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六十九章 退走  
   
第兩千三百六十九章 退走

華西仙子卻突然嬌軀一扭,竟早有預防般的一轉身,一只被晶沙包裹的手掌閃電般一迎上去。

“砰”的一聲後,二者手掌一下對在了一起。

晶沙金焰爆裂後,二者身軀同時一震的向後退出數步去。

“我早知道你這老鬼會來這一手,看樣子你苦頭還沒吃夠,我要讓你…………”華西仙子看似嬌豔的臉龐一下變得有幾分扭曲和鐵青,剛厲聲說了兩句後,忽然又換了驚恐萬分的表情,整個人嬌軀一震,胸前一下啊冒出一截枯瘦的青色手掌。

此手掌五指赫然捏著一顆拼命掙紮的小人,面容神態和華西仙子一般無二的,但是滿臉痛苦表情。

無垢老祖則一個模糊後,就鬼魅般的出現在了華西仙子元嬰前,並冷冷望著對方不語……

這時在此女身後處才波動一起,一個幾乎淡若不見的模糊青影一下浮現而出。

幾乎同一時間,在另一邊的金色火海中還在一圈圈攻擊極山的金色火人,卻“噗嗤”一聲的憑空消失了。

極山沒有阻擋下,頓時一壓而下,整個火海在轟隆隆聲中潰散而滅。

“你竟然修成了替靈**,否則我絕不會落得這般下場的。你也別得意,夫妻是同命鳥,我既然要隕落在此,你也別想繼續存活世上。不要忘了,你身上下的同命禁制了。”華西仙子元嬰拼命掙紮了片刻,卻根無法掙脫後,徹底絕望的終止了一切舉動,但是口中卻怨毒之極的沖無垢老祖說道。

“是嗎,既然這般想,那你就安心的去吧。早在數年前,我就已經破解掉了你下的禁制,一直忍到現在,只是了你袖中那件東西而已。”無垢老祖目中泛起一絲奇怪神色,但口中卻木然說道。

“這不可能,啊……”

華西仙子元嬰一驚,瘋狂的大叫起來,但只來及叫了一聲,青色人影就“噗”的一聲,徹底化了金色火人,往前一撲,就將元嬰連同此女身軀全都包裹進了其中,並瞬間化了灰燼。

無垢老祖瞳孔微微一縮,但馬上面無表情的單手虛空一抓。

金焰中破空聲一響,當即一塊漆黑如墨陣盤從中一飛而出,一下落在了其手中。

無垢老祖仔細打量了手中之物幾眼,張口一吹。

頓時一聲悶響傳來!

陣盤竟以肉眼可見速度風化開來,最後竟化一股凝聚不散的黑煙懸浮在那里。

無垢老祖張口一吸,竟將這股黑煙一下攝入腹中,再檢查了體內片刻後,目中這才閃過一絲如負重托的表情。

而金色火焰滾滾一凝後,再次幻化成一個青蒙蒙人影的站在原處。

“砰”的一聲。

沙盾終于全都徹底融化成汁,但是外面原應該滾滾卷來的銀色火焰卻一顫後,驀然詭異的凝固下來,連那頭巨大火鳥,也雙翅一斂的停了了半空中。

無垢老祖這才目光一閃,向不遠處的巨大金猿望了一眼過去。

這時的韓立所化巨猿,同樣用耐人尋味的目光打量著這位無垢老祖,並在片刻後,嗡嗡的開口了:

“雖然我不知道貴伉儷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也能大概猜到一些。現在只有你一人了,還打算動手嗎?”

“當然沒有這個必要了。我現在這副這樣子,天鼎真人功法對我根沒有獨到用處。況且道友到現在止,連一半的實力都未拿出來吧,老祖自然不會做真惹怒道友的。事情。老夫就先走一步了。”無垢老祖淡淡的回了兩句後,旁邊青色人影往其身上一撲,立刻融入其身軀中不見了蹤影,接著袖子一抖,體表霞光一卷,化一道驚虹的破空而走,只是幾個閃動後,就消失在了天邊盡頭處。

韓立有一絲意外,沒有料到這位無垢老祖竟然走的這般干脆,當然不會出手攔截什麼。

另一邊,一聲震動天地的巨響。

韓立心中一動,回身一望,只見遠處血色霧海不知何緣故的已經一卷散開,重新露出了里面梵聖金身和九目血蟾。

二者相隔百丈之遠的遙遙相對著,但是一個身上金光黯淡,少了一頭兩臂。

另一個渾身變體鱗傷,正正血目中只有五只還能一睜而開,其余全都狂流鮮血不止。

二者完全一副兩敗俱傷的模樣。

至于其他兩處戰團處,倒還是雷鳴爆裂聲不斷,還一副打的熱火朝天的模樣。

韓立心中一笑,所化巨猿身形一動,就要直奔九目血蟾那邊而去。

就在這時,九目血蟾卻發出一聲深深的歎息:

