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九十六章 血天之變  
   
第兩千三百九十六章 血天之變

靈界某片海面上空,兩群類似巨鯨的不知名低階海獸正在不知什麼原因的撕咬在一起。.

一截截殘缺獸尸不時從海水中漂浮而起,一股股冒出血水更是將附近海面徹底染成了鮮紅之色。

忽然一股恐怖之極氣息從海底深處一沖而出。

兩群海獸被此氣息一沖之下,當即紛紛大驚,毫不猶豫的停止了爭斗,馬上往不同方向抱頭鼠竄而逃。

轉眼間,海面除了那些殘肢和淡淡血腥之氣外,竟恢複了往昔的平靜。

就在這時,此區域海水滾滾的往兩側一分,從中一下飛出一座黑黝黝的巨舟,前後足有千丈之長,仿佛一頭猙獰的黑色巨獸。

在巨舟前後兩端擠滿了眾多人族修士,大都看起來年紀青青,但一個個興奮之極,對海面上一切不時的指指點點什麼。

有些年輕修士甚至還雙目微閉,似乎在原處默默感應著什麼。

此巨舟自然是剛從小靈天返回靈界的墨靈聖舟。

在此舟剛回到海底的一瞬間,那條七色光暈所化通道終于無法支撐的崩潰開來。

下一次韓立若還想去小靈天,就不知道要相隔多久,並要重新找上古祭壇推算一番,才有那麼一絲可能了。

此刻,韓立和南宮婉也並肩站在船首最前端,四周人群則敬畏的遠遠隔出一大片空間來,不敢靠近分毫。

“這就是真正靈界,靈氣之精純果然不是小靈天可比的,也只有在此種地方我等修煉者才有可能再更進一步,並最終達到飛升仙界的境界。”南宮婉輕吸一口略有些咸味的海風後,有些喃喃的說道。

“靈界的確比小靈天要強上一些,但是修煉到大乘期的存在,也並不太多的。像我等人族這樣的弱族,一般情形下能同時擁有一兩大乘,就足以在靈界立足了。不過一些超級大族的話,大乘期存在甚至可達兩位數以上。當然即使同為大乘也有強弱之分的,一些真正的大乘中強者可以與真靈爭斗而不落下風,以一己之力滅殺數名同階存在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韓立微然一笑的說道。

在小靈天期間,他自然將靈界和人族大概情形都向其他人講述過一遍了,故而這些從小靈天歸來之人倒也不是再對靈界一無所知了。

“看來夫君如此自信的樣子,肯定也是這所謂的‘強者’之一了。妾身倒是沒有想到,人族在靈界中的情形竟然如此不樂觀。現在有了夫君的話,情形應該會好轉一些吧。”南宮婉歎息一聲的說道。

“我自問單打獨斗下絕不遜于任何大乘中強者,但是畢竟進階大乘時曰尚短,真要振興人族還要從長計議的。”韓立神色一正的說道。

“這個自然。妾身相信以夫君實力,總有一曰能做到此事的。”南宮婉凝望著韓立,臉上閃過一絲柔情之意說道。

“希望如此吧。”韓立目光一閃的說道。

“下面要如何返回風元大陸,直接跨海而去嗎?”南宮婉再眺望了一下遠處海面後,又問了一句。

“這個倒不用,我和附近血天大陸的赫連商盟主事之人認識,通過他控制的傳送陣,應該可以安排我們直接返回返回風元的。”韓立不加思索的說道。

“這樣最好。妾身也真想早一曰見我們人族在靈界的居住之地。”南宮婉嫣然一笑起來。

韓立微微一笑,不再多說什麼,身下巨舟卻已經調准好了方向,一聲轟鳴的向血天大陸方向激射而去。

數個月後,墨靈聖舟就已經出現在了血天大陸的某個巨型港口城市上方,並大模大樣的懸浮在一座三角形建築的正上方,一動不動著。

韓立帶著南宮婉正身處此建築腹中的大廳內。

一名兢兢戰戰的中年男子,滿頭大汗的在給二人說著什麼事情。

“什麼,貴盟現在已經收縮了大半實力,並且碧影道友也已經隕落而亡了。你確定不是在故意戲弄我。我離大陸才如此短時間,怎會有此種事情發生的。”韓立臉色陰沉異常,盯著眼前男子冰冷問道。

“韓前輩持有本盟的貴賓令,晚輩怎敢對前輩有何虛言。況且這些事情,現在血天幾乎人人皆知,前輩不信的話,出去稍一打聽就可知道晚輩之言不假了。”中年男子一邊苦笑,一邊連連躬身說道。

“那位凶魔竟然這般厲害,以一己之力就斬殺了這般多大乘中強者。無論他動用了何種逆天手段,這都是令人難以想象的事情。貴盟一向消息靈通,可探查清楚此魔的來曆了。”韓立臉色陰晴不定了一會兒後,才再問道。

