失se,急忙將手中短劍往眼下一放,頓時發現手中之物出現數道細細裂痕,一副已經受損不輕的模樣。

要是韓立再次見到此幕,自然也會吃驚不小。

先前從鐵籠上彈起的金se電弧,猛一看和其修煉的神雷有些相似,但再仔細一看後,卻又有幾分的不同。

這些金se電弧雖然同樣金光燦燦,但是每一次閃動爆裂間,都隱約有紫金se符文隨之若隱若現,威能之大遠在韓立已經掌握的辟邪神雷之上。

“真是辟邪神雷……不對,似乎不是普通的辟邪神雷。對了,早就聽聞當年的天鼎真人除了jīng通數種雷霆之力外,似乎還掌握了一種提煉jīng純雷霆之力的神通,可以讓一般雷道威能憑空增幅十倍以上的。”最後一名老者老者見到此幕也是一驚,但馬上眉頭一皺的說道。

“這可麻煩大了。原本辟邪神雷對我們巫 ” ” 靈一脈就大有克制之效的,再是被提煉jīng純過的此神雷,要如何的破解?”余姓老者將手中短劍一收後,恨恨的說道。

此劍看似不起眼,其實卻具有數種不可思議的威能,如今一下出其不意的受損,自然讓其心中大為痛惜的。

“放心,辟邪神雷縱然再厲害,但在沒人親自主持下也不過是一種死物而已,頂多破解時要多花費些時間。我倒是擔心。這鐵籠上加持的禁制絕不只有這一種。後面的禁制破解起來恐怕更加的不易。”吳姓老者盯著鐵籠上那些詭異尖刺和那一條纏繞尸骨全身的血se長鏈,若有所思的說道。

“再難,也要將其打開,否則此行我等豈不是白忙碌了一場。也罷,這次試試老夫的幽冥yīn水能否先破掉辟邪神雷吧。”最後一名老者jīng神微振,一張口,噴出一只灰撲撲的葫蘆來。

此老者單手沖葫蘆虛空一點。頓時此物一個倒轉,表面霞光一閃後,從中一下湧出滾滾黑水來。

此水似乎奇寒無比,方一飛出葫蘆的瞬間,竟讓附近虛空溫度驟然急降,同時一絲絲灰氣從中散發而出。並傳出一股古怪的腐朽味道。

老者再念念有詞一催下,黑水當即在高空中一個盤旋,就驀然化為了一條模糊不清的黑se蛟龍,張牙舞爪下,直奔鐵籠一撲而去。

鐵籠表面再次雷鳴聲一響,無數金文浮現間,一層金燦燦電網當即浮現而出。

轟鳴聲大起!

.. ””黑水和金弧當即爆發出驚人光芒的交織到了一起。

……

韓立站在一座高大之極的殿堂中,望著對面供桌上高聳的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像。在、目光閃動的思量著什麼。

此雕像和真人差不多大小。赫然是一名身穿白se道袍,斜背一口血紅長劍的中年道士。

雕像目光斜視前方。神情淡然,給人一種不似塵世間眾人的飄渺感覺。

而在道人雕像兩旁,還各有一頭青se巨鷹和一頭銀se螳螂的靈獸雕像,同樣的活靈活現,顯得十分的猙獰異常。

“這大概就是天鼎真人了,其他人想來也不可能有這般風采的。”韓立看了一會兒兒後,喃喃的說了一句後,目光向兩側各掃了一眼。

只見在兩側的地面上,東倒西歪的躺著四具兩丈高的血甲傀儡和兩具不知名的尸骨殘骸。

那四具血甲傀儡雖然躺在地上靜靜的一動不動,但渾身甲衣光滑锃亮,連一絲傷痕沒有,手中持有的巨錘,巨劍等兵器更是完好無損保存著,仿佛隨時都可以再跳起來一般。

至于那兩具尸骨,一個只剩下半變身軀,四口烏黑飛劍憑空斷成十幾截的灑落在身邊。

另一具尸骨,頭顱卻直接的不翼而飛,身邊卻留有一個破碎大半的紫se盾牌和一柄徹底扭曲成麻花狀的銀”凡人修仙傳 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兩千三百六十章 骸骨”se短尺。

兩具尸骨各躺在兩具血甲傀儡中間,看倒下姿勢似乎是在力戰這些傀儡中,同時斃命隕落掉的樣子。

而從尸骨上還殘留的淡淡靈氣判斷,應該是下面一層大廳中和巨獸戰斗過其中兩人。

不過韓立目光在兩具尸骨上仔細看了數遍後,並未找到其他殘余的法器寶物之後,才身形一個閃動,竟一下憑空在原處消失的無影無蹤,出現在了天鼎真人雕像的身後處。

在那里赫然有一座已經被殘缺的小型法陣,中心處則有一個直徑丈許的rǔ白se石台,表面分別有幾個形態各異凹槽,似乎原本鑲嵌著某些東西,但如今空蕩蕩的,似乎早已經被人取走的樣子。