“韓兄不用打了,此次爭斗,我三人已經輸了,絕不會再糾纏道著是同伴了。”

話音剛落,九目血蟾身上再次冒出一股股血霧,身上所有傷痕竟竟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痊愈起來。

此血蟾接著體表霞光一卷,再就地一滾後,就恢複了人形。

韓立略一沉吟後,所化巨猿也一聲低吼的飛快縮小起來,並在金光中也恢複了原形。

其他兩處戰團中之人,自然也將這一切全都看進了眼中。

清平道人和萬花婦人縱然滿心的不情願,也只能無奈的收了神通和寶物,主動的退出了戰團之外,並遁光一閃後,臉色異常難看的出現在了蕭冥身旁處。

“蕭兄,我們真就這樣算了。”萬花夫人滿臉不甘的問了一句。

“不這樣算了,還能怎樣。無垢老祖和華西仙子都已經不再了,憑我們三個根連一絲取勝可能都沒有了。”蕭冥緩緩說道。

一旁的清平道人臉上陰晴不定變化著,但最終也沒有說出什麼再繼續一戰的話語來。

“韓道友,這次我等認栽了。我三人也無顏繼續留在這里,就此告辭了。”蕭冥沖韓立一抱拳,體表霞光微微一閃,似乎就打算這般帶著清平道人和萬花夫人飛遁而走。

“蕭兄想打就打,想走就走,也未免太看不起在下了吧。”韓立卻忽然冷笑的說了一句。

這時黃金巨蟹和冰魄也已經收了功法,同樣飛到了韓立身邊。

其中冰魄滿臉驚喜之色。

黃金巨蟹體表銀弧一閃,就此化了一名年輕的道人。

“韓兄話里的意思是……”蕭冥身形一凝,瞳孔閃動的問了一句。

“蕭兄莫非是明知故問了,不打算給在下一個交代嗎?”韓立淡淡的反問了一句。

“韓兄還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這有三顆陰血晶,就當做賠禮之物吧。”蕭冥歎了一口氣,袖子一抖,驀然一個玉盒沖韓立激射而來。

韓立單手虛一抓,就將玉盒攝到了手中,用神念往里面一掃後,露出一絲滿意之色的點點頭。

靈光一閃,玉盒就此在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時,蕭冥再沖高韓立一拱手後,就化一團血光的騰空而走,清平道人和萬花夫人遁光一起,也二話不說的緊跟而去。

雖然無法得到天鼎真人的衣缽重寶,但現在離天鼎宮關閉還有些時間,抓緊些的話,還能夠從其他區域得到一些好處的。

蕭冥三人自然不肯再耽擱什麼了。

“多謝韓兄大恩,要不是道友再次出手相助,妾身恐怕還真要落了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冰魄長吐一口氣後,沖韓立深深一禮的說道,話中再無任何掩飾的滿是感激之意。

“冰魄道友不用太客氣了,就算不說你我之間的淵源,哪怕看在同屬人族大乘份上,我也會保你安然無恙的。”韓立微然一笑,擺擺手的回道。

至于蟹道人則神色木然的一語不發。

于是韓立和冰魄再說了幾句後,三者遁光一起,也向某個方向激射而去。

數個時辰後,中樞之地的外的某處虛空中,波動一起,一座光陣憑空顯現而粗。

韓立冰魄等三人一下無聲的顯現而出。

三人四下打量了幾眼後,冰魄臉上神色卻之一動,並馬上開口說道:

“我好像感應到血靈的大概位置了,我立刻施法借用禁制之力送我們過去吧。”

韓立聞言,自然不會反對。

于是冰魄當即一翻手掌,手中頓時多出了一塊陣盤,手指飛快往其中點指起來。

片刻工夫後,此女將陣盤往空中一拋,頓時又幻化成一座光蒙蒙法陣。

三人一閃的再次踏入其中後,光陣嗡嗡聲一響,三者身影就此的消失不見。

數個時辰後,正在一座閣樓中,將十幾件法器從一個淡黃色木架上一一攝取袖中的血魄,忽然其面色一變,竟對剩下的兩三件再也不理會,反而單手一掐訣,體表遁光一起,就化一道驚虹的從閣樓中激射而出,一個閃動後,就無聲的停在了高空某處。

幾乎同一時間,附近虛空中淡淡波動一起,一個光陣憑空湧現而出,韓立等人從中大步的走了出來。

“你終于出來了?”血魄目中奇光閃動,望著韓立旁邊和自己容顏一般無二的女子,神色複雜的說道。

“這些年也實在辛苦你了,也虧你能找來了韓兄,否則你我恐怕根再無相見之日的。”冰魄盯著眼前的血靈化身,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的說道。

上篇:第兩千三百六十八章 大戰     下篇:第兩千三百七十章 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