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 相見(上)  
   
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 相見(上)

花石老祖躬身答應一聲後,就立刻化為一道遁光的飛回了巨舟。

韓立則腳步虛空一踩,直接一個模糊的在高空中消失不見。

下一刻,石纖云旁邊波動一起,韓立身形就無聲的出現在了近前處。“前輩,請!”

少婦神se一驚,但馬上恭敬的在前面領路起來。

轉眼間,石壁上霞光一閃,三人就再次沒入其中不見了。

與此同時,相鄰山頭的山腹中,數名人族修士聚集在一間大廳中,正通過一面光濛濛法鏡全神貫注的看著外間發生的這一切。

“真是果兒這丫頭!她竟然從那黑se飛舟上下來的,這麼說另一人就是那名傳聞中的大乘存在了。”一名儒生打扮的中年人,將目光從法鏡上一收而回後,輕呼一口氣的說道。 ..

“果兒妹妹已經失蹤許久,想不到這次回來竟會那名大乘扯上了關系。我等現在要怎麼辦,要不要去通知族中的那幾位前輩?”旁邊一名看起來年紀不大的青年,則遲疑一下的問道。

“哼,此舟來時這般大動靜,你以為我們不發消息,那幾位前輩就不知道此事了嗎。算了,這位大乘前輩既然能和果兒扯上關系,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次千載難逢的良機。我們姑且在這里觀察一下再說吧。”儒生臉seyīn晴變化了一會兒後,才哼了一聲的說道。

其他人聞聽此言,也都點頭的表示贊同。

差不多的一幕,在附近其他山頭中同樣上演著。

這時,少婦已經引著韓立穿過一條青石走廊,來到了一間布置樸素典雅的石廳中。

廳中四角各自放著一個形狀古樸的石鼎,里面各自點燃著一根黑黃se的不知名檀香。

等韓立在中間一張木桌旁石椅上一坐下的時候,少婦在旁邊“啪”的一聲,兩手一拍。

當即大廳偏門中白光一閃,一頭雪白的尺許高松鼠,竟前肢頂著一只巨大果盤的走了進來。

此靈獸雙目烏黑靈動。雖然身軀有些搖搖晃晃。但偏偏肢體落地間無聲無息,只是幾個晃動,就敏捷的到了桌上,並將頭頂果盤異常熟練的放了下來。

然後,此獸雙目盯著韓立,發出吱吱的悅耳聲音,一只毛茸茸大尾巴則在身後左右掃動不停著。

“雪兒不要使xing子了。快些下去,回去後,我自會給你一粒開元丹的。”少婦目睹此景,臉se一沉,口中訓斥的說道。

“呵呵,有些意思。這是一只雪松獸吧。即使在靈界也是很少見到的。看它樣子,似乎離靈智完全開啟也只有一步之遙了,既然這樣我就助它一臂之力吧。”韓立見此情形,微微一笑。

話音剛落,他袖中手指一彈,一顆拇指大小丹藥化化為一股藥香的彈she而出。

桌上雪松獸一聞此藥香,目中閃過激動之se,毫不猶豫的身形一縱而起。一口就將要丹藥吞進了腹中。然後一個翻身的落到了桌下處。

結果片刻後,小獸一聲低吼。渾身毛發一根根的筆直豎起,同時雪白皮毛一下染紅般的變成了殷紅之se,再就地一滾後,體內頓時傳出了爆竹般的悶響聲。

“前輩,這是……”少婦一驚,不由自主的開口問道。

“母親放心,韓前輩對雪兒不會有惡意的,而是它的機緣到了。”一旁的朱果兒卻喜笑顏開的說道。

這時,小獸就渾身氣息驟然一凝,竟一下比先前強盛了幾分,再一聲低吼後,就顫悠悠的重新站起身來,抬首看了韓立一眼後,竟口吐感激之意的人言來:

“多謝大人賜藥,化去口中橫骨,否則小獸真要走到這一步,起碼還要千余年時間。”

“嘿嘿,起來吧。這也是你原本靈智大半已開,否則即使有丹藥相助,也無法輕易做到此種程度的。”韓立一擺手,淡然的說道。

這時,少婦在臉上駭然之se一閃而過後,同樣替這頭雪松獸沖韓立連連稱謝不已,然後一擺手的讓小獸下去。

雪松獸見此,前肢一屈的沖韓立再伏身行一大禮後,才有些戀戀不舍的退出了大廳。

“前輩來曆,我先前已經聽果兒大概說了一遍。這丫頭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竟在落入魔界中後還能得蒙前輩出手相救。否則妾身和小女就真的再無相見之ri了。另外先前聽前輩言,有事情想要詢問晚輩一二,但不知是何事情。只要晚輩知道的,必定知無不言的。”少婦又恭謹問道。

