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四百一十二章 陣眼  
   
第兩千四百一十二章 陣眼

“不過,你讓云淡月梳和那人族小鎮守那兩件玄天之物又是何意?據我所知,那兩儀滅塵大陣其實也是我等祖上遺留下來的一種仙界法陣,陣眼處根本無需人看守的。百度搜索-(七月中文網 )無彈窗,若是讓那真仙真闖到了那里,大陣也應該早已崩潰而散了。”模糊人影又有些好奇的說道。

“嘿嘿,我如此做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讓他們呆在陣眼之中,說不定最後還能留下他們一條性命的。”明尊嘿嘿一笑後,並未直接答複什麼。

“算了。我身為本盟影,原本就對你們這些鬼鬼祟祟的計劃不感興趣。但是若能從這名真仙身上得到一枚真魂丹的話,必須給我。有了此丹,我必能真正修成那九劫滅真**,從而飛升仙界有望了。但此事縱然能夠成功,本盟這次付出代價也不謂不大了。”模糊人影不在意的說道。

“若真能找到真魂丹的話,必定會分你一顆的。至于代價嗎,有所出才有所進的。我相信,一名能夠有辦法下界仙人的所懷寶物絕對足夠彌補此次損失的。”明尊淡淡說道。

“希望如此吧。好了,他們都已經出發了,我也先走一步了。明尊,你可不要連那真仙第一波攻擊都未能接下,而時機未到,我可決不會出手相救的。”模糊人影低笑一聲的說道,身軀一扭後,就詭異沒入虛空再次消失了。

從始至終,此人容顏相貌都未露出分毫。

“不會出手相救嗎。同樣的話對你也很適用。你若到時一擊沒有得手話,恐怕也很難逃脫掉了。”明尊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神色、用近似低不可聞聲音喃喃兩句。

這時。韓立已經在那名甲士引領下,飛離了天外天並一頭紮進了下方不遠處的兩儀滅塵大陣中。

根據明尊先前的介紹,此陣功用了三萬六千多件陣旗陣盤等布陣器具,才勉強布置成功,光是鑲嵌在各處的極品晶石數以萬計,這才將大半鳴煞之地全都籠罩在了其內。

至于兩處陣眼卻一南一北,相隔甚遠。

韓立在甲士帶領下一路疾馳而行,在一頓飯工夫後。才來到了自己負責的那處陣眼附近。

遠遠看去,這所謂的陣眼其實是由八根巨大金色金柱圍攏著一座高大祭壇形成。七月中文網, -

金柱霞光繚繞,四周一層層的禁制波動若隱若現,並有一排排的甲士簇擁在四周。

而祭壇呈三角形狀,通體乳白,光滑如玉,上半部分被一層七色光幕籠罩起來。最頂端處隱約有什麼東西微微閃動不已。

“前輩,這是陣眼催動令牌,這些人手也全憑前輩調動,只是那祭壇已經打開了隱匿禁制,以防被對方提前發現,所以不能讓前輩登上的。”引領韓立過來的那名甲士方和韓立一同落了下來。就刻掏處一面銀色令牌雙手奉上,口中則恭恭敬敬說道。

“這個是自然的。我雖然對上面玄天之物也很有興趣,但也不會這般不顧大局的做此事情。”韓立單手一招,“嗖”的一聲後,就將令牌憑空攝了過來。淡淡說道。

“多謝前輩體諒,那晚輩就先告辭了。”這名甲士微退幾步後。就再次騰空而起的向來處激射而回去了。

韓立這才低首打量了手中銀色令牌幾眼,只見手中之物銀光燦燦,表面銘印有無數細小符文,並以某種玄妙之極規律排列著,讓人一看之下,大有頭暈目眩之感。

他把玩了手中令牌一會兒後,腕一抖,就將其收了起來,大步向那祭壇處走了過去。

“參見大人!”

近千名甲士在韓立方一靠近的時候,立刻齊聲躬身一禮。

“起來吧。此地既然由我接管了,那我的命令只有一條,不聽命令者殺!現在,你們繼續警戒吧。”韓立神念往這些甲士身上一掃而過後,發現大都是化神煉虛等階的存在,但合體期修為的竟然也有八人之多,正好一人率領一隊人看守一根金柱的樣,心念一轉後,面無表情的說道。

“是”

