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四百零四章 未雨綢繆  
   
第兩千四百零四章 未雨綢繆

下面的時間,韓立親自帶著南宮婉一一走遍了青元宮的所有殿堂樓閣,並按照其喜歡自行挑選了一間偏殿當做平常居住修煉之所。

不過,在南宮婉看過了青元宮的藏經閣和萬寶堂後,還是被里面收藏的各種奇門秘術典籍和數之不盡的法器材料丹藥等寶物驚得目瞪口呆。

以韓立這些年的幾次奇遇,外加通過斬殺過的那些敵對大乘而得的收獲,身家之豐厚,恐怕整個靈界也沒有幾人可以相比的。

如此多寶物,自然遠非久困小靈天的南宮婉可以想象的。

韓立微微一笑,讓南宮婉從中精心挑選了幾樣防身秘寶,又取出了幾種丹藥後,就將這兩處的禁制令牌也交給了此女,讓其有需要時盡管自行出入這兩處重地。

南宮婉見此,自然異常高興,沒有客氣什麼的全都一一收了下來。

下面的時間,韓立在分別召見了青元宮的一些執事,處理了宮中的一些要緊事情,並派出一些人手去尋找冰鳳的下落後,就帶著南宮婉游遍了整個元合島和大半個無涯海。

二者在月許時間內,好像凡人夫妻那般形影不離,親昵異常,著實享受了一番魚水之歡。

但等二人再次返回青元宮的時候,卻又一前一後的分別閉關起來。

島上一切事情仍交給了海大少來處理。

韓立盤坐在一間被層層禁制防護的密室之中,身前有三塊不同物件懸浮低空,並散發著淡淡靈光。

一張金燦燦書頁,一銀一紅兩塊玉簡。

這些正是他這次外出所得的意外收獲,分別記載了兩種仙界秘術“五藏鍛元功”“元罡罩”和那一門雷之力的提煉秘術。

韓立看了三者一眼後,就先眉頭一皺的沖那金色書頁一點。

頓時此物微微一顫後,就化為一團金光的飛入了其袖口中。

這金闕玉書中記載的“五藏鍛元功”雖然玄妙萬分,修煉成可讓其實力激增,但是其修煉之慢也讓人膛目結舌,絕不是眼下這種時候可以慢慢參悟。只能留在以後再說了。

至于剩下的“元罡罩”和提煉秘術……

韓立再略一沉吟後。袖子一抖,霞光一閃,那塊淡銀色玉簡也一下不翼而飛了。

“元罡罩”這門仙界秘術,是用金篆文書寫而成,內容異常晦澀難懂,光是參悟透徹也就要花費不少時間,更別說之後的修煉了。同樣不適合現在選擇修煉的。

如此一來,就只剩下最後這門雷之力提煉秘術了。

韓立凝望著眼前的赤紅玉簡,心中思量著。

這門秘術,他在途中就已經參悟了十之**,剩下部分應該只要月許時間就足以徹底領悟了。

在他已經擁有辟邪神雷情形下,想來提煉過程也不會太長久的。

而相反。此門秘術結合他已經掌握的祭雷之術,威力之大卻遠超常人想象的,相信足以給以後對手一個意外的“大驚喜”。

韓立心念轉動一番後,就不再遲疑的單手沖玉簡一招、。

頓時此物一個模糊,立刻無聲的落在了手指中,並往額頭上一貼而去。

片刻工夫後,韓立就閉上了雙目,身軀仿佛木雕般的一動不動了。

兩個月後。韓立額頭上所貼玉簡早已不見了蹤影。反而體表轟鳴聲震天,一道道金燦燦電弧繚繞而出。飛快往身前一團金色雷球中彙聚而去,讓其不斷漲大,頃刻間就化為了臉盆般大小。

“噗”的一聲。

韓立驀手中法決一動,張口噴出一縷銀色靈焰來。

此靈焰只是圍著雷球一饒,就一下化為洶洶火海的將其包裹了起來。

雷球在火海中發出低沉的轟鳴聲,飛快轉動不停,表面金色符文開始狂閃不定,隱約夾帶一絲絲的紫金之色,似乎開始了某種神秘異常的演化。

……

幾乎同一時間,雷鳴大陸上的某個小山的山腹中,陽鹿這名真靈仍雙目緊閉的盤坐在一個數寸高綠色小瓶旁,仿佛這數月來就從來都沒動過一下一般……

忽然綠色小瓶微微一顫,表面放出淡淡的綠光,同時一絲空間波動一散而出。

陽鹿神色一動,雙目一睜而開,往小瓶處一掃後,立刻身形一個晃動的站立而起,微一躬身後,恭敬之極的說道:

“恭喜主人出關!”

