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 海上巧遇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 海上巧遇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 海上巧遇 半日後,碧影等人所在的巨城,當即爆發出一場持續接近一日一夜的曠世大戰。

大戰余波,幾乎將以此為中心數萬里內一切,全都化為了灰燼。

再過數日後,一個震驚整個血天大陸的消息傳了出來。

以血骨門為首的幾大宗門的大乘強者,竟然盡數在滅魔之戰中隕落而亡。

只逃出了萬蠱山的那位靈云夫人,但也身負重傷,幾乎險些被硬生生打落出了大乘境界。

而這位大乘中的強者一逃回老巢萬蠱山,立刻將所有禁制大陣打開,並宣布封山萬年,再不過問大陸上發生的任何事情。

一時間,整個血天大陸人心惶惶,其他超級勢力以及剩下的大乘中強者也均都一時間沉寂下來。

而不久後,一個人類中等國家連同附近數個小宗門被血祭的消息,又一傳而出。

……

但這一切,韓立卻絲毫不知了。

因此時的他,早已通過傳送陣到了離血天大陸頗遠的一座島嶼上,並帶著朱果兒和花石老祖乘坐墨靈聖舟飛離島嶼,一下深入茫茫大海中。

海中強大海獸之多,遠非陸地上荒獸可比,一些強大海獸神通之大,甚至連大乘中強者碰見都要退避三尺。

不過以墨靈聖舟中裝載的強大傀儡之多,一般海獸碰到多半是有來無回。

偶爾碰到一兩頭異常強大的海中存在,在韓立親自一展現神通後,也紛紛被驚退而走。

半年時間一閃而過,巨舟竟一路安然無事的不知深入大海有多遠了。

不過這一日,當巨舟乘風破浪的在低空處激射而行時候,前方一陣驚天動地的爆裂聲傳出,一陣劇烈波動滾滾而來。

正站在船首指揮傀儡駕馭巨舟前行的花石老祖,一感應這些波動的強度後,當即臉色一變,立刻化為一道驚虹的向船艙中激射而去。

片刻工夫後。韓立帶著朱果兒和花石老祖不慌不忙的從中走了出來。

“有大乘期強者在前面爭斗?嗯,這波動強度的確是大乘以上打斗產生的。將聖舟飛過去,看看是什麼存在在前面爭斗。”韓立雙目微眯的看了遠方海面一眼後,不加思索吩咐一聲。

“是,韓師!”花石老祖答應一聲後,當即一催那些駕馭飛舟的傀儡。

頓時墨靈聖舟一顫,方向一偏後。遁速一下提升數倍的向前激射而去。

隨著巨舟風馳電掣的前進,前方傳來的爆裂聲和波動越發劇烈了幾分。

當巨舟前方隱約出現一座不大的小島時。終于可以看清楚島嶼上空一團團光霞閃動不定,散發出的恐怖波動,幾乎將附近海面憑空壓低了十幾丈去。

而那座小島早已殘破不全,表面上一切凸出的地方,早已被什麼東西掃蕩一空。

讓整座島嶼看起來平整異常。

韓立站在船首雙目一眯,就一眼看清楚了前方情形。

那一團團爆裂光霞中,赫然有三頭體形龐大猙獰的海獸正在圍攻一名一頭銀蛟。

一頭海獸是放大百倍的巨型海馬,一頭海獸則是一只碧綠巨龜,最後一頭卻是一只仿佛小山般的深藍色章魚。

三頭海獸渾身氣息狂暴異常。或口噴一團團雷火,或用堅硬身軀橫沖直撞,或揮動觸手瘋狂舞動,圍著那條銀色蛟龍猛攻不已。

三頭實力幾乎接近一般大乘的強大海獸,身上早已遍體鱗傷。

綠龜身上甲殼上有數處碎裂而開,冒著咕咕的綠血。

巨大章魚則身上焦黑一片,並且數條觸手不翼而飛。

只有海馬看似身軀完好無損。半邊身子卻被一枚金燦燦圓環鎖住,讓其進退之間隱約比其他兩頭海獸呆滯了一些。

被三獸圍攻的銀蛟卻是更加的淒慘,不但尾巴和一只前爪不見了蹤影,渾身銀鱗更是脫落掉了十之**,兩只眼珠則不知為何緣故向外噴血不已。

但即使如此,此蛟飛舞盤旋之間。四周虛空仍然銀霞狂閃,從中發出驚人的轟鳴聲,並勉強抵擋著三頭巨獸的狂攻。

韓立目光一閃,一下落在了銀蛟腹部某個位置處。

在那里赫然有一頭紫色小獸卷縮一團,兩只爪子死死抓住銀蛟腹部某塊銀鱗不放,但是身軀動也不動一下,一副死活不知的樣子。

韓立一看到紫色小獸的瞬間。瞳孔微微一縮,竟有一種熟悉異常的感覺,不禁有幾分沉吟起來。

以墨靈聖舟的龐大體積,外加這般絲毫掩飾沒有的激射而來,自然不可能瞞過三頭海獸和那條銀蛟的耳目。

但偏偏此刻,四者正爭斗在生死一線的關鍵時候,明知道有外人闖來,偏偏欲罷不能,反而腥風一起,爭斗變的更加凶險幾分。

