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六十五章 聯手  
   
第兩千三百六十五章 聯手

蕭冥臉上陰沉之色一閃而過,輕咳了一聲後,就想開口說些什麼。

但就在這時,面前的石碑上銀文嗡嗡聲一響,一閃之下的再次彙聚一團後,竟模糊的幻化一個淡銀色紋陣來。

整座紋陣一亮後,中心處驀然波動一起,現出一個巨大孔洞來。

里面人影一晃,並肩飛出一男一女兩人來。

“咦,原來是三位道友,這還真是湊巧啊。”青年男子目光一掃三人先是一怔,但馬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旁邊女子,則一臉意外的的望向蕭冥三人,並露出了警惕之極的神色。

這二人自然正是剛剛出來的韓立和冰魄仙子。

蕭冥三人見此卻臉色大變後,不禁互望了一眼。

眼前這種情形,似乎正是三者預料中的最壞結果出現了。

“韓兄,你得到了天鼎真人的衣缽傳承了?”蕭冥陰沉的問了一句。

“沒有,但得到之人卻是在下的同伴。怎麼,三位道友有什麼意見嗎?”韓立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就算他出言加以否認,對方也絕不可能相信的,倒不如坦然的一口承認下來。

“什麼,這位仙子。咦,有些奇怪……”

三人聞言大感意外,目光“唰”的一下,全都落在了冰魄身上。

但蕭冥馬上就眉頭一皺,露出一絲詫異的表情。

顯然他將冰魄仙子和其化身血魄混為一人了,並立刻感應到了二者間的修為差距。

清平道人和萬花夫人自然發現了這一點。同樣目中有疑惑閃過,但相比天鼎真人衣缽已經被對方得到之事,這點困惑自然顯得無足輕重了。

蕭冥歎了一口氣,有幾分無奈的說道:

“這可有些麻煩了。我等三人這次冒險進入此地,也是為這天鼎傳承而來的,不過東西既然已經被這位仙子得到,在韓兄面上,蕭某三人倒也不好再硬槍什麼。這樣吧,我三人和這位仙子做筆交易如何?天鼎真人遺留的寶物,蕭某等人就不再寸非分之想了。但是其所留的功法秘術和度劫方法等東西,讓我等複制一份如何?當然我等也不會白白討要的,自然會付出讓這位仙子滿意的代價。”

“聽起來似乎不錯。冰魄道友,你覺得如何?”韓立不置可否。但轉首問了身旁女子一句。

“我的確得到了天鼎前輩當年所修的幾種功法神通,但是這些都是某種神魂秘術直接拓印到神識中的,並且其中還含有禁制血誓,在沒有真正修煉大成前,絕不可以將這些功法再外傳第三人的,否則妾身輕則部分神識消散,重則元嬰爆裂而亡。至于度劫手段這些東西,更沒有了。但根據天鼎真人衣缽中所記,天鼎前輩當初之所以能渡過如此多大天劫,只是因為其早年曾經食用過一枚仙界流傳下來的曇雷仙果種籽而已。”冰魄雀苦笑了起來。並說出了一番讓韓立和蕭冥等人都一怔的話語來。

“曇雷仙果!這不是傳聞中仙界才有的一種仙果嗎。若是天鼎真人當年服食了此果種籽,倒也能說的為何能輕易渡過一次次天劫的。但是蕭某怎麼知道,道友所說是真是假。”清平道人眉頭一皺後,緩緩問道。

“閣下想怎麼證明此事?”冰魄仙子冷聲的反問了道人一句。

“貧道有一門秘術,可以在不損害神魂情況下。探知別人神識海中的信息,只要道友將神識中東西對我等敞開的話的……”

“休想!誰也不會將神識海對外人敞開的,否則和將自己性命交與他人之手有什麼區別。”冰魄玉容一變,一口的回絕道。

此種將性命交與他人的事情。她自然絕不會答應的。

“韓道友,你意下如何。縱然道友神通驚人,但總不能讓貧道三人空手而回吧。”清平道人聞言,深吸一口氣,沖韓立陰沉的問道。

“既然我同伴不願意如此做,此事自然算了就是。清平道友若是覺得沒有收獲,盡可自行進入里面再搜尋一二,說不定還真會另有所得的。我二人就不在此逗留,就此告辭了。”韓立目光微微一閃,卻用輕描淡寫的口氣回道。

“什麼,你不給我們一個交代,就打算……”

“道友要什麼交代。”