在它話音剛落的瞬間,瓶口處金光一閃,一個模糊人影在其面前徐徐浮現而出,化為了一名身穿黑袍的瘦弱青年。

“嗯,做的不錯。我現在傷勢已經徹底痊愈,可以離開這里了。”馬良打量了陽鹿這位新收靈仆一眼,淡淡的說了一句。

“是,主人!”陽鹿自然不會有絲毫違抗之意,立刻低首答應一聲。

馬良點了點頭,袖子一甩,將綠色小瓶一收而起,又一張口,噴出一面黑白兩色的古怪陣盤。

此陣盤呈八棱狀,表面遍布密密麻麻的黑白兩種顏色的古怪符文。

黑袍青年二話不說的將陣盤往身前一拋,立刻化為一股黑白之氣的在空中變化不定起來,一會兒化為一面古鏡,一會兒又化為一張畫軸,再過一會兒又化為了其他的器物,仿佛時刻都在不停變化之中。

黑袍青年卻只手臂一動,一根手指沖眼前之物徐徐一刺而出。

“噗”的一聲。

在手指一接觸的瞬間,黑白之氣為之一凝,就化為一顆拳頭大晶球的固定不動起來。

隨之青年口中念念有詞,手指連點之下,數道血紅色法決一閃的彈射而出,紛紛沒入晶球中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晶球表面血光一現,一個血紅鬼臉從中一泛而出,沖青年猙獰一笑後,就轉首沖某個方向低吼了一聲。

但片刻後,鬼臉“砰”的一聲,一閃的自爆而開,化為點點碎片的的消失不見。

“哼,那兩個小輩跑的倒是挺快,看來又跑出此塊大陸上了。否則我這頭寄念神魔不會只有這點反應了。那個方向,應該是此界的風元大陸所在吧?”黑袍青年先冷哼了一聲,望了先前鬼臉低吼方向一眼後,就向陽鹿問了一句。

“回稟主人,風元大陸的確是在那個方向。”陽鹿先前見到那鬼臉時,心中一凜,此刻口中不加思索的回道。

“風元大陸!嗯,也好。血祭的事情已經差不多了,也該忙些正事了,先前在血天、雷鳴兩地各施展過一次秘術搜索,也並無那叛徒神魂的絲毫反應,看來是要去此界最後一塊大路上看上一看了。”黑袍青年摸了摸下巴,在目光微微閃動中就下定了決心。

隨之這位真仙就不再遲疑什麼,張口一吸,將晶球化為一股黑白之氣的再吞入腹中後,就一聲吩咐:

“帶我去最近的跨大陸傳送法陣,我等去那風元大陸去。”

“是,主人請跟我來。”陽鹿自然不敢遲疑什麼,躬身答應一聲。

接著二者遁光一起,化為一金一白兩道長虹從山腹中一沖而出,只是在高空一個盤旋後、,就往某個認定方向激射而去。

……

風元大陸上,一個偏僻的幽谷上空,六翼臉色異常難看的看著眼前的四名氣息絲毫不下于自己的大乘老者。

在其旁邊,一身白衣的冰鳳,也面帶一絲詫異的的表情。

自從六翼帶著她悄然返回風元大陸後,就立刻找了這樣一處毫不起眼的地方,准備先好好閉關恢複一下真元之力,結果才剛過大半年短時間,就被這些看似陌生的大乘找了過來。

雖然六翼反應極快,但也一下被堵在了此地。

因為只要是稍用神念往遠處掃去就可發現,雖然眼前出現的只有這四名大乘老者,但遠處四面八方盡是密密麻麻的各種禁制波動,此刻赫然已經被人用不知名手段悄然布下了大型禁制,就算六翼遁術再奇妙,也休想短時間內的破開逃掉。

“幾位是什麼人,竟然動用這般大手筆,是特意來找在下的嗎?”六翼面上凶光一閃,冷冷的問道。

“嘿嘿,道友不用驚惶,我等沒有惡意,只是想邀請閣下和旁邊這位仙子跟我等走上一趟,有些事情相商而已。”一名圓圓臉孔的老者,微微一笑的回道。

“我要不願意去呢!”六翼眼角一跳後,面現一絲猙獰。

“這個恐怕由不得道友了。”圓臉老者不緊不慢的說道。

“哈哈,真以為單憑你們四個和一座破陣,就能拿下我了。等我殺了你們,再破此陣是易如反掌之事。”六翼臉色陰沉四惠,驀然狂笑起來。

“哦,若是加上在下呢,六翼道友還有這般自信嗎?”又一個蒼老聲音從高空中傳了過來。

“什麼人?”

六翼一驚,頓時一揚首,目光往高處一掃過去。

只見在百余丈高空中,不知何時又多出了一名頭發赤紅的老者,看似身上絲毫氣息全無,卻用一種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向他。

“閣下是……”六翼神念方一朝對方身上掃去,瞳孔不禁一縮起來。

“在下明尊,想起二位道友到盟中做客一番。”明尊上下打量了六翼幾眼後,面帶笑容的言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兩千四百零三章 定計     下篇:第兩千四百零五章 大劫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