那銀蛟以一敵三,縱然所放銀光玄妙異常,但也明顯大處下風,情形萬分危險起來。

眼看巨舟幾個閃動,就要一頭紮進此戰團中的時候,韓立才淡淡的說了一聲“住手”。

韓立聲音並不算大,但是方一傳入前方四獸耳中,卻仿佛晴空霹靂一般。

四獸身軀一顫,竟不約而同的身上神通一收,分別向後的跌蹌推開。

三頭海獸眼看就要得手,卻被人打斷,自然大怒之極,不約而同的向韓立這邊狠狠一瞪而開,同時三股恐怖氣息一凝,仿佛三座巨山般往巨舟這邊一壓而來。

韓立見此情形,哼了一聲,單手一掐訣,背後金光一閃,頓時一尊千丈高的三頭六臂法相一閃而現。

此天神般金色法相六目方一睜開,一股比對面氣息加起來還要強大數倍的恐怖靈壓,當即從韓立身上一沖而出。

“轟”“轟”的幾聲。

四股氣息碰撞一起後,對面三頭巨大海獸當即哼聲都無法發出的倒飛出去,一口氣滾出百余丈外處,才滿臉驚恐的重新站穩身形。

“閣下是什麼人,為何要管我等的閑事。我們可是鎮海宮長老,要得罪了本宮,閣下縱然法力通天,以後在海中也是寸步難行的。”那頭海馬目光連變數下後,口吐人言起來。

話語中,對韓立頗有幾分威脅的意思。

“鎮海宮,沒聽說過。給我滾,否則我不介意多收三頭強大海獸的皮骨用來做煉器的材料。”韓立臉上毫無表情,冷冷的說道。

對面三頭海獸聞言,自然驚怒之極,但是面對韓立剛才顯示的壓倒性靈壓,互望一眼後,也只能無奈的一轉身,灰溜溜沒入下方海水中不見了蹤影。

“在下塗咬,多謝道友援手之恩。”那條銀蛟一個打滾後,就化為了一只臉色蒼白,雙目隱有血痕的銀袍男子,旁邊還拉著一個身穿紫色衣衫的女童,在原處遠遠的沖韓立微微一禮。

此銀蛟縱然驕傲無比,但見識過韓立剛才展現的神通後,也暗自心驚,不敢有絲毫的得罪。

“塗咬,果然在下沒有認錯人,真是道友了。”

“咦,在下也覺閣下有幾分面熟,是否以前曾經見過道友?”銀蛟所化銀袍人聞言一驚,再仔細一打量韓立兩眼後,不禁有幾分遲疑起來。

按理說以對方展現的強大實力,自己若是見過絕對會銘記在心,怎可能印象這般模糊的。

“父親大人,他是那個人。是我以前被壞人抓走時,在拍賣會上碰見的那名有媽媽氣息的哥哥。”旁邊的紫衣女童,在鼻子蠕動兩下後,忽然抓住銀袍男子衣袖,急促的說道。

這男子正是當年塗大鬧過云城拍賣會的那只大乘期人面蛟,女童則是其嫡系後裔所化的那頭被人掠到拍賣會的小獸。

“你這丫頭倒是一眼就認出我來了。”韓立望了望紫衣女童,輕笑了起來。

“什麼,是你!”人面蛟聞言,終于將當日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煉虛修士下和眼前法力深不可測的韓立,一下對上了號,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震驚。

“韓某也沒想到會在此地,竟會意外遇到塗道友。我和道友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也勉強算是舊識了。但以道友身份,怎會落得這般狼狽樣子。我不管你和鎮海宮有何恩怨,那三頭海獸雖然算是厲害,但卻並未真正進入大乘境界,按理說應該奈何不了道友吧。”韓立臉上笑容一收,緩緩問道。

“在下若是完好無損時,自然不會將區區三名鎮海宮長老放在眼中的。但在先前的逃亡中,我中了一名大敵的暗算,現在早已施展不出大乘以上的神通,只能憑借本命神通和肉身來應敵的。”人面蛟歎了一口氣,將臉上驚色一收而起後,換上了苦笑的神色。

“原來如此。道友要是不介意的話,可否讓我看看你現在體內的情形。”韓立點點頭,但忽然問了一句。

“這個……”人面蛟聞言,不禁遲疑了一下。

“呵呵,在下剛才之言有些冒失了。不過道友也許還可以慢慢想辦法解決自身的問題,但令愛恐怕無法再支撐多久了吧。”韓立不動聲色,目光一掃旁邊的紫衣女童,卻說出了讓人面蛟一驚的話來。

上篇:第六卷 通天靈寶 第九百二十五章 大晉皇族     下篇: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 鎮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