萬花夫人方大怒的說出一句話,韓立卻忽然臉色一沉,一下向前踏出一步去。

刹那間,一股讓普通大乘存在也為之顫抖恐怖氣息一湧而出,並向對面毫不客氣的一壓而下。

“蹬蹬”幾聲,清平道人和萬花夫人在這股巨壓下,竟無法抵擋的倒退出數步去。

只有中間的蕭冥身軀微微顫了一下,倒還站在原地未動,但、面具也一下浮現一層血光。

韓立見此,雙目一眯,二話不說的又一步邁出,同時身上氣息又為之猛然一漲。

這一下,蕭冥只覺對面仿佛對一頭上古凶獸一撲而來,哼了一聲後,也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出去。

“好手段,韓兄前和萬花道友交手時,果然還隱藏了大半修為。但憑法力之深,恐怕就是上古真靈也不過如此吧。”即使以蕭冥生性之深沉,目光也不禁閃過極深的忌憚之意,冷聲說道。

韓立嘿嘿一笑,身上恐怖氣息絲毫不見收斂,反倒背雙手的望著三人不語。

而萬花夫人和清平道人在驚怒交加之後,則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變化,顯然既對天鼎真人衣缽功法大為不舍,但真要和表現如此強大的韓立動手,又有明顯的畏懼之意。

“走吧”

蕭冥在深深了韓立一眼後,忽然這般的說了一句。

“什麼!蕭兄,我們真不要天鼎真人的功法了?”清平道人聞言,臉色大變。

“三人聯手,多半也不是韓道友的對手。既然這樣,又何必自取其辱了。除非清平道友有什麼手段自持能抵擋住韓兄的雷霆之怒。”蕭冥聲音平靜的回道。

“這個……當然沒有。”清平道人苦笑一聲,連連的搖頭。

“咯咯,若是加上我夫婦二人,又如何?”就在這時,忽然一個女子的嬌笑聲遠遠傳來。

接著就見某方向天邊處波動一起,頓時兩道驚虹激射而來,速度奇快無比,只是幾個閃動後,就到了近前虛空。

遁光一斂,天空中也一下現出一男一女來。

男的木訥憨厚,女的嬌媚如花,竟是無垢老祖和華西仙子二人。

對面的冰魄一見又有兩名大乘出現,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韓立掃了無垢老祖和華西仙子一眼,倒是神色絲毫不變。

“二位怎會在此的?”清平道人大吃一驚了。

“這個小妹就不好明言了。”華西仙子嫣然一笑,並未直接回答什麼。

倒是蕭冥在瞳孔驟然一縮,說了一句讓兩名同伴都心中一凜的話來:

“萬花清平道友,略微檢查一下,可被別人動了什麼手腳沒有。”

“動手腳,不太可能吧。真有此種事情,怎可能瞞過我二人的耳目。”萬花夫人一下失聲起來,但也知道蕭冥不會平白說此空話,神念之力急忙一放而出,開始從里到外的檢查身體起來。

旁邊的清平道人臉色一沉後,也單說一掐訣,同樣檢查起身上道袍和一些佩飾起來。

結果片刻後,萬花夫人一聲尖叫,忽然一把從頭發上某處抓出一只幾近透明的細小飛蟲,只有半寸長短,並且纖細如發。

“無塵蠱,怪不得我絲毫無法察覺,你們夫婦什麼時候對我下的此蠱!”老嫗大怒的一把將細蟲捏碎,一副暴跳如雷的模樣。

“當然是在進入天鼎宮前的事情,否則我仍然又如何能跟蹤到此來的。要怪就怪你們謀事不密,事先泄露出了口風。”華西仙子笑眯眯的樣子,絲毫不在乎萬花夫人的怒容。

“來萬我等這次回去後,門下真要好好清理一下了。不過二位跟蹤到此,對貧道等人來說倒不是一件壞事了。韓兄,現在我們這邊又新舔兩名強力幫手,現在是否有改變主意的想法了。”清平道人很快就恢複了鎮定,反而眼珠微微一轉後,沖韓立直接問道。

“我先前的話不會再說第二遍的。諸位現在要麼立刻離開,要麼放手和我一戰。”韓立淡淡的回道,似乎仍未將眼前的五位大乘放進眼中。

如此回答,不但清平道人萬花夫人心中大怒,華西仙子也玉容驟然一沉下來。

“蕭兄,你現在怎麼說?”清平道人強壓住心中怒意,向蕭冥問了一句。

蕭冥目光閃動不定,明顯處于思量之中,好一會兒後,才向韓立慢慢的問道:

“韓兄如此堅持下去,可讓蕭某十分為難了。我雖然相信道友神通深不可測,但現在這種情形下也不可能真任憑這位仙子大模大樣的離開的。我再問韓兄一句,此事是否還有商量的余地?”

“嘿嘿,若是冰魄道友可以將功法直接複制幾份出來的話,我自然也懶得動手什麼。但現在嗎,韓某也只有勉強伸量一下諸位的神通再說了。”韓立打了個哈哈後,說道。

上篇:兩千三百六十四章 取寶     下篇:第兩千三百六十六章 戰五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