而在法陣邊緣處,另外兩具尸骨幾乎緊挨的揚首並躺在地上,不過一個身上銀se甲衣全都寸寸碎裂,骸骨更是被對方一只骨手直接洞穿丹田而過。

另外一具則身穿一具綠se長袍,但里面包裹的一根根骸骨赫然變得漆黑如墨,竟似乎是中了某種奇毒之物,轉瞬間立刻斃命而亡的樣子。

這一次,韓立只看了兩具骸骨一樣,就單手虛空一招,頓時“噗噗”聲一響,四只顏se各異的儲物鐲同時從兩具骸骨上一飛而出,並准確無誤的落在了其手中。

韓立用神念略一掃視儲物鐲中的東西後,就神se不變的將它們一收而起,而打量起了那破損的法陣。

“傳送法”凡人修仙傳”陣”

韓立檢查了一下,立刻就發現其中原本所設的傳送效用,但可惜是一次xing的,並且整個法陣已經徹底被毀,即使以他的陣法造詣想修複,也不是一時半刻間間的事情。

韓立圍著法陣轉了數圈後,忽然劍眉一挑的在法陣上一塊暗紅se的痕跡停下了下來,單手沖其虛一抓,頓時從中飛出一小團微弱之極的血光,黯淡之極,似乎隨時都可能一閃而滅的樣子。

韓立單手一個翻轉,裝著冰魄jīng血的小瓶再次浮現而出。

“噗”的一聲,未等施展什麼法決,小團血光在小瓶方一出現的瞬間,立刻一飛過去,並一閃即逝的沒入瓶中不見了蹤影。

小瓶中閃動的血光,則立刻比以前強上了幾分。

“果然是冰魄道友以前所殘留的jīng血,看來其應該在這里停留過,並通過此法陣傳送去了。”韓立喃喃說了幾句後,目光再一落在破損的法陣上後,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其袖子一抖,從中飛出一連串的陣旗陣盤等布陣器具,還有十幾顆拳頭大的不同顏se晶石,全都無一例外的懸浮在法陣四周處。

韓立再神se一凝,一根手虛空一點。

“嗤”的一聲,從指尖處飛出數尺長的纖細青芒,並飛快的在法陣破損處開始修補起那些缺失的靈紋來。

雖然不可能恢複和原先一般無二”娛樂秀”的模樣,但以韓立的陣法造詣恢複各七八成,也就有足夠的手段可以讓法陣恢複傳送之力了。……

一ri後,血湖上空爆發出一股驚人之極的波動,一個鹿首人身、身披漆黑鱗甲,手持銀se巨刃的黑se怪物忽然在波動中一閃而現,並手起刀落的向下方狠狠一斬而下。

刺耳的尖鳴聲一下響徹洞天!

銀se巨刃表面一縷縷灰氣憑空現出,並在刃下處憑空浮現一團團的淡綠se光球。

附近虛空在巨刃閃過後,當即一陣的扭曲模糊不清,似乎要被一斬而開的模樣。

又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一團綠se驕陽在巨刃斬下處爆發而出,並在滾滾閃動中越來越來。

一股驚人的破壞氣息當即向四面八方狂卷而開,將下方血湖都擠壓出一塊直徑里許的巨大空地,露出了遍布無數白森骸骨的底部來。

“轟”的一聲!

空中一道水缸粗的巨大銀弧閃過後,空中突然烏云滾滾,接著密密麻麻的血雨狂降而下,將整片血湖全都籠罩在了其中。

等綠se驕陽光芒一斂,並最終滾滾轉動的憑空消失後,下方情形才在血雨中清晰的顯示出來。

只見巫靈三聖,此刻赫然分處三個方位的懸浮在半空中,手中則各自捧著一尊和鹿首人身怪獸一般無二的尺許高雕像。

而被三人圍在中間處的巨大鐵籠,此刻已經在頂部裂開了一個十幾丈長的豁口。

“哈哈,好。不枉我們花費了這般大工夫,終于將此籠破開了。二位道友還等什麼,我們一同進去了。”余姓老者目睹此景,大笑一聲的說道。

接著將手中雕像一收,就化為一道綠虹的直撲鐵籠豁口處。

其余兩名老者也是一臉的興奮,遁光一起,也一閃而逝的遁入鐵籠中。

至有那鹿首人身怪獸在斬出一擊後,仍靜靜的懸浮在鐵籠正上方不動一下。

當三名老者遁光一斂的重新現出身形時,赫然已經身處半人半馬骸骨上方的十余丈高處,並滿臉喜se的再次仔細打量這具還被血se鏈條捆成一團的存在。(未完待續。)

上篇:第兩千三百五十九章 鐵籠     下篇:第兩千三百六十一章 血煞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