這些甲士心中一凜,但均毫不遲疑的答應一聲,然後起身的繼續站在金色柱四周不動起來。

而韓立則身形一晃,整個人就一下無形之體般洞穿這些甲士而過,直接出現在了中心處的乳白色祭壇下方,往上面淡淡望了一眼後,就直接盤膝坐下了。

“這好像是仙界的兩儀微塵陣。”韓立神識中忽然傳來了蟹道人有些訝然的聲音。

“兩儀微塵陣?不應該是兩儀滅塵陣嗎?”韓立一聽這話,心中一動,當即同樣用神念反問了一句。

非常鄉長無彈窗

“不是。兩儀滅塵陣雖然也是一種仙界法陣,但是功效比較簡單,主要用來滅殺敵人之用,論玄妙程度還遠沒有這兩儀微塵陣的十之一二。”蟹道人不加思索的說道。

“哦,那這兩儀微塵陣有何種玄妙之用?”韓立目光微微一閃,緩緩問道。

“兩儀微塵陣主要擁有困敵、削弱、自爆三大功能,無論哪一種都足以讓普通仙人大為頭痛的,特別是那最後的自爆威能,只要陣眼獻祭寶物或者生靈足夠強大,就算是一名高階仙人也有可能葬身其中的。”蟹道人說道。

“生靈獻祭,自爆?”韓立一聽這話,心中頓時一凜。

“不錯。這陣眼獻祭東西既可以是一些寶物珍稀材料,也可以是那些強大生靈。一般來說,獻祭一氮始,陣眼處方圓百里內一切都會作為祭品的直接被法陣力量煉化成灰。”蟹道人不緊不慢的說道。

“原來如此,我有些明白那明尊為何要我和云淡月梳三人鎮守陣眼而不要輕易離開了。”韓立臉上絲毫異色不現,但神識中卻大怒說道。

“不過按理說,即使兩儀滅塵陣在下界也布置不易的,更別說複雜程度遠在其之上的兩儀微塵陣了。從這處陣眼看,似乎和我所知的微塵陣還是略有區別的。”蟹道人卻又說道。

“下界材料自然不可能和仙界相比,大概其中不少部分是直接找了替代之物才勉強布下這仙界秘陣,但如此說來,此陣功效和威能也應該有所削弱和改變了。你能找出其中的不同處嗎?”韓立若有所思之後,驀然問道。

“只是一具專責戰斗的偽仙傫,並不是專門的布陣傀儡,能認出一些仙界法陣來,已經是我的極限了,要找出具體的不同之處,卻是無能為力的事情。”蟹道人坦然回道。

“這可有些麻煩了。我雖然想對付那名真仙,但也不想作為祭品的和對方同歸于盡。”韓立目光微閃幾下後,冷冷說道。

“若是道友只想自保的話,我卻有一辦法的。”蟹道人沉默了一會兒後,緩緩說道。

“什麼辦法?”韓立聞言,自然精神一振。

“我可以對此地陣眼做一些微小手腳,讓其發揮最後的獻祭功能時,將你所在位置作為豁免之地。”蟹道人平靜的說道。

“有這種辦法,可靠嗎?”韓立略一猶豫的問道。

行,就如此做吧。”韓立只是略一思量,就果斷的言道。

“好,但我要那噬金蟲王配合我行動,也只有此蟲王才能無聲無息的做到此事。”蟹道人卻如此的說道。

“這不成問題,金兒,下面你一切都按照蟹兄的吩咐來做,不得有任何一絲差池.”韓立一口答應下來,並馬上用神念向靈獸環中的噬金蟲王又吩咐了一聲。

下面的時間,韓立看似在原地端坐不動,但縮在袖中的一根手指只是微微一彈,當即一點金星一閃激射而出,一閃即逝後,就沒入附近虛空中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一根金色圓柱近在咫尺的地方,一絲合體修士也無法察覺的微弱波動一起,一個米粒般大小的金色甲蟲憑空浮現而出。

此甲蟲只是在一個模糊後,就憑空貼在了圓柱之上,接著無聲無息的蠕動之下,開始在爬過之處留下一根根肉眼幾乎無法看到的細小靈紋來。

而同一時間,金色甲蟲神識中卻不停回響著蟹道人冷冷的指揮之聲,並且一幅幅完整紋陣圖案,也不停的在甲蟲腦海中湧現而出。

這一切,圍著此根金色圓柱的那些商盟甲士,自然絲毫沒有察覺自己所守護之物的這些細微變化。

不光這一根金柱,下面的時間,其他七根柱也都陸續被那縮小無數被的噬金蟲王動了同樣的手腳。

……

鳴煞之地的另一處高空中,銀罡、光頭大漢等大乘強者正藏身在一片虛空,或筆直站立,或閉目盤坐,但全都一個個神色肅然的沉默不語。

忽然間附近處波動一起,明尊竟仿佛無形之體般的直接浮現凝聚而出。

“明兄!只有你一人?韓道友和云淡月梳他們呢!”烏靈夫人目光一掃明尊,黛眉一皺的問道。

其他大乘面上也閃過一絲詫異之色。

“烏靈道友不用擔心,我已經讓韓道友三人去鎮守兩儀滅塵大陣的陣眼。如此一來,只要法陣不破,我等就可放手對付那名仙人,而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明尊神色不變的說道

上篇:第兩千四百一十一章 軒九靈     下篇:第兩千四百一十三章 打賭