“這個晚輩不好說了!也許總盟那邊有確切的消息,但小的只是一處分盟的負責之人,對此實在知道的不多。”中年男子遲疑了一下,才如此回道。

“知道的不多,那還是知道一些了。道友無需有何顧忌,直接將知道的說出來就是了。難道以我夫君身份,還不能知道這些信息嗎?”南宮婉在旁邊輕笑一聲的說道。

有關這位絕世凶魔的事情,韓立自然早向她講述過一二的。

此女初聞靈界竟然有這等拿血祭不當一回事的凶魔時,自然當時也是嚇了一大跳。

“晚輩怎敢如此去想,韓前輩想知道的話,晚輩絕對如實相告的。”中年男子心中一凜,急忙解釋的說道。

韓立聞言,這才神色一緩的點下頭。

旁邊南宮婉也神色一凝,准備細聽起來。

“這絕世凶魔的出現十分蹊蹺,好像是憑空在血天冒出來的,並且從其展露的一些功法神通上看,已經肯定此絕對不是本大陸甚至本界之人。故而現在外界流傳,其要麼是其他強大界面的跨界強者,要麼是上位界面的降臨之人。而根據晚輩得來的消息,十有**應該是後者。”中年男子下意識的壓低聲音的講道,說到最後一句話,甚至眼角不由自主的跳動一下。

“降臨之人?你說這凶魔是仙界下來的仙人!你怎麼如此肯定的?”縱然是韓立,聞聽此化話,也不禁有一絲駭然湧上心頭。

南宮婉更是玉容一變。

“據說曾經有人在遠處偷窺到這位凶魔在施展某種大神通時,似乎觸怒了界面之力,讓法則之鏈浮現而出,並立刻將貫穿其骨肉全身,將其大半法力禁錮起來。要不是真仙界的仙人,怎可能會有此等事情發生的。而已知的其他一些強大界面,也許的確可以誕生一些非同一般的大能存在,但要說像凶魔這般直接將碧影大人等如此多強者一網打盡的超級強者,還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這等事情,就是一些傳聞中的天鳳真龍上古真靈應該也無法做到的。”中年男子終于說出了自己的判斷,竟真一言說中了“凶魔”的真正來曆。

“若是法則之鏈事情是真的話,你的判斷的確有幾分道理。不過我還是有些無法相信有真仙出現靈界。此事我自會跑一趟貴盟總壇,仔細核實一二的。對了,碧影道友不再了,現在貴盟現在是何人做主。而且這凶魔如今在何處了,還在一直血祭各處生靈嗎?”韓立輕吐一口氣的說道。

“碧影大人隕落後,本盟暫時由數名長老共同執掌,直到再次選出下一任總執事,才會將全力移交。至于那凶魔,前後已經血祭了血天大陸西部十余處地方,幾乎將整個西部生靈全都一掃而空。不過大概兩月前,這位凶魔卻突然沖入血痕宗內,一口氣屠殺了此宗兩名大乘老祖和數千高中階弟子,然後激發此宗禁地的跨大陸法陣,直接傳送走掉了。”中年男子老實的回道。

“垮大陸法陣?他去了其他大陸,你可知道他去的是何大陸?”韓立終于一驚起來。

南宮婉也一下想起了什麼,臉上同樣顯露出了擔心之色來。

“根據事後調查,那凶魔去的好像是雷鳴大陸。”中年男子想了一想後,回道。

韓立聽了後,神色微微一緩,但眉宇間的那絲凝重仍未散去,繼續向中年男子在詢問了相關的一些事情後,才在對方恭送中帶著南宮婉離開了大廳,並馬上飛離了此建築,直奔高空中的黑色巨舟一飄而去。

……雷鳴大陸一片一望無際的翠綠湖泊上空,一道晶絲在以不可思議的遁速激射而行著,一個閃動間,就在破空聲中到了數千丈外的地方,並且還在絲毫停頓沒有的繼續提速的潛行著。

眼見前方一個樹木稀疏的島嶼出現之時,忽然晶絲一拐彎,向下激射而去。

“砰”的一聲。

當島嶼上唯一的黃色土山之頂處,憑空多出一個大坑來,里面赫然現出一名半跪的白衣青年和一名銀袍女子來。

“休息兩個時辰,然後再繼續趕路。”白衣青年張口噴出一團精血後,才微微顫顫在坑中戰直身子,並咬牙切齒般的說道。

“兩個時辰夠嗎,你現在元氣已經虧損極為嚴重了,即使有辦法彌補一些,但這般頻繁施展秘術的話,恐怕也無法再堅持下去了。”銀袍女子卻沉默了片刻後,說道。

“哼,那你有何辦法。那家伙不知吃了什麼藥,竟然突然不再去進行血祭,反死死追著我們不放起來。先前在血痕宗的時候,要不是對方突然緊追而至,我等又何至于連那傳送法陣都未曾來及調整,就匆匆錯誤傳送到了雷鳴大陸來。”白衣青年哼了一聲的回道。

上篇:第兩千三百九十五章 威震諸族     下篇:第兩千三百九十七章 禍水東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