“我救下果兒雖然是機緣巧合事情,但是最初其引起我注意的緣由,還是來自其自身上的。倒是我曾聽果兒講,你原先不過是元嬰境界,現在卻有了煉虛境界的修為。如此快的進階,道友應該在此期間也有過什麼奇遇吧。”韓立不慌不忙的說道。

“,晚輩原先就已經有元嬰後期修為,再加這些年的確遭遇了一次不小的機緣,才能在如此短時間接連進階兩大境界,堪堪進階到煉虛層次的。倒是前輩所說的果兒自身,指的是……”少婦還有些一頭霧水。

“看來先前時間太短,果兒未將此事來龍去脈告訴道友。好吧,還是我親口來說此事吧。”韓立一笑的說道。

“晚輩洗耳恭聽。”少婦心中一凜,肅然回道。

“果兒所修的功法是**輪回功,你可知道此事的?”韓立說了一句。

“此功法是晚輩親自傳授給她的,又怎會不知的?”少婦先是一怔的看了果兒一眼,但馬上坦然回道。

“但根據果兒所講,你所修煉的主功法卻並非此功法,而是很常見的道家法決清氣決。我想知道的是,這套輪回**功你從何人手中得到的?”韓立平靜的再問道。

“前輩原來想問此事……,這然晚輩可有些為難了。果兒手中的輪回**功的確是晚輩從另一位前輩手中得到的。但是晚輩曾經發過誓言,在果兒未將此功法修煉到一定境界和不經這位前輩同意下,絕不得將其姓名透露給第三人得知的。”少婦滿臉的遲疑。

“原來這樣。此事好辦,我再問你一事,傳授此功法給你的是男是女?這總可以告訴韓某一下了吧。你放心,若是這法決主人真是我所想那人的話,她和我有很近的關系,是友非敵的。我還想親自見她一見。”韓立微微一笑,從容再說道。

“傳授給在下輪回**功之人,的確是一名女子。前輩若真是這位前輩舊識的話,晚輩可以破例給這位前輩傳訊詢問一聲。看看這位前輩是否願意相見。畢竟韓前輩是大乘修士,外加曾經救下了果兒,想來這位前輩應該也不會太怪罪妾身。但這位前輩拒絕相見的話,晚輩就無能為力了。”少婦聞言猶豫了好久後,終于一咬牙的說道。

“這個自然。你盡管將我事情和姓名如實相告就行了,。無論是何種結果,我都會記下石道友這份人情的。”韓立面上現出一絲笑意來。

“不敢,前輩對果兒大恩,晚輩還不足報以萬一的。妾身這就發消息給這位前輩,還請韓前輩稍候一下。”少婦恭謹的說道,接著從袖中取出一快玉佩狀法器,用手指飛快在上面寫了一些文字後,再“砰”的一聲,五指一下用力的將玉佩捏成粉碎。

頓時點點白光從粉末中一散的閃入虛空中。

同一時間,那座被冰封出口的神秘密室中,盤坐銀輪上的白衣少女忽然輕“咦”一聲,纖纖玉手一抬,身前波動一起,數行白se光文一下詭異的浮現而出。

少女只看了兩眼,身形竟輕輕顫抖起來,一只袖子往身前一抖,這些光文全都憑空的消失不見,一根纖纖玉指則在原先虛空處飛點指了幾下,有數枚白se光文浮現而出,再一閃的也沒入虛空不見了。

與此同時,密室外的山谷上空破空聲一響,數道刺目驚虹竟匆匆忙忙的從遠處激she而來。

……

另一邊,正站在韓立一旁靜等消息的少婦,袖中一陣嗡鳴聲響起,當即一抖,從中另取出一塊玉佩來。

此玉佩上,數個淡淡文字正在徐徐的流轉不定著。

少婦仔細一看下,頓時大喜之極的沖韓立說道:

“韓前輩,那位前輩答應明天一早就過來相見了。”

韓立一聽這話,面上一絲不易察覺的興奮閃過,沖少婦謝了一聲後,就開始向其打聽一下小靈天一些情況來。

雖然小靈天有些事情,他早就從朱果兒口中得知了一些,但現在從少婦這里知道,自然更加清楚和具體一些。

等到接近半個時辰的交談結束後,韓立起身謝絕了少婦的挽留之言,飄然的離開了大廳,重新飛回到了山頭上空的墨靈聖舟內。

此巨舟靜靜的懸浮在數座山頭之間,始終不動著。

這時,這附近幾座山頭外,已經陸續有一些人族高階修士跟隨而來,但全都不敢冒然接觸韓立,紛紛小心的停留在極遠處,只是悄悄的觀察著巨舟上一切動靜。

但有一些機靈之輩,一見韓立從少婦洞府中離開後,立刻或派門下弟子走一趟,或親自登門拜訪,想從這邊得到一些和韓立相關的信息。(未完待續。)

上篇: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 震動人族     下篇:第兩千三百九十四章 相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